莫里亚蒂看着岳晨和杰克,露出了由衷的笑容,对着他轻轻行礼道:“幸会了,来自远东的孩子,正如mr.杰基尔所说,在下便是詹姆士?莫里亚蒂教授。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莫里亚蒂教授……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吗?”杰基尔有些犹豫的看着莫里亚蒂,低声问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此时此刻他的声音似乎显得有些痛苦和颤抖。

    “策划?不,当然不是,mr.杰基尔。”莫里亚蒂友善的笑了起来,“并非是我策划的,而是我出于【兴趣】的行为啊。”

    “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岳晨皱起了眉头问道。

    莫里亚蒂稍微愣了一下,随后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区别?当然有,而且有很大的区别啊,先生。”

    “如果说是我策划的,就说明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在计划着利用【开膛手杰克】实施犯罪得到阴谋了。”

    莫里亚蒂微微顿了一下,继续说到:“但实则不然,我完完全全只是出于兴趣,或者说出于我代表罪恶本身的这一身份,所进行的一种引导而已。”

    “引导——”

    “没错,引导,任何人心中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恶念,但每个人对自身恶念的掘程度却有各种各样的不同,而我要做的便是将人内心的种种罪恶掘,让他们认识罪恶,并将其扩展到极限。”

    “是的,通过引导他人内心对罪恶的崇敬,让别人在心中获得因罪恶而产生的愉快感,这才是他——詹姆士?莫里亚蒂教授的目的。”

    这一刻,福尔摩斯慢慢的走到了岳晨身边,看着莫里亚蒂说道:“不论是开膛手杰克,亦或者伦敦多数犯罪事件的罪犯,都是因他的引导而出现。”

    岳晨看着莫里亚蒂问道:“可是……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单纯的娱乐吗?”

    “或许在大多数人眼中,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吧……无视法律,随心所欲,怂恿着他人去犯下罪行,自己却始终置身于法律制裁的领域之外,将人类所订下的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间,这个男人正是这样的混账。”

    “但是实际上,他却并不仅仅是这样而已。”

    【这是什么意思?福尔摩斯先生。】许久没有说话的巴贝奇突然开口,“这位莫里亚蒂教授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莫里亚蒂咧开嘴,如同一个孩子般的笑了起来:“已经追查到这种地步了吗?我很好奇,福尔摩斯先生,您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调查鄙人的。”

    “很早以前了。”福尔摩斯继续说道,“你所做的行为虽然无法被人理解,但如果单纯以成就【恶】这一概念就很好理解了。”

    【成就恶?】巴贝奇低声轻语。

    “当然,成就邪恶,宣扬恶欲,这是我从年少时便已经订下的人生中的目标,邪恶则是我,而我也是邪恶本身。”莫里亚蒂说道,“任何人都无法逃避邪恶,所有人的内心都潜藏着名为【恶】的猛兽,而我将要做的,便是让所有的人类打开关押这头猛兽的牢笼!”

    莫里亚蒂看着杰基尔说道:“因此……mr.杰基尔,mr.海德最近可曾安好?”

    “——————”

    杰基尔的表情彻底生了变化,不想面对莫里亚蒂,这也是他自内心的愿望,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引导了他内心的罪恶,让反面的那个自己【海德】诞生的一切祸因之始!

    “我……不想在提到他了……”

    杰基尔痛苦的抱住脑袋,通过海德的人格对犯罪产生的愉悦感与他本身的正义感生了激烈的碰撞。

    莫里亚蒂微笑着转过头看着岳晨说道:“正如您所见,不仅仅是开膛手杰克,坦言承认,mr.海德之所以会诞生在这个世界上,也是因为我的引导。”

    “人类总是将希望寄托于虚无缥缈的正义,而将自己的恶欲封印在心底,这样的生活未免太过疲累了,因此放纵自己的【恶】,正是人能够给予自己最大的自由啊!”

    岳晨看着莫里亚蒂,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是的,这便是莫里亚蒂的理论。”福尔摩斯说道,“以引导【恶】喂兴趣,以成就【恶】为目标,如果冠以一个词汇——他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想要成就【人类的原初之恶】!”

    莫里亚蒂对福尔摩斯轻轻行礼致意:“精彩,福尔摩斯先生,从未有人能够将我分析的如此透彻,不得不承认,您果然是我所承认的——人类最极致的正义。”

    他带着崇敬的神色后退了一步:“不过你我之间的纷争才刚刚开始,mr.福尔摩斯,如您所见,您代表着正义,而我则象征着邪恶,那么你我之间的决战必然会来临,这一点已然毋庸置疑了。”

    福尔摩斯点了点头:“没错,关于这一点,我也深有同感。”

    “但你也已经猜到了吧,这一天尚未来临,因此我不会对你做些什么,而你也无法对我做什么——但是,我会继续控制伦敦的暗面,而你就不断的将暗面击溃吧,等到那一天,我将会和你展开真正意义上的,属于你我二人、正义与邪恶的最终决战。”

    福尔摩斯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莫里亚蒂,他似乎也没有想要动手的意思。

    “哦,说起来,您似乎是岳晨先生,对吧。”莫里亚蒂在离开前突然再一次看向岳晨说道,“我能够看得出来,在您的内心中,囚禁着一头比任何人都要纯粹的【人类恶】,就如同曾经引导了我的——那个人一样。”

    “一旦这头猛兽彻底爆,一定会成为整个世界的灾难吧。”

    “这是什么意思,莫里亚蒂教授,【人类恶】是怎么回事?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福尔摩斯和岳晨皱起了眉头,但接下来莫里亚蒂说的话却让岳晨大吃一惊。

    “次元游戏、冠位指定——岳晨先生,这个的确是一个最适合开出究极的【人类恶】的恐怖计划呢。”

    “喂!等一下,你怎么会知道这个——”

    岳晨顿时按捺不住,对着莫里亚蒂喊到,然而,莫里亚蒂仅仅只是后退了一步,身体便已经被浓雾隐藏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岳晨的身体突然也开始黯淡下来,似乎正在逐渐变得透明。

    “这……这个是……”

    有些恢复过来的杰基尔惊讶的看着岳晨正在逐渐消失的身体问道。

    【系统提示master,该世界任务已经完成,即将强制退出任务世界】茉雫的声音从心中传了过来。

    “看起来是要离开了呢。”福尔摩斯似乎有些遗憾得笑了起来,“本来还想着事情结束之后一起稍微去庆祝一下的,没想到会这么早就分别呢。”

    岳晨无奈的笑了起来:“我也没想到,但是,福尔摩斯先生,杰基尔先生,这段时间以来,承蒙你们的照顾了。”

    “不,其实能够稍微帮上您的忙,我就很高兴了。”杰基尔微笑着说道。

    “不过我还是有一点不是很明白,福尔摩斯先生。”岳晨看向福尔摩斯问道,“这一次的事件,您为何从一开始就提出需要我的帮助呢?”

    福尔摩斯看着岳晨,没有立刻回答。

    “如果说开膛手杰克作为怨灵不应该被外人知晓,因此华生先生便不能够参与其中,因此您才找到了杰基尔先生暂时代替了华生的任务。”

    “的确是这样没错。”福尔摩斯点了点头。

    “那你为何又让我来跟随您呢?我觉得作为助手,杰基尔先生明显更加优秀才对。”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理由。”福尔摩斯笑着说道,“只不过,你有些时候和华生那个家伙非常相似,都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

    “是这样啊,哈哈哈哈。”岳晨干笑了起来,“那么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办呢?福尔摩斯先生,莫里亚蒂教授貌似已经对您出挑战了啊。”

    “是呢。”福尔摩斯低头轻吟着,露出了近乎狂妄的自信笑容,“那么就迎战吧,既然是邪恶本身对我出的挑战,那么作为一个侦探,对于罪犯的挑战当然要欣然接受。”

    “而且他说的话中也有许多地方需要去调查一番。”福尔摩斯看着莫里亚蒂离去的地方说道,“人类恶以及所谓的冠位指定——值得好好的调查一番啊。”

    “岳晨先生,返回的时间已经到了哟,现在开始准备进入撤离倒计时。”达芬奇说道。

    岳晨点了点头,对着福尔摩斯和杰基尔点了点头:“总之,非常感谢你们能够让我自己解决这一次事件。”

    福尔摩斯压低了帽檐说道:“没关系,以婴儿的怨念聚合成的怨灵,还是就让她这样消失就好,毕竟这东西说到底不是法律范畴下的存在,你这样做反而算是让我省了很多麻烦。”

    “嗯,【开膛手杰克事件】的话,便只能让它成为历史上的迷案了吧,虽然对于被杀死的被害者们有些很不公平,但至少在当下,这个做法才是最合适的行为。”

    “那么就再见啦,岳晨先生,期待着我们能有机会再一次相见吧。”福尔摩斯笑了起来。

    杰基尔也友善的微笑着:“嗯,我也同样期待日后的再会,mr.岳。”

    岳晨的视觉在瞬间被蓝色的通道覆盖。

    ——————————————————————————————————————————

    “大哥哥!杰克酱!欢迎回来!”

    视觉中刚刚浮现出自己熟悉的客厅,爱丽丝便一蹦一跳的扑进岳晨怀中,接着便起身和杰克拥抱在一起。

    “欢迎回来,岳晨先生~”达芬奇微笑着说道,“看起来杰克酱成功解放了自己的宝具呢,可喜可贺的事情啊。”

    “恭喜您,主人。”静谧红着脸微笑道。

    “嗯,不过这一次似乎耽误了很长时间呢。”岳晨说道。

    “的确,不知道为什么,进入了那个临时世界,时间轨道居然是和我们的世界同步进行的,这可真的是出人意料的事情。”达芬奇点了点头。

    岳晨说道:“这样说来,恐怕不出几天就要进行下一次世界的比赛了吧。”

    巴贝奇跟着说道:【是的,距离下一次世界比赛,还剩下4天时间。】

    “主人大人……那个……”这个时候静谧突然红着脸开口道。

    “怎么了,静谧。”

    “下一个世界……我可以和您一起去吗?”

    岳晨低下头,看着满眼都是期待之色的静谧,顿时笑了起来:“当然可以,静谧,下一次世界,你和杰克和我一起去吧。”

    “嗯!”

    静谧顿时眉开眼笑的松开自己的双臂双腿,从岳晨身上退了下来。

    岳晨面不改色的看着周围的诸君:“那么,各位,接下来的一章,让我们好好享受一段闲暇时光吧!”

    “以及,达芬奇,你和我去后院,那里不容易被人看见,我现在兑现诺言,先用石兵八阵咒死你再说吧!”

    “等——等一下啊!请手下留情岳晨先生!”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