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石柱在刹那间落了下来,在击碎了地板的同时将杰克战斗的地方团团围住,而还没等【开膛手杰克】有所反应,一面厚重的石板狠狠地砸了下来,搭建在了八道石柱上面,构成了孔明的宝具——石兵八阵【无归之阵】!

    “这……这是什么——”

    【杰克】震惊的看着把自己和眼前的另一个【自己】包裹住的石阵,惊讶的现自己突然无法使用上自己的力气,不仅仅是力气,此时此刻的她就仿佛被千斤巨石镇压一般,同时,不管是黑雾的压制,亦或者眼前不知名石阵的力量,【杰克】感觉到自己的方向感正在逐渐流失,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迷失在这里吧——这也是让她最震惊的地方,明明这个石阵看起来并不是太过巨大,然而却无法让她分辨出哪里才是真正的出口,无法看清哪里才是真正的边缘!

    “为什么……会这样——”

    【杰克】不由自主的抱紧了自己的头,冷汗慢慢地从她身体的毛孔中渗透出来,带着恐惧的心情,她恍惚间看见了一个人影缓缓地向这里靠近了过来。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妈……妈……”杰克颤抖着对眼前的人伸出自己的手。

    “没问题吗,岳晨先生。”从一开始便默不作声的杰基尔终于对走进了石兵八阵的岳晨问道。

    岳晨对杰基尔点了点头,向【杰克】慢慢地走了过去。

    “妈妈,真的不要紧吗?”杰克看着岳晨问道。

    “放心吧,杰克,而且其实……哪怕你也已经有了一点感觉了吧。”岳晨看着杰克,露出了笑容,这个笑容让杰克不由低下了头。

    “恩……杰克明白……”杰克看着【开膛手杰克】,心情有些复杂的说道,“我……是开膛手杰克……因此,杰克是她,她也是……杰克的过去。”

    “这也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的原因吧。”岳晨说着,对着在地上眼睛已经失去了色彩、如同失明一般对虚空无助的探出手臂的【杰克】伸出了手,将那双柔软而熟悉的小手紧紧地攥在手中。

    没错,完全一样的触感。

    眼前的【杰克】和自己所召唤的杰克,是确确实实的一个人,也就是同样的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岳晨面对眼前的【杰克】会表现出之前的种种行为,那是来自于本能的直觉,正因为预感到她就是被自己所召唤出来的杰克的过去,在涉及到【开膛手杰克】的时候,岳晨才会有异样的反应。

    “这一次,让我来救你吧,杰克。”岳晨看着【开膛手杰克】,微笑着说道——岳晨这番话并不仅仅是对眼前的【开膛手杰克】所说,更是对站在了他的身后的杰克所说。

    “妈妈……?”【杰克】的双眼逐渐恢复了视力,看着眼前的人,露出了属于孩子独有的纯真的笑容,“您开心吗?【我们】努力过了,非常非常的努力……努力的在,锻炼【我们】,为了能够让您变得开心,【我们】成长了喔,妈妈……”

    【杰克】的笑着,但双眼却已经流下了眼泪,和岳晨牵在一起的小手不自觉的攥紧:“【我们】……好害怕,妈妈,不要丢下【我们】好不好……?已经……有太多的人丢下【我们】了,他们都在唾弃【我们】,都在咒骂着【我们】……【我们】能感受到的只有……只有黑暗而已……无法出现,哪怕诞生在这个世界上也不被允许……真的好可怕——”

    【杰克】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恐惧似乎在她的脑海中回荡:“但是妈妈不一样……妈妈,和那些人都不一样,妈妈没有咒骂【我们】,没有厌恶【我们】……”

    “怎么可能厌恶啊……”岳晨打断了开膛手杰克的话,看着眼前这个只是想要寻求母亲的爱,只是想要回归到母亲身体中,只是想要以正常的方式而非以怨灵的姿态诞生的银的小女孩露出了苦笑,也在心底第一次在人生中感受到悲哀。

    “我早就说过了,因为我是你的妈妈啊!”

    开膛手杰克看着岳晨,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杰克,正因为承认了你是我的女儿,在听见你在杀死他人的时候,我才会感到愤怒,并非是因为你所犯下的错误而愤怒,而是知道有人在利用你犯罪的时候,对那个人感到愤怒。”岳晨看着杰克说道,他并不反感杰克所犯下的罪孽,所有的一切都是杰克的选择,他没有权利去干涉,但他无法容忍利用杰克去犯罪的幕后。

    杰克的罪行不论在任何人眼中都会是无法饶恕的行为,但是岳晨却并没有这么想,不论杰克的行为究竟恶劣到什么程度,她终究都是自己所承认的女儿,那么杰克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也应该由他自己来解决。

    “妈妈?”开膛手杰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任凭岳晨慢慢地抱住了自己。

    “杰克,我知道你的想法,或者说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比我更了解你的想法了,你想要来自妈妈的爱,那么就由我来给你;你不想以怨灵的姿态出现,我来帮你完成;如果你想进入我的身体中,那么……就来吧。”

    “不论怎样的想法,我都会答应你,不论什么样的愿望,我都会帮你完成,这才是一个【妈妈】应该为孩子做的事情,不对吗?”岳晨紧紧地拥抱着开膛手杰克说道,不过即便如此,额头上的冷汗还是让他感到有些紧张。

    “——————”

    气氛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开膛手杰克的哭泣声也慢慢地停止了下来,她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拥抱着自己的少年,脸上渐渐地浮现出了笑容。

    “这是……什么感觉?为什么感觉心里……【我们】的心会有这样温热的、剧烈的感觉?从没有感觉过……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明明【我们】能感受到的,只有地下水道的冰冷……还有其他人的嫌恶而已……可是为什么【我们】现在会……妈妈,这是什么感觉?”

    岳晨微笑着摸了摸眼前这个小女孩的头说道:“啊,是喜悦和幸福吧。”

    “是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开膛手杰克哭了起来,第一次由于喜悦而哭泣,“从来没有人对【我们】说过这样的话,也没有人会像现在这样拥抱着【我们】……是的,这就是妈妈的感觉吗?来自妈妈的爱,【我们】……杰克现在的感觉,就是幸福吗?”

    就在这时,开膛手杰克的身体突然间开始散出光芒,由怨灵所凝聚的身体聚合成的小女孩开始逐渐的消散——退治怨灵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通过特殊的魔术道具强制净化怨灵,还有一种,则是解开怨灵残留于世界上的执念。

    正常的魔术师或除灵师大多会选择第一种手段来祛除怨灵,因为那种方法才是最简单便捷的方法,然而岳晨却并不是魔术师,也不是所谓的除灵师,他只是作为开膛手杰克所认为的【妈妈】,来为她解开执念而已。

    得到妈妈的爱。

    这是岳晨无数次在和杰克的梦相连时所了解到的、杰克在身为杀人鬼是最强烈的梦想。

    正因为无法得到,因此才会拥有如此强烈的执念,杀死娼妇,是在被拒绝得到爱这一瞬间,让杰克作为怨灵而产生的本质上的愤怒彻底爆导致的悲剧。

    因此岳晨才会选择接受杰克、承认杰克所做的一切。

    或许是为了退治杰克,但是岳晨却也不得不承认,自从自己召唤出身为从者的【开膛手杰克】之后,自己已经在潜移默化中,承认了自己是杰克的妈妈了。

    “妈妈……”开膛手杰克依偎在岳晨的胸口,或许从出现在这世界上的那一刻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想现在这样轻松和幸福过,“好温暖……”

    身体消散的度逐渐加快,杰克抬起了头,看着岳晨说道:“妈妈,如果可以的话,如果还能够见面的话,杰克还能够成为……您的女儿吗?”

    “当然,因为从我们见面的开始,你就已经是我的女儿了,不是吗?”岳晨抱着杰克,笑着说道。

    而且,这个愿望,其实早已经实现了。

    “谢谢你,妈妈。”

    开膛手杰克消失在岳晨的怀中,席卷伦敦的恐怖杀人鬼的风波,或许依然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可以说明一点,【开膛手事件】已经再也不会生在伦敦了。

    “或许……这才是我和你一切缘分的开端吧。”岳晨转过头,看着杰克笑着说道,“你应该已经回忆起来了吧,杰克。”

    “嗯……谢谢你,妈妈。”杰克对岳晨笑了起来,红扑扑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有点意思,虽然我有想过各种各样的结局,但是居然会以亲情来消除怨灵的执念,这可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啊。”

    就在这时,微笑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如同贵族般优雅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对岳晨由衷地鼓起掌来,那笑容没有丝毫的虚伪,有的只是对岳晨的敬佩之情。

    “你是谁?福尔摩斯先生去哪了?”岳晨看着中年男人,皱起了眉头说道。

    而在看到中年人的瞬间,杰基尔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异样,并且不自然的把目光移向了别处。

    “好久不见了,杰基尔博士。”但杰基尔的动作并没有逃过中年人的眼睛,他顿时微笑着对杰基尔亲切的问候道。

    杰基尔顿时没有了办法,不由得低声对中年人出了问候:“您……您好,莫里亚蒂教授……”

    “莫里亚蒂?”岳晨顿时惊讶的看着这个男人,说道莫里亚蒂,如果了解过福尔摩斯的人都不会不认识,正是那个和福尔摩斯旗鼓相当的死敌,犯罪界的拿破仑——詹姆士·莫里亚蒂!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