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现吗?福尔摩斯先生。???八一中文?网  W?W?W?.㈠8㈠1㈠Z?W.COM”停放昨夜尸体的停尸房中,福尔摩斯、岳晨和几位警官看着眼前惨烈的尸体,以为警官模样的人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女尸,“不论看多少次,都只会觉得惨烈啊……如果凭作案手法来看,应该是开膛手杰克……”

    “不是应该,而是一定。”福尔摩斯低着头,仔细的检查着眼前尸体的伤痕,“死者是被极为锋利的小刀在瞬间开膛,在此期间凶手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毫无疑问已经极为习惯这种作业了,再加上某些器官的缺失,你们觉得这些特征还不能指证凶手吗?”

    岳晨一直没有插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尸体,不由得皱了皱眉,拳头也在不自觉间攥紧。

    “可是,如果真的是开膛手杰克,昨夜犯下的案件未免太多了。”警官皱起了眉头,看向了房间中的其他尸体,“仅一夜间便杀死了十几名女性,而且其中甚至有许多是入室犯案,这在开膛手杰克以往的案例上找不到任何的相同点。”

    “这也是最让我担心的地方……”福尔摩斯把头垂了下来,看着岳晨说道,“岳晨先生,你和我猜的一样呢。”

    “说起来,福尔摩斯先生,刚刚我就想问了,这位东洋来的人是谁?以前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位华生医生呢?”警官看了看岳晨,对福尔摩斯说道。

    福尔摩斯抬起头,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因为直觉告诉我这次的案件会很危险,所以没有让华生来,刚好岳晨先生也在追寻这位【开膛手杰克】的下落,因此我便暂时让他当我的助手了。”

    “是这样吗?”警官说道。

    “我回来了,福尔摩斯先生。”就在这时,杰基尔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岳晨和福尔摩斯说道,“现场的调查结果出来了。”

    “怎么样?”岳晨问道。

    杰基尔摇了摇头,取出一份报告表说道:“警方在现场没有现任何线索,但是已经取得了进入现场的准许了。”

    “干得好,这就足够了,杰基尔先生。”福尔摩斯笑着接过了杰基尔手中的表单,扣上了自己的帽子看向岳晨,“那么,岳晨先生,看起来我们有需要继续赶路了,这一次的地点可能会有些多,所以会很疲倦哦。”

    岳晨看了看杰克,笑着说道:“啊,放心吧,疲惫什么早就已经习惯了。”

    ——————————————————————————————————————————————————————————————————————————————————————

    “好累啊……”

    “是啊,妈妈……”

    傍晚,岳晨和杰克双双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坐在了一个小巷口。

    “为了方便调查并没有把周围的环境清洗掉,看来我们赶得比较及时。”福尔摩斯环顾着四周的环境说道,“杰基尔,小心些,那些蠢蛋警察已经把现场破坏的够严重了,如果继续对现场破坏的话困难度就直线上升了。”

    “我知道,福尔摩斯先生。”杰基尔点了点头,看着现场惨烈的状况,不由皱了皱眉头,“但是,依然是如出一辙的血腥场面呢。”

    大量的血液喷溅在周围,墙壁、地板,甚至连小巷口都迸溅了大滩的血迹,让人不由得怀疑人体的出血量真的能达到这种程度吗?

    “福尔摩斯先生,调查出什么来了吗?”岳晨看着福尔摩斯说道。

    不过福尔摩斯并没有说话,只是扶着手杖站在了小巷中央看着地面上已经干涸的血迹,岳晨刚想走过去,然而眼前这位大侦探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顿时说不出话来——福尔摩斯轻轻地把手杖在地面上叩击了一下,刹那间,手杖中探出了几道分支,上面还安装着放大镜一般的工具。

    “啊,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吗?”福尔摩斯笑道,“因为各种各样的案件,所以我把自己的手杖经过了一点改造,将我平常经常会用的工具改装进了手杖中。”

    岳晨看着福尔摩斯的手杖,汗颜的说道:“还……还真是方便的东西啊……不对这已经是脱离了时代科技的产物了吧!”

    “唉?岳晨先生,你刚刚在说越时代的科技吗!?”达芬奇的声音突然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达芬奇,你闭嘴。”

    福尔摩斯抽着烟斗,平静的看着地面上的血迹,微笑着说道:“总而言之就是这样,好在现场残存着大量的血迹,这一点上我应该感谢那个孩子啊。”

    “什么意思?”岳晨也好奇的站起来。

    “你看。”福尔摩斯指了指地面上印在了血迹上那杂乱的脚印,“这些脚印其实可以完全告诉我们答案了。”

    杰基尔也好奇的蹲下来,看着福尔摩斯指的脚印,然而在他眼中,这些脚印完全就是毫无章法千篇一律的东西,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正因为看不出异样,才会有真相隐藏在其中啊。”福尔摩斯笑着说道,“其实仅从脚印完全就可以看出异常了,你们看,这个脚印是警察专用的靴子底印,如果专门找来一个警官现场对比就可以证实了。”

    福尔摩斯指了指面前似乎被警方踩踏过的杂乱脚印掩盖的地方说道:“但我要说的是这个,在警官这写脚印中出现了这样的脚印,岳晨先生,你看一看,这个脚印比起警官来说是不是小了太多?与其说是警官,倒不如说是一个孩子的脚印,具体点说,应该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才能有的小巧的鞋印。”

    “的确。”

    岳晨皱起了眉头,被福尔摩斯指出来之后,他也终于现了被隐藏在了警官脚印下的那双小巧的女孩脚印——这明显就是杰克走过的痕迹!哪怕鞋底恐怕也分毫不差。

    “而且并不仅仅是这里,在其他的案现场,我都现了这样的脚印,至于为什么我能够断定这个就是那孩子的脚印——”福尔摩斯站起来轻轻地抽着烟,“只有她站在这里的脚印,没有完全被血液覆盖,警方现尸体进入现场时,现场很明显已经都被血液覆盖了,因此他们踩下已经逼近干涸的血液就会直接在血液下留下痕迹。”

    “但如果是杀死了被害者,在血液流过来时依然站在原地的那个人……血液会因为阻碍而无法完全流入,是这个意思吗?”杰基尔推了推眼镜,皱着眉头说道。

    “正是如此,所以这一次的连环杀人一定是开膛手杰克那孩子的所作所为,这一点是确凿无误的。”福尔摩斯点了点头,“唯一的问题就是,为何那个孩子会在一夜之间改变了自己的犯罪手段,这一点无论如何也要弄清楚。”

    “那个……福尔摩斯先生,我觉得如果按照您说的话,这里的一对脚印我觉得也很值得在意……”这时岳晨的声音突然传来,让福尔摩斯和杰基尔的视线不由得看了过去。

    “这个是——”在看到岳晨指的距离小巷口不远的地方,福尔摩斯的确看见了一双脚印,但是在看到那双脚印的瞬间,福尔摩斯的表情便凝重了起来——与其说是那是一双脚印,倒不如说那是一对前脚掌鞋底的印记更为贴切,因为血液在流到那个人的前脚掌后边停止了流动,之后变呈现出了现在这样的姿态。

    “并非警察的脚印,也绝对不是那孩子的脚印,而且这个脚印也并没有完全被血液覆盖……没错,当【开膛手杰克】在这里犯罪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在场……其他的地方没有这样的脚印,是他没有跟过去吗?还是说他并没有进入到案现场而是在幕后指使杰克……”

    福尔摩斯仔细的观摩着非常不明显的鞋底纹印,低声念叨着:“从前脚掌的部分来看,这个人的脚掌属于比较宽大的类型,因此能推断出本人的身高大概在五至六英尺左右,鞋印作工相当精致,应该是属于那种价格不菲的长靴,而且这个人站立的姿势也可以看出是受过优良的教育,错不了,是一个拥有很大权势的人。”

    “可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杰基尔疑惑的问道。

    福尔摩斯和岳晨对望了一眼,双方似乎都看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岳晨皱着眉头说道:“最让人担心的事情真的生了啊……”

    “是的……岳晨先生,虽然我心中已经有数了,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要最后问你一遍,今天晚上恐怕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了……我们所面对的将不仅仅是开膛手杰克,这样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而是整个伦敦,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不列颠的罪恶的暗面了,即便如此你也要坚持吗?”

    岳晨攥紧了拳头说道:“啊,不管是谁,利用那个孩子来进行犯罪,这种事情,我绝对无法容忍。”

    “妈妈!杰克也绝不会害怕!”杰克抓着岳晨的手臂,坚定地说道。

    福尔摩斯看向了杰基尔和岳晨,把帽子轻轻地扣在了自己头上,微笑着说道:“那么就请做好最后的准备吧,杰基尔先生,岳晨先生,今夜,暴风雨即将来袭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