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您就算不和我一起行动也是可以的哟,mr.岳。?? ??八一中文 W㈧W㈠W㈧.?8㈠1㈠Z?W.COM”福尔摩斯和抱着杰克的岳晨一同走在大街上,福尔摩斯扶着自己的帽子对岳晨说道。

    岳晨摇了摇头:“没事,杰克的事情也需要由我来解决,而且我其实也很好奇福尔摩斯先生您口中说的朋友是谁,华生吗?”

    “不,并非华生,实际上【开膛手杰克】这一案件不应该让他来参与,说到底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接触【那个世界】对他没有什么好处。”福尔摩斯笑着说道,“应该是一种直觉吧,我觉得这一次事件,他可能会有一些用处。”

    说到这里,福尔摩斯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的街区说道:“我们到了,夜晚没有马车,所以也只能稍微委屈一下走一走夜路了,没事吧。”

    “恩,还撑得住,应该说算是习惯了吗?”岳晨点了点头。

    福尔摩斯点了点头,走到了一户人家门前,轻轻地按响了门铃。

    “来了,这么晚了,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不好意思了,mr.杰基尔,这里是歇洛克·福尔摩斯,请问你现在能够方便开门吗?”福尔摩斯脱下自己的帽子笑着问道。

    “mr.福尔摩斯?这么晚了居然回来我这,真是好稀奇啊。”名为杰基尔的男人开门,对福尔摩斯微笑着说道。

    而岳晨则是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金青年——他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露出了风衣下整洁的米黄色衬衣,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裤子,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非常的1s……不对,应该是透露着睿智以及稳重。

    “这位是……”杰基尔看着岳晨,奇怪的问道。

    “您……您好,杰基尔先生,我是岳晨,这位是我女儿杰克。”岳晨对杰基尔说道。

    福尔摩斯说道:“他们是我今天刚刚认识的人,虽然穿着方面可能有些奇怪,不过您目前把他们当做我正在调查的案件的协助者就好。”

    杰基尔点了点头:“是mr.福尔摩斯的协助者啊,我是杰基尔,一个普通的学者……总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和我去屋内聊一聊吧。”

    看着福尔摩斯和杰基尔一前一后的走进房间,岳晨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不由得说道:“喂,达芬奇酱,这个人该不会是……”

    “嗯,应该就是那位著名的海德先生【化身博士】了吧,在那本小说中的拥有着双重人格的犯罪绅士,徘徊于因罪恶带来的快乐和犯罪带来的愧疚中的矛盾之人……不过也并非奇怪的事情吧,既然福尔摩斯先生都已经出现了,化身博士啥的其实也非常有可能的。”达芬奇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过来。

    “唉?”杰基尔回过头看向岳晨,“不好意思,虽然有些失礼但是——mr.岳,我刚刚似乎听见了一位女士的声音?”

    “唔,其实是这个啦。”看着杰基尔带着感兴趣的眼神,岳晨拿起了手中的手机,“这个算是我们所使用的特殊的魔术仪式吧,用来进行远距离通话的仪式。”

    “魔术仪式吗?原来如此,岳晨先生也是一名魔术师啊。”杰基尔说道。

    “不,我还不能被称作【魔术师】吧,毕竟我本人也是对魔术这种东西一窍不通的家伙,做到了这些的我的朋友们。”

    接着,达芬奇的投影出现在了客厅的中央:“正如岳晨先生所说哦,这是由我这个万能之人达芬奇酱所明的魔术仪式,哪怕跨越时代或复数世界的距离也是可以进行通讯工作的魔术仪式哦!”

    “唔……我好像看见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士——”杰基尔在看到达芬奇的瞬间,微笑的脸上似乎闪过一丝腼腆的红晕。

    “哎呀,感谢夸赞,mr.杰基尔。”达芬奇笑着说道,“我相当于岳晨先生背后的后勤人员,用来支持岳晨先生的各项工作,不用在意我,请你们继续要讲的话题吧。”

    杰基尔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干咳一声,把目光从达芬奇身上移开,看向了福尔摩斯:“不好意思,那么福尔摩斯先生,您这一次来我这里,有什么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吗?”

    “嗯,其实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调查近来不断出现的【开膛手杰克】案。”福尔摩斯结果杰基尔递来的红茶说道。

    “唉?开膛手杰克案件么?”杰基尔惊讶的看着福尔摩斯,“我听说那是一个另警方都束手无策的穷凶极恶的罪犯啊,而且即便到现在也依然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福尔摩斯笑着摆了摆手:“如果说制造出能让那些无能的家伙束手无策的案件就是非常精明的案件就算是聪明的罪犯的话那只是伦敦的犯罪精英就应该多如繁星了,但能够让我束手无策的罪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不过五个。”

    如果是在常人听这段话似乎是自信到了非常狂妄的程度,但是若结合在福尔摩斯身上却似乎又显得很正常。

    “的确呢。”杰基尔友善的微笑着,将手中的茶杯递给岳晨和杰克,“毕竟如果这世界上有你无法侦破的案件的话,那么那个人也一定是一个拥有越人类智慧的人吧——那么您这次找到了什么线索吗?”

    “不仅仅是线索,老实说我已经见到了【开膛手杰克】。”福尔摩斯平淡的说。

    “唉!?已经找到了吗?”杰基尔手中的茶壶颤抖了一下,明显被效率神的福尔摩斯感到震惊,他接着看向了眼前这位大侦探说道,“那么要不要通知苏格兰场?我听说警官们已经为了【开膛手杰克】的事件忙的焦头烂额了。”

    “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让警方知道。”然而,福尔摩斯却突然拒绝了杰基尔的话,他并没有理会杰基尔那惊讶的眼神,继续道,“由婴儿们的怨念集合而成的怨灵,我只能这样称呼她,或者她们。”

    “她们?”杰基尔皱起了眉头。

    福尔摩斯点了点头:“是的,【开膛手杰克】由婴孩们的怨念组成,聚合成了一个小女孩的形象,所以这也是我认为最好不要惊动警方的原因。”

    杰基尔皱起了眉头:“也就是说……”

    “是的,【开膛手杰克】是一个外表看起来不足十岁的小女孩,而且还是一个由怨灵集合而成的小女孩,这本身便已经是脱警察和一般民众能够想象的【另一个世界】的事件了,难道还要让报纸上刊登——苏格兰场警官大显神勇逮捕了十岁小女孩【开膛手杰克】并对外宣称她是由怨灵组成的罪犯?”

    岳晨无奈的说到:“的确啊,先不说民众和报社会如何想了,哪怕警方也不可能相信的。”

    福尔摩斯点了点头,抽着烟斗说道:“正是如此,所以我才决定擅自解决这次事件,既然是非常识的事件,那么也就不应该让常识世界的人们得知一切的真相。”

    杰基尔笑了起来:“这样啊,那么我也来稍微帮一下忙吧,福尔摩斯先生,虽然我不觉得我能做些什么,但是……”

    “不,您能够帮助我就已经很高兴了,而且我的确很需要您能腾出一些时间,暂时作为我的助手帮我做一点事情。”福尔摩斯笑着站了起来,“有一种直觉,我觉得这一次事件可能并不仅仅是【开膛手杰克】这样简单,而是会生更加严重的事态。”

    “更加严重的事态吗……”杰基尔颔说道,“我明白了,那么我能为您做些什么?福尔摩斯先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日,伦敦市内白教堂区域被现,在昨夜生了数起命案。

    死者无一例外都是女性,而且警方从被害人的尸体检查上现,种种手段都指明了一个凶手——开膛手杰克。

    但是却有几个疑点,在以往的案件中,开膛手杰克并没有在一晚上杀死复数人的案例,而且最大的问题是,【开膛手杰克】这一次的猎杀,比起以往那野蛮狂乱的虐杀,似乎变得更加富有艺术的感觉……

    虽然警方一直感觉杰克有一种违和感,但由于作案手法和以往仍然是如出一辙,不得不让警方确定这一次的凶手依然是开膛手杰克。

    福尔摩斯躺在杰基尔专用的沙,把脚搭在面前的软凳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手中这份紧急刊载的日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刚刚去苏格兰场打听过了。”杰基尔从门外风尘仆仆的走进来,看着擅自惬意的坐在自己专用沙上的福尔摩斯说道,“苏格兰场警方也对这一次束手无策,只能现将尸体和现场严加保管。”

    福尔摩斯点了点头,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半睡不醒的岳晨以及已经趴在岳晨身上睡着了的杰克,不由无奈的笑了笑。

    “说起来,那个孩子就是所谓的从者了吧,经常在圣杯战争中被召唤出来的从者。”杰基尔对于魔术也有一定的了解,因此对圣杯战争这种事情自然有所耳闻,因此对于杰克这种散着远普通使魔能够拥有的魔力的小女孩,他也不得不做出这种推断。

    “确实是从者,但却并非因圣杯而召唤。”福尔摩斯喝了一口咖啡说道,“或许这个孩子有什么特殊的魔术仪式吧,才能够不通过圣杯召唤出从者。”

    【的确,岳晨先生的确拥有着不同于圣杯战争的魔术仪式。】巴贝奇的投影突然出现在了屋中,对福尔摩斯和杰基尔说道,【mr.福尔摩斯,mr.杰基尔,幸会,在下为查尔斯·巴贝奇,同样是由岳晨先生所使役的从者之一。】

    “那个有名的查尔斯·巴贝奇吗?企图通过蒸汽技术来制造出完成精密数学计算的仪器?”福尔摩斯笑了起来,“无法完成自己的梦想便已经死去了的那位科学家?成为从者之后就变成了把自己变成钢铁大块头吗?”

    “福尔摩斯先生,这句话哪怕是我也不能坐视不管。”杰基尔皱起了眉头,有些生气的说道。

    作为一名学者,杰基尔自然也听说过那位著名的查尔斯·巴贝奇,即便巴贝奇最后并没有完成自己的梦想,但也依然是一名值得尊敬的伟大的科学家和学者,他无法容忍福尔摩斯这种近乎嘲笑的话语。

    【无事,mr.杰基尔,在下的确只是名为梦想的残骸,此身存在于此也因为对往昔的执念,仅此而已,某种意义上,mr.福尔摩斯并未说错,吾的确是执迷于阶差机关,无法放弃吾那可悲之梦想之人。】巴贝奇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因为福尔摩斯的话而愤怒。

    福尔摩斯似乎也并不想撤回自己刚刚的言,只是平静的看着巴贝奇:“那么岳晨先生所拥有的魔术仪式,看起来的确是属于高规格的存在呢,昨晚那位达芬奇小姐,其实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那位文艺复兴三杰吧。”

    【正是如此,事实上岳晨先生所使用的魔术仪式哪怕是吾等也未曾理解,与其说是魔术仪式,倒不如说,能够于神秘缺失的时代不通过圣杯作为媒介而进行英灵召唤,哪怕是最顶级的魔术师也难以做到吧。】

    “也就意味着,能够完成这种事情的,是远了顶级魔术师,还要完全凌驾于其上的存在吗?”福尔摩斯口中含着烟斗,平静的说道,“啊,不过现在并非是说这话的时候呢,看起来我们需要走一趟了,杰基尔。”

    “唉?要去哪里?”杰基尔看着福尔摩斯问道。

    福尔摩斯笑了起来:“当然是去看一看久违的案现场以及死者咯,亲爱的杰基尔先生。”

    “唔……天已经亮了吗?”岳晨睁开眼睛,有些迷惑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哦……我们昨天晚上在杰基尔先生家里住了一晚啊——”

    “早上好,mr.岳,起来的刚刚好,我们打算现在就前往昨夜的案现场,去看一看这一次的【开膛手杰克】身上究竟生了什么,让她的猎杀在一夜之间变得如此频繁。”

    “频繁?”原本还在迷糊的岳晨顿时清醒了几分,看着福尔摩斯问道,“怎么回事,福尔摩斯先生,你的意思是说昨天晚上杰克不仅仅是杀了一个人吗?”

    福尔摩斯把手中的报纸递给了岳晨,让岳晨看了看在上面的报道,脸色变得越来越差,他想都没想便收起了报纸站起来:“我们必须现在就行动,那孩子一定是有什么人在背后蛊惑她。”

    “哦?很确信嘛,为什么会这么想?”福尔摩斯露出了一抹笑意。

    岳晨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看向了自己身旁刚刚睡醒的杰克:“因为我相信她,即便她犯下了难以饶恕的行为,但无论如何,她也是一个把我当成妈妈的……最需要帮助的孩子,我不能放任她不管,也不允许有人利用她来做出这样的罪行。”

    “即便她早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杀人鬼了?”福尔摩斯看着岳晨说道。

    “是的,就算她早已经无药可救,我也无法就这样抛下她不管。”岳晨与福尔摩斯对视着说道。

    福尔摩斯点了点头,接着穿戴上了放在身边的大衣以及高帽,对岳晨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原来如此,了解了,那么就行动起来吧,调查出究竟是谁在幕后利用着你可爱的【女儿】,犯下这样的罪行吧,mr.岳。”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