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咖啡吗?”

    歇洛克·福尔摩斯和岳晨及杰克一起坐在暖和的室内,对岳晨和杰克取出了一壶被温热的咖啡放在面前的桌前。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岳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个房间应该就是眼前的福尔摩斯在贝克街的居所,因为现在已经时至深夜,因此房东太太也早已经入睡了,为了避免打扰到住在这里的其他人,福尔摩斯也只有把岳晨悄悄地带入他自己的房间中。

    不过这个房间虽然不论是床铺亦或者地板及茶几都收拾的非常整洁,但是在旁边的一个柜台上却堆放着非常杂乱的化学实验的工具,可见房间的主人基本上终日都在沉迷于化学实验,床上整齐的叠放着被褥以及一套真丝睡衣,毫无疑问,眼前这个男人正是那跨域了百年,依然能够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世界最具人气的大侦探——歇洛克·福尔摩斯。

    “虽然感到很抱歉,但是至少现在希望你们能够稍作忍耐。”福尔摩斯尝了一口咖啡,对岳晨微笑着说道。

    “没事。”岳晨摇了摇头,心中难免有些激动之色,虽然眼前的福尔摩斯可能和他一直以来想象的福尔摩斯的形象有些差距,但是能够真正的看到本人,他还是感到非常的激动。

    福尔摩斯笑了起来:“呵呵,你似乎对我非常了解,对吗?恩……倒不如说你眼中存在着某种热情。”

    “唔……哈哈哈——”岳晨挠了挠头笑了起来,福尔摩斯的观察力在原作里就已经有非常详细的体现了,通过一个简单的几句交流和很短的观察就可以判断出对方的身份、刚刚从哪里经过甚至来人的具体住址,对人类的观察力几乎是达到了时代的巅峰,哪怕说成怪物级别的观察力都不为过。

    【的确,被誉为英国维多利亚时期最具才华的侦探,哪怕足不出户有能够推理出一件让旁人毫无头绪的案件的能力,同时从那时开始知道21世纪都是享誉世界的最具人气的角色之一,歇洛克·福尔摩斯……】孔明说道,【只不过没想到,本应是虚构人物的福尔摩斯居然是真实存在的人物,历史还真是奇妙的东西啊。】

    “唔,孔明,这种话由你说出来感觉真的好奇怪啊。”

    “不过确实奇怪呢,我自信自己绝对不会看错任何人的身份,但唯独您的身份我有些拿捏不准呢。”福尔摩斯笑着说道,“你身上看不出来任何与这个时代有关的特点,其实完全不用想,仅仅是您的穿着就与这个时代有着格格不入的违和感,不是任何国家应该有的着装,也有着与现在有点不一样的英语口音及语法,难不成您是来自未来的人吗?哈哈哈哈。”

    “………………”岳晨也已经无话可说了,福尔摩斯都已经猜测到这个地步了,他还要怎么解释才是?

    福尔摩斯也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容易解释的东西,继续说道:“好吧,那么我也就不继续追问了,不过虽然无法知道您的真实身份,不过您对【开膛手杰克】的了解似乎已经很多了,作为一个不是魔术师的人,却能够坦然的面对由怨灵构成的那孩子,而且……”

    福尔摩斯把目光投向了坐在岳晨腿上的杰克,继续说道:“那个应该就是所谓的servant了吧,在圣杯战争中所召唤出来的存在于英灵座上的英雄人物。”

    “咦?福尔摩斯先生知道魔术师和从者吗!?”岳晨惊讶的抬起头问道。

    福尔摩斯顿时爽朗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很正常啊,毕竟有些时候我的工作也是要和【另一个世界】打交道嘛,只不过这些也只是在我对魔术世界的了解的基础上能够知道的知识了,太过深奥的东西我也不是很懂就是啦。”

    “总而言之,刚刚的战斗的确精彩。”福尔摩斯惬意的把脚搭在面前与自己爱用的沙差不多高的柔软的垫脚凳上,舒适的仰躺在自己的沙里看着岳晨,“不过既然您已经对【开膛手杰克】有了了解了,那么我也就开始进行说明吧。”

    “最近这段时间,我也是受苏格兰场的委托前来调查【开膛手杰克】案的,毕竟那孩子已经以非常残忍的手段杀死了数名女士了,已经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了。”福尔摩斯深深地吸了一口自己的烟斗,眼中似乎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之前在调查后得知,开膛手杰克居然会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狠狠的嘲笑了那些无能的警察呢,现在看来把他们派来的助手打走,我自己单独行动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吗?”

    “那边的世界如果让警方知道可就麻烦了,而且我可不认为警察能够有办法逮捕那个孩子。”福尔摩斯吐出了一口烟圈,笑着说道,“给怨灵定罪什么的,哪怕我对政治学不是很精通也能将感受到这种展开的荒唐性呢。”

    福尔摩斯说完似乎就像是听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笑话般笑了起来,杰克倒是有些意义不明的看着眼前这个性格莫测的中年人,不知道他究竟因为什么而变得这么开心。

    “明天你就要去再一次和【杰克】交锋了吧,那么在那之前就在我的房间里好好做一下整备吧,稍微休息一晚吧,虽然地方可能有些小,但作为休整身心却已然足够了。”

    福尔摩斯站了起来,微微伸了一下懒腰,走到房间门口,从衣挂上再一次取下了自己平时外出用的服装,并把那高筒帽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岳晨顿时问道:“等一下,福尔摩斯先生,您现在是要去哪里?”

    “去见一个曾经的老朋友,或许他会对【开膛手杰克】这一事有所帮助也说不定——”福尔摩斯回过头,笑着说道。

    ————————————————————————————————————————————————————————————————————————————————————————————————————————————————————————————————————————————————————————————————————————————

    夜晚的伦敦永远都是作案的最好时机。

    浓雾笼罩下的室外,能见度几乎为零,而在这个时间段还在大街上行走的人也已经少得可怜了,而也正是在夜半这最能让人升起困倦的时间,也是警察巡逻的力度最薄弱的时候。

    没有足够的目击证人,完美的作案环境,巡逻警察的怠惰,让犯案成为了可能。

    白教堂区中的一个最僻静的小巷中,一个女孩的笑声隐约的传出,同时相伴的还有什么东西被不断撕裂、以及水花向周围飞溅的声音。

    “好开心……【我们】,好开心……真的好开心——”【开膛手杰克】眼中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喜悦神色,就如同很长时间没有见过父母的孩子,得知了父母马上就要回来见她一般期待着,“妈妈要回来了……【我们】终于可以和妈妈相见了!终于可以——回到妈妈的身体里了!【我们】好开心……非常非常的开心!”

    杰克狠狠地向自己的身下挥下手中的匕,在刹那间将自己身下的肉块挤压出大量的鲜血,喷溅在她的脸上,以及四周的墙壁上,惨烈的作案现场无论是谁都会产生作呕的感觉。

    “今天……已经是第二个了呢……但是没关系的——【我们】要迎接妈妈啊……要让妈妈没有痛处的……是的,在【我们】,回到她的身体中时——”

    “真是纯真而美丽的恶念呐。”就在这时,安稳的鼓掌声从杰克的背后传了过来。

    “什么人————!”

    杰克如同小猫一般突然间转过头,锐利的双眼死死地锁定住了说话的男人——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绅士,脸上散着和善的笑容,而且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一种上流贵族独有的修养与风度,脸上平和但却不失威严的笑意让他更加的具有亲和力。

    “不用惊慌,小姑娘。”中年绅士笑着说道,“我是被你身上散着的纯粹的**以及单纯的邪念所吸引的,不……应该说,你身上所存在的那种比世间的钻石更加耀眼的【邪恶】,在深深地让我着迷,单纯、诚粹、毫无保留的散着邪佞的光芒,只有这样的存在、只有这样的邪恶,才能够让我真正的抱有尊敬。”

    中年人轻轻的对杰克鞠了一躬,这倒是让杰克感到一丝莫名其妙,但不知道为什么,名为【开膛手杰克】的孩子却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表现出了非常恭谨和谦卑的姿态,但是他却没有显露出任何的卑微,反而表现出了身为一个“邪恶贵族”、或者身为一个“犯罪帝王”应有的矜持与威严。

    这让杰克虽然对男人想要产生戒备,却又因为男人那仿佛带有着领袖能力般的强大的威严所束缚着,在本能中有想要放弃自己的戒备。

    “但是,您作为【邪恶】却尚还有不够成熟的地方,因此,这就应是我的义务了,小姑娘……不,女士,请问您能否赏脸,让不才在下来教导你,如何,成就真正的【恶】吗?”

    中年人微笑着,那笑容仿佛有一种魔力,让杰克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加接近这个男人,她轻轻地拔出自己的匕,让自己今夜第二个猎物的血液不断地顺着匕滴落在地面上,她慢慢地向男人走去,突然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成就【恶】的话……可以让妈妈更加的喜欢【我们】……更加的,爱【我们】吗?”

    “当然,我以我的名义作为担保,婴孩的怨念而产生的小姑娘(开膛手)啊!【你们】的罪行,一定会让【你们】的母亲更加欢快(愤怒),定会对你们更加的宠爱(咒骂)吧!”

    杰克的眼睛越来越明亮了,是的,她想要和他学习,在为了明日与妈妈的相逢,她们一定要变得更加锋利才行,一定要变得更加更加尖锐才行,一定要变得更加、更加、更加的完美【邪恶】才行,如果不这样的话,自己是没有资格去见妈妈的!

    “看来是同意了呢。”中年人温和的说道,对杰克躬身行了一礼,再次抬起头,脸上那和善而温柔的笑容染上了一丝邪气,但却让他更增添了几分魅力,“容我再次向您自我介绍吧,【开膛手杰克】,雾夜下的杀人鬼,在下乃是一位追求邪恶,追求暗黑,追求人性极致之恶的邪道——不列颠最穷凶极恶的邪佞,莫里亚蒂,詹姆士·莫里亚蒂。”

    “就让我用这双沾染了极致罪恶的手,来让你那如同星辰般耀眼的人性之恶,绽放至比太阳更加耀眼吧!”

    名为莫里亚蒂的男人——犯罪界帝王——对【开膛手杰克】,伸出了他那代表着人类罪恶的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