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的摩擦在漆黑的长夜中交错,刺骨的寒光割裂浓雾,在凌空中击出耀眼的火星。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W.COM

    两个杰克在雾气中如同两道黑色的光交叉相错,哪怕是用上了孔明能力的岳晨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两个人完全以浓雾来作为自己的隐藏手段,仅仅是在短暂的攻击之后就再一次用极快的度撤退,闪身隐藏进雾气中。

    【不愧是雾夜中的杀人鬼啊……】孔明感叹道,【完美的依靠周围的环境,仿佛让周围的雾气都变成了为自己所用的‘宝具’,无愧于那个广为流传的名号啊,不论是您使役的Ripper,亦或者另一边的Ripper。】

    “嗯……但是目前来看,似乎是我们一方占据优势……”岳晨点了点头。

    这也是必然的,眼前所显现出来的,存在于历史中的杰克是由婴儿怨念的集合体所凝聚成少女形态的怨灵,而岳晨的杰克确是从者,从能力上便已经强于了身为怨灵的【开膛手杰克】。

    孔明平静的继续说道:【还不能大意,岳晨先生,虽然我们这边占据优势,但是战场上的形势是瞬息万变的,没有任何时候是拥有完全的把握的,任何一个失误都很有可能全盘皆输,请务必记住这一点。】

    “那我该怎么办?”

    【很简单,找出击破的方法,关键时刻对从者进行支援,这些我觉得在之前应该就有从者教导你了。】

    “的确,巴贝奇先生就已经教导过我了。”

    岳晨看向了杰克,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依然没有彻底做好让杰克继续战斗的觉悟,但是从生化世界的最后他就明白了,如果自己无法做好那个真正的觉悟,下一次他和杰克所面临的可能是要比冯宇宸那个时候更加悲惨和可怕的结局。

    【正是如此,从者是道具,我并不否认您对从者的感情,不如说那种对周围人无微不至的温柔才是您这个人的优点,这一点无法否认——但是仅在战斗的时候,您却应该做好觉悟,战斗是从者无法避免的结局,因此,您所谓的温柔也只会害死所有人。】

    【阻止本应战斗的人,反而让最不应该去亲自战斗的人去战斗,这是毫无智谋可言的愚蠢,而不是能够感化一切的柔情。】

    “………………”岳晨没有说话,而是皱着眉头反思着自己一直以来的行为,“我明白了,我会反省的。”

    岳晨说完便抬起了头,看着在浓雾中与真正的杰克战斗的,那个只属于自己的女儿,对着她喊道:“杰克!别输给她,等打赢了这一场,我们还要一起回去吃汉堡肉呢!”

    “恩!我明白了,妈妈!”浓雾中传来杰克开心的声音,这似乎是岳晨第一次在战斗中能够得到杰克那自内心的开朗的回应。

    “啊,是的,所以不论以后会怎样,杰克,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女儿!”

    刹那间,岳晨手中泛起了魔力的光。

    【军师的指挥!】

    伴随着岳晨的大喝声,杰克的身上突然泛起了光芒,原本对着面前的【自己】展开的汹涌攻势再一次锐利了起来,每一次袭击所散出的恐怖的风声,都仿佛要连同空气一起切割开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强,为什么!为什么啊!”【开膛手杰克】突然间失声大吼起来,“为什么【我们】无法战胜你们……明明【我们】才是真实的【我们】!明明【我们】才是真正爱着妈妈的人!明明……【我们】才是真正想要回去,回到妈妈的身体里的人!可是为什么会……”

    “但是杰克绝不会同意!”就在这时,杰克突然间对着【自己】挥下了匕,在一瞬间便击飞了【开膛手杰克】手中闪烁着寒光的手术刀,“我们……不,杰克不会让【你们】伤害妈妈的,因为……只有杰克才是——妈妈唯一的女儿啊啊啊啊!”

    伴随着杰克仿佛从灵魂深处出的呐喊,一股不同往日的魔力骤然间在浓雾中不断地流动起来,杰克身上开始缠绕出黑色的雾气——那并非真正的雾,而是通过杰克的魔力而生成的带有着硫酸之雾,同时也是杰克的宝具——

    【暗黑雾都(themist)!】

    将十九世纪伦敦中,工业革命带来的大量煤烟排放,与伦敦冰冷的雾气混合后,产生了严重的强酸性雾霾、让许多人因此而丧命这一现象具象化成为了杰克的结界类宝具——让硫酸浓雾扩散至半径数十公尺,一般人会随时间经过而不断地受到伤害,魔术师若不采用对抗手段的话也很难动魔术,而如果是从者在这里的话会让自身的敏捷参数下降一个等级,而且会让抓捕杰克的过程更为困难。

    这个宝具是杰克最重要的宝具,不,哪怕说是杰克最需要依赖的宝具也不为过,虽然更多的人提到杰克的宝具,或许第一个想到的是杰克的另一个攻击性宝具——但是暗黑雾都作为杰克的宝具之一,却是她绝对不能缺少的东西。

    拥有雾气的杰克,与没有雾气的杰克之间将会是鲜明的战力差距。

    鲜血在一瞬间划过天空,【开膛手杰克】因为疼痛而尖叫起来——她的后背被度更快一筹的杰克一刀斩开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伴随着匕的轨迹在空中挥洒出一个半弧!

    “咕……为什么会——好难受……【我们】,好难受——”哪怕是怨灵也无法忽视从者宝具带来的伤害,怨灵并非从者,因此无法如同从者那样抵御住这片浓雾带来的持续伤害,也就是说,如果继续和眼前的杰克在毒雾的范围内战斗,再加上自己已经被攻击,以及孔明对杰克的辅助,必然会战胜这个历史上的【自己】!

    “嘻嘻,好疼……为什么……好疼,不论是哪里……不论哪里都感觉疼,【我们】好痛苦,好想哭出来……好想……”【开膛手杰克】突然间这样说道,原本还充满着愤怒的神色渐渐被哀伤和悔恨所取代,“妈妈……再次抛弃了【我们】——是啊……【我们】,是什么呢……【我们】,是杰克吗……【我们】,什么都不是啊——”

    “被抛弃了,已经是第几次被抛弃了呢?妈妈抛弃了【我们】,妈妈不要我们了,那么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开膛手杰克】抬起头,哭喊着对着天空说道。

    “………………杀吧……”

    然而,就在下一秒,简单的单词从杰克口中蹦出,轻描淡写,没有任何修饰的一个单词从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口中传了出来!

    岳晨瞳孔一缩,猛地转过了头去——【开膛手杰克】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自己身边,手中的匕狠狠地向着他的肚子刺了过去!

    “拜托了!妈妈!【我们】——想要回去啊!回到那里,回到妈妈的那里!对不起妈妈!【我们】真的想要回到您的身体中!我们希望能够重新出生啊!”【开膛手杰克】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出,她在哭喊着,在哀求着,在不断地折磨着自己的心境。

    她一直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不论是她的梦想,还是她的存在,都是纯洁的宛若白纸一般的孩子,但正因为纯洁到了如同白纸,才会更加令人恐惧。

    无法分清某事的好坏,

    无法分清某人的善恶,

    观念无法健全,

    心智无法成长,

    纯洁无瑕反而会比恶堕邪道更加可怕。

    【不对,灵基再一次提升……这个孩子,现在已经达到从者的级别了!?】巴贝奇也无法冷静下来了,看着陡然间爆出远曾经灵基的【开膛手杰克】说道。

    从一个怨灵变成了一个从者,这已经是灵基上生了根本性的飞跃了,若是现在的【开膛手杰克】,对着毫无防备的岳晨突然出手,他绝对难逃被击中的命运!

    “封禁!”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突然从街区的尽头传来,刹那间,几张奇怪的咒符飞向了对着岳晨挥刀斩去的【开膛手杰克】!

    “——————!?”

    【开膛手杰克】似乎是感受到了威胁,瞬间用高从岳晨身边撤退回去,看看躲开了那几道疾驰而来的咒符——正常来说依照刚刚【开膛手杰克】对岳晨动攻击的态势,这一刀是一击毙命的攻击,绝对无法轻易地闪避,也绝不会如此轻易地收招撤退,不论怎样,【开膛手杰克】会被攻击也应该是既定的事实。

    然而她居然躲开了!这针对她的相当于致命且毫无破绽的攻击,被【开膛手杰克】以完全越了物理法则的度躲开了!

    “哎呀哎呀,果然不该玩什么蹩脚的东洋魔术师的套路吗?本来以为碰巧为了以防万一而临时准备出来的极东之地某些专业家族流行的除灵道具来退治怨灵的,结果居然被这么轻松的躲开了啊……”

    中年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从街区拐角处走了出来,高筒毡帽下的脸是一张完全可以让人放松警惕而生气亲切感的人,虽然显得有些消瘦而苍白,但那如同阳光般温暖的笑脸,不论任何人看了都会感觉非常的舒适和亲切吧。

    不过,虽然他对【开膛手杰克】所使用的道具没有被击中,但是原本还能够以凶猛的气势与杰克战斗的她却突然带着满脸的戒备和嫌恶退到了远处,死死地盯住了刚刚攻击她的咒符。

    “又有人来阻止……又有人来阻止【我们】——”【开膛手杰克】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危险,但却似乎有在顾虑着中年人丢出来的咒符,即便无法理解那究竟是什么,但本能却在告诉着她,那玩意对她来说,是要比眼前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女还要致命的存在。

    “嘻嘻……”然而,在面对现在的情况是,【开膛手杰克】突然抬起头,身体慢慢地向浓雾后退去,对着岳晨露出了痴痴的笑意,“对不起,妈妈,【我们】要先撤退了——但是不要担心……【我们】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回到妈妈的体内的……”

    “请一定要等【我们】哟,妈妈,能回到妈妈身体中的,永远,永远只有【我们】————”

    “绝不会让你们动妈妈一下!!”杰克的眼中闪过了愤怒之色,对着似乎要撤退的【自己】加跑了过去。

    “杰克,等一等。”岳晨突然喊道。

    听见了岳晨的喊声,两个杰克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看着岳晨慢慢的走上前,站在了他们两个人的中间。

    “妈妈……?”两人都疑惑的歪了歪头,看着做出意义不明举动的岳晨。

    “我等着你,杰克。”岳晨看着【开膛手杰克】,轻声说道,“如果你认为我是你的妈妈的话,那么也应该由我来做一个了断——明天晚上,我依然会在这条街道等你,那个时候……就让一切彻底结束吧!”

    【开膛手杰克】呆呆的看着岳晨,脸上立刻出现了开心的笑容:“恩,明白了!【我们】明天一定会来找您的,妈妈!请一定要等,一定要等着【我们】哦!”

    伴随着声音停止,【开膛手杰克】的身体在瞬间消失于浓雾之中。

    “妈妈……为什么……”杰克有些不解的看着岳晨,虽然他并没有因为岳晨的行为而感到不满,但单纯的她却难以理解岳晨的想法。

    岳晨蹲下来摸了摸杰克的头说道:“没事的,我有我自己的打算。”

    “嗯,杰克永远都会相信你的,妈妈!”杰克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啊哈哈哈,看起来这一次落空了呢。”之前出手帮助的中年英国绅士走了过来,对岳晨和杰克露出了笑容,礼节性的推了推头上的礼帽,“您好,初次见面,极东之地赶来的少年。”

    “嗯,您好,我是岳晨,如果硬要说的话……恩,你就当做我是追查【开膛手杰克】这个事件的人吧。”岳晨笑着对男人伸出手,“请问你尊姓大名的,绅士先生。”

    “哈哈哈,虽然一眼就能知道是假话,但是却并不避讳呢,请多指教了,mr.岳,至于我的名字嘛……”中年人笑了起来,对岳晨说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私人侦探而已——歇洛克·福尔摩斯,同样是前来追查【开膛手杰克】一案,请多指教咯~与我有同一目的的少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