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噫!孔……孔明!?岳晨先生!?”达芬奇瞬间就被孔明的话噎住了,接着投降一般的大声说道,“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哒!因为实在太天才了在不知不觉间就搞错了虚拟潜入装置的程序设置,结果居然会开出这个能够穿越时空的时光机器都是我达芬奇酱不好——!”

    达芬奇似乎非常不满意眼前这帮人的集体针对,尾音赌气般故意拖得非常长。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

    “所以这程序究竟是要歪到什么地方才会从虚拟潜入变成时光机的?”岳晨问道。

    孔明接过话茬说道:【也就是所谓的万能之人吧,这种时时刻刻都以天才自称而且总是出现各种失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反倒让我想起了我的同门……不过现在应该不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了,既然是通过系统来进行的穿越,会不会和普通的系统穿越有着异曲同工的地方?比如任务之类的?】

    “是这样吗?”岳晨看了看茉雫,“茉雫,系统有为我布什么任务吗?”

    茉雫在眼前展开了系统的界面来回巴拉着,轻声低语道:【唔,让人家来看一看……啊,的确,正如孔明先生说的那样,系统真的为您布任务了!】

    岳晨听到这句话,想都没想就凑了过去,看了看茉雫眼前的系统界面上的一排小字——

    ——————————————————————————————————————

    系统布临时任务;解决雾夜中的杀人狂

    奖励:三颗圣晶石

    ——————————————————————————————————————

    “雾夜杀人狂?”岳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说道雾夜杀人狂,他身边就有一个啊。

    这个名词从开膛手杰克犯案开始,基本上就是作为他的形容词了,穷凶极恶的致命开膛手,雾夜中的杀人狂魔,哪怕是自己身边的杰克,其实也只是被冠以了【开膛手杰克】的婴儿怨念的集合体。

    但是要解决雾夜杀人狂?这究竟要怎么办才好?

    “妈妈……好冷啊……”杰克抱住双臂打了个哆嗦,在进入了这个时代之后,杰克就已经不知不觉得换上了从者时穿的那件色气度爆满的单薄衣物,现在也不知道什么天气,但是以伦敦的气候,在夜晚感到湿冷也是很正常的吧。

    不对,说起来从者会感觉冷吗?

    【master!小心背后!】就在这时,孔明突然间从岳晨的脑中吼道。

    在同一时间,岳晨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在听到了孔明的喊声,没有任何多想,本能的抱起了杰克,向着前方猛地扑倒。

    “嗤————!!!”

    刀刃划过空气的声音猛然传来,一把漆黑的小刀几乎是擦着岳晨的头皮划向旁边,一缕丝从空气中慢慢落了下来。

    “——————!?”岳晨的瞳孔急剧收缩了起来。

    “不对……为什么,会是男性……”

    稚嫩的女孩声音传了过来,一个眼神毫无生气的幼小女孩出现在了岳晨和杰克的面前,歪着头看向了两个人——女孩身上的穿着非常的奇怪,与其说是奇怪,倒不如说是暴露,紧致而贴身的单薄衣物让原本应该如同同龄孩子般充满童真的她,却散着宛若娼妇般的气息。

    仅仅凭借着她那可爱的脸袋以及色情的穿着打扮,就难以让某些有特殊癖好的男性移开眼睛。

    但是岳晨却知道,这个女孩……绝对不是能够轻易解决的存在。

    【开膛手杰克】!

    是的,存在于历史上真正的开膛手杰克,而且,和自己身边的杰克,有着一模一样的相貌!

    也即是说,眼前的女孩,是历史中真实存在过的,曾一度杀死数名娼妇的开膛手!

    “开膛手杰克”的脸上沾染了浓厚的血迹,似乎是刚刚完成了什么猎杀一般,浑身上下都散着浓厚的血腥气息,如果是第一次闻到这个气息,岳晨恐怕很难接受吧,但是已经不止一次的亲眼目睹过【那种场面】了,现在面对这个孩子,岳晨也早已能够比较平静的接受这让人很难受的致命气息。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眼前的“开膛手杰克”颤抖了起来,声音渐渐变得激动,看着岳晨的眼中染上了一些愤怒之色,“明明——明明——明明【我们】现了的……现了,好不容易现了,妈妈的气息,好浓厚,非常浓厚的,妈妈的气息可是……为什么……会是……男性……为什么——”

    “妈妈……”站在岳晨身边的杰克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这个这如同镜子般的、如同刚刚完成了屠杀归来后充满血腥之气的【自己】,不由得把身体向后缩了缩。

    “开膛手杰克”歪着头看着岳晨和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杰克,突然露出了一抹天真的甜美笑容:“啊,他是……不,她是妈妈么?她是【我们】的妈妈么?啊,不需要多想了,她就是【我们】的妈妈啊!”

    “开膛手杰克”仿佛坏掉了一般的呢喃着,慢慢地向岳晨抬起了手。

    “是啊……是的……的确……啊啊~不论他究竟是谁……她身上有着妈妈的气息,是的,他是【我们】的妈妈!一直一直,永远都在寻找的妈妈!”眼前的“杰克”眼中似乎留下了激动地泪水,如同走丢了的孩子一般向岳晨走来,恐怕不论任何人,在看到少女这惹人怜惜的举动下,都会变得心软的放下戒心吧。

    然而,风声在刹那间从岳晨耳边响起,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嗜血光芒的“开膛手杰克”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岳晨的侧面,眼中那疯狂的兴奋仿佛刚刚那楚楚动人的少女只是岳晨的一个幻想!

    眨眼之间,“开膛手杰克”手中的匕伴随着锐利的破风声对准岳晨的肚腹剖来!

    “绝对不会让你伤害妈妈!”岳晨陷入了危机的这一刻,原本还因为突然出现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女的杰克突然间来了勇气,腰间的匕如同光一般的度出现在她的两双小手中,狠狠地击中了对岳晨看过来的漆黑手术刀。

    “咦?”被杰克突然爆的力量震退的“开膛手杰克”明显惊讶于居然会有人能够挡住自己的刀刃,但是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因为她也已然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少女。

    “原来……是这样吗?嘻嘻~”“开膛手杰克”露出了笑容,“是这样吗?原来……原来,原来……妈妈已经……已经被占有了吗?被其他的【我们】占有了吗?嘻嘻,嘻嘻~”

    【开膛手杰克】的双眼在一瞬间染上了疯狂的恨意:“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杀——只要杀死你……只要你死了,我就可以占有妈妈了,杀死你,杀死你能够占有妈妈的,能够回到妈妈的【里面】的人——只有【我们】啊!!!!”

    【小心,master!】孔明突然大吼起来,【不太对劲,这个开膛手杰克按理说明显是怨灵一类的东西,但是不可能……现在居然会感觉到从者的气息——这究竟……】

    “杀了你,妈妈是【我们】的,妈妈只能是【我们】的妈妈!!!”

    【开膛手杰克】在一瞬间扑向了杰克,手中的手术刀在刹那间和匕碰撞出耀眼的火星,即便在这浓重的大雾中,也依然明亮可见。

    “杰克!小心点!”岳晨对着杰克喊道。

    【没想到第一次对敌居然会是开膛手杰克吗?某种意义上还算是合格的对手。】孔明平淡的说道,【那么就请盯住这个局势吧,御主,虽然战斗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作为一名御主,有些时候判断接下来战斗的走向反而更加重要,我要教导你的就是这个。】

    【你要记住,master真正需要去做的指挥战斗而非参与战斗,若是指挥之人都战死了,那么作为士兵的从者也将不战自溃,这是必然的结果。】孔明慢慢地引导起岳晨的身体,让自己的知识渐渐传送进了大脑中。

    “好的,那么就让她——开膛手杰克来看看吧,大军师的力量,就任凭你来使用吧!”

    岳晨(孔明)渐渐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了一抹平时绝对不会露出来的自信笑容。

    ——————————————————————————————————————————————————————————————————————————————————————————————————

    “哦呀,看来好戏已经开始了呢。”

    昏暗的墙角内,一个有些消瘦但体型却因此格外颀长的中年人轻轻划亮一根火柴,将含在自己口中的烟斗轻轻燃着,身上穿着的纯黑而厚重的风衣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着,头上戴着的那顶黑色的高筒毡帽牢牢地压下来,遮挡住他有些苍白的面容。

    中年人露出了笑容,靠在街区的角落中,把自己的目光隐秘的瞥向了岳晨和两名战斗中的少女,轻轻地说道:“本来是受人委托才来调查【开膛手杰克】案件的,因为本能上觉得很危险,所以也没通知华生那喜欢掺和事情的家伙,现在看来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吗?”

    他手中的手杖轻轻的在地上扣了扣,没有出任何声音,但是几根似乎装载着镜子的分支却悄然从手杖中探出,经历了几个转角之后,这个陌生的中年通过镜子的折射,哪怕不需要探出头,也完全有能力关注眼前生的战场了。

    ——完全越人类所能达至的极限,两名一模一样的少女在刹那间便已经完成了数百次交锋。

    任何一击都足以对普通人类造成必杀,

    任何一个对碰都足以杀死一个受到过严格训练的士兵

    而展现出这样恐怖实力的,居然会是两名普通的少女?这如果让那些训练了多年的士兵知道,绝对会羞愧的无地自容吧。

    “有意思,本来以为只是普普通通的杀人狂而已,看起来哪怕是我也得认真起来了啊……这样看来开膛手杰克似乎是怨灵那一类?不对,在看见那个孩子之后早,似乎就脱离了怨灵的概念,进展成为更高阶段的存在了。”中年人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厚了,似乎因为接触到了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态度也从平淡开始带有了一点狂热,“呵呵,如果让警官们看见眼前的景象,那帮家伙绝对会吓得无法行动吧……不对,若是和【里侧世界】相关的东西,最好还是不要让警方(表侧世界)知道为好……”

    中年人点了点头,看着镜子中映照出的战场低声说道:“不过既然有人已经先我一步了,暂且静观其变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