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孔明?”岳晨默默地念叨了一下被自己召唤出来的从者的名字。?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是的,在下就是。】声音在心中回应道。

    就是那个Fgo里唯二六星,类似于所有玩家的爸爸型角色的孔明!?

    因为在设定里逼格太高所以只能选择附身召唤的诸葛孔明!?

    【嘛,因为无法按照正常从者那样被召唤出来,所以也只能选择以这样的姿态降临了。】孔明回答道。

    “也就是说,你现在就处在附身的状态吗?”

    【差不多吧,不过话虽如此,你的魔术回路看起来似乎还算不错,但是大多数却处在尚未激活的状态啊……】孔明笑着说道,【原来如此,你并非是正式的魔术师对吧,目前为止所使用的魔术也都是靠着自己那仅存的魔力以及系统为你提供的魔力来进行的吗?那么就理解了。】

    岳晨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内传来了剧痛的感觉,感觉就像是电流一般渗透进他的神经网络,传送到了他的全身各处。

    【不用担心,只不过是开通了几道必要的回路罢了——嗯,有了这些可以使用的魔术回路,接下来你就可以使用我的能力以及宝具了吧。】孔明说道,【我知道你还心存一些疑惑,但是目前来讲还是只能请你暂时抛下那一点疑惑了。】

    “既然你选择附身的话……那么我的身体会给谁控制?”岳晨问道,“按理来说,你的意识会和我共用我的身体,那么我自己的身体该由谁来控制?”

    【当然依然是由你来控制,我对于占据其他人的身体没有兴趣,倒不如说,我对于这件事情很不看好。】孔明的声音带着一丝友善的笑意,【但是我或许会在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短暂的得到您身体的控制权,但也仅仅是在您到了生命危险的时候吧。】

    “原来如此,是这样吗?”岳晨点了点头,“唯一的问题在于……我到底该怎么使用你的能力或者宝具之类的?”

    【这件事情很好办。】孔明说道,【如果你无法顺畅的使用从者的能力或者宝具,如果由我本人代理也能够使用,不过我个人更希望你能够自己多加练习,我负责在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为你出谋划策。】

    “也就是说由你来教导我宝具的使用方法吗?”岳晨问。

    【恩,不过不要太过期待于我本人的战斗能力哟。】孔明说道,【毕竟嘛……我本人也属于负责辅助的类型。】

    “嘛,这点我倒是深有感受,毕竟奶妈辅助啥的还是蹲在后排比较好。”岳晨表示非常同意这个观点,毕竟岳晨在山口山里就是专门玩奶妈辅助流的,自然能够理解作为辅助大神孔明的话。

    【那么既然彼此依然了解,契约便正式构建了,从今往后,我就是你手中的武器,让我来作为您手中的军师,辅佐您登顶霸业吧。】

    ————————————————————————————————————————————————————————————————————————————————————————————————————————————————————————————————————————————————————————————————————————————

    等到岳晨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外面的天基本已经临近黄昏了。

    “我在系统里待了这么长时间吗?”岳晨揉了揉眉心说道。

    “哦,岳晨先生,看起来得到了非常有利的帮手呢。”列奥纳多整理着自己的工具,看着岳晨说道。

    “的确,这一次扭蛋最大的收获似乎就是孔明了呢。”岳晨点了点头,看了看装嵌在墙壁上那伴随着浓厚艺术色彩的巨大机械管道,又看了看调试着面前一台巨大机器的列奥纳多。

    “等一下,这里是哪里?”

    反射弧似乎有些长的岳晨突然坐了起来,震惊的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各种各样看上去稀奇古怪的精密仪器布满了整个房间,在这位披着蒙娜丽莎皮的【万能之人】面前摆着工作台一样的东西,整个房间都伴随着非常强烈的未来时代的科技感和文艺复兴的古典感(岳晨也不知道这两个明显就是天差地别的感觉为什么会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当然是在地下室咯,地下室。”列奥纳多笑着回应道,“因为达芬奇酱需要非常宽敞的空间来进行伟大的明创造嘛,所以我就擅自的挪用了您地下室的空间,用来改造成达芬奇酱的爱心工坊哟。”

    她这样说着,手里依然不停歇的摆弄着一个投影仪一样的东西:“怎么样?是不是非常震撼的光景呢?”

    “我这里倒的确是震惊了啊,你们这些自称天才的家伙都有喜欢抢占别人家地下室的习惯吗?”岳晨无奈的说道。

    虽然不至于生气,毕竟岳晨他们家这栋双层小楼的地下室的确是长年空着的,但平时也一直在负责一些杂货和暂时不需要的东西,结果列奥纳多这居然连通知都没有就抢占了岳晨的地下室,还是让这个原主人有些不爽吧。

    “哦,顺带,达芬奇酱的友情提示,查尔斯君已经擅自的把地下二层改造成蒸汽工坊了哟。”列奥纳多笑着说道。

    岳晨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这个房东得考虑考虑向你们收租金的问题了。”

    “岳……岳晨先生……您回来了吗?”细腻的低语声从岳晨身边传来,然后就看见了一双胳膊抱住了岳晨,静谧脸色微红的从背后探出头来,带着一丝痴迷的看着岳晨。

    岳晨干笑着转过身,并且在不经意间退出了静谧的拥抱,看着这个仿佛带着猫耳夹的“啊,是啊是啊,我回来了,说起来,静谧,列奥纳多不是说过要为你进行身体检查,帮助你恢复身体上的毒素问题吗?进行的怎么样?”

    “关于那个啊。”还没等静谧开口,列奥纳多便插了一句进来,“静谧身上的毒素稍微有一些麻烦,虽然对于本天才来说只要设置一套完美的衣服,就可以免疫静谧体内的毒素以各种各样的姿态外泄,让静谧可以和正常人接触。”

    “真的吗?那件衣服已经明出来了吗?”岳晨惊讶的问道,毕竟对于达芬奇来说他离开的时间换算到现实貌似还不到半日,结果居然就已经开到这种程度了吗?称呼达芬奇为天才真是不为过啊。

    “确实是明出来了……只不过……”列奥纳多这样说着,看向了角落里那所谓的防具——岳晨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顿时半晌说不出话来。

    “………………列奥纳多,你这套衣服啊……要是拿到《辐射》里基本就能当抗辐射动力装甲用了,开的有些过头了吧喂!”

    列奥纳多苦恼的说道:“是啊,我也觉得,毕竟如果作为衣服来说,似乎的确厚了点。”

    “我敢保证这绝对不是厚一点的程度,绝对不是!你这完全就是开出了别的东西啊!”

    列奥纳多点了点头:“所以我选择了一套备用方案,为静谧解毒。”

    “哈?”岳晨歪了歪头。

    “是的,提取静谧的体液,然后分析其中蕴含的毒素,从而明出对应的血清。”列奥纳多正色的说道,“所以,岳晨先生,为了我们大家,请榨取静谧小姐的体液吧。”

    岳晨一把捂住了列奥纳多的嘴:“给我等等,列奥纳多,我为何听你的叙述感到一种色·情的气息呢!?”

    “这明明是为了大家着想的正经事情啊!提取体液然后分析毒素不是非常正经的工作吗?”列奥纳多摆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

    “如果……是岳晨先生的话……”静谧似乎有些害羞的忸怩着自己妖娆的身体低声说道。

    “看吧看吧,身为女士的静谧小姐已经如此主动了,身为绅士难道岳晨先生你要残忍的拒绝女士的爱慕之情吗?”

    “所以谁能来阻止这群家伙啊!?”

    ————————————————————————————————————————————————————————————————————————————————————————————————————————————————————————————————————————————————————————————————————————————

    在岳晨因为自己的房客而苦恼的同时,在同一座城市的某处,一个病人被医生送出了医院。

    “嘛,不愧是被誉为【神医】的家伙啊,居然连从者的毒素都可以完全解掉。”苏斌顶着一张看起来非常虚伪的狐狸笑脸说道。

    在苏斌的面前,陈珂杰的脸色没有丝毫因为拯救了一个病人的性命而喜悦的神色,而是带着威胁的目光看向了这个笑面虎一般的人:“既然没有事情了,就离开这里吧,如果下次再私自强闯这里,我既然能够治好你的病,也就自然可以让你再病入膏肓。”

    “我知道,我知道啦~”苏斌勉强的笑着,对眼前看起来温和但实则危险至极的男人摆了摆手,“神医的话我可不敢不听,毕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已经被不知不觉的下毒了呢~”

    “你应该庆幸你来的比较早,如果再晚一点,你中的剧毒入侵了心脏,哪怕是我也没有办法救了。”陈珂杰冷淡的嘲讽道,“虽然非常好奇究竟是谁让你吃了这么大的亏,不过能让传说中的【欺诈师】受到这么大的折磨,我还真想见一见那个人的尊容啊。”

    “总之非常感谢您的救助啦,神医大人。”苏斌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顶礼帽扣在了自己头上,配上他身上如同礼服的服饰,倒是的确有一种古典绅士的风格,“说起来,下一次的比赛你也不得不参加了吧。”

    “…………”陈珂杰并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眼前如同狐狸般狡猾的男人。

    “放心吧,只是提一句而已,毕竟下一次我们很可能在战场上互相见面哟。”苏斌俏皮的对陈珂杰眨了眨眼睛,但他的话语中却透露出一种威胁和开心,“这样的话,终于能够真正意义上的同台对垒了呢,神医先生。”

    陈珂杰也开心的笑了起来:“看起来,我也终于有名正言顺的名义杀了你了,欺诈师阁下。”

    “所以说,在那之前,就让我们和睦的如同朋友一般相处吧,神医先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而我是你拯救的病人,总的来说我还是会欠你一个人情的,这个人情我一定会还的哟。”苏斌把手搭在自己的礼貌上轻轻向上推了推,对陈珂杰表达了一丝敬意。

    只不过,他透露着善意的双眼却在不经意间扫向了陈珂杰背后那如同童话般梦幻的小城堡中,看向了那橱窗内宛若洋娃娃般精致而美丽的、已然昏睡了数年的少女。

    他在心中平静的默念道:

    ——至少,在还了我欠你的人情之后……铃。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