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刻,整个购物中心的声音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一楼的杰克那剧烈的喘息和因为疼痛而出的抽泣声。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㈧W?.COM

    杰克手中的匕因为主人已经失去力量而脱落,掉在地上的瞬间出了“咣当”的一声脆响。

    “妈妈……”

    杰克的口中也流出了血液,艰难的抬起头,眼中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流出了泪水,但是,她却依然看着岳晨,颤抖的小手对着岳晨隔空抓了一下。

    “不要……不要管杰克……妈妈……快逃……”

    岳晨的颤抖了,他僵硬的对着杰克——这个这段时间一直陪着自己的、自顾自的称呼自己为【妈妈】的有时候可爱有些时候又有些让人烦恼的小女孩伸出手。

    “妈妈……”

    哭泣的杰克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努力的伸出自己幼小的手,想要和岳晨的手交叠在一起。

    “妈妈……对不起……”

    两人的手即将搭在一起。

    “啊啊~真是恶心到让人想吐的亲情环节啊!”

    刹那间,贯穿了杰克的利刃动了,将杰克那虚弱到如同布娃娃一般的身体高高的挑起。

    冯宇宸的笑容里充满了狰狞和蔑视:“你太弱了,岳晨,你们太弱了!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在这个现在这个世道里,唯有强者才有机会生存下去!”

    “正因为你这么弱小,才会被这样一个小女孩拼命保护,啊~啊~太爽快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冯宇宸如同炫耀着战利品似的把杰克的身体高举着,任凭杰克的血液滴落在他的脸上。

    “小女孩的新鲜血液果然是世界上最甜美的琼浆玉液啊!”冯宇宸兴奋的仰起头,贪婪的舔舐着流淌在脸上的血液,口中出令人头皮麻的夸张的吮吸声。

    岳晨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愤怒的情绪——他很少生气的,生活中的岳晨一直是以平淡为基本的准则,哪怕真的心有不满,他也会通过搞笑的方式轻描淡写的掩饰过去。

    但是这一刻,岳晨,真的感受到了愤怒。

    那是源自于内心的无名之火,面对着这个冯宇宸的愤怒源源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大脑。

    眼泪不自觉的从岳晨的眼角滴落。

    “没错没错!就是你这样的表情!”冯宇宸的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根,疯狂的指向岳晨那扭曲的脸,“看着自己至亲至爱的人变成这样很不好受吧!非常的悲伤吧?非常的愤怒吧?然而身为弱者的你根本没有资格有这样的情绪!”

    冯宇宸的右手变成了利爪,把杰克的身体粗暴的从利刃上扯下来,顺着杰克那狰狞而巨大的伤口,伸出长的有点过头的舌头舔着杰克的血液。

    在刹那间,冯宇宸的身体兴奋了,那是来自于灵魂的兴奋,他在这一瞬间,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孛力起了。

    “哈哈哈哈哈哈!太爽了!简直爽的快要升天了啊啊啊哈哈哈哈!!”

    冯宇宸的眼睛向上翻了起来,仿佛要把眼睛翻转一周一般,露出了大片的眼白。

    “把杰克放下来!”

    麦卡蒂彻底无法忍受了,在一瞬间从楼顶上跳下来,充满愤怒的眼睛盯住了冯宇宸的头颅,手中的枪指向了这个近乎疯狂的敌人。

    然而,还没等他开出自己的枪,冯宇宸的利刃突然变了,一把长鞭瞬间对着麦卡蒂击出,而空中还来不及变向的麦卡蒂轻而易举的被长鞭击中,身体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上,把墙壁撞出了裂痕。

    “没错!就是这无敌的感觉!”冯宇宸大笑了起来,更加变本加厉的舔舐、吸吮着杰克那已经满是鲜血的身体。

    “爽快!愉快!”冯宇宸对着岳晨尖锐的嘶笑起来,“升天了!哈哈哈!”

    冯宇宸看着渐渐垂下头的岳晨,突然疯狂的笑了起来,“啊,话说你还是处男吧,哈哈哈哈和这么一个穿着骚的可以的色情幼女同床共枕居然还是处男,你究竟是哪个方面不足啊!?”

    岳晨的拳头握紧了,看向冯宇宸的眼睛渐渐被怒火充斥。

    冯宇宸看着岳晨,疯狂的笑声开始停止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不爽的眼神:“喂,你怎么不说话?”

    冯宇宸走上前,把杰克随意的丢在了旁边地上,看着岳晨说道。

    岳晨抬起头,和冯宇宸的目光对视了。

    在一瞬间,冯宇宸心中也升腾起了怒火,左手变成了利爪,对着岳晨抓去:“老子他妈叫你说话!”

    “Tranet。”

    岳晨的手中多出来了一张金色的卡片,用强忍住怒火的声音低沉着说道。

    “——————!?”

    冯宇宸的手在瞬间停止了,一把黄金剑突然从旁边飞了过来,刺穿了他的利爪!

    “咕哇——什么!”

    冯宇宸震惊的看向了这把黄金剑——是的,看外形正是他所使用的那把轩辕剑没差!

    但是为什么——

    “啊,很奇怪对吗?”岳晨看着冯宇宸,轻声说道,手中的卡片反转了过来——『限制?零毁』。

    以【卫宫士郎】在未来可能会成为的【最强姿态】这一可能性而降临的卡片。

    在使用这个卡片的瞬间,卫宫士郎这一状态的能力,将全部赋予岳晨。

    I.am.the.。【身为剑体】

    岳晨轻轻吟唱出在脑海中激荡的咒文。

    “该死的!”冯宇宸怒吼着,探出爪子抓向了岳晨。

    然而,就在这一刻,岳晨的手平举起来,一枚艳丽的如同花瓣一般的魔力盾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住了利爪的进攻!

    炽天覆七重圆环【La?aias】,是以特洛伊战争中,大英雄埃阿斯用来挡住赫克托尔投枪的盾牌为基础演变而来的,卫宫士郎所能使用的最强之盾。

    ,and.。【钢铁之血,灼璃之心】

    “该死!该死!该死!”冯宇宸怒吼着,无法从侧面绕过去,这个盾就如同有意识一般的一直顶住冯宇宸的每一次攻击。

    I.。【手创千刃?历经百战】

    冯宇宸的利爪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只巨锤,对着花瓣构成的盾狠狠的锤击下去,瞬间便把这坚硬的盾牌砸出了一丝丝裂痕!

    【无一败绩】

    nor.?【无一知己】

    岳晨咬了咬牙,体内的魔力开始逐渐汇聚,即使继承了卫宫士郎所有的能力,但是魔力却并没有继承过来,现在他所使用的完全就是靠着礼装本身的魔力,以及十分之一坂田金时碎片所能带来的魔力而已!

    【常独自一人自醉于剑丘之巅】

    但是……岳晨的愤怒让他加快了语,他死死地盯着盾外的人,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小杰克,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必须由他来亲自打倒!

    yet,【故,此生毫无意义】

    冯宇宸再一次锤了下去,刹那间击溃了岳晨的花瓣之盾,虽然他有点听不懂岳晨在说些什么,但是他有一种本能,如果不阻止岳晨的话,将会非常麻烦!

    so.as.I.pray————

    岳晨看着对着自己面门打来的拳头,不由得咬紧了牙关,短短的数秒内就可以咏唱所有的咒文了,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甘于失败!

    “结束了!”冯宇宸兴奋的大吼着。

    然而,他的拳头在这瞬息间被什么东西击中,偏离了原本的方向!

    “什么!”冯宇宸震惊的看向了攻击的来源——麦卡蒂从墙壁的废墟中爬起来,对着冯宇宸的手臂进行了重击!

    就在这眨眼之间,岳晨的体内暴走的魔力终于停止,刹那间,耀眼的白光覆盖了整个购物中心。

    un1imited?B1ade?orks!

    【无限之剑制】

    谢谢你了,麦卡蒂。

    终于,成功了!

    黄沙满天的世界中,岳晨抱着浑身是血的杰克站了起来,。

    岳晨看着杰克,轻声说道:“杰克,一定,要活下去。”

    伴随着他话音的落下,岳晨的手背上出现了红光,第二枚令咒从他的手背上渐渐消失不见。

    “这里是……”冯宇宸看着突然变幻了场景的空间——充满了黄土与满天的黄沙,几个巨大的齿轮从云端降下,在空中缓慢的旋转着。

    无数的利剑刺在地上,看上去就仿佛一块块墓碑一般肃穆的矗立着。

    “那么就开始吧,冯宇宸,我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岳晨抬起头,看向冯宇宸的眼中出现了明确的杀气,“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

    “能让我感受到愤怒的,你是第一个人。”

    岳晨指向了呆立的冯宇宸,慢慢的说道:“你对我家孩子做出的所有的暴行,就让我——以十倍,百倍、万亿倍的抱负来回敬你吧,冯宇宸!”

    “在这宛若坟墓般无限的剑制中,就让我,来为你敲响人生中最后的丧钟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