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有关妄念与幻想结合的故事。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当尚处青年时代的他,从剑桥大学毕业时,在进行着有关天体运动的计算时——面对着汪洋般浩瀚的星河与天文数字,他陷入了沉思。

    并不仅仅是现在的计算,机关政府、在野企业,几乎所有的实验或事业,都会运用到计算。

    “如果……”

    他抬起头,仰望着璀璨的星河——这已经是工业革命时期难得一见的美景,用充满着炽热的语气说道,

    “所有的计算,全部都可以用机器完成……的话——”

    再一次沉思起来,他微笑着颔:“这个可行。”

    他行动了起来——通过已经明出来并广泛运用的蒸汽机关为动力,制造出一种可以完成复杂且高强度计算的机器!

    这是他的设想,也是其一生都为之奋斗的梦。

    是的,如果这个机器成功问世,数学将被更广泛的作用于各项领域;

    人类在一切领域内的工作周期将飞跃性的缩短;

    文明将会完成可匹敌数个世纪的跨越式展。

    这会是无人做到的,真正的幻想故事【神话】!

    这个机器名为——差分机【differennete】。

    他把这个当做自己穷尽一生都想要追求的目标——以蒸汽机关为基础设计出【阶差机关】与【解析机关】。

    若这两个机关顺利完成,时代下的人类必将迎来终极的跨越,当年那浩瀚的星空下,他对那璀璨的星河许下的梦——繁荣的机关蒸汽文明,定会来临,并在人类社会掀起可能等同于开天辟地般的巨大变革吧!

    然而,他失败了——

    ——志未成而身先死。

    ——差分机,未能完成,

    ——分析机,未能完成。

    那宛若童话般美好,如同星空般焕丽的梦,

    破灭了。

    这真是,可笑的幻想,

    这可真是,可悲的喟叹,

    那是无用的妄执,

    那亦是无聊的将醒之梦。

    “我……还没能完成——梦想——”

    带着悲哀的梦想,

    带着希望的残骸,

    ?他携着消亡于时间夹缝中的【可能的未来】,哀叹着离开了。

    “啊……是这样啊……”

    临终之际,他终于明白了——

    ——任何幻梦,终将醒来,

    ——任何念想,也终将停滞。

    所谓的【梦想】,不就是这样的东西么?

    但是,纵然梦想破灭,纵使此身以永远长眠。

    他所留下的丰功伟绩,却绝不可能抹除,

    人们都知道的,

    即使失败,

    他依然是一个伟大的天才

    他将永远是这个时代被记录下来的、受到所有人称颂的科学家【大英雄】。

    而他的构想和梦,也将永远作为——奠定人类文明的基石而传唱的事迹吧。

    因此,他成为了这一领域的鼻祖,

    也成为了这一科学的开山导师,

    他就是——计算机之父。

    其名为

    ————————————————————————————————————————————————————————————————————————————————————

    巴贝奇彻底的消失在了那无声的爆炸中。

    所谓的反物质正是这种东西。

    在瞬息间将一切归于虚无,毫无声息的将附近所有与反物质等量的物质抵消。

    铃呆呆地看着停车场上生的一切。

    一瞬间,她觉得有些悲伤。

    巴贝奇在她的眼前死去了,或许她和巴贝奇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但是,同伴的死,却也会让她非常伤心。

    “巴贝奇……先生……”

    铃暗自咬了咬牙,猛地睁开了眼睛——她明白,即使悲伤,巴贝奇恐怕也无法活过来了,而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岳晨说!

    “吼!!!”

    然而,就在这时,咆哮声从楼下突然传了过来,一个和舔食者完全不同的怪兽冲进了购物中心,向岳晨扑了过来!

    “hunter——”铃皱起眉头,轻声喃喃着,“为什么……hunter会来到这里——”

    “小心!master!”

    麦卡蒂大喊一声,手中的手枪一甩,转眼间便瞄准了hunter的头颅,射出了数枚子弹。

    但是,让麦卡蒂震惊的一幕出现了,身为从者的自己打出的一击落在hunter的身上,居然连阻挠的作用都无法起到!

    hunter依然以越风的度向无法及时做出反应的岳晨飞扑过来!

    “不好……”

    岳晨想要向后退出一步,然而hunter的度远远过之前遇到的任何怪物,还不到一个眨眼的功夫,它就已经扑到了岳晨面前!

    “——————!”岳晨震惊的看着hunter,想要再一次进行投影魔术,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hunter已经近在眼前,岳晨投影的度根本比不上它的进攻度!

    “可恶!”岳晨咬了咬牙。

    “吼——————!”

    hunter咆哮了一声,对着岳晨挥起了它的巨爪。

    然而还没等它的抓住拍到岳晨身上,那气势汹汹的一击突然间停止了,一把中国式的黄金剑突兀的横在了hunter的面前,一瞬间便把它的头颅砍成两半!

    “!?”

    黄金剑再一次划了一下,失去了头颅的hunter的巨大身体在刹那间一分为二,重重的砸向了岳晨身后,沉重的冲击荡起无数的烟尘。

    岳晨惊讶的看向了黄金剑的主人,一个黑的少年把剑撤了回去,看着岳晨笑着的问道:“没事吧。”

    “冯宇宸?”

    没错,来人的确就是很长时间都未曾见到的冯宇宸。

    “唔……确实,没什么事情,话说你这把剑是从哪里来的?”岳晨看着冯宇宸手里的黄金剑问道。

    “系统给修复的,之前的那把不是断掉了吗?”冯宇宸笑着说道。

    “………………”

    岳晨盯着冯宇宸看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眼前的冯宇宸似乎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上哪里有问题,总之就是感觉,这个家伙的笑容似乎比以前多了不少。

    然而,在楼上的铃的身体却突然颤抖了起来,她跑到了护栏边上,情绪似乎有些激动的对着楼下喊到。

    “岳晨先生!小心你眼前的人!”

    岳晨被铃的声音吸引,抬起头看着扒着护栏的铃,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个人已经不是我们之前知道的那个冯宇宸了!”

    就在铃话音落下的瞬间,原本阳光的笑着的冯宇宸的脸色突然变了,原本的笑容中染上了一抹疯狂的狰狞。

    “有点来不及了呢~铃妹妹。”

    听着冯宇宸的声音,岳晨猛地转过头——

    “噗嗤!”

    **撕裂的声音在一瞬间扩散到整个购物中心,宛若烈火般的鲜血在瞬间飞散到岳晨面前。

    “妈……妈……”

    杰克的身体被巨大的利刃贯穿,血液从身体中迸出,飞溅在岳晨脸上。

    “——————”岳晨的心跳在瞬间停滞了。

    并不仅仅是岳晨,在楼上的所有的人,不论是铃、小室孝、平野户田、鞠川静香、高城沙耶、毒岛伢子、麦卡蒂,还是刚刚见面的中冈巡警还是松岛巡警,都呆呆地看着在这仅呼吸间所生的一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