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是这样吗,恩,我明白了。??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此时此刻,在另一处避难所中,海伦娜手持着手机,轻轻地点了点头,“哎?要原话告诉他吗?”

    电话那一头传来了忙音声,海伦娜拿着手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在特斯拉和巴贝奇的蒸汽人偶的帮助下,虽然高城宅邸被众多的丧尸团团围住,但是大家基本都安然无恙的到达了隔壁得避难处,再加上巴贝奇的人偶在附近清理,很短的时间内,这附近的丧尸基本已经再一次的清扫了一遍。

    这个时候,已经安顿下来的人正在哀悼在突围中为了保护大家而死去的人,或者可以说是他们当中的英雄——顺带一提,在大家提议突围之前,就已经有一小部分人偷偷地溜出了高城宅邸,后来清点人数中也现小室孝他们学校中的老师、同时也是议员儿子的紫藤带着他的学生消失了,究竟有没有逃出去,也已经不得而知。

    “啊,啊呜。”弗兰肯斯坦在旁边对着海伦娜出了意义不明的喊声。

    “你是想问,为什么有些人要从相对安全的这里逃走对吗?弗兰。”

    弗兰肯斯坦点了点头,虽然她看起来什么都不会说,但是,她却依然会像正常人那样思考,只不过偶尔弗兰肯斯坦的大脑回路会和正常人有些对接不上。

    海伦娜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带着弗兰肯斯坦走上了阳台,指了指站在院中为死去的同胞默哀的人们:“看见了吗?弗兰。”

    “————唔?”弗兰肯斯坦歪了歪头,脸上困惑的神色非但没有消却,反而变得更深了。

    海伦娜微笑了起来,说道:“他们的眼神变了,下面的这群人,几乎已经褪去了曾经安逸生活为他们装点的美丽外壳,开始向在末日中的战士蜕变了。”

    “就和岳晨先生还有他的同伴们一样,在这之前,他们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而已,但是在这个时代,他们也是一路冒着风险拼杀出来的血路,所以我们在看着他们的眼神和下面这群人曾经的样子的时候,才会觉得差别巨大。”

    “但是现在不同了,这群人,也拼杀过了,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拼杀,他们在拼杀中,也目睹了亲友的死亡,目睹了同伴的牺牲,正如同高城先生说的那样,在现在的时候,生命已经是廉价品了,稍有不慎就会失去自己的一切,一旦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不会有人记住你的名字,也不曾有人知道你曾经做了什么事情,你是如此,朋友也是一样,所以,你的亲友死去了,能够记住他的一切的,只有你一人了,所以,你也背负着所有人的过去在生存着,正因如此,死亡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迎来的事情。”

    “正因为浴血奋战过,包含着生存的**,以及特斯拉先生和巴贝奇先生的支援,他们此时此刻才能够真正的脱胎换骨,变成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战士。”海伦娜似乎有些欣慰的笑了起来,“而正因为这样,那些曾经妄图控制这些人来达到自己目的的心怀不轨之辈已经没有信心再在这里待下去了,会逃离这里也算是意料之内吧。”

    “布拉瓦茨基夫人,附近基本已经安全了。”爱迪生从海伦娜身后走过来说道。

    “辛苦你了,托马斯。”海伦娜笑了起来。

    爱迪生看着海伦娜口袋中露出来的手机,说道:“您刚刚又和那个人通话了吗?”

    “是啊。”海伦娜点了点头,神色变得有些严肃,“那个人和我说,如果岳晨先生在下个世界依然抱着玩闹的态度来对待的话,不如趁现在赶快自杀比较好,因为如果再下一个世界死去的话,恐怕会迎来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这……原话说给岳晨先生不太好吧……”爱迪生顿时满头黑线,囧着狮子脸说道。

    海伦娜哭笑不得的说:“如果可以我也很想委婉一点啊,不过那个人和另一位严厉的警告过这边了,必须把原话原封不动的传达给岳晨先生……”

    “总之,不管要不要传达原本的意思,现在联系上岳晨先生才是最主要的。”海伦娜取出了手机,有些苦恼的说道,“只不过现在所有的电气已经报废了,到底该用什么办法联系上岳晨先生啊……”

    ——————————————————————————————————————————————————————————————————————————————————————————————————————————————————————————————————————

    地下蜂巢。

    “哎呀,总之还是很感谢你能够网开一面啦,红皇后小姐。”收起了手机的青年对自己身后的显示屏亲切的笑了起来,“而且还告诉了我这么多有趣的事情……原来如此,为了阻止这个世界的毁灭而进行的原住民对游戏本身的反击吗?”

    【如果仅仅只是小部分人或许我并不会太过注意,但是,自从丧尸危机从浣熊市蜂巢爆之后,这个世界穿越者开始越来越多,许多都是身份不明如同凭空出现一般的家伙,这样的存在虽然瞒得过其他人,却瞒不过我。】

    【毕竟早在那之前,我就已经被那个混蛋赋予了本不应该有的生命。】

    “那家伙真的是做了看起来非常多余但却在关键时刻挥了奇效的事情呢。”青年笑了起来。

    【关于这一点,我也完全同意。】红皇后说道,【那么,你就打算这样赖在我这里不走了吗?那个少年似乎已经开始被尸潮攻击了。】

    青年看向了红后,微笑着说道:“哦,这样说起来,如果我调查的没错的话,现在世界上出现的丧尸,已经是经过保护伞、也就是你亲手改造的进化体,没错吧。”

    【没错,确实是经过我的手改造的,比第一代丧尸更加强力的丧尸群。】

    青年敲了敲自己的手杖,顿时笑了起来:“是的,可是现在的丧尸所表现的实力却没有初代丧尸优秀,初代的丧尸拥有着五感,但是这一代丧尸却只拥有敏锐的听觉。”

    【所以,想说什么?】

    “如果我推理的没错的话,并非是这一代的丧尸退化了,而是它恐怕存在着某种缺陷,导致只获得了敏锐的听力,没错吧。”青年看着陷入了沉默的红皇后,继续说道,“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丧尸的退化,相反的是,丧尸之所以会在一开始表现的那么弱,其实是因为——他们并没有进化完全,对吧。”

    “其实丧尸夜晚会变强的理论是错误的,夜晚丧尸的强化,其实正是他们完成了一次进化之后的状态,而在那之后,原本很弱的丧尸就获得了新的能力或者更强的力量,我说的,没错吧,红皇后。”

    【你说的没错,但现在有什么用呢?我虽然可以控制丧尸,但是却仅仅能够通过某种设备影响丧尸们的行为,现在,在床主市的旗舰已经被击毁,我对那里的丧尸已经失去控制了,临时拍新的过去也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那些系统持有者,真的可以轻松地度过这段难关吗?】

    “哈哈哈哈,这就不劳您费心了哟,红皇后。”青年大笑了起来,“因为我对那个孩子,可是有着相当大的信心的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