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排提示,请勿在进食中以及前后时间段阅读本章节。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

    岳晨蹲在门口,摆弄着手中的一支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子,在这里干什么呢?】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一只泰迪熊拍了拍岳晨的后背,玩具手在拍打得过程中出了‘啪叽’‘啪叽’的挤压声。

    岳晨看了看这个泰迪熊,默默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我就感觉像看见了泰迪熊电影里的那只一样猥琐感爆棚。”

    【信不信老子揍到你连你的大裤衩子都认不出来你的裆部的程度啊。】凶神恶煞的泰迪熊从裆部的拉链里抽出了一支香烟,一口的荤话就好像是哪里的黑老大出来一样。

    “你是从哪个奇怪的地方拿出来的,还放在嘴里!?”岳晨终于受不住这个流氓气息严重的家伙,挑着眉头说道,“我觉得还是你手机或者收音机的时候更亲切啊,芋头先生。”

    【是香芋,你这个小混球。】泰迪熊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从口中熟练地吐出烟圈说道,【那么我继续问一问,你刚刚找我来干什么?】

    “…………”岳晨没有说话,继续鼓捣着手里的枪支。

    泰迪熊叹了一口气,声音有点软了下来:“你有什么尽管问吧,只要不触及到各自的底线,我会回答你的。”

    岳晨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但他依然目视着前方,平静的问道:“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上来就是这个问题吗?】泰迪熊的脸色有点苦下来,但依然说道,【嘛,也难怪,实际上你也该注意到了,这个世界并不是单纯的《学园默示录》的世界,而是一个多世界的杂糅在一起的扭曲世界。】

    【《学园默示录》、《生化危机》、《虐杀原形》、《丧尸围城》等等末日丧尸类型世界的综合体,而当这些本应该毫无关联的世界杂糅在一起,形成的便是所谓的‘扭曲世界’,我等便将众多扭曲世界统称为‘特异点’。】

    “特异点……”岳晨皱了皱眉。

    【顺带一提,普通的世界本应该按照原本规定好的世界线走下去的,这种世界的构造相对稳定,外力无法从外部通过强硬的手段攻破,所以在稳定世界中,‘穿越’这件事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们那里有不少傻子想着马桶穿越结果没有实现愿望的原因。】泰迪熊继续说道,【因为正常世界的稳定程度是极为可怕的,世界意识一直在时刻阻止着任何事情的生,不管是企图穿越还是碰了狗屎运穿越,都会遭到世界意识的拒绝,所以那群人才一直没有成功过。】

    【但是有一种情况却不同。】

    “有一种情况?”岳晨问道。

    【是的,就是在这个世界突然间出现了波动的时候——而且并非是小波动,而是波动到足够让原本的世界出现极大偏差的巨型震动,让原本从一开始就已经确定的既定路线变得无法预测,这便是‘世界震荡’——次元游戏便是在这个‘世界震荡’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贯穿所有世界的game。】泰迪熊看着岳晨说道,【利用这种震荡而产生的不稳定,在世界意识无暇他顾的时候钻了空子,让‘穿越’这种事情得以实现,便是次元游戏能够进行下去的基本点。】

    “那么你所说的‘特异点’是……”

    【大范围的‘世界震荡’。】泰迪熊看着天花板说道,【受到影响的并不仅仅是一个世界,而是多个世界的震荡,让原本不可能相互交错的复数世界如同麻绳一般扭曲在一起,这就是‘扭曲世界’,按我的话来讲就是‘空间震动’吧。】

    【当世界扭曲在一起时,这个世界的原本住民甚至可能会产生性格上的差错,最典型的就是你刚刚见到的宫本太太——宫本惠里子,别跟我说你忘了她在漫画里究竟是什么样了。】

    岳晨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宫本惠里子原本是什么样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交警,整个人比宫本丽还要大大咧咧,整个就像一个假小子,而且最重点的就是在当警察之前那家伙还是飙车族的领。

    整个人比女儿高挑,比女儿性感,还比女儿更男人……

    可现在呢?

    想到这里,岳晨不由得看向了坐在客厅里那根本就是一个家庭主妇无知少女一样的宫本惠里子,快住手这样的家伙根本不是帅气的飙车族大姐头啊!飙车族会哭的吧!绝对会哭泣吧!

    【这种扭曲世界并不是特别常见,但一旦出现,那就必定是一场大规模次元游戏开始的节奏,这一次的次元游戏大概就是个例子,不过问题就是由于副本难度实在简单的过头,导致参与者都是萌新,可谓毫无看点的一场游戏啊……】

    “《虐杀原形》都混进来了还算简单副本吗?”岳晨吐槽道,毕竟a1ex那种基本上和某宇宙里的究极生物差不多了的表现力,打他们这种新人根本就是无双虐菜割草啊。

    【话虽如此,你现在看见了任何和a哥有关的怪物吗?】泰迪熊反问道,【a1ex不会真正介入这次斗争最多也就稍微划一下水观望这里的态势,仅此而已,至于想让他参与进来,我觉得哪怕那家伙本人都觉得很麻烦累人吧。】

    (更何况我们还跟那个家伙有点交情……)泰迪熊在内心里暗自补充了一句。

    “也就是说,这个特异点是你们弄出来的?用来举办大规模比赛的专用场地?”

    【是,也不是……实际上特异点的形cd是非常诡异的,很难说明到底是人为还是自然出现,但是有一点不会出错,特异点无论如何都必须在事后修复。】泰迪熊说道,【扭曲世界并不仅仅是单纯的波及扭曲在一起的世界。】

    “什么意思?”岳晨问道。

    【和挤压的道理差不多,最简单明了的例子。】泰迪熊举起粗短的手臂隔着半空笨拙的比划着,

    【比如,现在有三根灌满了黄青色粪汤的塑料管,把呈现出暗黄色的塑料管用最大的力气扭在一起,并且不断地让他们不断缠绕扭曲拧到更紧,这个时候塑料管中的粪汤就会想两侧不断聚集,粪汤中的沉淀物也会不断地向塑料管两侧聚拢——但是这个聚拢并不是无限制的,因为塑料管有着自己的最大极限,当盛满了暗黄色汤汁的塑料管无法承受住不断扭曲带来的压力之时,三根塑料管就会接二连三的……从内而外的炸裂,然后——】

    【带着奇怪异味的屎黄色的汤汁就会因为塑料管的爆裂,从裂缝中因为压力而向四面八方‘卟呲!’的喷射出去,在顷刻间就会让周围的人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甚至是扭曲者本人,沐浴一遍带着清爽气息的粪汤浴——让全身沾满了黄不拉几的汁水和粘稠而且湿漉漉的大fe……】

    “我鈤你大爷啊,你他妈的就不会举点正常的例子吗!?指不定有些读者看到这段的时候正在吃饭或者刚刚吃完饭了的!这一段隔着屏幕都能闻到浓浓的屎臭啊混账东西!”向来不怎么骂人的岳晨彻底无法忍受的大声骂着,并且把泰迪熊狠狠地按在了地上,让后者的脸和地板亲密的摩擦起来。

    【住!给我——咕——住——住手!】泰迪熊痛苦的挣扎起来,【好吧!是我得意忘形了,我承认是我的错,所以请放开我岳晨!】

    岳晨放开了泰迪熊,继续说道:“大概都已经听明白了,也就是说如果不去管扭曲世界,世界扭曲程度越来越深,就会爆炸从而危及到周边的无关世界吧。”

    泰迪熊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恶狠狠地刮了一眼岳晨,点头说道:“正是这样,不过我总觉得你还有什么话要讲,对吧。”

    “是的,我的确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岳晨看着泰迪熊,平静的说道,“也是我这一次问话中最后一个问题——你……不对,或者说‘你们’——让我参与这个游戏,究竟有什么目的?”

    【居然是这个问题吗?】泰迪熊看着岳晨,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说道:【岳晨,你难道感觉自己的被选中的理由,不是参与次元游戏吗?】

    “啊,从红皇后唯独漏掉了我开始,直到你说我和所有的系统持有者都有不同的时候,就已经在怀疑了——我可能并不是次元游戏的参与者。”岳晨把脸贴近了泰迪熊,一字一顿的问道,“所以我想知道,我来这些世界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泰迪熊和岳晨四目对视,一瞬间,气氛变得有些冷却下来,泰迪熊的声音变得冷却了起来:【岳晨,你这小子有些时候傻得让人心疼,可聪明起来,却让我都有些心悸啊……

    “你的意思是说,我说对了?”

    泰迪熊点了点头:【是的,虽然太聪明有些时候不是好事,但是这里还是告诉你吧,你真正的目的——究竟应该是什么。】

    岳晨目不转睛的盯着泰迪熊,是的,目的,这是他从一开始就一直想知道的问题——岳晨,只是一个普通的neeT而已。

    哪怕他自己都已经承认,自己根本没有当所谓主角的潜质,既不杀伐果断也不热血勇敢,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伙,有着自己的朋友圈子,和普通学生一样喜欢玩游戏懒得去学习,成绩在班级中上游水平,平凡到哪怕岳晨自己都觉得毫无乐趣的人生。

    为什么这个所谓的次元游戏偏偏要选上他来成为玩家?让他变成世界最强?他真心觉得不适合他,哪怕找冯宇宸那样的人也比他靠谱得多。

    然而命运真的把他放在了这样一个特殊的位置——是系统持有者,却又不是系统持有者;参与了杀戮游戏,但却又并没有真正参加。

    这种特殊的位置,他非常讨厌。

    所以,在清楚了自己的特殊之处后,他唯一想要知道的只有一件事——目的。

    没错,这就是岳晨最缺少的东西,恐怕不仅仅是岳晨,哪怕一直看到这里的读者也能够感觉到,岳晨一直以来都缺了些什么,那就是目的、梦想,或者说野心。

    毫无目的四处游荡、毫无野心却依然在那里到处乱搞,没有任何梦想却依然行动,这样的人就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一般被人操控着,让人看着感到非常的不适,这一点,岳晨自己也深刻地感觉到。

    岳晨明白,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梦想或者野心,但却被莫名其妙的扔进了这个所谓的次元游戏去战斗,而且这么长时间来,他一直在思考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没有任何提示、也没有任何的契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行动,自己该向着什么方向努力,这让岳晨一直很苦恼。

    所以,他才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因为即使他不想找来太多的麻烦,但是灵魂深处却有一种本能在呼唤着他:无论如何,也必须找到自己真正该做的事情!也就是隐藏在自己心中真正的【野望】。

    “所以,请告诉我,我的存在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泰迪熊看着岳晨越来越坚定地眼神,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那笑容中似乎透露着一抹欣慰——或者说是怀念。

    (终于回来了啊……)

    泰迪熊抬起了头,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背影。

    (虽然在此前一直迷茫着,但即便已经这样,可你依然……)

    【好啊,我告诉你。】他笑了起来,这段时间以来,他似乎是第一次笑的这么开心了。

    (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岳晨,给我听好了。】泰迪熊抓住了岳晨的衣领,严肃的说道,【你真正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赢得所谓的次元游戏……而是,将所有即将出现或者已经出现的的‘特异点’全部击溃,让次元游戏——彻底从多元宇宙中毁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