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所有敌人已经清除完毕。?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巴贝奇的身体渐渐停止了机关铠甲的运转,弥漫在空气中的蒸汽渐渐地消散开来,原地显露出了死亡的丧尸的残骸,明显能够看出巴贝奇刚刚在这里大闹的程度。

    就在这时,宫本丽的家门中传来了一个女性弱弱的声音:“是……是谁在外面?”

    “妈妈!是我!妈妈!”宫本丽从巴贝奇跳下来,小跑着来到房门前,敲着门惊喜的大声喊道。

    “丽?是丽吗?”屋内的女性突然激动了起来,没有丝毫犹豫的打开了房门,一个留着橙色短的女性从房门后面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门外,在看到宫本丽之后,顿时高兴地从门后跑了出来,激动地抱住了自己几天未见的女儿。

    “丽,太好了,你没事啊!”

    “恩,而且永也在这里,阿孝也很安全!”宫本丽抱住了眼前的女性,在看到自己的母亲的一瞬间,宫本丽这两天一直在暗自承受的压力终于难以抑制的爆出来,抱住了她像一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

    母女俩抱着头痛苦了一阵之后,面对着门外的宫本妈妈看见了站在门外自己女儿的男朋友井豪永和另一个抱着一个可爱小女孩、背上还背着一个黑少女的陌生少年,顿时因为自己的失态有些脸红,立刻和女儿分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对着两人轻轻鞠了一躬说道:“小永,还有这个少年,感谢你们一路上保护丽,这一路上丽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的,宫本太太。”岳晨挠了挠头笑了起来,“总而言之,这一次我们来是想要带您离开这里。”

    “离开?”宫本妈妈歪了歪头,有些奇怪地问道,“去哪里?说起来刚刚那阵奇怪的噪音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外面不是有很多那个怪物吗?”

    宫本妈妈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几人有点头大,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宫本太太,能不能先让我们进去谈一谈,因为刚刚出了那么大的噪音,很可能吸引更多的丧尸聚集到这里。”岳晨上前一步问道。

    接着,他把背着的黑少女铃给宫本妈妈看了看,说道:“而且我觉得这孩子还是在床铺上休息一下更好,回去的路上很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危险……”

    铃抬起眼皮,轻声说道:“不……我没事的……不用在意……咳咳……”

    “开什么玩笑,你都这样了还这么固执吗?乖乖听话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休息一会,不管是巴贝奇还是购物中心可都没有

    你休息的地方。”岳晨把空出来的右手伸到把头靠在自己左肩上女孩的脸颊上,轻轻掐了掐她的脸蛋,严厉的呵斥道。

    “唔……”似乎这个呵斥起了效果,铃的脑袋微微缩了缩,有点委屈的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所以,可以麻烦您为这个孩子腾出一个床铺,暂时供她歇一下吗?”岳晨抬起头,看着宫本妈妈说道。

    ——————————————————————————————————————————————————————————————————————————————————————————————————————————————————————————————————————

    “铃酱已经安置好了吗?”宫本家中,宫本丽、宫本妈妈和井豪永坐在客厅中,看着从卧室走出来的岳晨问道。

    岳晨点了点头:“是的,那孩子还有点虚弱,可能要在这里睡一会。”

    “那我们要什么时候和大家会和?”井豪永问道,“总是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吧,我们都已经说好了在今晚就赶回去。”

    “是的,不论如何,我们傍晚就返回,以巴贝奇的度,哪怕是有丧尸阻挠也不会太慢回去的,只要没有太强力的存在就可以。”岳晨坐下来,头疼的说到,“真是的……那丫头要是有这个问题早一些说啊……这种事情……让人担心的不行啊。”

    如果早知道铃身体很弱,岳晨说什么也要把她送回去,结果这孩子偏偏对自己的身体问题只口不提,非要等真正出事了才说出来。

    “或许……铃酱真的是非常想要帮助我们……”宫本丽看着岳晨。

    “帮助也要分场合吧,这种情况下……反而需要我们去帮助她。”岳晨的表情变得很严肃,“好在我们现在有巴贝奇的帮助,如果我们没有巴贝奇,只有我们一个人去突破那种程度的丧尸潮,铃的问题不仅仅就是害死自己,而是让我们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宫本丽低下头。

    “我问你们,如果没有巴贝奇,在突破过程中……铃因为身体问题倒下了,你们会不去管她依然专心的去突围吗?”

    “怎么可能!?铃可是同伴啊!”宫本丽和井豪永都抬起头,看着岳晨喊道。

    “没错,我也不能……”岳晨无奈的笑了起来,“所以正因为这样才麻烦啊,我们都是那种……不可能轻易放弃同伴的人呢。”

    岳晨看着两人说道:“虽然铃的确帮助我们转移了丧尸们的注意,但是她本人却在之后彻底垮掉了,不管如何下一次绝对——绝对不能带铃去参与这样的救援了!”

    “——————”

    现场的气氛有些冷却了下来。

    “那个……感觉似乎没有妈妈什么事呢……”这是,在一旁摸着如同小猫般蜷缩在沙上的杰克的脑袋的宫本妈妈抬起头,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

    岳晨看向了这个女性,顿时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不好意思,失礼了,宫本太太,我的名字是岳晨,是宫本他们的朋友,这个是……”

    “杰克是妈妈的杰克!”杰克坐起来,笑着看向了岳晨说道。

    “咳咳……是的,我女儿,您叫她杰克就好。”岳晨咳嗽了一下说道。

    “真的是很可爱的女儿,我真的好羡慕你呢。”宫本太太笑了起来,“真遗憾呐,人家一直想要一个这样可爱的像猫咪一样的女儿呢。”

    “妈妈!”宫本丽顿时有些愤懑,对着已经开始有脱线迹象的妈妈说道。

    岳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对于眼前的这位太太居然可以轻易地接受了自己身为【人母】这样的设定感到无比的震惊。

    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不得不说,宫本太太的确和宫本丽有几分相像,唯一的问题就是——没有宫本丽头上顶着的那两撮夸张的呆毛,也没有宫本丽那么高挑的身高,实际上说娇小也无可厚非……更重要的是,没有那可以荡漾的摇起来的女乃子。

    “怎么了嘛?”宫本太太笑起来。

    岳晨顿时移开了视线:“没什么,只是其实宫本也很可爱啦。”

    “啊呀,那当然咯,毕竟是人家和那个男人的女儿嘛。”宫本妈妈顿时开心地笑了起来,看起来她很为自己的女儿感到自豪。

    “我先去看一看那孩子的情况,你们继续聊一聊吧……”岳晨立刻站了起来,向着里屋走去,他很不擅长应对这种脱线的有些过头的女性。

    “妈妈,杰克呢?”杰克问道。

    “杰克在这里等我就好,我只是去看看那个孩子的情况而已。”

    ——————————————————————————————————————————————————————————————————————————————————————————————————————————————————————————————————————

    【铃……】看着躺在被褥中虚弱的铃,脑海中香芋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导师……不用担心我……”铃脸上露出了虚弱的笑容。

    脑海中的声音突然叹了口气:【为了那个白痴,值得做到这一步吗?你要知道,现在的你每次的行动对你来说都是——】

    “导师,我明白的……”铃打断了他的话,看向天花板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感情波动,“我……绝不能放着他不管……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声音不再说话了,但明显能感觉到,他非常的气愤,【那个家伙究竟哪里好了啊,真是的,居然让我们家铃酱在意成这样啊!】

    “对不起……导师。”铃说道。

    【不是你的错,我只是抱怨而已。】声音继续说道,【等这一次的事态完结之后,回去给我好好休养一阵子,再这样下去,你会垮掉的。】

    “对不起……导师。”铃翻过身去,“对不起,哥哥……”

    “喂,你醒着吗?铃。”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岳晨的声音,“我刚刚听见你的声音了哦。”

    铃抬起头,脸上变得面无表情起来,看着擅自走进来的岳晨说道:“恩,我没事,岳晨先生。”

    岳晨顿时笑了起来:“看起来已经没事了啊,再休息一会吧,等到傍晚我们就离开。”

    “…………”铃看着岳晨,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岳晨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那个,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岳晨先生,很温柔。”铃说道。

    “可别这么说,我这个有女性恐惧症自我感觉良好的废柴neeT可承受不住,而且我救你完全就是为了自己良心而已,万一你死在我面前我可是会非常悔恨的啊。”岳晨顿时笑了起来,挠了挠头说道。

    “如果真的是女性恐惧症的话……您为什么不恐惧在场的女孩呢?”铃看着岳晨,非常郑重的问道。

    “这个问题问得真不错,我直接就被问倒了……”岳晨突然消沉的看着铃,“怎么说呢,会不会我没有把你们当成女孩的原因?”

    “…………”

    铃默默地盯着岳晨。

    “啊啊啊!开玩笑,我开玩笑的啦,怎么可能不把你们当成女孩啊,我觉得应该是和你们比较熟悉了的缘故吧,你我都是系统持有者很容易产生亲切感之类的……”

    “所以,岳晨先生果然很温柔。”铃看着岳晨说道,“如果你不温柔的话,为什么要为我做到这样的地步呢?”

    “我绝只要是一个正常的少年看见了你刚才那个样子都不会坐视不理吧。”岳晨笑了起来,平静的说道,“总而言之就不要再捧我了,其实我本质上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家伙而已,我这个人不太会用形容词,说白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而已,所以……不要再捧我了,我真的承受不住这个分量。”

    铃的拳头不知不觉的攥紧了,但她只是看着岳晨,什么都没有说。

    岳晨站了起来说道:“嘛,好好休息吧,等傍晚我们就离开这里和大家会和,如果你还是那个样子可是会拖我们后腿,赶紧养好,笨蛋。”

    岳晨慢慢地走了出去,而铃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个人离去的背影,在房门关上的瞬间,一滴水珠从铃的眼中无声的落下来。

    铃轻轻地擦了擦眼睛,用有些哽咽的声音轻声说道:“对不起……明明说好不再哭的,对不起,楚……岳晨……”

    ——————————————————————————————————————————————————————————————————————————————————————————————————————————————————————————————————————

    靠在房门外的岳晨平静的看着地面,听着房间内传来铃那隐约的抽泣声,悄声的离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