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剿所有的叛徒!”

    “我们要将人类中的叛徒一网打尽!”

    “把所有的败类都从这里赶出去!”

    作战计划的第二天,大多数被救助的难民就已经开始组织起来举行大规模示威了,度之快让岳晨有点难以相信——毕竟具他的估计怎么说都得再等一两天,才能出现这种游行示威的。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这种程度的示威,哪怕是高城壮一郎这种右翼大佬也不由得蹙眉。

    海伦娜站在二楼阳台看着下面的群众说道:“恐怕是被什么人煽动起来了吧。”

    听了这句话,岳晨一瞬间就想到了那个叫紫藤的npnetpc,至少岳晨早就忘了有这么一个人了。

    话说那家伙还没死吗?在那种规模的尸潮里,里面还混着爬行者玛基尼之类的怪物,没准还会半路杀出一个暴君之类的——这样要是还能带着一帮子学生安全到这里,恐怕就只能用世界线收束来解释了。

    而且,既然可以组织起这么大规模的示威活动,恐怕哪怕不是紫藤,也绝对是凭着一张嘴就能把民众忽悠起来的家伙。

    虽然和元比差了一点,但能把个人主义泛滥的难民挑唆成这样,恐怕也是一个人物啊。

    在难民的面前,竖着四个木杆,上面分别绑着衣衫褴褛的人,冯宇宸认出来,这四个人无一例外的都是系统持有者,而且三个看起来娇弱不堪的女孩以及一个瘦小的男学生。

    只要一看就不像是能在这种世界成功击杀1oo个丧尸的人。

    女孩还好一些,只不过那基本上已经成为了破布条的衣服和原本洁白身体上那淤青和污秽,很难他们昨天一天究竟被干了什么。

    至于男孩,早就已经被揍得看不清原本的模样了

    “我说,高城先生,您的手下就没能把这四个孩子救出来?”岳晨无比惊讶的问道。

    高城壮一郎身边得力的助手之一——也就是上一次领头要去收缴平野户田枪械的青年苦恼的摇了摇头:“不行,我们昨天已经尽全力想要去救助这四个孩子,可无奈的是被难民用人墙堵住,我们根本进不去……而且……”

    青年变得有些吞吞吐吐。

    “而且什么?”高城壮一郎问道。

    “他们说……如果我们执意要去救他们,就间接证明了我们、以及下达这项命令的您都是系统持有者——日本国乃至人类的叛徒和异类,到时候绝对会把我们所有人彻底清剿!”

    “——————”高城壮一郎不说话了。

    但是岳晨能够感受得到,高城壮一郎此时此刻已经难以压制心头的怒火了。

    毕竟,高城壮一郎曾经为了自己的国家倾注了无数的心血。

    而现在为了保护这群难民他也已经费了很大的功夫,有些难民甚至是他和他的同伴拼上性命才拯救回来的。

    结果居然……

    “唉,果然有什么人在背后煽动他们啊,爱迪生,特斯拉,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爱迪生看了看下面这群人,说道:“干脆都抓起来去电一下好了。”

    岳晨急忙摆了摆手说道:“你要成为新世界的杨教授吗?提案驳回,磁暴魔王有特斯拉一个人就够了。”

    “哼,毕竟这只长着畜牲头的废物那简单到只有一个细胞的大脑里除了直流酷刑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特斯拉在一旁嘲讽道。

    “这个满脑子只有电波的可悲的老处男没有资格说我!混账!”

    “…………”

    铃站在岳晨身边,默默的盯着阳台下面的四个和自己差不多同岁的少年少女,眼中渐渐浮现出愧疚之色。

    “都是因为我……才害了他们。”

    “或许确实和你有一点关系吧。”站在铃旁边的岳晨看着这个矮个子少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起来你还是把我强行扔进这个游戏里的罪魁祸呢。”

    铃低下了头,虽然脸上依旧面无表情,但岳晨依然能够感受到她身上散出的失落感。

    “不需要愧疚。”

    岳晨抬手揉了揉铃的脑袋,争取把她的头揉的凌乱一点,让一根呆毛微微翘了起来。

    “不要……弄头。”铃有点难受的轻轻晃了晃脑袋。

    “总而言之,你不需要太过自责了,虽然系统持有者暴露的确和你有关系,但当时哪怕是你也没能知道红皇后会达到这种程度。”

    “所以并不能仅仅是你的责任,硬要说的话,你那个叫地瓜的系统aI不也是有责任的吗?”

    『是香芋!你这个白痴,而且地瓜和香芋完全就是两个品种好不你个文盲!?』收音机突然从旁边蹦了出来,对着岳晨的胸口撞了过去,『还有,趁我不在骚扰我们家徒儿,信不信我来和你一起上演一场b站小埋第二季(av461163)啊!』

    “总之,爱迪生,特斯拉,高城先生,对于这种事情我不是很擅长,这里就交给你了,不过我觉得率先找到领导这群人的家伙比较好。”

    “我明白了,岳晨先生。”爱迪生点了点头,突然用那个狮子头展颜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放心的交给我吧!就让这群愚民感受一下本天才大统王的人格魅力吧!”

    岳晨转头看向海伦娜说道:“海伦娜,等我离开请务必管好这只狮子,千万不要让他跑出去吓人,万一把那群刁民刺激到造反责任就大了。”

    “明白了。”海伦娜苦笑了起来,“我会尽我所能的管住它的。”

    “什么!?岳晨先生……您对我就这么不信任吗!?”爱迪生用一脸心痛的表情看着岳晨,“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在意我的脸呢?明明狮子是美利坚的象征啊!”

    “你先把你那个狮子头换成鹰脑袋再说你是美国的象征吧。”

    岳晨转过头,看着站在他身后已经整装待的众人,展颜露出了笑容:“好了,各位,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吧!”

    “嗯,随时可以出。”所有人点了点头说道。

    岳晨振臂一挥,尽可能用豪迈的语气壮阔的说道:“好!那么接下来!新一轮的冒险开始!勇者们,准备出了!”

    ——————————————————————————————————————————

    然而勇者们的悍马车在大门口就被堵住了。

    ——————————————————————————————————————————

    “失策了,居然连这里都要检查吗?”岳晨头疼的捂住脑袋看着眼前的人群。

    一群刁民打着检查队伍的旗号在大门口强行拦住了岳晨他们。

    “不能让你们通过这里!”

    “你们其实是想要偷偷带着那群叛徒逃跑吧!”

    “必须经过所有人的检查!不然别想擅自离开这里!”

    (怎么办?)坐在车顶的小室孝小声和岳晨嘀咕着。

    (还能怎么办,先等他们闹一会再说。)岳晨耸了耸肩,打算先静观其变。

    “妈妈,杰克害怕。”杰克抱住了岳晨说道。

    (杰克啊……你这话真的毫无说服力啊。)岳晨笑了起来。

    “喂!你们看一看!那两个是不是在广播里提到的!第一个和第二个叛徒!”

    突然,有眼尖的人看到了坐在车内的冯宇宸和铃——他们两个也是在所有人深思熟虑后选择带出去的,毕竟在这里说到底还是不安全,如果出去的话或许还可以免去不少麻烦。

    结果居然在一开始就被现了。

    “果然是那两个人!他们果然是想要把这群家伙偷偷送出去!快点把车砸开,把那两个人抓起来!”

    瞬间,这一波人就像是炸锅一样的暴起,在一瞬间蜂拥而上,把悍马彻底围的水泄不通。

    “啧,麻烦了啊……”

    萌物爱丽丝抱着小狗,害怕的缩在了车里。

    “喂!你们给我注意点,车上还有俩孩子呢,别把他们吓到!”岳晨对着他们喊到。

    然而这帮**哪里会在意这么多,根本就是暴走一样的想要上来把车门强行扯开。

    冯宇宸冰冷的看着这群人,双手隐约出现了黑色的藤蔓。

    “哦,这不是小室同学吗?”就在这时,令人讨厌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而就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坐在车内的宫本丽的身体顿时颤抖了起来,双眼中的愤怒根本无需言表。

    “紫藤————”

    宫本丽握紧了手中的按上了刺刀的突击步枪,如果不是被眼尖的井永豪抓住,恐怕她马上就要打开车门冲出去了。

    “这不是……那个谁吗?”岳晨看着分开两侧人群走到车前的紫藤,大声的问候道。

    “紫藤老师,原来你也在吗?”小室孝皱了皱眉头,他听见了车内宫本丽的骚动,也不由得有点担心起来。

    “刚刚大家的喊声我已经听见了。”紫藤装模作样的对车顶了两人张开双臂,笑着说道,“请问为什么小室君要企图救出我们人类中的叛徒呢?”

    “他们不是叛徒。”小室孝皱起了眉头,“他们是我的朋友。”

    “朋友……”紫藤勾起了嘴角,微微推了推眼镜,镜片下的眼睛露出了邪魅的神色,“原来如此,小室君居然会认为我们的叛徒是您的朋友~难不成,您、不,难不成车内的所有人都已经被叛徒同化了吗?”

    顿时,车内的大家全部盯住了紫藤,他们明白,这是紫藤在给他们施加压力,如果他们依旧不放弃冯宇宸和铃,那么就相当于和这里的所有人作对。

    毕竟仅凭他们这点人,很难能够和这群人作对吧,如果他们想要在高城壮一郎这里常驻,那么就必须安抚他们的心。

    “你想怎么办?”高城沙耶看向岳晨问道。

    岳晨看着已经在那里大肆宣扬自己演讲的紫藤,无非就是清除叛徒是身为床主市、日本国民和人类最基本的义务之类的,高城壮一郎企图窝藏人类的叛徒,证明这里已经被叛党同化,全体日本国民联合起来打倒右翼独裁。

    说的内容越来越大,简直比唱的还好听,岳晨都快感动哭了。

    然而……

    你们确定这不是螳臂当车吗?

    【能请诸君让开吗?吾无法通过这里。】

    就在这时,一声优雅的机械音从所有人的背后传来,等到人们回头的一刹那,轰鸣的机械运转声把所有人震的有些耳鸣。

    同时,铺天盖地的蒸汽从巴贝奇背后和面前的喷气孔中喷射而出,把最前面的几排人呛得差点背过气去。

    一个血红色的电子眼出现在蒸汽中央,接着,那如同魔神般巨大的机器人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与之前不同,此时此刻的巴贝奇的身体比之前更加巨大了,身体的各个边缘镶嵌了金色的装饰,看起来如同一个古代男爵,金色的金属边从他的背后探出,构成了一个金色的钢铁披风。

    【吾名为蒸汽王——查尔斯?巴贝奇,此态即为吾真切之形态,那么诸位,可否为吾与吾之勇者,让出一条通路?否则,吾不介意帮助勇者们强行开路,尔等意下如何?】

    看着眼前的钢铁魔神,所有民众都被吓得说不出话来,有几个胆小的干脆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东西吓昏了过去,场面一时间显得无比混乱。

    哪怕紫藤见过一次这个恐怖的家伙,此刻也已经不由自主的动弹不得。

    毕竟现在巴贝奇的气势和之前相比已经完全无法比拟了,这个时候的巴贝奇,才真正将【蒸汽王】这个名号挥到了极致!

    “好的,那么就麻烦各位让开咯,毕竟巴贝奇先生这么大的个头,搞不好就一不小心碰伤了谁,到时候可不带碰瓷的啊!”

    “这……这是什么意思……岳君……对吧。”紫藤因为这完全脱离自己掌控的局面彻底失去了从容,冷汗不由得从额头上流下来。

    “当然是要出去咯,紫藤老师。”岳晨笑了起来,笑得就如同阳光般灿烂。

    “让他们出去!”

    就在这时,高城壮一郎走了过来,大声的喝道。

    看着这个右翼大佬,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退向两侧——这就是他本身自带的魄力。

    看着高城壮一郎走过来,原本一直张扬的紫藤也只能噤声,毕竟他现在也是寄人篱下,目前只能听由这个他非常看不上的右翼分子吩咐了。

    大门逐渐打开,看着悍马车的前面已经没有任何人阻挡,负责开车的鞠川静香猛地踏住了悍马的油门,向着高城邸的大门外飚去!

    而巴贝奇也在悍马开动的一瞬间冲向了大门之外!

    只留下一脸阴沉的紫藤和民众,以及目送着他们离去的高城壮一郎。

    “接下来,就看我们来镇场了,托马斯,尼古拉。”海伦娜看着冲向大门外的悍马和巴贝奇,淡淡的说道,“接下来,这里就只能由我们费心解决了。”

    “我明白了,布拉瓦茨基夫人。”特斯拉和爱迪生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