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我受够了啊!!!”

    伴随着红女皇的名单彻底公布之后,忧国一心会避难者大营中,一个大概17岁左右的少女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

    “我……我真的受够了啊!谁都好……谁来帮帮我!”

    女孩的哭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她就是之前自称为【红皇后】提到的那五十个所谓的系统持有者的一员。

    听着少女悲痛的哭声,其他人都稍微有了一点犹豫,但是这仅存的一点犹豫,轻易的便被愤怒所取代。

    “是你对吧!我们中间的叛徒!”

    想到了那个女孩对这群人的评价,所有的民众都愤怒的聚在了女孩身边,对着她咆哮了起来。

    “不对!我,我不是叛徒!”女孩的哭声越来越大,“我只是……我只是想要回家而已啊!”

    然而,对于民众来说,这句话无疑更加认定了他们对于少女的猜想,这个少女正是系统持有者之一。

    “果然如那个人说的这样!你们果真是那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各位一起上!把这个叛徒给我抓起来!”

    “不要!为什么,不要啊啊啊!!!”

    同样的事情也依然在床主市各个地方生,所有被现是系统持有者的人都被控制住,正如那个智能aI所说的那样,只要交出系统持有者,那么所有人都会得救。

    所以有一些明明没有系统持有者的据点,也依然开始互相猜忌,有些人,哪怕一个人只是和播报上的系统持有者仅有一点点相似,便不管他是不是系统持有者,便把他抓了起来。

    回到忧国一心会的据点中,毒岛伢子看着已经彻底混乱的避难帐篷,立刻拉起了冯宇宸,小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去一个地方。”

    “好。”冯宇宸也皱起了眉头,跟着毒岛伢子悄悄走出了帐篷。

    ——————————————————————————————————————————

    “出事了,岳。”出门去观察宅邸内情况的小室孝回来后,看着站在爱迪生工坊门口一脸纠结的岳晨说道,“现在整个据点都已经乱套了。”

    “我知道,这种情况下不乱套就有鬼了,个人主义这么严重的情况下,那群难民真绝对会闹事要求高城先生把所有的系统持有者给抓起来。”

    岳晨打开了爱迪生工坊的大门说道:“总而言之,我已经让其他人把我们的同伴都叫过来了,我这边也要说一些事情。”

    “master,我们来了!”

    麦卡蒂的声音传来,紧跟着,毒岛伢子和冯宇宸纷纷来到了地下工坊。

    不一会,平野户田和爱丽丝、宫本丽和井永豪以及高城沙耶和鞠川静香都来到了这里,海伦娜和弗兰肯斯坦也行色匆匆的赶了过来。

    “好了,大家都到齐了吧,准备进去商量一下对策了。”

    “请……请等一等。”

    就在这时,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传来,一个面无表情的洛丽塔风格的少女在旁边看着岳晨。

    “可以,让我也进去吗?”

    “你是……”这一刻,冯宇宸顿时愣住了——因为这个少女正是他这几天一直能够看见的那个美丽少女!

    而且,他此时此刻才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少女就是第一个被放出来的系统持有者,也就是那个把所有系统持有者的泄露给红女皇的人——铃!

    “你这个叛徒!”冯宇宸强忍住怒火对女孩说,“就是你把我们所有人的身份泄露出去的吧!”

    “不对……”女孩摇了摇头,却又接着说到,“但这件事情的确和我有关系,总而言之,我也有很多话想和你说。”

    “和我说?我和一个出卖我们的叛徒没有什么好说的。”冯宇宸冷声说道。

    然而,他这个时候才现,这个少女根本就没有看自己——她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岳晨看!

    “你这家伙!”

    “好吧,虽然我也有挺多抱怨想和你说的,但在那之前先和我去开一次作战会议。”

    ——————————————————————————————————————————

    “爱丽丝先去和杰克一起玩吧。”

    在进入工坊之后,岳晨便把两个孩子打到一边,这个时候,巴贝奇、特斯拉和爱迪生已经坐在了办公桌旁,静候岳晨的到来。

    而且,这里面还坐着……

    “爸爸?您怎么也在这里。”高城沙耶顿时震惊的指了指高城壮一郎。

    “哈哈哈,我和岳君现在好歹也是同盟关系,所以这个作战会议自然要参与了。”

    “各位,你们应该都听到了那个广播吧。”

    爱迪生点了点头,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平板电脑说道:“是的,看的很清楚。”

    岳晨轻轻咳嗽了两声,接着说道:“那么就长话短说,我们的作战会议正式开始啦!”

    “那么,先向各位承认一点——其实我也是系统持有者。”

    “是,这样吗?”

    所有人似乎都有了心理准备,但依然有点僵硬的点了点头。

    “我说!你们不表现的惊讶一点我很伤自尊啊!”岳晨大吼。

    “现在是在意这种事情得时候吗!?还不快切入正题!”所有人顿时大吼道。

    “好吧,了解了。”岳晨突然消沉了下来,继续说道,“总之,对于刚才红女皇的言,我也听过了,我只能说,并不算全错,可也不能算全对。”

    “毕竟系统持有者这类人的身份,有些人在得到系统之前还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的确,我们系统持有者来到这个世界接到的任务,基础任务是杀死1oo个丧尸就可以彻底脱离任务,而一些强大的家伙则可以选择击杀更多的丧尸来达成某种成就。”

    “类似于……丧尸游戏中的成就对吗?”平野问道。

    “差不多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我们这里……我们这个世界的丧尸末日,对于你们系统持有者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任你们耍玩的……游乐场?”

    宫本丽看着岳晨,眼中涌起了愤怒之色,对于她来说,这种行为无疑是对死去的人的亵渎。

    “丽……冷静一点。”井永豪在一旁安慰道。

    “游乐场倒是不至于。”岳晨继续说到,“但恐怕会有人以这个世界作为跳板,成为自己变强的踏脚石……实际上对于所有具有野心的系统持有者来说,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目的。”

    “那么,对于你来说,我们的世界……算什么?”高城壮一郎看着岳晨,提出了一个针对性的问题。

    岳晨是系统持有者,那么,他对他们这个世界的态度,究竟是什么呢?

    “我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吗?”岳晨看着高城壮一郎,接着看向了自己所有的同伴,继续说到,“我认为,你们的这个世界,就是世界。”

    “什么意思?”

    “就算我并不是真正生活在你们的世界中,但是我知道,你们都是真正活着的,都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所以,这个世界也是真实的,绝不仅仅是一个供人娱乐、或者成为某一个人的踏脚石而诞生的世界。”

    “所以,我也的确是想要帮助你们,帮助你们抵抗接下来的难关,就是这样。”

    看着岳晨的表情,高城壮一郎微笑了起来:“那么,就让我暂且相信你吧,岳君。”

    “但是啊,岳。”高城沙耶突然开口说道,“我记得刚刚那个臭屁的小丫头并没有念你的名字啊,这是为什么?”

    “嘛,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需要去问一问另一个人是怎么回事?”岳晨皱眉说道,下一刻,一个美丽的身影从天而降,一屁股做到了岳晨旁边的地面上。

    『哇哇!好疼啊!master您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让毫无准备的人家突然出现是什么意思嘛!』

    “什么人?”高城壮一郎顿时皱起了眉头。

    “别紧张,高城先生,这就是管理我的系统的智能aI——茉雫。”岳晨看着茉雫说道。

    『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master要这么做,但还是对各位问好,我是茉雫,各位请多指教咯~』

    “茉雫,我问你一个事情。”

    『master请说~』

    “你之前说过,系统的防火墙是绝对不会被人攻破,想要攻破绝对是痴人说梦对吧?”

    『对啊,怎么了吗?』

    “来到这个世界的系统持有者,除了我之外,所有人的系统都被这个世界的智能aI——红皇后入侵了,而且还把所有的详细资料窃取了。”

    『————————』茉雫顿时如遭雷击般的呆立在原地,看着岳晨,又看了看周围其他的人,愣了半天才堪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什,什么——!?』

    ——————————————————————————————————————————

    终于理解了究竟生了什么的茉雫颓然的坐在了地上,这一次她的脸被打的太肿了,被吹得神乎其神得系统,被这个世界的智能aI入侵,还成功窃取了所有人的资料,对她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相当大的打击。

    但岳晨并没有说什么,再一次看向了那个洛丽塔少女——铃。

    “那么来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吧,小妹妹,我觉得在场有能力黑进其他人的系统并且窃取他们信息的人就是你了,更何况,红皇后还说这一次的一切都因你而起。”

    少女看着岳晨,淡定的说道:“的确,那个人说的没错,这一次的异变的确和我有关,但却并不是我主动泄露了所有人的情报。”

    “我之前用系统能力黑进了这个世界的监控卫星来监控床主市的丧尸动向,没想到那个红皇后居然能够顺着系统和卫星的链接入侵所了我的系统。”

    “入侵了你的系统?”岳晨皱了皱眉。

    少女点头承认道:“是的,在我的系统和卫星链接得时候,我放松了警惕,才被红皇后得手……而且不仅仅是这样,在红皇后入侵以我的系统为基准点,再一次黑入了这个世界管理这个世界【次元游戏】进行的主中枢,再以它为跳板,把所有和他链接起来的系统彻底入侵。”

    “能做到这种事情……已经完全越一个人工智能的极限了。”

    “——————”

    所有人都沉默了,不仅仅是人类,哪怕茉雫这个系统都不由得噤声,因为——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工智能,真的仅仅是人工智能吗?

    “真是给了我们一个相当麻烦的任务啊……”岳晨苦恼的皱了皱眉。

    “那么,为何岳晨先生的系统没有被入侵呢?”这个时候,一直缄默的特斯拉突然问道,“按理来讲,岳晨先生的系统应该也是联系在这个中枢上的吧。”

    “这样说起来,在刚才事情生的时候,我的系统一直提示我因为【网络波动正在维护】之类的话,会不会和这个有关,还给我好多补偿来着。”

    “不,并不是这样,岳晨你不一样。”铃突然摇了摇头。

    岳晨和其他人顿时皱了皱眉,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啊啊!关于这件事情果然还是由我来解说吧!】

    就在这时,一个轻浮的声音突然从放在爱迪生旁边的手机中传来。

    “什么人!”爱迪生差点被吓得从椅子上蹦起来,而让他惊讶的是,这个翻盖手机居然自顾自的动了起来!

    【啊哈哈!别慌别慌,我是小铃的系统aI,名字叫香芋。】

    “喂,你这名字起的也太随便了吧,香芋是啥鬼啊,我感觉以后都不敢吃香芋了。”岳晨无语的看着手机说道。

    【臭小子会不会和长者说话?小心我搞死你哟!】

    “导师,请快一些进入正题。”铃说道。

    【哎呀,好吧好吧,年轻人总是喜欢催促老年人干这干那的。】手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说到,【那么就让我和你们讲解一下吧!】

    【刚好你们这里的人类型挺全的,那么我就来为你们讲解一下吧,毕竟关于系统持有者,也是有所谓的遗留者、正式持有者……以及候补者的区分的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