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master。(八)(一)(中)(文)(网) | (八)WWW.8(八)1(一)Z(中)W(文).C O M”麦卡蒂丢给了岳晨一瓶水,坐在了他的身边。

    岳晨有点沮丧地把水放在地上,笑着说道:“谢啦,麦卡蒂。”

    “给,这是杰克的。”麦卡蒂从兜中取出一瓶果汁递给坐在岳晨身边,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杰克。

    岳晨捏了捏水瓶,有点沉闷的说道:“麦卡蒂,你说……我该怎么办?”

    “难道master觉得海伦娜小姐分析的还不到位吗?”

    麦卡蒂看着在附近观看各个设备的毒岛伢子——她在麦卡蒂和岳晨坐在一起时,便自觉的离开了这里,毕竟现在算是两个人的话题,再这样听下去会有失礼节。

    “不,海伦娜分析的非常正确……但正因为正确,我才会感到迷茫……”岳晨摸了摸杰克的脑袋,希望这样或多或少能够安抚这个小女孩的心情。

    麦卡蒂叹了一口气:“master,我觉得您在其他地方的反应可是很快的,唯独在女孩方面很让人着急呢~”

    “master,因为拒绝战斗,所以让杰克远离战斗,这并不是所谓的爱,或者所谓的【保护】。”麦卡蒂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继续说道,“正如海伦娜小姐说的,我们是servant,作为工具而被master所使用,只要我们一日还是从者,就绝对无法拜托战斗的命运。”

    “所以,让杰克不参与战斗是不现实的,你的行为不会保护杰克,可能在未来突如其来的战斗中害死杰克,你的犹豫,你的软弱,可能会像今天这样,让杰克深陷险地。”

    “————”岳晨沉默的看着手中的水瓶。

    “master,我知道你的想法,其实你并不是害怕【开膛手杰克】这个存在,而是害怕失去【杰克】这个孩子,没错吧。”

    “…………”岳晨并没有说话。

    麦卡蒂继续说到:“我暂时就到这里了,master,您现在最需要树立的并不是其他的感情,而是相信。”

    “相信杰克,相信她能够为你带来胜利;也相信你自己,相信你能够让杰克赢得胜利。”

    “说白一点的话,就是去寻找前天您和查尔斯先生共同战斗时,那种强大的相互信任感,这才是最重要的哟。”

    麦卡蒂和毒岛伢子离开了巴贝奇得工坊,只留下一个人思考的岳晨。

    “妈妈……”杰克坐在岳晨旁边,轻轻抬起头,绿色的眼眸看着岳晨,“杰克,想要去战斗……”

    “杰克【我们】,想要保护妈妈,不希望妈妈死。”杰克抱住了岳晨,脑袋轻轻靠在岳晨的胸口,闭上眼睛说道,“杰克,不希望被妈妈过度的保护,【我们】也很害怕……害怕着有可能失去您,妈妈。”

    杰克抬起头,直视着岳晨得眼睛,微笑着说道:“杰克,想要变得更强……强到足以保护妈妈——”

    ——————————————————————————————————————————

    岳晨抱着杰克在高城家的后院散步,迎面撞见了一脸愤怒表情的粉毛双马尾,不对,高城沙耶。

    “刚刚感觉你貌似想到了很失礼的事情。”高城推了推眼镜,一脸嫌弃的表情说。

    岳晨干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你的错觉,那么高城大小姐,您又是在这里干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和妈妈她……”

    “吵架了?”岳晨大概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高城轻哼一声,脸色有点红,接着说道:“妈妈她……太讨厌了……”

    岳晨无奈的笑了一下,高城的情绪看起来还算稳定,估计已经和小室孝他们谈过了,心中的芥蒂虽然有,但不会影响她的情绪。

    “嘛~虽然我也深有同感啊,把自家的孩子晾在那里,而自己忙于工作啥的。”岳晨说道。

    高城看着岳晨,笑着说道:“怎么,难不成你也是吗?”

    “差不多,不过我们家老爹和老妈是常年出门在外,老爹经营着一家公司,在外出差的时间比住在家里的时间还多,而老妈啊……她本人算是一个自由职业,成天以出门工作为理由跑到世界各地游玩。”

    “虽然小时候两个人都在的,只是等我越来越大之后就开始渐渐忙于工作了,到了现在,基本上几个月才能有几天共同相处吧——”

    岳晨无奈的苦笑起来:“真是,就算工作,好歹也明白一下家里有一个崽子一直在等他们回来啊,那两个人……”

    “还真是……可怜的生活呢。”高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虽然她很讨厌她的父母,但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抱怨他们忙于工作而忽视了自己。

    但现在听了岳晨的描述,她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毕竟不管她认为父母多么忽视她,至少每天也都是可以见面的。

    但岳晨这个了就有点——

    “哥哥!高城姐姐!杰克碳!”就在这时,小女孩爱丽丝焦急的声音从传来,只见一脸哭相的爱丽丝跑到了两人面前,勉强的喘着粗气。

    “怎么了,爱丽丝妹妹?”岳晨皱着眉问道。

    爱丽丝抬起头,带着哭腔喊到:“耕太哥哥他……耕太哥哥有麻烦了!”

    高城沙耶和岳晨都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平野在哪里?爱丽丝。”岳晨抱起了爱丽丝问道。

    “那边,在那边!”

    ——————————————————————————————————————————

    等到岳晨和高城赶到平野那里时,平野正趴在地上,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自己怀中的枪支。

    “不行,不能拿走!这些枪……这些枪是借来的!”

    平野身边围着五六个高大的男人,为是一名身穿整洁的白色制度的青年,看起来非常干练。

    青年严肃的看着平野说道:“孩子,你要知道,在这个非常时期,一个人是不可能独占这么多枪支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孩子,交出来吧。”

    “不可以!绝对不行!”平野死死地抱紧了枪,眼镜已经滑倒了他的鼻子下面,涕泪已经快要流了出来,看上去非常狼狈,“我……我觉不能没有这些枪!而且这里没有人能比我用的更好了!”

    “你说什么?”其他的男人顿时有点生气,毕竟对于他们来说,一个孩子说这番话,无异于是嘲讽。

    而且,看着平野没有上缴枪支的意思,几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终于决定从平野这里强行收缴。

    “给我等一下!”高城大喊一声,快步走到了平野面前,挡住了几个想要上前的人。

    “高城……?”平野抬起头,看着高城沙耶,欣喜的喊了出来。

    “大……大小姐?”

    看见高城沙耶,几个男人顿时止步,毕竟这是自家领的女儿,对他们可是相当于公主级别的人物,高城沙耶出面阻止,他们顿时没了脾气。

    男青年走上前,对沙耶鞠了一躬说道:“大小姐,还请您不要阻拦我们,非常时期由一个少年携带这么多枪支,这很容易出现问题……”

    “不用再说了,我不会让你们对平野出手的。”高城沙耶顿时恼火起来,蛮横的摆了摆手。

    “都在这里吵什么呢!”

    一个沉稳但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一身紧致戎装、手中提着一把军刀的精壮男人走了过来,刚毅的面庞上充满了老练和稳重,看上去就能感觉是一个可靠的男人。

    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高城沙耶的父亲——高城壮一郎。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