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晨和杰克一大清早就被海伦娜拖去了爱迪生的地下工坊。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爱迪生和特斯拉互相揪着对方的衣领,争论着机器人是用交流电驱动还是直流电。

    爱迪生的毛根根分明的炸开,对着特斯拉示威般的露出尖锐的牙齿:“放屁!我怎么可能让肮脏的交流马达污染本天才的伟大明!更何况交流电驱动的马达根本不可能运转起我的机器!”

    “哼!直流电除了能做电椅之外还有别的用途吗?比起这种杀人电流,我的交流电才是最稳定最完美最能够体现雷电艺术的造物!”特斯拉的金属手臂冒出电流,直指着眼前的狮子。

    从两人身边汗颜经过得岳晨弱弱的问向海伦娜:“那啥,他们俩吵了多长时间了?”

    “嗯……从昨天晚饭算起到现在,一直在那里吵着,真是的,明明只是动力源而已,结果就这样吵到了现在。”

    岳晨看向了依然在咆哮着的两个人,除了一句妈卖批之外再也说不出任何槽。

    他们这样真的能好好工作吗?

    “啊呜!”

    就在这时,他已经跟着海伦娜来到了一个空地上,弗兰肯斯坦站在他们面前,手里拎着一支锤子。

    与最开始的那种生产流水线不太一样,这个区域与其像是那种工业革命时期的蒸汽时代,倒不如说和那种朋克风格更为接近。

    “这里是昨天我拜托托查尔斯专门为我们腾出来的空地哟。”海伦娜说。

    “那么,这里就是巴贝奇的工坊了吧。”岳晨说道,“巴贝奇人呢?”

    “去带着一些已经造好的机器人去巡逻了哟~”海伦娜笑了起来,“虽然那两个自称天才的笨蛋一直在那里吵架,但是工作还是没有落下来的,一些基础的突击机器人已经被派往前线了。”

    【叮!系统提示,玩家岳晨已击杀5oo只丧尸,获得『丧尸猎杀者』称号!】

    “什么鬼,我就一直站在这里,我就已经消灭了5oo只丧尸了?”

    『嘛,毕竟master您使役的servant所击杀的丧尸也算作您的击杀数嘛~』茉雫笑着说道。

    “这样不会违反规则吗?”岳晨挠了挠头问道,毕竟哪怕他自己都觉得这种实在是有作弊的感觉啊。

    『召唤师叫出一堆小弟来打架难不成也算作弊不成?』茉雫说道。

    岳晨继续问道:“可问题是巴贝奇和爱迪生他们并不能算作是我召唤的啊?”

    茉雫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哦,您说这种事情啊,确实,关于这一点啊,我想应该马上就会有维护——』

    茉雫的声音戛然而止,同时,在岳晨的脑内,出现了一个对话窗口——

    【命运冠位系统进入紧急临时维护,预计维护时间8:ooa.m~11:ooa.m,对玩家造成的不便还请谅解。】

    “又维护了,这一次会补偿多少石头啊?”

    “怎么了?岳晨先生?”海伦娜问道。

    岳晨摇了摇头,接着看向了弗兰肯斯坦,问道:“好吧,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妈妈?需要杰克干什么吗?”杰克抓了抓岳晨的衣角,有些紧张的问道。

    海伦娜没有说半句话,一把将岳晨和杰克推到了空地上,站在了弗兰肯斯坦的面前。下一刻,一道金属牢笼从天而降,把三人彻底罩在了里面。

    “咦!?”岳晨和杰克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有点不知所措的看向周围。

    海伦娜露出迷人的笑容说道:“要小心喔,岳晨先生,这个可是我拜托托马斯制作的通电的铁笼,真正的高压电哟,或许杰克不会有事,但是你恐怕就不一定了,不小心碰到,可是会死的。”

    海伦娜看向了弗兰肯斯坦,笑着说道:“弗兰,不需要留手,用你的全力去进攻吧!”

    “啊————!!!”

    弗兰肯斯坦闻言,顿时从口中出了意义不明的喊叫,下一刻,她手中的锤形宝具——『少女之贞节』爆出强电流,对着呆的两个人一锤砸了下去!

    “!?”

    岳晨觉得自己在一瞬间被恐惧笼罩——弗兰肯斯坦的度太快了,是的,这就是从者拥有的力量,是远人类极限反应度的存在!

    “妈妈!小心!”

    杰克顿时把岳晨扑倒,堪堪躲过这对他来讲几乎是必杀的一击!

    锤子砸落在地,耀眼的闪电从原地爆,一股烧焦的味道从地板上传来——原本平整的地面上出现了凹陷,在凹陷附近的地板上,则因为雷电的缘故而彻底被烧焦!

    “这就不行了吗?”海伦娜抱着手臂说,“如果就只有这种程度的话,我可能要对你改变一下态度了,岳晨先生。”

    “啊呜!”弗兰肯斯坦再一次举起宝具,对着岳晨和杰克出了低吼声,只有这一次,岳晨能明白弗兰肯斯坦的意思——再不进攻,就会死!

    “杰克,拜托你攻击了!”

    “好的!妈妈,杰克——【我们】要上咯!”杰克从背后取出了匕,在拿到匕的刹那间,她的表情变了。

    一股冰冷的气息从她的体内冒了出来,褪去可爱的女儿外衣,在她——杰克的真实中,依旧是那个惊世的开膛手!

    “————”

    在这一刻,岳晨顿时有点说不出话来,他有一种想要阻止杰克的冲动,甚至于——他觉得哪怕自己上去替代杰克都可以。

    但是,杰克的度远比他更快一些,她已经冲向了弗兰肯斯坦,和她战斗在一起!

    杰克的度远远过弗兰肯斯坦,只是,弗兰肯斯坦身体上附着的雷电却总是让无法近身,一旦被近身就会被雷电击中。

    毕竟在小说故事中,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就是因雷电而复活的怪物,因此她的宝具也拥有了控制雷电进行攻击的特性。

    所以,即便杰克的度再快,在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杰克还是被弗兰肯斯坦抓住空隙被雷电击中,导致了移动度大幅度下降。

    再加上弗兰肯斯坦的力量也要高于杰克,没有了度优势的杰克很快便被弗兰肯斯坦压制了。

    海伦娜皱了皱眉,她明显能够感觉到岳晨有哪里不对劲,因为岳晨表现的有点不知所措,或者说他现在的感情波动和之前相比差距实在太大了!

    如果真的像巴贝奇所说的那样,岳晨的确是拥有出色指挥才能与应变能力的人,那么按理来讲应该可以很轻松的打败弗兰肯斯坦才对。

    问题出在哪里了?海伦娜不由沉思了起来。

    “早上好,布拉瓦茨基……不,海伦娜小姐~”

    麦卡蒂和毒岛伢子并肩来到了爱迪生的工坊,刚刚他们从小室孝口中得出,岳晨和杰克一大早就被海伦娜拖走,出于好奇,两个人就一同来到了这片空地上。

    “早上好,威廉。”海伦娜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你们两个进展的怎么样了?”

    毒岛伢子的脸有些微红,不管如何处事不惊,这一类事情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难为情。

    麦卡蒂倒是很坦然的笑了起来:“嗯,多谢海伦娜小姐的关心啦,我和伢子现在关系很亲密喔~”

    毒岛伢子在麦卡蒂背后拧了一下他的肉,看向了空地中心的岳晨和杰克,不由皱了皱眉。

    “岳晨的情绪似乎有些不稳定。”

    “连你都看出来了吗?那看起来就是这样了。”海伦娜点了点头说道。

    麦卡蒂看着岳晨说:“确实呢,master这个时候不知道在害怕什么,而且还非常犹豫或者抗拒,似乎在纠结某一件事情的对错……”

    “明明在指挥查尔斯先生的时候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海伦娜低下头似乎想到了什么:“难不成,是这样吗?”

    就在这时,弗兰肯斯坦和杰克交错,但是杰克却已经有点气喘吁吁了。

    “啊!唔……”

    弗兰肯斯坦手中的锤依然雷光大作,准备动进一步的攻势,然而,就在这时,覆盖在铁笼上的高压电突然消失,走进空地的海伦娜喊到。

    “等一下,弗兰。”

    “唔?”

    海伦娜带着一脸严肃的表情走到岳晨面前,平淡的说道:“岳晨先生,你是在从心底中抗拒吧。”

    “…………”岳晨低下头,他知道。海伦娜恐怕已经看透了自己的想法。

    海伦娜看着岳晨的眼睛,慢慢的说道:“你,在恐惧杰克。”

    “妈……妈?”听见这句话的杰克突然转过头,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岳晨,“为什么……要害怕……”

    岳晨站了起来,直视着海伦娜的眼睛:“的确,我,确实在害怕,但海伦娜,你应该知道吧,我并不仅仅是害怕杰克,不,其实我并不恐惧杰克。”

    岳晨伸出手,有点沉重的说道:“因为我亲身经历过杰克的过去,一共两次,第一次,我因为恐惧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正视杰克。”

    “但是,第二次,我并没有恐惧,而是悲伤。”岳晨看着杰克,严肃的说道,“我当时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杰克的感情,她的痛苦,她的悲伤,她的期冀——她所有的感情我都有深刻的体会。”

    岳晨走到杰克身边,有点沉重的说道:“当时,我才真正的了解到,不论是从心智,还是从她的思想,杰克,永远都只是一个孩子,一个普通的小女孩,而我,希望她能够真正的像一个小女孩那样生活下去。”

    “远离战斗,远离杀戮,这并不适合她,只要不拿起武器,杰克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而一旦拿起了武器,杰克……就会成为【开膛手】,这是我最不希望看见的……”

    “那么你就不应该带杰克过来。”海伦娜严肃的说,“既然想要让杰克原理斗争,你又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个最接近战争的地方?你这个样子,仅仅是一种伪善而已。”

    “因为……我怎么可能丢下杰克。”岳晨抱起了杰克,看着海伦娜说道,“因为,杰克是我的【女儿】,我不想让她战斗,也……绝对不想将她抛弃。”

    “就算我这个【妈妈】当的确实不怎么合格,但是,我依然希望能够保护杰克……”

    海伦娜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到:“岳晨,你要知道你这个样子,可不是保护啊……杰克是servant,你就必须做好有朝一日她会参与战斗的觉悟,让自己的servant更好的活下去,更好的应对各种各样的战斗,而你则去指挥自己的servant去战斗,不断的战胜所有的敌人,这才是一个master和servant最应该面对的问题。”

    “给我打起精神来,小伙子。”海伦娜看着岳晨说道,“你不是想要保护杰克吗?那么你就必须去让她,让你们变得更强!”

    “相信杰克,也相信你自己,这才是你们现在最需要建立的羁绊。”海伦娜这样说着,转身离开了这里。

    “连能够无条件信任对方的羁绊都无法构建,那还谈何去保护对方?今天是我有些着急了,总之,你先去想一想这个道理,然后再来继续特训吧。”

    海伦娜离开前,对一直沉默的岳晨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记住,唯有毫无保留的信赖,才是相互保护的基础啊——岳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