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架从华盛顿起飞的专机飞在美国的上空,在这丧尸危机下,能用专门的飞机逃生的人,恐怕绝对是有深刻背景的人。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总统阁下!已经来不及了,请您快点做决断吧!”一个满脸焦急的老人催促着另一个紧皱眉头满脸沧桑的中年人。

    是的,坐在这架专机上的,正是现任的美国总统。

    “可……可是……”美国总统咬了咬牙,看着自己面前的电脑,顿时犹豫了起来。

    这时,在座舱外传来了枪声,还有着丧尸的吼叫声。

    很显然,即便是美国总统的专机,也依然没能阻止丧尸的攻击,或者说,应该是第一夫人携带了丧尸病毒,在尸变之后让丧尸在这里扩散的吧。

    而总统和那个人的身上也都有着伤。

    “可是,议长阁下——”

    美国总统还在犹豫,因为这样做的下场,除了引来更大的灾难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处。

    而议长变得更加着急了,低下头催促着总统:“总统阁下,我们两个都被咬了,早就已经命不久矣了!而代码只有您才知道!如果您这样死去,那么美利坚将彻底处于被动地位,迟早会沦为其他国家的目标啊!”

    美国总统看着面前的电脑,冷汗不停的流淌着。

    他明白这样的后果——对合众国国家动用核武器。

    只要美国率先动用核武器,那么将会彻底激化全球核战争的降临,美国、中国、俄罗斯,恐怕一直秘密研究核武器的朝鲜也会加入这个行列。

    但是,正如议长所说,一旦掌握着这个代码的自己死去,那么没有了核武器的美国只能任由其他核大国宰割。

    这样的事情,总统绝不想让他生!

    “总统阁下,五角大楼已经同意动用核武器,只要您的代码输入,五十道工序就会立刻解开,请您尽早——咕哇——”

    说到这里的议长顿时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彻底惨白了下来。

    “议长!?”美国总统的脸色变了,看着不停吐血的议长,颤抖着站了起来。

    议长扶住了墙,痛苦的喘息着:“总统阁下……我已经……不行了,快,谁来……杀了我——”

    看着即将丧尸化的议长,一个警卫痛苦的颤抖起来,拔出了腰间的手枪。

    议长虚弱的身体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起来,但他仍然坚持着自己最后的神智,艰难的喊到:“总统阁下,请您……务必……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着想!”

    “呼哇————”

    又是一大口鲜血,预示着议长的生命已经走向了尽头,他抬起头,竭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大声的喊到:“神佑——美利坚!”

    警卫对着议长扣下了扳机。

    总统呆呆地看着议长的尸体,顿时,他明白了,是啊,如果自己死了,那么美利坚的核武器便相当于彻底报废,如果自己死亡的消息传到了其他国家,那么,美利坚又会有什么下场呢?

    总统颤抖着坐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必须下定决心了。

    因悲伤个恐惧而抖动的手颤颤巍巍的输入了一行代码,总统知道,只要这个代码彻底激活,那么,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但是……

    “是啊,没有美国的世界,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美国总统突然瞪大了眼睛,狠狠地按下了启动按钮。

    “愿我们的子孙原谅我——”

    接下来,只能默默的祈祷着人类的火种,能够在核弹和丧尸的末日中,顽强的延续下来。

    这一刻,美国本土已经休眠了很长时间的核弹射井纷纷运作了起来,无数装载了核弹头的洲际导弹纷纷从射井中喷射而出,向着整个世界射了末日的宣告!

    莫斯科,北京,巴黎,伦敦,东京,悉尼……

    世界上所有大国的重要城市全部被美国的核弹锁定,洲际导弹拖着长长的火舌,向着自己的目标以音飞去。

    与城市中的丧尸危机相互映衬,构成了可以说是最绝望的末日景象……

    ——————————————————————————————————————————

    通往高城家宅邸的大门的路上所有人跟着走在前面的淡紫色短小女孩,大脑有点跟不上节奏。

    “妈妈,为什么美国总统会在我们家里啊!?”高城沙耶有点难以置信的低声说。

    而高城百合子则一脸苦涩的笑容,汗颜的说道:“嗯……要怎么说才好,光用语言形容可能没办法解释,这件事只能等你们亲自去理解才行,不过别担心,应该不会导致世界观崩塌的吧……”

    亲自去理解什么鬼!?世界观崩塌什么鬼!?被这样一说反倒越来越担心了啊。

    高城沙耶内心疯狂吐槽。

    而其他暗暗听着母女俩对话的少年少女也同样有这个感受。

    “哦,对了,先说好。”就在这时,布拉瓦茨基夫人突然转过头,微笑着说道,“等见到大总统之后,还希望你们不要一惊一乍,虽然可能会疯掉,但有些时候把一切看淡也是很重要的。”

    “看到大总统会疯掉?难不成大总统还是古神不成?旧日支配者之类的?”岳晨忍不住问道。

    布拉瓦茨基夫人表现出了无比的头疼,扶住额头淡淡的说道:“总而言之,你们去看一看就能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样说着,她推开了宅邸的大门。

    映照进所有孩子们眼中的,是一个似乎经过装修的明亮的大厅,在面向正门的方向有一个主楼梯,从楼梯的扶手两侧分别等距的竖着几面美国标志性的星条旗。

    这么一看,还真有一种总统府邸的风格。

    布拉瓦茨基夫人突然开口喊到:“总统阁下,岳晨先生和他的朋友到了哟。”

    “哦!岳晨先生终于来了吗?让我等了很久啊!哈哈哈哈哈!”

    这时雄浑的声音从楼上传来,那声音中不自觉的透露着一种自信和强硬的感觉,还有豪迈。

    随后,有力的脚步声响起,只要一听到这健步如飞的声音就能知道,这个总统阁下绝对是一名健壮干练的中年男人,真的能够带给人一种稳重而不失魄力的感觉。

    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从通往二楼的两侧楼梯上走了下来,虽然还没有露出正面,但是岳晨和其他人都能够明白,这个总统不是一般人!

    “好……好厉害的肌肉——”小室孝看着总统那蓝色的外衣,感叹道。

    是的,不需要看别的,只是看到那大概1米82左右的伟岸身影以及那非常明显的肌肉,就能够知道这个总统阁下绝对经过了高强度而且科学合理的锻炼!

    恐怕也是因为能够符合他身材的西服比较难找,所以这身蓝色的【西服】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这反而更加衬托出他那令男人羡慕的身材。

    只不过他的头似乎有点白花花的,并不像一个中年人该有的色,但这样的形象如果带上帽子,反而有一种符合美利坚的气质。

    看到这里,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期待着,这个男人的正脸究竟会是多么老成而精干的中年面孔了!

    “久等了!岳晨阁下。”男人那附有男性特有的浑厚的磁性声音响彻整个房间,这声音如果有大叔控在这里,绝对会被彻底迷倒吧。

    实际上高城沙耶就有点晕乎,心中隐隐期待着能够有机会观摩一下她的正面。

    总统阁下,就是拥有着非同一般的魔力!

    于是,在万众期待下,白色毛的中年总统阁下,转过了身————

    “————————”

    刹那间,布拉瓦茨基夫人和高城百合子夫人都明显的感觉到,现场的气氛冷却了下来。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大总统,被震撼到彻底呆愣在原地。并不是因为这个总统太帅或者怎样,而是因为——

    “啊……啊哈哈哈哈,小室君,岳君,我觉得我这两天可能有点累了,居然出现了幻觉了,哈哈哈哈……”

    平野户田扶了扶眼镜,僵硬的笑了起来。

    “是,是呢~绝对是我们眼花啦哈,哈,哈……”

    高城沙耶也强撑着自己那差点被吓到跳出来的心脏说道。

    然而其他人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两个人,仅仅是张大着嘴,看着昂阔步从楼梯上走下来的这个肌肉充实、体魄伟岸、毛雪白、声音雄浑的——

    狮子。

    不对,或者应该说,是长着狮子头的人形肌肉怪物!?

    “岳晨先生,在下等您好久了!”

    狮子头大笑着走过来,对着无奈摇头的布拉瓦茨基夫人点头致意——他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现场一度陷入尴尬的气氛。

    良久,觉得自己世界观遭到了毁灭性冲击的小室孝傻愣愣的举起手,小声问道:“那个……请问你,你……就是,美国的大总统(现任)吗?”

    狮子头转过头看着小室,再一次豪爽的哈哈大笑起来,然而这个大笑却让在场的少年少女脊背一寒,生怕这狮子突然翻脸对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扑过来,将其一口吃掉。

    不过狮子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表示,仅仅是大笑之后,表情变得郑重起来——然而摆着那么一个狮子脸,再怎么郑重也只有让人感觉滑稽。

    “哦,小室君,对吧,在下经常听闻高城先生提起您。”狮子头这样说着抬头看向了所有人,“说起来你们还不认识我对吧,那么就好办了。”

    他轻轻咳了两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毛,郑重的说道:

    “那么诸君,初次见面,在下便是美利坚现任大统王,同时乃是享誉世界的大天才——【明王】!托马斯?爱迪生是也!”

    然后,有点经不住刺激的平野户田直接被吓昏了过去。

    “托,托马斯……爱迪生!???”

    所有人差点吐出一口老血,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狮子头,也就是托马斯?爱迪生!

    就是那个美国电气时代的引领者之一,将【电】这一能源作用在各种精妙仪器上,彻底颠覆了人类生活的,世界最伟大的【明大王】——托马斯爱迪生!?

    “托马斯阁下,您这样对他们说绝对会让他们经不住刺激的啊……”布拉瓦茨基夫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是这样吗。”自称为托马斯?爱迪生的狮子疑惑的问,似乎根本没注意倒在地上的平野。

    岳晨咽了咽口水,再一次仔细打量着爱迪生——他穿着一身好像人一样的蓝色紧身衣,从紧致的上衣上延伸出一大块红白条纹的下摆,一直垂到脚部。

    他的手上戴着一副大红色的金属手套,上身纹有红色的纹路,胸口处凸起着一个如同星星般金黄、中间凹陷进去镶嵌在整个胸口的喷射器状的东西。

    两个如同电灯泡般的长筒分别安装在爱迪生双肩上,随着他的动作时亮时灭。

    然后,一个白毛狮子脑袋长在了这个人类的身上。

    “那个……托马斯阁下。”岳晨试探性的问道。

    爱迪生立刻看向岳晨,用那个狮子头扯出渗人的笑容说道:“有什么事情吗?岳晨先生。”

    “请问……你的头,是怎么回事?”

    顿时,爱迪生的脸色变了,仰起头吼道:“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岳晨先生你们在意的原来是这个吗!?”

    接着,他猛地低下头,用有点可怕的神色说道:“你们就不要在意我这张脸啦!因为——这可是美利坚的象征啊!”

    “美国的象征……不是鹰吗?”岳晨挑了挑眉头吐了一个明显不合时宜的槽。

    除了岳晨和麦卡蒂,所有人瞪大了眼睛,他们根本无法相信,这个狮子头居然是托马斯?爱迪生……不,或者说明大王爱迪生已经死了,然后一个狮子头突然说自己是他们从小就熟知的爱迪生,这绝对是足够冲击世界观的事情。

    “总而言之。”爱迪生看向所有人,恢复了以往的表情,淡定的开口道,“看你们现在的反应,交涉根本无法正式进行啊,那么来我的工坊吧,我和布拉瓦茨基夫人,查尔斯先生和威廉先生,以及那个全世界最令人厌恶最令人恶心的衰鬼,来和你们解释一下——吾等【英灵】的存在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