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希里爱丽丝来说,今天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一场真实的噩梦。

    从爱丽丝的印象中,自从满脸交集的父亲来到学校,甚至连假都没有请便强行将她带出来的那一刻,一切,就彻底改变了。

    在一路上,年幼的她看到了太多的残酷,虽然她还不是很理解,为什么那群人要如同疯了一般的去撕咬其他人,甚至来撕咬自己和爸爸,但她却明白,自己的爸爸正在拼命地保护自己。

    但是……妈妈呢?

    小女孩不止一次的抬头去问自己最信任的父亲。

    放心吧,妈妈……待会就会见到了。

    每一次,爸爸都蹲下来,微笑着和自己的女儿这样说。

    然而,直到晚上,爱丽丝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妈妈,而且,自己的爸爸,也变得越来越焦急。

    他们路过了所有还有人居住的房子,也尝试着像所有的幸存者求救,然而无一例外的被拒之门外,毕竟,在现在这个乱世中,哪怕是自己的生命也难以保证,又有什么人会有那样的善心,去拯救其他人呢?

    爱丽丝明确的感觉到,每当被一户人家拒绝,爸爸就变得更加焦躁。

    即使她还只是一个懵懂的孩子,但是,她也依然能知道,爸爸再这样下去的话,会非常不好。

    然而,爱丽丝却没有任何办法去安慰他。

    夜色越来越沉,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些在街上游荡并攻击他们的坏人似乎更加狂暴了,越来越多的幸存者被这群坏人扑杀在地。不过,每当这个时刻,爸爸都会有意无意的挡住爱丽丝的视线,尽量让她不去看那些残酷的场面。

    最终,爱丽丝和爸爸来到了这里,这个看起来像是一户富裕家庭的庭院中。

    小心翼翼的扣上了没有锁的院门——看起来这个家庭的躲避实在太过仓促,连上锁的时间都没有,便慌慌张张的躲进了家中。

    爱丽丝被爸爸领着走到了这户人家的门前。

    “爸爸……妈妈呢?”爱丽丝用稚嫩的声音说道,她很害怕,她害怕着妈妈会死掉,但她更害怕妈妈会变得和她一路所见的人一样,变成一个只会杀死别人的坏人。

    爱丽丝的爸爸蹲下来,尽量用平和的声音说道:“没事的,爱丽丝,妈妈没事……我们马上就会去找她了。”

    “嗯!”爱丽丝高兴地点了点头。

    她相信自己的爸爸,她一直一直都认为,自己的爸爸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因为从小到大,只要爸爸和自己约定好的事情,就一定能够实现,所以,这一次,也一定可以……

    “拜托了,请帮帮我们!”爱丽丝的爸爸开始敲门,神色变得非常焦急。

    “不要……不要过来!给我滚开,到别处去!”从房门尽头,传来了男人惊慌失措的声音。

    “拜托了!帮帮我们吧!”爱丽丝的爸爸突然变得非常激动,“孩子,哪怕只让孩子进去都可以!拜托了!”

    门口亮着的灯无情的关了下来,彻底表明了这家人的决心。

    “————————”爱丽丝的爸爸彻底沉默了下来。

    爱丽丝担心的看着他,小声的唤道:“爸爸……”

    或许就是女儿这样的一声呼唤,身为父亲的男人所有的焦虑和暴躁,彻底从内心中爆,他的想法非常简单,只要爱丽丝活着,只要自己的女儿能够活下去,哪怕自己死去也没有任何遗憾,这并不仅仅是他最后的愿望,也是他已经变成了怪物的妻子、爱丽丝的母亲在变成【他们】的一员时,托付给男人最后的愿望。

    不论是,身为父亲,或者身为丈夫,亦或是身为一个男人,就一定完成约定。

    终于,想要让爱丽丝活下去的愿望让他彻底失去了冷静,这一刻,父亲扬起了手中沾满了血迹的扳手,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快……快开门!不然的话我就要破门了!!”

    “爸……爸爸!?”爱丽丝被父亲突然的咆哮吓了一跳,惊恐的仰头看着他。

    这一刻,爱丽丝对这个样子的爸爸感受到了一种陌生感。

    爱丽丝的爸爸举着扳手的手颤抖着,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这样威胁别人,但是没有办法,为了能让女儿活下去,他只能,或者必须要这样做。

    “我真的要破门了!!!”

    “等……等一等!”终于,或许真的是害怕房门被这个疯狂的男人破开,屋内传来了刚刚那个男人惊恐的表情,没过一会,门口的灯再一次亮了起来,房门被缓缓地打开。

    爱丽丝的爸爸面露喜色,放下了手中的扳手,有点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房门:“非常感谢你们……”

    “噗嗤”的一声贯通声,爱丽丝爸爸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房门彻底打开,映入呆愣的爱丽丝眼中的,是一把刺进了自己爸爸身体中的刺刀。

    鲜红的血液,从爸爸身体中流到了刺刀的把上,然后,一滴一滴的滴到地上。

    这个场面,恐怕是爱丽丝一生,都难以忘记的场面吧。

    一个满脸惊恐的男人把刺入父亲身体中的刺刀颤抖着拔了出来,他用近乎哭泣的声音低声说道:“原谅我……原谅我……”

    爱丽丝的爸爸向后不断的倒退,最终倒在了庭院的门旁,在他倒下的瞬间,庭院的大门被打开。

    “爸……爸爸……”爱丽丝颤抖着走到男人的身边,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泪水开始在眼中打转。

    “爱……丽丝……”因为失血过多,爱丽丝的爸爸此时此刻已经面色惨白,但是,他依然强撑着脸上的笑容,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女儿,露出了笑容,“没事的……爱丽丝……爸爸,没事的……”

    “不要……爸爸!”爱丽丝哭喊着扑到爸爸的身上。

    爱丽丝的爸爸摸了摸她的头,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别哭……爱丽丝……只是,爸爸……接下来可能就不能陪你了……”

    “不要不要……”

    “你要离开这里……”从口中流出了鲜血,爱丽丝的爸爸用自己最后的力气说道,“千万……不要被他们抓住……”

    “不要不要不要!!!”爱丽丝大声的哭喊起来。

    父亲最后一次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对不起……爱丽丝……如果可以……”

    没有说出最后的愿望,爱丽丝的爸爸的双眼失去了焦距,身体渐渐地冰冷了下来。

    “爸爸————!!!”

    可怜的小女孩的哭声彻底爆出来而这个哭声,在这宁静的夜晚引来了附近丧尸的注意。

    而在背后的那个男人看到了丧尸渐渐地聚了过来,恐惧终于彻底爆,他明白,这个少女如果继续这么哭下去,绝对会让更多的丧尸聚集在这里,到时候,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都会陷入危险!

    这一刻,他咬了咬牙,既然已经杀死了这个小女孩的父亲,那么,哪怕再杀一次,也已经无所谓了,此时此刻,他的手上已经粘上罪孽了!

    “对不起——”为了保护自己重要的东西,而去伤害其他的东西,这应该算是动物的本能吧。

    男人挥起了手中的刺刀,对着这个哭泣的小女孩狠狠地刺了下去!

    “救救我……爸爸!”

    ————————————————————————————————————————————————————————————————————————————————————————

    “这可不行哟,对女孩子使用暴力什么的。”

    少年的声音从男人身边传来,一个金色头的少年微笑着看着男人,他的手则紧紧地握住了男人手中的刺刀,微笑的表情中,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愤怒之色。

    “哎?”爱丽丝回过头,含泪看着这个金的少年。

    “你……你是……噫!?”男人惊恐的看着这个凭空出现的少年,在惊恐他恐怖的力气的同时,在看到大批大批的丧尸聚集在了他们家的门口时,更是恐惧的说不出话来。

    “吼!!!”丧尸咆哮着扑向了眼前的几人。

    “呯!”枪声响起,麦卡蒂手中的枪喷射出火光,一瞬间贯穿了几只丧尸的头颅。

    麦卡蒂笑了起来,但是那笑容却充满了冰冷:“如果想要活命的话就给我滚回屋里,感谢我会这么好心的帮你清理这些丧尸吧。”

    麦卡蒂这样说着,手中的枪喷射出火舌,在一瞬间击杀了好几个不断涌入庭院中的丧尸们,但这对于大规模的尸潮来说还是太少了。

    “啧,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啊。”麦卡蒂笑着说道,“哎呀,这可真是麻烦的不得了呢。”

    麦卡蒂说着,一脚将冲进了庭院的丧尸踹了出去,而后近一步站到门口,手中的枪一瞬间旋转起来,还不到一秒,火舌翻飞中,丧尸们便纷纷倒下,在大门口控出了一片空缺,借着这个机会,麦卡蒂后退了一步,把大门重重的关上。

    “好了,小妹妹。”麦卡蒂走到哭泣的爱丽丝身边,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头,“这里不是久留的地方,咱们也是时候离开了哟。”

    “哥哥……”爱丽丝停止了哭泣,看着自己爸爸的尸体,哽咽的说道,“爸爸,是死了吗?”

    “…………”麦卡蒂沉默着看着这个男人,再看了看跪在男人身边哭泣的小女孩,一时间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他微笑着站起来,从旁边摘下了一朵白色的花儿,轻轻地放在了爱丽丝父亲的胸口。

    麦卡蒂微微低下了头,牵起了爱丽丝的手:“走吧,小妹妹。”

    “嗯……”爱丽丝看着爸爸胸口上的小花,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跟着麦卡蒂站了起来。

    麦卡蒂看着在外面游荡的丧尸,以及丧尸眼中散出的令人不安的红色光芒,淡淡的说道:“那么接下来就得考虑考虑,怎么闯过这个坎了啊。”

    ————————————————————————————————————————————————————————————————————————————————————————

    “走了,巴贝奇,去帮麦卡蒂一把。”岳晨跳到在院中巴贝奇的身上,笑着说道。

    巴贝奇淡淡的说道:【领命,master,只不过,这些丧尸在夜晚会变得更强,如果您要出去支援的话,请务必小心。】

    “变强?”岳晨奇怪的看着周围的丧尸,和他们眼中散的红色光芒,不由得皱了皱眉,“确实呢,就算是我也能感受到他们散的不同寻常的气息……”

    【是的,所以请务必小心。】巴贝奇提醒道,【那么,要走了吗?】

    “当然,管他是怎么变强的,先把那个小女孩和麦卡蒂救下来再说别的!”岳晨抬起头,对着在二楼持枪的小室孝和平野户田说道:“平野,小室,狙击交给你们了!”

    “交给我们吧。”平野对着岳晨竖起了大拇指,再一次调整好了狙击枪。

    “妈妈!杰克也要去!”这时,杰克裹上了黑色的袍子,从阳台上扑进岳晨怀中。

    岳晨接住了杰克,紧接着,他的手中多出了一张卡片。

    紧跟着,卡片化作了金色的流光,涌进岳晨的身体中,与此同时,闪电的光芒顷刻间从他体内爆出来,一抹难以抑制的狂气从他的眼中迸而出。

    【这个是……从者的力量?不,虽然很弱,但是从这个等级的气势来看,是相当强力的存在。】巴贝奇轻声说道。

    这时,附近的丧尸纷纷看向了岳晨这里,开始向他扑了过来。

    “我们上!巴贝奇————!”

    刹那间,巴贝奇的背后弹出了两束如同机车喷射筒般的长管,瞬间,大量的蒸汽开始从长管中喷射而出,巨大的轰鸣声在这尸乱的夜晚显得更加响亮。

    而就在长管喷射出蒸汽的同时,巴贝奇的从背后抽出了一杆巨锤,巨锤的长度足够媲美巴贝奇的身高,巨锤的头部呈现出上宽下窄的圆筒状锤头。

    【那么,诸位怪物哟,就让尔等见识一下,经过托马斯先生改装过的,吾的全新形态吧!】马力全开的巴贝奇那优雅的机械音震动着空气,这磅礴的气势如果是面对拥有自我意识的敌人,一定会感到非常震撼吧。

    【查尔斯·巴贝奇,战车形态,变形!】

    巴贝奇将自己的双腿分开,就在同一刻,巴贝奇的双脚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轮,令人胆寒的电光从腿部爆出来!

    “冲锋吧!巴贝奇!”

    岳晨的怒吼声爆出来。

    【轰————————!!!!】

    仿佛能够遮天蔽日的蒸汽刹那间布满了整个街区,巴贝奇把巨锤水平的对准了前方,下一刻,巨锤头部的圆筒突然急旋转起来,把空气中的蒸汽卷成了巨大的蒸汽龙卷。

    而后,名为【巴贝奇】的巨型战车,对着整个街区的丧尸起了碾压性的冲锋!

    “要上了!go1denspark!!!”岳晨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黄金巨斧,在巴贝奇起冲锋时,像前方的丧尸们用力投掷而去!

    耀眼的金色雷光顷刻间在尸群中爆了出来!

    ————————————————————————————————————————————————————————————————————————————————————————

    “我们该走了,趁着夜色立刻离开这里吧。”穿着一身单薄的内衣的高城沙耶拎着一堆食物走了出来,无奈的说道。

    鞠川静香有点惊讶的说道:“唉?要走了吗?”

    “那当然咯,外面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还要怎么继续待在这里啊。”高城沙耶无奈的叹气道,“总而言之,现在这里不能继续住了,你们也来帮忙,赶快把能带走的东西带走就好,用停在车库的悍马车。”

    “好的。”已经醒来的宫本丽、井永豪和毒岛冴子点了点头回应道,至于平野和小室则继续坚守在岗位上,狙击打算从道路两旁攻击岳晨和巴贝奇的丧尸。

    没过多久,井永豪走了上来,看着小室孝和平野户田说道:“阿孝,平野,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准备跟着巴贝奇离开这里吧。”

    然而,他并没有听见两个人的回复,此时此刻的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巴贝奇冲锋的方向,并不是因为巴贝奇,而是因为,在巴贝奇必经之路前,慢慢靠近的一个巨人。

    “小心!岳,查尔斯先生!”小室孝站了起来,用惊恐的声音疯狂的喊道。

    然而,他的声音却被巨大的蒸汽轰鸣声压了过去,导致冲锋的两个人根本没有听见他的喊声。

    “呼啦!!!”

    就在这一刻,一把巨大的斧头从旁边的小巷中砸出,狠狠地磕在了冲锋中的巴贝奇身上。

    然后,巴贝奇居然就这样被这个斧头的主人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什么?】不只是其他人,哪怕是巴贝奇本人也震惊的看向旁边小巷中,这个身高不亚于自己的巨人!

    “又是生化危机的那个怪物吗,那个拿着斧头的……”岳晨皱了皱眉,但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给他犹豫了,如果丧尸越聚越多,就算巴贝奇撑得住这群丧尸,但太多的话也根本应付不过来,或许自己也会被咬到也说不定。

    这时,巴贝奇突然说道:【请您冷静,master,您现在使用的应该是Berserker的能力吧,那么您更应该保持冷静,冷静下来。】

    巴贝奇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原本焦躁不安的岳晨突然变得冷静了起来,也对,这个怪物既然可以用蛮力硬生生的挡住巴贝奇的冲锋,那么也就是说,它至少在力量上,绝对是从者级别的可怕怪物,而自己只是拥有坂田金时十分之一力量的人而已,如果真的打起来,自己根本不占任何便宜。

    “妈妈……加油。”杰克也站了起来,表情凝重的看着这个怪物。

    【master,接下来,指挥就要交给你了。】巴贝奇说道,【不错,这便是master的任务了,随机应变,下达正确的指示,这才是master的职责,要记住master并不是冲到最前线的职责,而是指挥——比任何人都冷静,比任何人都果决,比任何人都明智,这才是master的任务!】

    巴贝奇这样说着,蒸汽声和机械运转的声音从他身体的每一个关节传来,胳膊肘喷射出的蒸汽形成了巨大的动能,让他手中的巨锤带着仿佛可以砸碎钢铁的气势对着前方的怪物起了冲锋!

    “吼——————!!!!”

    那个怪物也怒吼了起来,手中的巨斧夹杂着锐利的破空声,对着巴贝奇挥来的气势磅礴的一击狠狠地迎了上去!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恶战,真正的是从者般的战斗,在这个狭窄的小巷中彻底爆出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