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床主市城市的大桥上。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警察和消防员将警车消防车全部横在了大桥上,只在中心留下了一道仅仅能供一个人通过的过道。

    警察、医生与消防员严密的检查着通过的幸存者,这期间,幸存者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这也很正常,毕竟在这个时候,安全的地方已经被自卫队保护住了,而丧尸横行的地方,大家也知道不能久留,所以纷纷逃往安全的地方。

    如果在这之中有人被丧尸感染,混到了安全区内,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突然感觉床主市的警察很负责任啊。”岳晨说道。

    坐在他身边的高城推了推眼镜,有点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岳晨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想说,你们这个城市的警察居然到现在还能够一直坚持在岗位上检查幸存者,不得不说已经负责任到家了。”

    顿时,听到这话的高城沙耶皱了皱眉,毕竟说到底她也是爱国右翼家的大小姐,岳晨这么评价他们的警察,总觉得有一种日本的警察很不负责任似的。

    “我到不是说你们警察不负责任的意思啦。”看着高城沙耶的表情,岳晨说道,“毕竟,你老爸是右翼组织的领袖吧,高城,那你应该听他说过【敌在交通部】这样的话吧。”

    “…………”高城沙耶一时语塞。

    岳晨说这话不是没有道理,毕竟日本这个有趣的国度,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好。

    比如,近几年日本研出个坦克,要运到自卫队,结果交通部居然说这坦克过了公路的限定承重,结果导致自卫队不得不把坦克零件拆下来分批运走。

    这其实也没啥,可问题就是,要真是其他哪个地方需要坦克,比如示威型的阅兵,你丫不会是还得拆开去满街溜一圈吧。

    “看那!迎面走开的是我们的坦克——啊,不过因为交通部法规限制,所以我们只能把坦克拆开装上卡车分批阅兵。”

    真要这样我觉得日本这交通部迟早要先被端掉。

    “而至于为什么我说你们警察尽职尽责。”岳晨拍了拍高城沙耶的肩膀,叹息着说,“在你们日本现在个人主义这么大规模盛行的时代,丧尸危机爆这种事情警察还在恪尽职守,其实这都不叫做尽职尽责了,我觉得已经完全够格评上【感动日本人物】了。”

    “咕唔……”高城沙耶充满怨气的看着岳晨,但她却没有办法反驳。

    岳晨这句话不可能没有依据,最简单的例子——当年福岛大地震核泄漏之后,需要人进入核电站冷却反应堆。

    结果,任务交给自卫队,自卫队毅然决然的——

    ——拒绝了。

    再说救灾,大地震生的第一时间,冲上去救人的不是自卫队,而是黑帮,所以可以看见满大街身上纹着黑帮纹身救助灾民。

    至少岳晨看过的救灾图片里,有黑帮,有志愿者,而且志愿者里还没有多少日本人,就是没看见自卫队……

    就想一想右翼为了吸引死宅参军甚至搞出了舰娘这样的游戏,现在自卫队本身已经相当于被死宅占领了。

    “所以你们的国家真的很奇怪啊。”岳晨挠了挠头,无奈的说道,“战争前以狂热军国主义为主,战争结束之后在一瞬间就向着完全相反的极端个人主义跑过去了。”

    高城沙耶根本说不出话来,毕竟岳晨说的基本都是事实了。

    “哈哈,master,您的话一如既往的犀利呢~”麦卡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就在他们坐在巴贝奇身上看着大桥时,几声张狂的笑声传了过来,只见一男一女——从花花绿绿的头来看,大概是小混混吧,他们完全无视了警察的语言阻止,张扬的从大桥两边的边路下跑过,打算强行闯入安全区。

    恐怕他们想的是,凭借自己未成年的身份,警察根本不可能动他们一丝一毫吧。

    然后警察叔叔的高压水枪把他们全部喷到了桥下。

    从这个高度摔下去哪怕不会死,也会被水呛死吧,更何况还近距离吃了一高压水枪。

    看到这里,所有人都明白了,曾经的法律已经没有用除了,在现在这个时代,不论你究竟是谁,不论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只能无条件的遵守末日中生存的法则。

    “恐怕就算现在还有时间,巴贝奇能够飞过去,也会被警察们打下来吧。”岳晨说道。

    虽然巴贝奇可以飞,但他们实在不能飞的太高,毕竟还有这么多普通人,太高的地方很容易出现问题。

    而低了的话,警察又不是圣殿骑士,怎么可能看不见这么黑的一个大玩意从他们头顶上飞过去。

    从河里走?

    现在丧尸还没有大规模的聚集,警备比较充足的情况下河道上有很多警察在巡逻,现在强渡很容易遭到攻击。

    【吾也觉得现在不是时机。】巴贝奇说道,【如果可以,最好趁着夜色,并且还有大规模丧尸聚集的情况下偷渡过去为上。】

    鞠川静香突然说到:“人家朋友的家就在这附近,今天晚上就在那里住吧~”

    “好,那么巴贝奇,就先去鞠川小姐的家里吧,我也觉得需要有点时间整备一下我们的情绪了……鞠川小姐,您朋友的家里应该有热水食物之类的吧。”

    “请放心,应有尽有哦!”

    ——————————————————————————————————————————

    “哇!有热水啊!”

    在鞠川静香朋友的家中,姑娘们兴奋的看着花洒中涌出的冒着热气腾腾的水,顿时开心的说道。

    和女孩们的关注点不同,几个大男人则围着一堆东西狠狠地咋舌。

    “那啥……鞠川校医的朋友……到底是什么人啊。”小室孝看着面前成排摆放的枪械,呆呆地问道。

    “哇啊啊啊啊啊!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啊!?”平野户田这个军事宅已经双眼冒光了。

    这样说着,他一把扑在了枪械上,仔细的挑选着自己趁手的武器。

    小室孝顿时紧张的问道:“那个……平野,你会用枪吗。”

    “放心吧,我当年在美国黑水公司可是专门训练过一个月的。”平野户田自豪的说道。

    “…………”

    男孩们呆呆地看着平野户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车库中也挺着一辆军用悍马,刚好可以载上我们所有人,而且应该是改装过的。】

    这时,一直不在房间内的麦卡蒂突然从窗户翻了进来,巴贝奇则飞在天空,对岳晨说道。

    麦卡蒂把从附近便利店搜刮来的食物放在茶几上,打开一瓶汽水说道:“不过这家里还真是厉害啊,能搜集这么多武器恐怕不是普通人啊。”

    “是啊,”井永豪点了点头,“在日本持枪可是犯法的啊。”

    “应该只是收藏吧。”岳晨说,“有句话说得好,只要不被现就不叫犯罪~恐怕只是因为兴趣爱好所以才收藏了这么多吧。”

    “呜呜!不要!杰克要和妈妈一起洗!”

    就在这个时候,哭泣声突然传了过来,只见衣衫凌乱的杰克突然从浴室跑了出来。

    在杰克的背后,还跟着一个…………只用一条白色浴巾勉强裹住了身体的鞠川静香!

    “杰克!?”岳晨急忙蹲下来把杰克搂住,然而下一秒,扑过来的鞠川静香没有即时停下来,胸口刚好撞在了抬起头的岳晨脸上。

    “呜呼咕——!?”

    然后,两个人双双倒在了地上。

    “啊……好疼……”

    鞠川静香揉着头,趴在地上,一脸迷糊的看着周围:“咦?岳君呢?杰克酱呢?”

    “咕……要……嘎死——快——嘎!?”

    细微的声音传了出来,这样反而让鞠川静香更加迷惑了。

    “啊咧?人家明明有听到岳君的声音啊,可是为什么看不见他的人呢?”

    (走好了,各位,我先走一步————)

    麦卡蒂顿时跳了起来生说道:“不好!master的魔力供给开始减弱了!快把鞠川小姐拉开!巴贝奇来帮忙!”

    “妈妈!”在关键时刻被岳晨推开的杰克终于反应过来,哭着想要拉鞠川静香起来。

    “唉!?”这时,鞠川静香终于现了自己身下硬生生吃了自己一分钟洗面奶的岳晨,惊慌失措的想要爬起来。

    然而,她湿漉漉的手在撑起身体的一瞬间滑了一下,岳晨刚进行了一下深呼吸,接着,洗面奶再一次把他整张脸严严实实的埋了起来。

    “#∮%aの#∮%$”

    岳晨的呼吸在一瞬间,彻底停止了。

    (这世界上还有人比我死的更幸福……不对,更憋屈吗?)岳晨在弥留之际这样想到。

    “master!你要振作啊!”

    “妈妈!不要死!”

    ——————————————————————————————————————————

    不知过了多久,岳晨终于醒了过来。

    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在他身边坐着已经穿戴好了衣服,一脸歉意的鞠川静香,以及一脸涕泪的杰克。

    “啊!妈妈!”杰克看见岳晨醒了过来,顿时开心的扑进了他的怀中。

    鞠川静香很羡慕的看着和接了腻在一起的岳晨,笑着说道:“岳君和杰克的关系真的令人羡慕啊。”

    岳晨摸了摸杰克的头,笑着说道:“的确,这孩子确实一直很黏我。”

    “说起来,大家都洗过澡了吗?”岳晨抬起头问道。

    鞠川静香点了点头:“是的,只不过人家害你晕倒了,所以一直没有去洗。”

    就在这时,杰克抬起了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岳晨:“妈妈,可以个杰克一起去洗澡吧!”

    “嗯,可以哦。”

    “等……等一下!”鞠川静香突然脸红了起来,拦住了想要抱杰克起来的岳晨,“岳君你不能和杰克酱一起——”

    “恩!怎么了?”岳晨奇怪的问道。

    鞠川静香结结巴巴的说道:“因……因为,你是男孩子,而杰克酱是女孩……”

    岳晨低头看了看杰克,他从一开始就一直负责给杰克洗澡的,对他来说,杰克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最次也是妹妹一级。

    试问,有几个哥哥没带过自己亲妹妹洗过澡的?

    所以岳晨一直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不要!杰克就是要和妈妈一起洗!”

    杰克顿时充满戒备的看着鞠川静香,似乎生怕这个差点夺走自己妈妈性命的女人把自己拐跑。

    “呯!呯!呯!”

    然而,就在三人僵持着的时候,阳台处突然传来了几道枪响。

    顿时,鞠川静香惊慌失措的站起来问道:“怎……怎么了!?是丧尸吗?”

    岳晨皱了皱眉,把杰克放了下来,和鞠川静香一起跑到阳台那里。

    “怎么了,麦卡蒂?”看着麦卡蒂拿着手枪,和同样手持狙击步枪的平野靠在阳台上。旁边……呃,除了穿着一身白色围裙之外里面只穿着黑色蕾丝胖次的毒岛伢子。

    当然岳晨知道现在不是在这种事情的时候,于是,他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麦卡蒂。

    “啊,master,我们在帮助一个小女孩。”麦卡蒂转了一下手枪,笑着回答道。

    “小女孩?”岳晨顺着麦卡蒂指的方向看去,此刻的大街上已经布满了尸潮,丧尸以令人头皮麻数量不断聚集在这里。

    在不远处的一户人家的庭院中,有一个小女孩无助的在那里哭泣,旁边还倒着一个男人的尸体。

    “那个孩子……”岳晨微微皱了皱眉。

    麦卡蒂狙击了几只丧尸,但对于这种规模的尸潮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的帮助。

    终于,他无奈的笑着,慢慢站了起来:“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算啦,各位,我去去就回,不用担心我哟。”

    旁边,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的毒岛伢子突然开口问道:“麦卡蒂,你要去哪里?”

    “还用说吗?”麦卡蒂回过头,充满笑意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凛冽的神色,“当然是去救那个可怜小姑娘咯。”

    这样说着,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麦卡蒂纵身一跃,从二楼的阳台下,飞身跃到了围墙之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