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卡蒂在出去的一瞬间,便被冯宇宸拽进了角落里。?  ?八?一中文? W?W㈧W?.?8㈧1㈠Z?W㈧.?C㈠O?M?

    冯宇宸已经彻底失去耐心了,从一开始他就有一种这个人一直在针对他的感觉,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瞄准了他看中的女人,简直罪不可赦!

    “小子,我警告你,你Tmd给我聪我看中的女人身边滚远点!”冯宇宸把麦卡蒂压在墙上,用愤怒的骂声对他吼道。

    “——————”麦卡蒂依然在笑眯眯的看着冯宇宸。

    然而,这个笑容在冯宇宸看来,却显得越来越可恶,充满了嘲讽和怜悯。

    “笑?你Tm把你这笑容给我收回去!”冯宇宸狂怒的抽出了轩辕剑,抵在了麦卡蒂脖子上,“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给砍了?”

    “唉,我很想问啊,明明你和我的雇主都是一个国家来的,怎么性格差距就这么大呢?”

    麦卡蒂无奈的说道,但这个姿势说到底还是很难受,所以他轻轻的把冯宇宸推到一边,但从者的力量说到底还是人类不能承受的,所以突如其来的力量让后者接连退了一个踉跄。

    “你再嘴贱?”然而,吃了一个亏的冯宇宸的怒火顿时彻底爆,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

    于是,他挥着闪烁着寒光的轩辕剑,向麦卡蒂扑了过来。

    “决斗可是一个好习惯,不过,你真的快的过我吗?”麦卡蒂笑了起来,把手轻轻的搭在了枪套上。

    “哦呀,原来在这里啊~”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岳晨不知为什么来到了这个角落里,“说起来——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

    岳晨扫了一眼剑拔弩张的二人,傻子都能看出来究竟怎么回事。

    “没有哦,master~”麦卡蒂把枪放了下来,“只不过是在讨论男人之间的话题而已。”

    但是,冯宇宸却并没有因为岳晨的到来而放弃,毕竟对他来说,只要那个铁人不在这里,岳晨这样的人,在他的轩辕剑下,也不过就是一个废物而已。

    “哼,我劝你最好也不要多管闲事,系统持有者!”冯宇宸用剑指了指岳晨,“如果你敢来阻止我,信不信我让你一起成为我轩辕剑下的亡魂?”

    “——————”

    岳晨顿时说不出话来,他歪着头看了看这个少年,有点疑惑这个明显是重度中二才能说出来的尴尬症台词,他究竟是怎么有勇气说出来的。

    现场的气氛顿时沉静了下来,不是因为剑拔弩张,而是因为岳晨一直觉得这语句真的尴尬症都要犯了啊!

    “那啥,还是不要轻易说出杀人这种话比较好哟~”

    岳晨抱着生一事不如少生一事的态度尝试着交涉了一下,然而,冯宇宸却一直不依不饶。

    “哼?杀人?老子连丧尸都杀了十几个了,也不差你们这几个!”冯宇宸说着甚至还兴奋的舔了舔嘴唇,“而且啊,在尝试着杀了第一个丧尸之后,我甚至还觉得特别兴奋啊,然后一口气连杀了好多只啊——看起来我还是有点嗜血的冲动……”

    “慢着,兴奋是什么鬼啊!?”岳晨顿时咳嗽了起来,差点因为这个事情笑出了声,“不不,少年你这肯定不是嗜血的关系,你这个是绝对高x的表现无疑啊噗……”

    岳晨到底还是没忍住,扶着墙笑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个画面——冯宇宸杀了一个丧尸后,兴奋的仰天长啸,身体一阵颤抖,然后一口气又杀了十几个丧尸。

    把杀丧尸的环节去掉,这常年绝对是性高x的感觉无疑啊!

    “你——”冯宇宸差点暴走。

    岳晨摆了摆手把他稳住,继续说到。

    “而且说实话,孩子,我早就想说了,为啥丧尸末日你要用剑这种东西啊。”岳晨继续问道,“既然系统都能把剑给你搞出来,枪之类的打丧尸不是更快吗?”

    “哼,这不是当然的吗?”冯宇宸冷笑了起来,“热武器?那种迟早会把弹药用完的废物,怎么可能比得上冷兵器?而且这可是轩辕剑,哪怕现在砍下你们的狗头也根本不费力气!”

    “————”这一刻,现场再一次沉默下来。

    岳晨呆呆地看着冯宇宸,只不过,他眼中并没有因为被冯宇宸挑衅的气愤,也没有恐惧之类的,而是……

    “等等,你这段槽点太多我有点不知道从何吐起——”岳晨偏过头捏住了眉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说道,“那啥,热武器和冷兵器比起来打丧尸是废物?exm!?”

    当然,如果是对于高中生来说,与其用ak47这种可能用不来的武器,或许冷兵器确实好用,可问题在于如果面对大波的丧尸,两者都不好用赶紧跑路才是正道。

    冯宇宸皱了皱眉头:“什么?”

    岳晨忍住笑继续说到:“好吧,我承认轩辕剑真论起来可能确实比热武器厉害,但是吧,一两个还好,真要是尸潮出来冷热都不好用不是吗?掉头跑才是硬道理,还是你觉得人人都是艾达王里昂爱丽丝?能够在丧尸群里无双而且毫无损?”

    岳晨走过去拍了拍冯宇宸的肩膀,继续说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啊,轩辕剑是冷兵器?大兄弟,你的系统究竟是程序错误还是不负责任的给了你一个假冒伪劣的产品啊,轩辕剑这种能放剑气放光炮的玩意你家系统是怎么归类到冷兵器范畴的!?”

    『唔,根据系统的查询,轩辕剑应该归类在魔法武器的范畴,冷兵器是绝不可能的。』茉雫的声音突然在虚空中传来。

    这真的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

    那个传说中能放剑气能放光炮的轩辕剑,居然被划分到冷兵器,那【冷兵器】的定义究竟要广泛到什么程度啊!

    岳晨摊了摊手:“所以说啦,我觉得有时间你去验一下这武器的真伪比较好。”

    “啊啊啊啊啊!我要宰了你!”冯宇宸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舍了麦卡蒂,向岳晨扑了过来。

    “不好意思,如果是对我的master出手,我可不能当做没看见哟~”然而,还没等冯宇宸跑出几步,麦卡蒂突然从后面抓住了他的肩膀。

    下一刻,还没等冯宇宸反应过来,麦卡蒂突然把他的胳膊拧了起来,让他一时间使不上力气。

    接着,麦卡蒂用突然抓住了冯宇宸持剑的手腕,把他拖到自己面前,空出来的手按在他的后脑,狠狠地将他撞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咕哇——”

    冯宇宸还没等惨叫,声音变戛然而止,麦卡蒂的笑容从他的脸上彻底消失,淡淡的说道:“冯宇宸,对吧,我劝你做人还是不要太嚣张比较好,我可是尽了最大的克制,也为了避免各种各样的麻烦才在脸上挂上了笑容啊,不要让我的努力白费,好嘛?冯君。”

    “可恶……不可能的——我明明——明明是全市的散打冠军才对!”冯宇宸不甘的咆哮起来。

    “……”岳晨低头看了看这个痛苦哀嚎着的少年,眼皮顿时跳了起来,“槽点感觉越来越大了,举着一把轩辕剑高呼我是全市散打冠军?”

    岳晨觉得自己这一晚上下来的梗已经够他笑上一段时间了。

    “你这话根本毫无说服力啊真的,你一个练徒手式武术的用剑是要搞事请啊?嫌这个世界难度不够大故意给自己加难度吗?”

    的确,这个槽点真的是太大了。

    散打作为一种搏击技术,能打成全市冠军证明这位底子还是有的。

    可问题在于——散打是徒手搏击术,一个练徒手搏击的人突然拿上剑去和别人对砍,这和自废武功有什么区别啊!

    “所以讲道理。我真心觉得你用一个指虎都比用这个轩辕剑强,你没现。”岳晨无奈的站了起来,“好吧,麦卡蒂,我觉得咱们接下来赶紧干正事比较好,还是先让他冷静一下吧。”

    麦卡蒂点了点头,脸上的微笑再次浮现出来,轻轻的把冯宇宸从地上扶起来,让他靠在了墙上。

    “我也这么觉得哟,master~”

    ——————————————————————————————————————————

    冯宇宸靠在了墙上,急促的喘息着。

    他的双眼变得血红,愤怒让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体内似乎要暴走的血液。

    “——————”

    就在这一刻,一个人站在了他的面前,引得他不由抬头看去。

    ——那是一个皮肤苍白的男人。

    他的衣服可以说比较怪异,上身穿了三层衣物。最里层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中间是带帽兜的棕色卫衣,最外面是一件黑色皮夹克,后背有红色双龙翼纹,而下边则是蓝色的牛仔裤和黑色的皮鞋。

    他的双眼呈现出近乎灰色的暗蓝色,沉静的盯着这个狼狈的少年。

    “……你是谁?”冯宇宸的双眼透露着愤怒,“给我滚远点,我心情不好,当心把你给砍了。”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端详着冯宇宸很长时间。

    “我Tm说了让你给我滚远点!盯你妹的盯!”冯宇宸怒吼一声,对着这个男人挥剑砍了过去。

    然而——

    这一刻,冯宇宸的呼吸停滞了。

    ——一只长满了狰狞的尖刺和纹路的巨大的黑色爪子轻易地抓住了袭来的轩辕剑,然后……

    “喀嚓——”一声清脆的断裂声。

    被吹成削铁如泥能够轻易砍下某人狗头的黄金色轩辕剑,被这个男人如同掰碎碎冰一般的折断了。

    “————你!?”冯宇宸想要退出来,然而眼前的男人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怎么……咕嘎——”

    冯宇宸惊恐的挣扎起来,不管怎样,他说到底也就是一个学生,在能够轻易斩杀的丧尸丛中或许显得中二,显示出自己无人能敌的自信,然而真正面对绝望的死亡时,他根本无力去逆转!

    男人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虽然和预想的差距有点大了,但是也无所谓了,那么就选择你吧。”

    **被贯穿的声音响了起来,男人的利爪插进了冯宇宸的胸口,而后,利爪上突然蔓延出了一道道藤蔓般的黑色条状物,飞快的植入了冯宇宸身体中。

    “唔、咕啊啊啊啊啊啊!”冯宇宸惨烈的哀嚎起来,被男人扔在地上之后,痛苦的满地打滚,他的身体上,开始不断蔓延出黑色的触手!

    “好疼——身体……有什么,有什么进来了咕啊噗嗷嗷嗷————”

    男人没有一点反应,只是平静的转过身,变成了利爪的右手在一瞬间恢复了原装。

    他淡淡的说道:“那么就这样吧,至少我认为,你曾经的人生,应该可以到此终结了。”

    “名为冯宇宸的——【系统候补者】啊。”

    ——————————————————————————————————————————

    岳晨和麦卡蒂一先一后的走进了便利店。

    “附近的丧尸基本都被清理干净了,今天晚上大概没有问题了。”岳晨说道。

    “麦卡蒂,岳?你们一起回来了吗?”毒岛伢子看了看周围,现并没有冯宇宸的身影。

    于是,等到麦卡蒂来到她身边时,毒岛伢子顿时扯了他一下,小声说道:“麦卡蒂……你刚刚和冯,生什么了吗?”

    “没有哦~”麦卡蒂笑了起来,淡淡的说道,“只不过稍微进行了一下交涉而已。”

    这时,便利店的大门被推开,浑身上下布满了泥土、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冯宇宸低着头,慢慢的走了进来。

    他的手中,还拿着已经断裂的“轩辕剑”。

    “————”毒岛伢子看着冯宇宸这个样子,顿时用诡异的眼神看着麦卡蒂。

    麦卡蒂顿时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说道:“伢子小姐,我誓这个样子可不是我的原因。”

    “那个……冯,你没事吧。”小室孝满脸担忧的问道。

    冯宇宸并没有理会他,只是沉默的、带着点颓然的走进了便利店里间。

    “你们不用管我。”冯宇宸说道,“那种虚假的施舍,我才不需要你们来给我。”

    “………………”岳晨沉吟着看了看冯宇宸,又看了看他手中已经彻底断裂的“轩辕剑”,淡淡的说道,“我说,你不会真的去试了试这把剑的真伪吧。”

    岳晨顿时无语了:“难不成……真的是假货?”

    麦卡蒂点了点头:“唔,确实是假货呢。”

    茉雫的声音响起:『是啊,假冒伪劣呢。』

    “最后一句是谁在说话?”平野户田顿时打了一个寒颤,奇怪的仰起头问道。

    然而,冯宇宸似乎没有听见,轻轻的带上了门。

    然而,就在他带上门的那一刻——黑色的藤蔓,在他的身上疯狂涌动起来……

    【岳晨——麦卡蒂——】冯宇宸吐了一口冰冷的浊气,双眼被血色取代。

    【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