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私立藤美学园建立在郊区,所以距离城市依然有一定的距离,哪怕是巴士则用了好久才到达了城市边缘。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所以我说啊!”路过一家便利店不久,紫藤带来的学生中,一个黄毛突然话了,“继续往前走的话,只会深入险境啊!”

    接着,他又仿佛要寻求支持似的,转头对着其他紫藤的学生说道:“再说了,为什么我们一定要陪着小室他们一起啊!”

    “————”小室一行人默默的看着这个黄毛,高城、平野以及宫本丽会井永豪已经眼中出现了明显的厌恶之色。

    毒岛正在闭目养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麦卡蒂依旧维持着他那特有的笑容,岳晨抱着杰克在那里打盹。

    黄毛继续说到:“而且啊!只是你们擅自决定要回城里的吧!在学校里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不就行了吗!”

    “就是啊!”这时,一个消瘦矮小的学生附和,“找一个地方据守起来,像刚才的便利店那样——”

    “嗤啦————”的急刹车,黄毛的身体晃了一下,如果不是扶住两边的座椅,他绝对会摔倒在地。

    这时,鞠川静香恼火得解开安全带,从驾驶位置上回过头来,“别胡闹了!你们这个样子让我怎么安心开车啊!”

    伴随着鞠川静香的动作,她胸前晃动了几下,迷之凸起就从衬衣中出现,把那个男同志看的一阵呆。

    岳晨被急刹车惊醒,实际上他从开始就一直听着这人奇特的言了,毕竟就在自己耳边说话,想不听都不行。

    “其实我早就想说了,”岳晨揉了揉额头,“既然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那就别跟我们啊,干嘛非要涉险从学校里跑出来?你们脑回路简直清奇无比啊。”

    “你说什么!?”黄毛顿时愤怒的看向岳晨,“小子,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吗?”

    “哎呀~这种事情我可不能不管哟~”就在这时,一支冰冷的枪管抵在黄毛的太阳穴上,麦卡蒂那灿烂的笑容依旧,“毕竟岳晨先生也算是我的雇主嘛,如果你再这样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哟。”

    “噫——!?”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人身上居然藏着枪支,要知道日本持枪可是犯罪行为,所以他们完全没想到这个笑容满面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身上居然携带着枪支!

    虽然很想说这个是骗人的,但是那冰冷的温度,还有那种特有的硝烟味道,都足以证明这把枪的真实性,只要开枪,绝对会打爆黄毛的头。

    “同……同学,你这是什么意思?”紫藤站了起来,他也有点冷静不下来,毕竟一个带剑一个带枪的,这车上简直就是危险人物集中营啊!

    “没什么意思哟,只不过这个人要对我家的雇主不轨,稍微让他记住一下教训而已喔~”

    麦卡蒂笑得更加灿烂了,然而更加灿烂的笑容下,一股难以言喻的冰冷聪紫藤心中蔓延。

    这时,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冯宇宸站了起来,一把拽住黄毛的衣领,硬生生的把他拖到了巴士门口。

    “等……等下!你这家伙要干什么!?”黄毛惊恐的挣扎起来。

    冯宇宸冷笑起来:“干什么?当然是要送你们下车啊~既然那么想回去,那就给我回去吧。”

    “我觉得你们应该可以趁着半夜前回到学校。”

    “不……不要!我不要下去!救我啊老师!”黄毛惊恐的挣扎起来。

    “冯,等一下,这样太残忍了。”心地善良的小室孝站起来想要阻止。

    “哎呀,真令人苦恼啊。”紫藤表现出了无比的苦恼表情,“居然起了这样的争执,看来再一次证明了我刚刚提议的重要性啊!”

    听见了这话,其他人不由皱了皱眉头。

    “那么,候补就只有一个咯~”高城推了推眼镜,冷淡的说道。

    “不愧是高城,毕竟我可是这里唯一的教师啊~而大家都是学生。”紫藤俯下身子微笑着看着她,而高城则一脸厌恶的别过头去。

    “光这点就足以确认谁有资格了!”紫藤突然转过身,高声对他身后的学生们说道,“如果选我的话,能想到不出任何问题的完美方法!”

    这时,他带领的学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大家意下如何呢?”

    沉默了一会之后,后面的学生开始纷纷站起来,为紫藤鼓掌。

    在这个混乱的时期,还处于懵懂状态的学生是很容易忽悠的,紫藤完美的通过自己教师、也就是长辈的身份,再加上和同学们的熟络,换取了他们的信任和依赖,而且这样的学生还占着大多数。

    紫藤在众人的掌声中鞠了一躬,

    “不愧是政客家族出身啊。”岳晨淡淡的说道,“可问题是,这样会不会有一种钦定的感觉啊?瞧你那一副黑框眼镜,我觉得应该念一诗:苟……”

    『好了,master,你不要再说了。』

    紫藤再一次转过身,用阴险的笑容对所有人说道:“事情就是这样,我成为了领队。”

    一瞬间,宫本丽的怒气值达到了顶峰。

    “真是的,所谓的民主也仅此而已吗?”麦卡蒂转了转手枪,径直的走下了车,“不好意思,我只喜欢自由,但对民主之类的简直就是嗤之以鼻哟~”

    “我也走啦!”岳晨抱起杰克说道,“年轻人你这一点也不符合基本法啊,太愧对你的眼镜了。”

    于是岳晨也走了出去。

    “我也离开!”

    宫本丽看着下去了这么多人,早已逼近爆的怒气也终于收不住,狠狠地跳下了车。

    “喂,丽,等等……”

    小室孝和井永豪见到宫本丽下车,自然没有悬念,非常担心的跟了下去。

    “平野,我们也下去吧。”高城站了起来,恼火得拖着平野户田离开了这个所谓的民主队伍。

    毒岛伢子没有任何表示,沉默的起身走了下去。

    “嘁……”本来还想要继续教训一下这帮人的冯宇宸见大伙全部都离开了巴士,尤其在看见毒岛伢子也选择了离去之后,只能把这个黄毛甩到一边走了下去。

    “哎呀,大家都选择了离开吗?这可真是太可惜了。”紫藤维持着一贯的假笑,故意摆出一份因为离别而伤心的表情。

    “咦?唉!?大家都要离开了吗?等我我也要走!”鞠川静香惊慌的想要离开。

    “请等一下,鞠川校医。”然而,紫藤却先跨一步拦住了鞠川静香,“校医,我想您应该清楚您在一个团队的重要性吧。”

    “唉?您这是什么意思?紫藤老师。”鞠川静香皱了皱眉头。

    紫藤非常有礼节的鞠了一躬:“鞠川校医,要知道您可是这里唯一的校医了,而在这个时候,特殊情况下,医生的作用可能要越领队啊。”

    “毕竟,一旦团队中有人得了重病或者受伤却无人救治,不但他只能等死,甚至还会成为团队的拖累,导致团队的灭亡。”紫藤如同一只狐狸,对呆头呆脑的鞠川静香循循善诱,“而您这样的存在如果出了意外,对我们……不,在这个恐怕已经不剩多少医生的情况下,哪怕对人类都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咕唔。”鞠川静香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紫藤张开了双臂,高声说道:“没错,脱离团队的他们的行为无疑是自杀行为,而我们这里却是绝对安全的一支队伍,鞠川校医,在他们那里你恐怕连自身的安危都难以保障,但在我们这里,您却可以专心的救助可爱的学生,所以究竟是去是留,相信您已经很清楚了吧。”

    “好了废话说完了吧,紫藤老师。”岳晨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接着,他走上车,拉住了鞠川静香的手,不讲道理的将她拉下了车。

    紫藤在这一瞬间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急忙拦住岳晨,严肃的说道:“怎么,这位同学,您难不成想要强行掳走鞠川校医吗?要知道你这个可是绝对的强盗行为!而且你这样做,完全就是在让鞠川校医深陷险境!”

    “蛤?你说啥?深陷险境?exm!?”岳晨和鞠川静香被放在了巴贝奇的头上,岳晨江信江疑,一脸黑人问号的表情看着紫藤,“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您这危险究竟是指啥。”

    “——————”紫藤顿时被噎的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岳晨的眼中闪过一抹阴狠之色,但又拿岳晨没有办法,只能灰溜溜的跑去过开车。

    【master,咱们接下来去哪里?】巴贝奇抬起头问。

    “唔,带着这么多人实在没办法太快的移动,这样吧,原路返回,有一家便利店在不远,先去补充一下体力和物资再说。”

    【明白了,那么请各位到我的身上来。】巴贝奇这样说着,将所有的人都放在了自己的头部和肩膀之类可以坐人的地方。

    接着,他的背后突然弹出了一个装置,下一秒,强大的蒸汽压从背后的气孔中喷射而出,在一瞬间让他飞了起来。

    “这……真的太厉害了。”高城沙耶惊讶的看着这个奇异的景象,她恐怕做梦都没想到,自己长这么大居然能坐上一个机器人在天上飞。

    “话说回来master,您是怎么和巴贝奇先生碰到一起的?”

    麦卡蒂和冯宇宸并排坐着——实际上他挺想和毒岛挨在一起的,无奈旁边这个搅屎棍还没等他开口邀请就先一步坐在了麦卡蒂身边,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这么将就着了。

    岳晨挠了挠头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我突然落在了一群丧尸堆里,然后刚好赶上巴贝奇过来寻找幸存者,然后就碰到一起了。”

    “哈哈,还真是符合您气质的相遇呢~”麦卡蒂笑着说。

    岳晨也笑了起来:“我想也是哈,但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

    “那个,我非常感谢您的帮助,岳晨先生。”小室孝转过头,“之前一直没找到机会,我代表所有人向你道谢。”

    “嗯?没有,其实也什么没事情啦。”冯宇宸摆了摆手说道。

    虽然蒸汽为动力的机关铠甲飞行度有些慢,但对于人体来讲还在承受范围内,而且便利店也并不是很远,所以没过多久,他们便到了门口。

    “打扰啦,老板。”岳晨推门而进,对着傻愣愣站在那里的店主打了一声招呼。

    接着,其他人都纷纷走了进来,准备搜罗一下食物。

    好在这家便利店还没被丧尸入侵,从那个店员站在那里呆了一下午就能知道。只不过应该是难以相信这带走冲击力的事实所以痴呆了吧。

    所有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了,毕竟跑了一个下午,能量消耗实在太剧烈了。

    “我出去巡逻一下吧,毕竟不能保证绝对安全。”麦卡蒂转了一下手枪,笑着说道。

    毒岛伢子看着麦卡蒂,皱了皱眉说道:“你一个人去吗?这样太危险了,不如我和你一起好了,这样也有一个照应。”

    麦卡蒂突然高兴的调笑道:“哎呀,伢子小姐这算是在关心我吗?”

    毒岛伢子笑了起来:“算是吧,毕竟我们是同伴,不对吗?”

    “不用了,伢子小姐,你留在这里,大家也需要一个人来保护,我和麦卡蒂一起去清理附近的丧尸就好。”这时,已经彻底看不下去了的冯宇宸站了起来,微笑着对毒岛伢子说道。

    毒岛伢子看了看麦卡蒂——她自然知道两个人关系一直不和,而且还是因为自己——这种事情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如果他们俩一起行动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就不好了。

    麦卡蒂笑着点了点头:“不用担心哟,伢子,毕竟有些时候男人之间的问题——”

    麦卡蒂用明显话中有话的语气说道:“也需要用男人的解决方式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