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岛伢子轻轻的拨开了冲在最前面的丧尸,与冯宇宸和麦卡蒂保护鞠川静香不断前进。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看着毒岛伢子轻松的就击倒了不少袭过来的丧尸,鞠川静香在赞叹之余也不由有些疑惑。

    “为什么毒岛同学只是击倒而不去杀了他们呢?以你的身手应该可以轻松的完成吧”

    毒岛伢子一边把丧尸拨倒在地,一边说道:“如果每一个都是爆头击杀的话才是真正意义上被牵制住了,会被包围的,这些丧尸虽然是死体,但力量大得惊人,一旦被抓住就已经完了。”

    “毕竟总是这样拖延也不是什么办法,而且说到底还不是静香姐姐任性的说要来教师办公室取车钥匙。”麦卡蒂苦恼的笑着,“所以能省时就尽量省时吧,毕竟我家那位雇主也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突然出现了。”

    “唉!好厉害啊——呜哇!”鞠川静香刚想出赞叹,但却因为穿着的裙子实在不方便走路,不小心被自己绊倒。

    “啊,讨厌啊……这是怎么回事……”

    在倒下的瞬间,鞠川静香那人间凶器的晃动可以说让冯宇宸和麦卡蒂饱了一阵眼福。

    不过麦卡蒂似乎经历过很多故事,仅仅是低声赞叹了一下就别过头去,而冯宇宸这个一直没有女朋友的高中生怎么可能错过这种福利?

    毒岛伢子蹲下来,无奈的探出手说道:“你这身衣服实在不方便奔跑。”

    “嗤啦——”的一声,鞠川静香的裙子被毒岛伢子撕开到大腿根部,冯宇宸看见了——紫色的……

    “呜哇啊啊啊!这个裙子可是名牌货啊!”鞠川静香差点哭出来,惊声尖叫着抗。

    “唉……性命和衣服,你觉得那个重要?”毒岛伢子叹了一口气,严肃的问道。

    “唔……”鞠川静香被这个话噎了一下,良久才带着哭腔回复道,“都……都重要啊……”

    就在这时,不知何处传来了枪械般的响声,虽然有点细小,但并没到听不见的程度。

    “嗯?与其说是枪声,倒不如说是别的什么东西。”麦卡蒂倾听了一阵说道。

    “在教师办公室……”毒岛伢子皱了皱眉,“过去看看。”

    ——————————————————————————————————————————

    另一边。

    “丽,不用担心了,你刚刚给伯父打电话,不也已经确认了他没事了吗。”井永豪安慰着宫本丽。

    “是啊,伯父可是很厉害的,不会那么轻易就死去的。”小室孝说道。

    宫本丽擦了擦眼角,勉强的笑着说道:“嗯,谢谢你们,永,阿孝,对了,我觉得你们也给家里人打一下电话比较好喔。”

    “等闲下来再打也不迟。”小室孝无奈的笑起来,“你们也知道,老爸他现在在外出工作,老妈还是小学老师,肯定不在家。”

    “而且就算打通了她也肯定会唠叨个不停。”小室孝走在了前面,笑着说了句来自他的抱怨。

    这也引来了自己两个好朋友的轻笑声。

    “我也和阿孝一个想法,等找到了彻底安全的地方再说也不迟,不用担心了,丽。”井永豪说道。

    只不过,在两人转过头的瞬间,?他们原本开朗的表情就被忧虑所取代。

    实际上,他们还是非常担心他们的家人,之所以不去打电话,倒不如说是在恐惧着,恐惧他知道了家人如果也变成了那样的存在之后,他们的心态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呜哇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不要过来快滚开————!!!”

    就在这时,女孩凄厉的惨叫声从教师办公室传来,同时还有刺耳的撕裂声和机械声音。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不需要太多交流,便一同向教室办公室冲去。

    好在教教师办公室距离这里也已经不算很远了,然后,分开的两拨人再一次从教师办公室会和。

    然后,大家看见在办公室中,一个粉色双马尾的女孩哭喊着用一把电动钻头捅进了想要扑杀她的丧尸脑袋中,直钻的血花飞溅。

    “啊啊啊——我受够了,爸爸!”高城沙耶大声哭喊着。

    “啊,好可怕的女孩~”麦卡蒂汗颜的说。

    这一刻,两拨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瞬间明白了他们眼中的意思。

    “我们负责左边!”

    “我们负责右边!”

    下一刻,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麦卡蒂从枪套中抽出手枪,一瞬间击碎了毒岛伢子两侧碍事丧尸的头。

    毒岛伢子借着这个空档,手中的竹刀化为了残影,把所有丧尸的脑袋打的污血横飞。

    另一边,小室孝他们也不相上下,凭借着井永豪的格斗技巧、宫本丽的长枪术以及小室孝的棒球棍配合,一时间也清理了不少的丧尸。

    然而到了冯宇宸这里就有些吃力了,毕竟说到底,他根本就没学过剑术,而轩辕剑还是青铜剑的一类,与日本剑道的剑相差太远,根本用不出剑道,所以比起其他人来讲他无疑辛苦了不少。

    幸亏了那削铁如泥的剑锋让他稍微省去了点砍丧尸的力气,不然他恐怕根本支撑不了这么久。

    “可恶!系统,给我把2oo点能量点加在体力上!”冯宇宸暗中低吼。

    系统每消耗1oo点能量就会为属性点升级,感受到自己体力有点吃不消的冯宇宸急忙给自己的体力补成了5点。

    这样终于是让他稍微缓过了劲,毕竟他之前那比成年人要弱一点的体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走动顺便砍杀丧尸,早就已经吃不消了,应该说现在还有力气还是托了轩辕剑那削铁如泥的功劳吧。

    根本没用几分钟,所有盘踞在教师办公室的丧尸就被尽数解决。

    房间中陷入了短暂的平静,只有高城沙耶还无法从刚刚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坐在那里轻声啜泣着。

    “高城……”平野户田想要过去安慰她,结果被从他背后撞过来的鞠川静香带着球轻易地撞倒在地。

    宫本丽在被吓得不轻的高城身边蹲下来,关切的问道:“高城同学,没事吧。”

    毒岛伢子看着小室孝他们,平静的说道:“好了,现在总算可以安静一会了,鞠川校医你们应该都认识吧。”

    她转过头看向了平野户田,淡淡的说道:“我是三年级生毒岛伢子,你们两位呢?”

    “呃,我是平野耕太,二年级B班的。”平野户田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这个美丽成熟的学姐说。

    “这个是高城沙耶,和我同样是B班的。”

    “这样啊。”毒岛伢子对他们露出了友善的笑容,“请多指教。”

    “————”平野户田顿时被这笑容迷住了,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周围。

    麦卡蒂笑着摊开了手:“你好,我是威廉?亨利?麦卡蒂,一名毫无特色的美国快枪手。”

    “哇!你那把枪……是真枪吗!?”

    顿时,平野户田满脸兴奋的冲到麦卡蒂身边,摸了摸枪套中的枪说。

    “当然咯,不然我刚刚是怎么打爆那群怪物的头的?”麦卡蒂笑着从枪套中取出了手枪递给平野户田。

    “毒岛前辈真的好厉害啊。”宫本丽笑着说。

    “哪里,如果是麦卡蒂君帮助的话恐怕还要费一番工夫。”毒岛伢子看着和平野户田交谈的麦卡蒂笑着说,

    “………………”

    冯宇宸的脸色阴沉到可怕,这已经是他不知道几次丢面子了,虽然刚刚自己那体力不支的样子没有被毒岛伢子看见,但是即便如此也已经够丢人了。

    “唔——”这时,一直哭泣着的高城沙耶突然愤怒的咬了咬牙,站起来说道,“你们……为什么会这么轻松啊……”

    “什么学姐啊……”高城站起来,情绪有些失控的喊到,“如果宫本不留级的话,不也是学姐吗!”

    “————”

    宫本丽就仿佛被戳到软肋,一下子呆住了。

    “喂,你想说什么,高城。”小室孝皱了皱眉,唯独这件事情她最不想有所涉及。

    然而,高城已经彻底激动了起来,喊声咆哮道:“别把我当傻子!我可是天才!真要是有这个心的话绝不可能输给任何人!”

    “那啥,这个小姐在说啥呢?”完全不了解事情的麦卡蒂有点担忧的问旁边的平野户田。

    “呃……这个……”

    咆哮以后的高城突然有点泄气,重重的穿着粗气,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我……我本来……就……”

    “够了,已经足够了。”毒岛伢子扶住了高城的肩。

    这时,高城才终于冷静了下来,她睁大着眼睛,看了看旁边镜子里的自己——满身都是脏兮兮的血污,凌乱的衣衫,简直就像是一个难民一般,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大小姐。

    “唔,好脏……得和妈妈说一声拿去清洗才行……”高城此刻一直在克制着内心的恐惧,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甚至有点要向失常的方向展。

    小室孝默默的走到高城背后,透过镜子和高城对视着。

    终于,高城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恐惧感,轻轻的伏在了毒岛伢子的胸前痛哭起来。

    而这哭声,也可以说代表着,让在场的少年少女们彻底意识到,他们所有人曾经拥有的平静日常,已经再也不复存在了。

    ——————————————————————————————————————————

    高城在教师办公室的洗手间中清洗了一下脸,虽然衣服上的血迹不能清理干净了,但脸上的血污好歹要清洗了一遍才行。

    平野户田走进洗手间关切的问道:“高城,你没事吧……”

    “嗯?”高城戴上了一副眼镜,看向了平野户田,在这一刻,高城的形象在平野户田眼中,突然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咕噫!眼镜——”

    听着平野户田惊讶的声音,高城以为他是在笑话自己,顿时有些尴尬把擦脸的毛巾丢在平野的脸上,有点生气的说道:“当……当然啦!要是隐形眼镜的话就变形了吧!哼!”

    高城沙耶仰着头撞开了呆愣中的平野户田,而后,毛巾从他的脸上滑下来,露出了平野那充满痴态的笑容。

    “眼镜……好萌……”

    办公室内,所有人都有些疲惫了,毕竟这一天生的事情实在太震撼人心,哪怕毒岛伢子这样的强气学姐也想好好梳理梳理自己的思绪。

    只有麦卡蒂满脸笑容,无忧无虑的打量着周围,而冯宇宸则一脸幽怨的看着把自己硬生生从本应属于自己的主角位置拱下来的麦卡蒂,内心充满了不甘。

    几个人暂时把这个地方当做了修整点,毒岛伢子拄着脸问道:“鞠川老师,车钥匙呢?”

    “哦哦!在这里!”鞠川静香把放在她办公桌上的包包拿起来,取出一串钥匙。

    毒岛伢子平静的问道:“我再问一句,您的车可以装下我们所有人吗?”

    鞠川静香想到了自己那个小轿车,顿时失落了下来:“啊……好像不行……”

    “那里有一辆看起来挺大的巴士哟。”麦卡蒂透过百叶窗,指了指一辆迷你巴士说道。

    毒岛伢子顺着缝隙看着那个巴士,淡淡的说道:“那个是社团参加各个地方的活动时用的巴士,那个可以装下我们所有人,多谢你的眼力了,麦卡蒂君。”

    “哪里,毕竟我也想早些从这里逃出去嘛!”

    鞠川静香有些担心的问道:“但是,我们应该去哪里呢?”

    “要去确认一下家里人的安危。”小室孝说,“按照由近到远的顺序去所有人的家里找一找,必要的话也去救家人,然后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高城沙耶满脸嫌弃的卷起了衣服,但紧接着她就看见了目不转睛盯着屏幕的宫本丽。

    “怎么了?宫本。”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挂在墙上的电视,电视中正在播报他们所经历的一切事情。

    可问题就是,明明是丧尸危机,在媒体嘴中就成为了暴力活动。

    “什……什么暴力活动啊!?”小室孝惊怒的说,如果是暴动的话反倒没有这么恐怖了。

    毒岛伢子又换了一个台,上面播报着从埼玉县现场传送回来的报道。

    然而,没过一会,无数的丧尸蜂拥而至,在那个新闻记者惊恐的尖叫声中,将她贪婪撕成了碎片。

    电视机的屏幕被闪着雪白光芒的画面取代。

    学校中,所有人震惊的看着画面,半晌说不出话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