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我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岳晨从床上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努力的想要回忆起自己究竟忘记了啥。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唔,妈妈,最讨厌了……”甜美而又惹人怜爱的抽泣声聪客厅传来。

    “——————”岳晨在这一刻,表情变得十分微妙。

    “我去……”岳晨扶住了额头,“我把杰克给忘了……”

    这一瞬间,岳晨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他明白,现在自己已经确确实实的陷入了麻烦的境地。

    “杰克!对不起!”岳晨二话没说直接蹦下了床,冲进自家的客厅中,“我刚刚任务出了点问题紧急传送走了,才没有把你带上非常对不起!”

    只不过,在冲进客厅的那一瞬间,岳晨楞在了那里——杰克气呼呼的嘟着嘴坐在那里。

    这其实不意外,真正让岳晨头大的是,杰克现在坐在了一个少女的腿上。

    黑的少女笑着摸了摸小杰克的头,眼睛里明显出现了星星。

    “啊啊~~~杰克酱好可爱啊——”从嘴里流出口水的那个少女一脸的痴汉相,简直想把杰克那娇小柔嫩的身体压在身下,仔细的品尝一遍。

    “喂,莫皖,你要是再对我们家孩子一脸痴汉模样我可就把你打出去啦……不对重点是你丫究竟怎么进来的啊!!?我们家装的是指纹锁啊!”

    杰克打开的岳晨是绝对不信的,因为这门即便是从里面打开也必须要指纹,而内外指纹除了岳晨之外,就只有他父母了。

    “哼哼,指纹锁可是个高级的玩意啊,岳晨,只不过蛐蛐指纹锁可难不倒本小姐我。”莫皖一脸得意的叉着腰说道。

    “………………”岳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对于莫皖各种花招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就比如他第一次看见了许久没有更新过的qq好友申请通知的消息在被莫皖刷屏之后他就觉得,这个姑娘有点意思。

    申请好友的确没什么,可问题是怎么完美解答岳晨那基本上无解的申请问题设置。

    问:我的基本信息

    答:岳晨性别男闭关中勿扰

    这么一个狗比的答案按理说除了岳晨这智障外不可能有人答对,所以很长时间岳晨的qq都只有几个耍的好的网友,其他的根本没机会打扰岳晨。

    很长一段时间岳晨都为自己所谓的聪明才智洋洋自得——实际上就是身患生人恐惧症+女性恐惧症+人群恐惧症的综合症所以想要逃避外面的生活而只在自己的世界里傲游而已。

    结果,就是这么操蛋的问题,莫皖,这个突然出现的迷之少女居然完美答对了。

    岳晨觉得这个姑娘绝对有故事,至于为什么,要是没有故事的话,有几个女孩会成天闲到没事干费劲巴力的破解这么个狗屁的问题来加一个鹅心四斋的qq好友啊。

    所以现如今莫皖能够解开他家指纹锁,岳晨也不觉得稀奇了……屁嘞!

    “莫皖,既然没事了能不能请你现在就离开呢?我可是要告你侵犯民宅啦。”岳晨极其不友好的说道。

    “呜呜,杰克酱,妈妈欺负人家,怎么办啊——哭~”莫皖掩面,用极为拙劣的演技说到。

    “别哭了,我们家孩子是站在我这边的……”

    然而,让岳晨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杰克居然生气的抱住了莫皖,摆出恶狠狠的样子看着自己的【妈妈】。

    “妈妈,不许你欺负爸爸!”

    “啥!?”岳晨宛若五雷轰顶一般的僵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杰克,突然僵笑起来,“啊哈哈,杰克……我刚才是不是幻听了?那个……你管这个痴女叫什么来着?”

    “不许欺负爸爸!因为爸爸是杰克长大以后应该嫁的人!”

    “莫皖!你给我们家纯洁的孩子究竟灌输了什么龌龊肮脏的知识啊——————!!!”

    岳晨暴怒的用中指关节抵住了莫皖的两侧太阳穴狠狠地转起来。

    “啊———疼疼疼疼!我错了啦岳晨请放了我吧啊啊啊————!?”

    “没门,你这货给我们家可爱的孩子灌输了这么一大堆奇怪的东西玷污了她这个罪过简直天理难容啊!”

    岳晨确实火了,怎么说杰克也是叫自己【妈妈】的孩子结果不但有被莫皖这个后来的拐跑的趋势还被灌输了一大堆奇怪的东西!

    我先!明明是我得先啊混账!

    被岳晨狠狠地揉头之后,莫皖却突然咧嘴一笑:“不过啊,岳晨,你本来就是我家的老婆,所以杰克也可以说是我们家的孩子,自然我也就是爸爸咯,这点绝对没错啊!”

    “开什么玩笑。”岳晨坐在沙上,把杰克从莫皖怀中抱了过来。

    杰克并没有抗拒——虽然刚才看上去很生气,但其实岳晨在进到客厅里的那一瞬间,杰克眼中的伤心和气愤便基本消退了,之前的种种行为完全就是小孩子耍性子而已。

    “杰克,我和你说,这个女人是一个变态,以后不要和她有过多的交流。”

    “是……是这样吗?”杰克仰起头,天真的问道,“莫皖姐姐给杰克买了很多很多的汉堡,杰克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的人,虽然有些时候表情很奇怪……”

    “别被她诱惑住了!哪个可是来自万恶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我们**的战士绝对不能向她屈服!”岳晨义正词严的说道,“她把汉堡放在哪里了?可别放坏了。”

    “我可都听见了岳晨,不用感谢我,其实也有你的份啦。”莫皖带着岳晨来到厨房,给他打开了那满满都是汉堡炸鸡的冰箱。

    “太好了,这下可以两个月不用出门了。”岳晨表示了对莫皖的感谢。

    “你真的太怠惰了。”

    “我一直都很怠惰,你又不是不知道。”

    俩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如同说相声般的从厨房扯到卧室,直到把杰克听得已经在岳晨怀里打起了盹,才非常有默契的停了下来。

    “好了,岳晨,接下来可以告诉我这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吧?”莫皖看着岳晨,一屁股坐在沙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孩子身上这一身是fate里的开膛手杰克吧,你不会是从大街上诱拐了一个孩子回来强迫她穿上了这个色气度爆表的netbsp;   莫皖掩嘴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啊,变态幼女控,不,还强迫女孩叫你「妈妈」,应该是鬼母才对,不过你得记住,最底三年,最高死刑啊。”

    “那是哪里出来的新名词啊。”岳晨无奈的挠了挠头,“总之虽然我很感谢你能帮我安抚杰克,可是这个事情能不能不要继续追问了?事情比较复杂。”

    “没事,我有的是时间听你解释。”莫皖将笑眯眯的脸凑近了岳晨,大有一种岳晨不老实交代就将他去势掉的感觉。

    “你可要知道,岳晨,如果不是本小姐过来救场,你附近的邻居都要打电话来叫警察了。”莫皖歪了歪头,作出了可爱的表情,“所以,既然都被现了你丑恶行径了,你就老实交代了吧。”

    “收起你那危险的笑容。”岳晨头疼的说道,“放心吧,杰克是……唔,我一个远房亲戚……”

    “净他娘扯淡!你根本没有这么一个远房亲戚当我没调查过吗?”莫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拿出一个数据表。

    “岳晨,性别男,父母常年外出工作兼环球旅行,每月稳定寄回五千到一万生活费,家住城郊别墅区,家产一层双层别墅自带小花园还有一辆普通私家车一辆山地自行车,本人常年宅在家里研究宅文化,网络上著名的游戏攻略玩家和acg作品评论家之一,顺带一提最喜欢的本子画师是水龙敬和神无月元史,最喜欢的日本动作片女演员是宇宫都……”

    “给我停下!”

    岳晨一把夺过了那张数据表,这上面的确记载着和岳晨相关的所有详细信息,有些恐怕连他父母甚至自己都不曾注意的细节都有写!

    “你从哪搞过来的这些!?”岳晨狠狠地把它撕成了碎片,“咱说好的不开暗车的,所以请不要说出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万一下面有人求开车该怎么办!”

    “嘁,没劲。”莫皖噘嘴,随后笑道,“总之你只要知道,在我面前说谎是没有用的,虽然你的资料我还没看全,但至少人际关系方面咱已经理的很清楚了。”

    “我有一种被偷窥狂魔盯上的感觉。”岳晨叹了口气,“所以我都说了这不是你能管的事情,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怎么不能管?诱拐幼女对幼女的人权做出侵犯行为绝对是三年保底最高死刑我可没骗你啊。”

    岳晨顿时被憋的话都说不出来,汗颜的说道:“你都想到哪里去了,大小姐————”

    然而,就在这时,清脆的门铃声穿进了两人的耳中。

    “有人?会是谁啊。”带着满头的疑惑,岳晨在莫皖的注视下打开了房门。

    “主……主上……”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如同公主一般的少女忸怩的看着岳晨,脸颊微微有些红晕,如同大和抚子般的垂下了头。

    这一刻,岳晨脑海中响起了茉雫慵懒的声音:“亲,您的快递静谧小姐到了,请注意签收。”

    岳晨默默的抬起了头,和静谧含情脉脉的双眼对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一个阴森森的笑声从岳晨背后传来:“呵呵呵呵~岳晨,这个姑娘又是怎么回事呢~可不可以请你解释一下~?”

    岳晨看了看背后似乎出现了黑色气息的莫皖,内心中,除了卧槽之外完全无法表达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茉雫你算计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