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剧烈的爆炸掀起狂暴的气浪,在一瞬间震起了浓重的沙尘。?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唔咳……咳咳,艾吉奥,你没事吧。”岳晨被烟尘呛得涕泪横流。

    “啊,还算没什么事情。”艾吉奥的声音在不远处传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

    罗格里德得意的大笑声传来,刹那间,乳白色的光晕聚集在了他手中的权杖上。

    当圣杖的光芒达到一定极限之后,罗格里德用力将它砸向地面,伴随着又一声惊天巨响,整个地表都如同被撼动了一般摇晃起来!

    同时,宛若牛毛般的激光从金苹果中爆射出来毫无死角的对这片区域进行了地毯式的无差别扫射!

    “艾吉奥!快闪开!”

    岳晨看见了那让人绝望数量的激光大喊,然而没有用,哪怕他自己都明白,这样的攻击,换成谁都不可能闪得开。

    “强的……有点过头了吧……”

    接连不断的撕裂声响起——那是激光划过地面在地表上撕开沟壑的声音——沙尘比以往更加浓重了,就仿佛天地间除了黄沙之外再无其他之物。

    在这样的攻势下,任何人,不,哪怕是生命体都不可能残留下来吧。

    罗格里德险些栽倒在地,现在的他和之前比起来似乎更加苍老了,只不过,看着自己亲手造就的生命禁区,他却仿佛忘记了劳累,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这就是我罗格里德?波奇亚能掌控的力量!只要有这个,哪怕掌控世界也绝非痴人说梦!”

    “如若任凭你正常展的话,或许,确实有掌控世界之能吧。”

    就在这一刻,就在这片生命都不应该存在的地区中,一个男人平淡的声音悠悠传来。

    “什么人!”

    罗格里德突然觉得脊背一寒,不知为什么,就在这个声音出现的瞬息,他除了感受到宛若跌入地狱般的冰冷和恐惧之外,再无其他的想法!

    “不值得,提起姓氏之人——”

    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的高大身影,慢慢的从沙尘中走了出来。

    ——————————————————————————————————————————

    “来了……”距离战场最近的咒腕心中一阵悸动,看向了一片混沌的金色帷幕中,“他……已经出手了吗?”

    狂风把沙尘渐渐扬了起来,没过一会便在蒙泰利吉欧尼的区域内掀起了凶猛的沙尘暴!

    “这个沙尘暴……”百貌站在城楼上,眺望着沙尘暴逐渐汇聚的地方——那巨大的金色帷幕。

    静谧匆匆的跳上来,指着城外的那明显不同寻常的沙尘暴问道:“百貌,那个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一刻,沙尘暴汇聚起来,这一刻,沙尘暴露出了骷髅头般形状。

    “没错,是他来了。”

    百貌的身体颤抖起来,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激动,她看向了那骷髅头形状的沙尘暴,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他来了——”

    “谁?”

    “王——”

    ——————————————————————————————————————————

    罗格里德啧了啧舌,一脸不屑的举起圣杖:“哼,装神弄鬼的家伙,如果你也是刺客的话,就给我像他们那样灰飞烟灭吧!”

    话音落下,比之前的更汹涌的能量炮激射出来,对着那个男人以海啸般的气势轰过来!

    然而。

    激光在触碰到男人的瞬间消散殆尽!

    “!?怎么回事!”罗格里德大惊失色,难以相信生在眼前的事实。

    男人并没有说话,依然沉默不语的如磐石般矗立着,手中的剑散出危险的光芒。

    不过罗格里德似乎将男人的行为理解成了挑衅,额头上的青筋明显的暴跳着,握着权杖的手不由得又紧了一分。

    “该死的刺客!给我去死!!!”

    刹那间,天地变色的强光升起,以圣杖为中心散出如同太阳一般的灼眼光芒!

    “哈哈哈哈!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手段吧!刺客!”

    圣杖被罗德里戈狠狠地插在地上,这一次出现的并不是大地震,也不是激光,而是无数道锋利的飘渺刀刃,但即便是看起来若隐若无的刀刃,却依然散着无比危险的锋利寒光!

    而且,再加上圣杖散出的刺眼光芒,想要避开从强光中袭来的刀刃,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尝尝这个吧,刺客!”

    刀刃从四面八方飞舞过来,在冲进沙尘的瞬间,浓重的沙尘被剑锋产生的气浪轻而易举的展开,将隐藏在其中的人彻底暴露出来。

    ——那是一个面带伤痕累累面具的高大男人,大概两米多的身高,雄伟的身上披负着厚重的铠甲,包裹住了那经过锻炼而无比充实的肌肉,和其他所有哈桑一样的黑色皮肤透露着这样的信息——虽然外表不像,但这个人的身份,毫无疑问的是某一代的哈桑?萨巴赫!

    沉默的看着直扑自己而来的刀刃,迷之哈桑却并没有一点的慌张,但比起刚刚那如同石头般一动不动的态度,此刻他终于有了行动。

    哈桑,慢慢的举起了手中的剑。

    而后,轻描淡写的挥下。

    这真的是朴素的一个斩击,没有一丝一毫的花样,也没有哪怕任何的独特技巧,只是单纯朴实的一剑而已。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剑。

    在挥出的那一刻起,震散了眼前的一切,无论沙尘,无论刀刃,哪怕连那刺眼的光芒都被这一剑轻描淡写的瓦解!

    被光芒包裹住的罗格里德和他手中的圣杖终于暴露出来。

    “怎么……可能……”

    罗格里德被眼前这惊骇的景象彻底击溃了,他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也不能理解生的一切!

    “为什么!!!”罗格里德愤怒的咆哮着,挥舞着手中的圣杖向哈桑冲过来,“为什么你会……你会有这样的力量!”

    “叮————”

    金属交错的声音响起,哈桑将罗格里德的圣杖挡了下来,明明是一个看起来极为沉重的权杖,他缺依然只用单手持剑将它阻挡了下来。

    “不过……是一个刺客!不过是一个刺客而已!”

    罗格里德比之前更加苍老了,手中的圣杖带着他的怨念,向哈桑重砸下来!

    然而,哈桑在这时旋起了手中的剑——在火星迸溅中,罗格里德手中的圣杖脱离了他的手,被哈桑挑上了天空!

    哈桑将剑指向了罗格里德的咽喉,没有一丝一毫的话语,宛若沉默的死神一般,轻描淡写的击溃了罗格里德所有的攻势。

    “——————”

    但是,哈桑却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只是保持着这个姿势看着罗格里德。

    “你还在等什么?杀了我吧,刺客!”罗格里德咬着牙,恶狠狠的看着哈桑。

    “吾……没有杀你的权利,仅此而已。”哈桑突然这么说到,“汝的天命,还不在此处,汝不该死于此地,更不该死于吾之剑下,仅此而已罢了。”

    他放下了剑,转身走向了不知何时开始观战的岳晨和艾吉奥——正因为哈桑的保护,他们两个人才会从那铺天盖地的弹幕中生存下来吧。

    哈桑?萨巴赫平静的说道:“吾手中之剑,只斩杀命中注定,将死于吾手之人。”

    不去理会呆立着的罗格里德,哈桑走到了岳晨身边,轻声说道:“武装已经卸下,接下来,他就交给尔等了。”

    “………………”

    岳晨没有说话,并非仅仅震撼于这个男人的实力,而且,他更惊讶于这个男人,居然就是第四位临时从者!

    “初代哈桑?萨巴赫——王哈桑……”

    王哈桑并没有回应这个问题,只是平静的走向了他们后方,身体没入还未散尽的烟尘中。

    在他彻底消失之际,王哈桑的声音平静的传来:“吾在此时的任务已然结束,岳晨、艾吉奥?奥迪托雷,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

    艾吉奥拾起从圣杖上滚落下来的金苹果,看着已经颓然呆立的罗格里德——在无法彻底理解金苹果的本质之前,使用金苹果是透支生命的行为,而在罗格里德刚刚那肆无忌惮的使用下,此时他已经失去了意气风的中年人形象,而只是一个看上去沧桑无比的老头而已。

    “艾吉奥?奥迪托雷,你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对吧。”罗格里德咧开嘴惨笑了起来,“我穷尽一生的时间,终于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力量、权力和即将到来的生活,结果居然被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甚至连名字都不曾知晓的刺客击溃……你,一定觉得我可悲又可笑吧。”

    “我不知道。”艾吉奥看着老人,拔出了剑,“我并不觉得你很可笑,也并不觉得你很可悲,因为,你仅仅为了一己私欲,便轻而易举的杀死我的家人,放弃自己的部下,我对你,只有单纯的恨意而已。”

    艾吉奥把圣杖捡起来,扔给了罗格里德,手中的剑不由紧了紧:“来最后一决胜负吧,罗格里德,现在并不是我与你的私仇,而是两种信念,两种宗旨的战斗。”

    “现在的你,是一名圣殿骑士,而我,是刺客!”

    圣杖上的金苹果已经卸下,此时的圣杖只是一把普通的权杖而已,但作为武器也已经绰绰有余了。

    握紧了手中的圣杖,罗格里德突然笑了起来:“是啊……我是圣殿骑士……而你是刺客……”

    罗格里德怒吼起来:“去死吧!刺客——!!!”

    手中的圣杖抡动出难以忽视的劲风,哪怕艾吉奥也知道,这一击,恐怕是罗格里德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够打出,他打算仅用这最初的一击,恐怕也是最后的一击,来为他和艾吉奥的斗争画上休止符。

    “结束了……罗格里德。”明白了这个对手想法的艾吉奥扬起了剑,也将自己全部的力气聚集在剑上,对着袭来圣杖狠狠砸落。

    “咣当”一声清脆的响声,圣杖从罗格里德手中脱落,掉落在他的面前,而其本人更是虚弱的倒在了地上,再无半点力气。

    “我输了……艾吉奥?奥迪托雷……”

    “不,我觉得是你赢了,罗格里德?波奇亚。”

    艾吉奥扬起自己挥剑的手——此刻,这个手臂已经被罗格里德爆的力量震的有些麻,而且,那把和圣杖相撞的剑,也已经彻底断裂。

    “但结果是我已经倒下了,而你依然能站在那里……”罗格里德无力的说道,“来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就是彻彻底底的胜者。”

    听了他的话,艾吉奥的袖剑无声的从他的腕甲中弹出。

    他走到了罗格里德身边,猛地将手中的袖剑向这个老人刺了下去!

    然而,罗格里德却惊讶的看着艾吉奥,又看了看自己的身边——艾吉奥的袖剑。

    “我不会杀你,罗格里德?波奇亚,因为我对你的恨意并不会简简单单的因为你的死而消除,所以,我要让你活下来。”

    艾吉奥站了起来:“复仇是没有用的,以仇恨的感情来杀人,只会卷入更深的仇恨之中。所以,与其让彼此的仇恨更加深刻,那么倒不如就此从复仇之路上退出来。”

    “罗德里戈?波奇亚,我不会杀了你,并非是因为仁慈,仅仅是因为,我不想用杀死你的方式,来满足我失去亲人的仇恨之心而已。”

    艾吉奥将金苹果揣进怀中,离开了罗格里德,把这个老人丢在了这里——如果有忠心的部下,现他之后会把他救回去的吧。

    “这样真的好吗?”岳晨问道,从一开始他就一直是一个路人状态,毕竟这种情况下不管聪哪方面来讲他都不好插手。

    “嗯,这样就好……或许我以后会因为这样做而后悔,但是至少现在,我不会后悔我作下的决定。”

    此时此刻,波奇亚的军队已经溃散,残兵败将灰溜溜的从两人身边跑过。

    岳晨仰头看向了比之前更加蔚蓝的天空:“结束了呢。”

    艾吉奥也抬起头,看着宛若棉絮的洁白云朵:“是啊,结束了。”

    『主线任务:协助艾吉奥?奥迪托雷获得金苹果(已完成),宿主即将强制从该世界登出』

    “岳晨,你是要离开了,对吧。”

    艾吉奥看着岳晨,笑着说道——此时此刻的岳晨周围开始升起金色的光粒,而他的身体也随着光粒的增加越来越黯淡。

    “啊,确实是这样。”岳晨尴尬的挠了挠头,“虽然说好的是要协助你的,结果我这个冒牌刺客却没有任何作用啊。”

    艾吉奥摇了摇头:“你错了,岳晨,绝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我敢肯定,如果没有你在,我恐怕还要在复仇的路上走的更远,或者我会在咒腕攻击的那一刻便已经死去,而让我避免了这些的,正是因为你。”

    “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啊,就算没有我在这些难关你也可以自己克服的。”岳晨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

    “至少在我的认知中,是你帮助我度过了这些困难,再一次由衷的感谢你,岳晨。”艾吉奥对岳晨感激的低下了头。

    “主君,任务已经完成了吗?”这时,咒腕带着静谧百貌一起走过来,看着岳晨此刻的状态,不由说道。

    “啊,恐怕一会就要离开了吧,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临时召唤的从者在任务结束之后可以选择离开这个世界,也可以选择继续留下来,这自然是从者的自由,岳晨无权干涉。

    咒腕说道:“在下打算暂时留在这里一段时间,有一个想要去见一面的人。”

    “在下选择和咒腕大人一同,去见一见那位大人。”百貌附和道。

    静谧看了看岳晨,又看了看咒腕和百貌,表情变得有点忸怩:“那个……主上……我……”

    “怎么了?静谧。”岳晨带着微妙的笑容看向静谧。

    静谧有点犹豫,眼神变得有点闪烁:“那个……我希望……在以后一直作为臣子侍奉您……主上……”

    『传送门充能完成,即将登出【刺客信条2】世界』

    “后会有期,岳晨,希望在以后,还能有机会和你并肩作战。”

    “嘿,那就再见了,艾吉奥,我可是坚信着你能够成为最伟大的刺客,可别让我失望。”

    【——————————】

    岳晨的身体彻底化为了金色的粒子消失在众人面前。

    艾吉奥看着岳晨消失的地方,沉默的鞠了一躬:“谢谢你,岳晨。”

    ——————————————————————————————————————————

    佛罗伦萨中的一家酒馆中。

    “不过我真没想到你会回应那个小子的召唤啊。”一个金的青年笑着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人,“难不成就连你也看好那个臭小子吗?”

    青年血色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映照出一个骷髅面具。

    “初代【山中老人】——哈桑之王。”

    “汝此次会见只为了这种无聊之事吗?没想到汝会专程跑到这个世界来问我,【那个世界】就是那么无趣的世界吗?”

    “差不多吧,毕竟能够让本王愉悦起来的事情,在这世上可不多了啊,只不过啊,哈桑之王,我觉得你可没有资格说我啊。”金青年的双眼如同毒蛇,玩味的看着这个暗杀之王。

    “毕竟你也已经无聊到来帮助岳晨那个臭小子了不是吗?”

    “别会错意了,吾只是为了还那位殿下一个人情而已。”王哈桑难得有这么多话,“反倒是你,现在居然专门为了岳晨跑到这里,就对他这么感兴趣吗?”

    青年只是笑着,没有说话。

    “那么你打算接下来由你接手吗?”王哈桑问道。

    “哼,现在还不到我出手的时候吧,那个小子究竟有没有潜力,得需要我再仔细观望一阵才行啊。”青年说着看了看远处,“你的后辈来了,本王就先回去了,得去调查岳晨下一个世界的去向了。”

    王哈桑仅仅是点头致意,便再次沉默了下来。

    “哼,还真是冷淡的家伙。”

    “初代大人,刚刚有什么人在这里吗?”咒腕和百貌走过来,敬畏的问道。

    “一个熟人罢了。”王哈桑说道,“咒腕之哈桑,百貌之哈桑,既然汝等选择了暂时留在这个世界,那么这个世界的轨迹,就交由汝等吧。”

    “是,我们明白了。”咒腕说道,“那么大人您要去哪里?”

    “有些事情,要去和一些人商量。”王哈桑看着青年消失的地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那么,就暂时就交给汝吧,英雄王。”

    “可别让天命不定的岳晨,死在成就冠位的路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