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啊!”

    艾吉奥在马上一剑砍翻了冲过来的骑兵后,一头扎进圣殿骑士们形成的人潮中。??  八一?中文 W㈧W?W?.?8㈧1?Z?W㈠.COM

    岳晨急忙投影出一把菜刀,挡住了旁边一个士兵对自己的攻击。

    好在投影也能顺便投影武器原主人的各项基础值甚至是武技,不然让普通的岳晨在这么多人中去挡刀简直就是笑话。

    “抓紧了,岳晨!”就在这时,艾吉奥将缰绳递给了岳晨。

    岳晨疑惑的接过了艾吉奥递过来的缰绳,问道:“这是干嘛?艾吉奥。”

    “记得不要被甩下来,你继续率兵冲锋,我去解决掉那群火炮手——喝啊————!!!”

    艾吉奥大喝着从马上飞身而下,轻而易举的刺死了两个想要冲上来的圣殿骑士,并向着不断往城池逼近的火炮冲去。

    “等一下……艾吉奥!?”岳晨惊慌失措的大喊着。

    “放心吧,我相信你能够带领大家走向胜利的!”艾吉奥无比信任的对岳晨竖起了拇指。

    “是……很谢谢您的信任可问题是我不会骑马啊啊啊啊啊!!??”

    然而艾吉奥早就已经没入人群之中,恐怕压根没听见岳晨的喊叫吧。

    “好的,要冷静岳晨要冷静,没事的不就是一匹马吗?想当年我也是海边骑过骆驼川藏那边骑过牦牛的会怕一匹马……啊啊啊啊啊!?”

    岳晨忘了一件事情,就算他骑过骆驼骑过牦牛,可问题是这些旁边都是有主人看着的观赏性骑乘啊!

    “不用慌主君,要把心放平,您如果越慌,越可能出事。”

    咒腕出现在岳晨身边,数柄【dirk】一瞬间穿透了前方的敌人,免得到时候他们过来捣乱,同时探出手扯住了马的缰绳——以马现在飞奔的度,咒腕凭脚力却能和快马持平。

    “好主君,用力夹紧马的两肋!”咒腕大喊一声,向后扯了一下马的缰绳。

    “哦哦……好,是这样吗?”

    岳晨双腿猛地一夹,胯下的马突然吃疼,一下子受惊的前足离地站了起来!

    “啊啊啊啊什么情况啊!?”

    “主君你用力过猛了,没事的,抓紧点就可以了,掉不下去的。”咒腕牵住了马的缰绳,抚了抚马因为受惊而炸起来的毛。

    终于,在咒腕的帮助下,这匹马算是冷静了下来,不再像之前那样撒欢耍泼了。

    “————————”岳晨一脸紧张的喘着粗气。

    “您觉得如何了?”咒腕问道。

    “…………”岳晨看着把自己包围起来的甜不辣,故作平静的说道,“想……想死的心都有了。”

    “的确,但主君如果现在死去的话在下就很困扰了,能请您再坚持一下,率领各位走向最后的胜利吗?”

    岳晨看着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的佣兵们,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剑大喊道:“艾吉奥正在击垮敌人的火炮!我们也不能输给他!”

    “哦!”

    ——————————————————————————————————————————

    一袭白衣的艾吉奥从人群中冲出,刺穿了一个火炮手的胸膛,将他的尸体扔在了一旁。

    “第四个……”

    艾吉奥转过头一看,一个攻城车已经穿过火炮雨,逼近了庄园的城墙。

    “不好意思,各位,现在闲人免入。”

    艾吉奥说着,手中的飞刀击穿了几个想要冲过来的士兵——由咒腕亲自教导的飞刀技术在这一刻被艾吉奥运用的炉火纯青,几乎是每一刀都可以轻松取下一个人的性命。

    在打空了身上的飞刀,艾吉奥周围已经被彻底清场,所有圣殿骑士都惊悚的站在那里,恐惧的看着这个白色死神。

    艾吉奥运起力气,一把抬起了火炮,瞄准了那个攻城车。

    “轰————!”

    炮弹飞出,刹那间击穿了比城墙还要高的攻城车,躲在攻城车顶端抵御着剑雨的士兵因为攻城车的倒塌,纷纷从高空摔了下来,在惊恐的惨叫声中,死在乱石之上。

    艾吉奥放下火炮,看着周围的圣殿骑士微笑着问道:“很好,那接下来谁来帮我重新装一下炮弹呢?”

    ——————————————————————————————————————————

    虽然艾吉奥可以击垮从正面袭击庄园的攻城车,但从其他方向进攻的攻城车就没有办法了。

    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一个贴到了城墙上的攻城车沉重的踏板落下,砸碎了凸出的城垛。

    圣殿骑士从里面兴奋的冲了出来,大有一种想要把整个庄园一屠殆尽的感觉。

    “嗤嗤!”

    然而,还没等他们跑下攻城车,几把细小的飞刀精准的擦过了他们的身体,在他们胳膊上留下了细小的伤口。

    “对不起……不能让你们过去……”

    妖娆的身影站在他们面前,虽然脸上带着骷髅面具,但这群攻打进来的士兵依然能够脑补出少女面具下那美貌的脸。

    看着这个少女柔弱娇小的躯体,他们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中还带着一丝轻浮,恐怕这群人已经开始打算着怎么在战后玩弄这个美丽的女孩了。

    “对不起……但为了主上,你们不得不死……”

    少女虽然这样说着,但却转身离开了这里,似乎……完全没有要战斗的意思。

    “喂,你怎么不打了?难不成就是专门过来迎接我们的?”

    圣殿骑士们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用几乎要舔遍少女的全身的恶心眼神视奸着少女。

    “不……因为,你们已经死了——”

    所有士兵愣了一下,他们这个时候才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不觉中已经失去了直觉。

    “对不起……”

    在全身被剧毒侵蚀成黑色的瞬间,他们听到了少女最后的道歉。

    “很能干嘛,静谧小姐。”

    百貌中那个巨人哈桑跳过来,一拳将高大的攻城车砸倒,顺便毁了一座从旁边想要靠过来的攻城车。

    “谢谢……”静谧沉默的点了点头。

    “那么就加油吧,如果撑不住了,可不要逞强,静谧小姐。”

    “恩,我明白了……”

    ——————————————————————————————————————————

    圣殿骑士的大本营中,岳晨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位长袍老人。

    “久闻大名了,东洋刺客。”罗格里德?波奇亚盯着岳晨,似乎要把后者看穿。

    “…………您能别这么盯着我吗?最近我这里这样的视线太多了。”岳晨苦恼的说道。

    虽然跑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可以见到这个大Boss了,可真的见了之后岳晨反倒有点后悔了。

    “请问教皇大人拿着金苹果是要搞事情吗?”岳晨无奈看着手里拿着一个金色球状物体的罗德里戈说道。

    “哼,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了,哪怕是刺客也不可能!”罗德里戈手握金苹果大吼。

    “好的很不错,交涉大失败~”岳晨高兴的说道,“我觉得教皇阁下您还是歇一歇比较好,您现在已经听不懂人话了。”

    “转移话题吗?刺客,我知道你在恐惧,但这没有关系,因为你马上就可以去死了!”罗格里德大吼着举起金苹果。

    “所以我说啦!我真的是在关心你啊!”岳晨大声反驳着从原地跳开。

    下一秒,一道圣殿骑士的幻影从天而降,把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

    “什么鬼!?罗德里戈这真是你用的金苹果吗!?”岳晨差点喷出来,毕竟罗德里戈用的金苹果和他认知中的那个未免差的太多了!

    什么时候可以召出幻影的啊,这个技能怎么就被你用出来了啊!?

    “喂,很危险啊!如果不是我刚才闪得快我恐怕已经死了吧!不对,你绝对是下了死手的吧。”

    『这不是废话吗?人家是圣殿骑士你是假刺客,圣殿骑士和刺客互肛需要什么理由吗?』茉雫默默的吐槽着岳晨的智商。

    “搞不懂你在说什么。”罗格里德把兜帽掀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有点沧桑的脸。

    随后,他将金苹果高举向天空,刹那间,金色的流光照亮了这片区域,而围在罗格里德周围的士兵全部都痛苦的捂住脑袋。

    “——————”

    岳晨也觉得脑袋有点疼痛,就好像大量的信息涌进磁盘之后几乎要把磁盘的内容瞬间撑爆一般。

    “可恶,应该想办法让那家伙停下来!”

    “没关系,我来解决他。”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人群中蹿出,艾吉奥手中的袖剑弹出,对着罗格里德的后背刺了过去!

    罗格里德猛地回过头,看见了来者,眼中出现了一抹愤怒之色,腰间的佩剑被他抽出,砍向了白色的刺客。

    “艾吉奥——奥迪托雷!”

    “罗格里德?波奇亚!!”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