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说,苏斌已经离开了吗。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岳晨坐在床上轻吟着。

    只不过,虽然苏斌已经离开,但是波奇亚率领的圣殿骑士却依然没有撤退的迹象,看起来是要彻底和蒙泰利吉欧尼不死不休了。

    “对了,这样说的话,圣殿骑士这一次行军配备有火炮吗?”岳晨突然抬起头问道。

    “火炮?是的,他们的确携带着大量火炮。”

    “…………”岳晨揉了揉眉心,“麻烦了啊,他们要是用火炮攻城的话这还怎么打……”

    “请放心,主君。”咒腕平静的说道,“吾等在您离开的这两年也并非什么事情都没做,圣殿骑士的确有火炮,但并不代表我们就没有了。”

    “嗯?也就是说……”

    “是的,现在所有火炮就架在城墙上,只要有圣殿骑士前来攻打,就会第一时间用火炮还击。”

    “这样啊——”

    岳晨点了点头,看起来他离开的这段时间,现在的剧情走向已经和他所认识的原剧情彻底不一样了。

    “岳,你现在身受重伤,暂且就在这里疗养一段时间吧,别担心,圣殿骑士由我们来解决。”

    “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啊。”岳晨无奈的苦笑起来,“明明我应该是过来帮忙的,结果反倒是受你们各方面照顾了。”

    “这是哪里话?”艾吉奥笑了起来,轻轻捶了一下岳晨的肩膀,“因为我们是兄弟,不是吗?”

    岳晨看着艾吉奥,后者也回望着他,接着,他们展颜一笑。

    的确,虽然对于他们两人来讲,对方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实际上并不是特别长。

    但是,从岳晨这方来讲,他是打从心底中敬佩着艾吉奥,在通关游戏的时候了解了他的一生、他的信念、他的执着。

    艾吉奥可以说是刺客信条系列唯一一个用三代游戏以及一部动画cg来讲述了传奇一生的刺客,那种带给人的震撼与感动是后几代塑造出来的刺客很少可以达到的。

    不论是启示录结尾在阿泰尔身边的那一句【my?brother】,或者在之后与戴斯蒙越时空般的对话,亦或是在余烬的最后那足以让所有了解艾吉奥的人落泪的伤感一幕,都彻底奠定了艾吉奥在所有刺客信条粉丝心中的地位。

    所以能和艾吉奥跨越时空的进行交流,岳晨一直将这个机会看的无比重视。

    而对于艾吉奥也一样。

    岳晨是在艾吉奥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手相助的人之一,向刚刚失去最重要亲人的艾吉奥伸出了关键援手的人,这是艾吉奥最感激岳晨的地方。

    而之后岳晨也算是教导过艾吉奥刺客的理念的“导师”,带着这种感激的想法,而且两个人的年龄差不多相仿,艾吉奥本能的和岳晨关系不错。

    因此,他们才会互相用【兄弟】来称呼对方。

    虽然中间艾吉奥被咒腕和百貌的过程岳晨未曾知晓,但他能够从艾吉奥眼中看出他的成长——并不仅仅是技巧的上升,而是心智上的成熟。

    艾吉奥,已经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刺客了。

    “我现在再去圣殿骑士的军队那里看一看,如果可以,我会再刺杀帕奇家族最后的残党。”艾吉奥挥了挥手,转身走向房门。

    看着艾吉奥离开房间的背影,岳晨对着一直守候在一边的咒腕说道:“咒腕,今天晚上,和我讲一讲这两年的故事吧。”

    ——————————————————————————————————————————

    “波奇亚大人,任何地方都没能找到那个东洋人。”一个卫兵对波奇亚家族轻声低语道。

    由于之前被刺客明目张胆的入侵,波奇亚命令整个军队暂时停止行军,紧跟着就传来了那个东洋人苏斌消失的消息。

    “………………把,雅各布?德?帕奇给我带过来。”波奇亚斗篷下的眼睛露出了凶光。

    不一会,一个战战兢兢的苍苍老人来到了罗格里德的帐篷中。

    “帕奇,我刚刚听到了情报,艾吉奥?奥迪托雷是从你负责的军阵潜入的对吧。”

    雅各布似乎明白了这个人的用意,沧桑的老脸充满了恐惧的神情:“大……大师,那真的是一个意外……那个刺客太狡猾了,我也是……”

    波奇亚说的是事实,艾吉奥确实就是从他的军阵中潜入进来的,如果论起来老人确实难逃一罪。

    但实际上也不能完全是老人的过失,毕竟艾吉奥的潜行和刺杀技巧在两个暗杀狂人的操练下筋骨炉火纯青了,出色的潜行和暗杀把那群圣殿骑士耍的团团转。

    这样看的话,若只是雅各布老人背锅确实很冤枉他。

    可问题是现在老人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对他彻底失去耐心而且内心充满憋屈的怒火急需泄的罗德里戈?波奇亚。

    “够了!雅各布?德?帕奇!”波奇亚怒吼着,“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予你们帕奇机会,然而无能的你们究竟干了什么?”

    一个重甲兵一把将老迈的雅各布推倒在地,而雅各布则恐惧的缩成一团。

    “对不起……对不起大师,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罗德里戈眯起眼睛,怒火在双眼熊熊燃烧,“帕奇,我已经给了你们许多次机会了,可是你却不懂得珍惜……”

    长剑被波奇亚从腰间抽了出来,狠狠地刺进老帕奇的脖子里,将他钉在地上。

    “咕哇啊……啊……啊……”

    鲜血一瞬间从雅各布的脖子处流出来,波奇亚再一次抽出了利剑,又一次刺穿了老人的胸口。

    “救……救救我……我还不想……还不想死……”

    老人痛苦的挣扎着,然而罗德里戈的怒火很难就这样平息,血光随着他手上的动作频频闪出,雅各布这个老人身上已经出现了十几道伤口。

    罗德里戈泄了好一会,看着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雅各布,把手中的剑重新插回了腰间。

    “大人,有一样东西,好像是那个东洋人留给您的,希望您能立刻过去看一看。”

    “东西?我知道了。”罗格里德皱了皱眉,但还是跟着卫兵离开了自己的帐篷。

    就在罗格里德走后不久,一个藏匿在附近很久的人沉默的走了过来。

    “艾吉……奥。”雅各布虚弱的看着走过来的年轻人,颤抖的伸出了手。

    艾吉奥复杂的看着这个悲凉的老人——对于他来讲,这个可怜而又可恨的仇人就在眼前,如果是以前的自己,恐怕也会怒不可遏的像【西班牙人】那样虐杀这个老人吧。

    可是,在看到这一幕,艾吉奥真的很庆幸,自己在第一次杀死仇人的时候,岳晨可以上来阻止他,并教导他对死人的尊重之情。

    “别怕,帕奇,很快就会结束了。”

    艾吉奥慢慢蹲下来,一柄袖剑带着强大的力道,猛地贯穿了雅各布的头颅。

    时间就如同静止了一般,世界上就仿佛只有艾吉奥和雅各布。

    “艾吉奥……我真的很抱歉……”

    “不用道歉,你我的信仰不同,所以这样的结局是必然的,我能做的只有祈祷而已。”

    艾吉奥帮雅各布合上了眼睛:“愿死亡为你的灵魂带来宁静,安息吧……帕奇。”

    ——————————————————————————————————————————

    “大师,这就是那个东洋人给您留下来的东西。”

    士兵恭敬地把在苏斌曾经住的帐篷中现的一个盒子递给了波奇亚。

    还附带一封苏斌的书信。

    『致亲爱的波奇亚教皇,

    如果你看到这封书信,我估计早就跑到你永远无法探测的地方去了,所以你也就不要再来费力找我了,安心对付艾吉奥的刺杀吧,不过我给你留了一个礼物,是我从塞浦路斯带回来的,你梦寐以求的东西~

    某东洋的友人,苏斌哟~』

    波奇亚看向了盒子,看见了一个球状物体。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波奇亚突然笑起来,取出了一个散着金色流光的金球,痴迷的看着它。

    “我的目的……就要达成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