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丽的房间中,

    美丽的女孩,

    与英俊的男人,

    温馨的相拥着。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不久,少女轻轻的将男人放在自己的膝上,男人似乎睡着了,嘴角挂着微笑,静谧地享受着少女的膝枕。

    少女坐在床上,面带幸福的笑容看着男人——这个刚刚与自己订下一生都不离不弃誓约的男人——自己的【丈夫】。

    泪,

    无声无息的滴落,

    滴在男人的脸上。

    ——对不起,明明是开心的日子,可是……

    少女急忙用手拭泪,

    ——对不起,我真的是太高兴了,高兴的……有些悲伤……

    男人似乎被惊醒了,手轻轻的抚摸着少女的脸,似乎在安慰着哭泣的少女。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哪怕得到了安慰,女孩的眼泪反而更加泛滥,顺着自己的脸颊,打湿了男人的手。

    ——我爱你

    ——真的非常爱你

    ——每一次想到你,我都幸福的不能呼吸

    ——每一次能和你在一起,我都开心到心碎……

    我爱你。

    女孩俯下身,轻吻着男人的唇,嗅着男性特有的气息,双眼变得有些迷离。

    ——爱你……

    ——所以……对不起。

    少女抬起头,

    温柔的扯过一个柔软的枕头,让男人小心的枕在上面。

    身穿单薄纱衣的她走到了窗边,

    静谧的月光洒进房间中,将少女那比仙女还要婀娜多姿的身段,映衬的更加美丽迷人。

    少女回头看向了躺在床上的男人,脸上露出了惹人怜爱的凄美笑容。

    “我爱你,殿下……”

    比百灵鸟更清灵、比蝴蝶更优美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

    ——如果可以,

    ——我多么希望,

    您能是我穷尽一生——————————————————————————————————————————

    —————都在寻找的人——————

    ——————————————————————————————————————————

    一枚白色的骷髅面具被戴在了少女的脸上。

    在转的瞬间,两行泪若有若无的划过她的面庞…………

    月光透过窗的空隙中照在了身体开始黑的,

    男人的脸上

    ——————————————————————————————————————————

    第二日,苏丹刚刚新婚的王子穆罕默德?塞尔柱被现被毒杀在寝中。

    与其缔结婚约的妻子消失不见。

    穆罕默德王子并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安详地死在了寝室中。

    妻子并没有留下任何讯息,就如同从人间蒸了一般,从此再无人得知其消息。

    她所留下的,

    唯有【静谧】的死亡。

    ——————————————————————————————————————————

    “好了,现在应该可以稳定一下了。”

    隐隐约约的,岳晨听到了自己耳畔传来了这样的少女声音。

    “这样……真的可行吗?”有一个低哑的声音传来,“只是这样,真的可以压制住……我的毒素吗?”

    “…………并不能,这个圣器仅仅只是能保证岳晨不死而已。”

    “这样的圣器真的存在吗?让人绝对的不死,简直就是神话中才会出现的——”

    “如果是原版的话会有这种效果,但我这并非是真正的圣器,仅仅是圣器的伪物而已,所以这个仅仅类似于护身符之类的祝福而已,而且每过一段时间效果会大幅度减弱——”

    “如果这样的话,那吾主……”

    “是的,虽然并不至于被毒杀,但是恐怕会很痛苦吧……”少女的声音沉重无比。

    岳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喉咙中难闻的血腥味还没散去,身体依然因为剧毒的原因而麻痹着。

    “主君,您没事吧!”

    面带骷髅面具的咒腕急忙凑到岳晨身边,关切的问道。

    “……咳,还可以……”

    岳晨的声音还是很低哑,大脑有点昏昏沉沉的,就好像带着3d眼镜看了两个小时的万花筒镜头一样,有一种即将要吐出来的感觉。

    岳晨看了看周围的人,咒腕、百貌、艾吉奥一家关切的看着自己,只不过并没有那个声音陌生的女孩。

    “刚刚,我好像听见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女孩?大概是您听错了吧,主君大人。”咒腕俯下身轻声说道,“在下一直守候在您的身边,并未看见有什么除了在场的各位之外的女孩。”

    “…………是这样吗。”岳晨还是有些怀疑。

    盯——

    “说起来,我之前好像是中毒了……对吧”

    盯————

    “是的,您的确身中那个孩子的剧毒,那个少年把本应该由他所中的毒,通过未知手段,转移到了您的身上……”咒腕躬身说道,“实在惭愧,终究未能保全主公……”

    “不……咒腕,你其实用不着这样的……”

    岳晨觉得有点尴尬,毕竟苏斌的攻击方式实在太过令人匪夷所思,和咒腕其实一点关系也没有。

    自己恰巧是那个站的距离苏斌最近的那一个而已。

    盯——————

    “…………对……对了,说起来这个是什么?”

    尴尬的岳晨低头,看见了挂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枚护身符一样的玩意,抓起来问道。

    咒腕躬身回答道:“主公,这个是被百貌找到的【伊甸圣器?圣裹尸布】——”

    “等……等会!?圣裹尸布!?”岳晨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由于过度震惊,导致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毕竟这玩意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现在明明是圣殿骑士和刺客们绞尽脑汁互抢金苹果的时代啊!

    光是抢金苹果就已经够乱套了,结果你圣裹尸布突然冒出来是还嫌现在局势不够刺激吗!?

    盯————————

    “岳晨阁下,这个并非是真正的圣裹尸布,而是某种程度上的仿制品。”百貌开口解释到。

    “仿制品?”岳晨低头看了看护身符。

    的确,如果是真正的圣裹尸布,应该是整个披在身上的衣服,而不是这样一个小巧的护身符。

    恐怕这个圣裹尸布不论从效果还是能力都不如原版吧。

    毕竟若是原版的裹尸布,就是纯粹意义上的【不死】了,不论是怎样的攻击,都是绝对的不死,哪怕是心脏被刺穿、被爆头也依然可以存活。

    只不过这玩意最大的缺点就是——会被脱下来啊!

    所以圣裹尸布也是地位很尴尬的圣器,要是能好好的穿在身上绝对是无敌的,然而问题在于这衣服神Tm居然还能被别人强行扒下来。

    岳晨玩到那一幕瞬间觉得这圣器b格就毁在这设定上了,论实用度恐怕还真不如金苹果或者伊甸之剑。

    “是的,主君,这个圣裹尸布仅仅只是压制住您的伤势和体内的毒素,而不能让您绝对的不死。”咒腕点了点头。

    “如果要害被彻底破坏的话还是会死去——而且这个圣裹尸布每隔一段时间会进入重新充能的状态,这段时间内,它会无法完全压制隐藏在您体内的剧毒,虽然依然可以保证您不死……但是要忍受这个过程,却非常的痛苦。”

    “这样吗?”岳晨看了看圣裹尸布,“看起来我要一直带着这个护身符了对吗?”

    “是的,主君。”咒腕有些哀伤的点了点头。

    盯——————————

    (无法摘下护身符?只有护身符才能压制自己体内的毒素?在裹尸布失效的时候会非常痛苦?我怎么感觉这设定在哪里见过。)

    看着护身符,此时此刻岳晨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身影——小罗伯特?唐——不对,是托尼?斯塔克——一个叫做钢铁侠的把钱不当钱的撒币狂魔。

    设定真的好像啊!

    盯————————————

    “………………这位小姐可以不要再盯着我了吗?”岳晨微笑了起来,看着蹲在自己床边,暗中观察着自己的少女——静谧。

    “对——对不起——”静谧愧疚的垂下了头,“我……那个……主公……非常对不起……”

    她的双眼中充满了自责:“因为我的缘故……让您变成了这个样子……”

    “没事,这不是你的错,静谧。”岳晨摇了摇头,“主要还是苏斌的能力太过诡异了,不管是谁应付起来都有些棘手。”

    “但是……让您身中剧毒的,却还是我……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而且,还让您变成——”

    “所以说你不需要有愧疚感啊,静谧!”岳晨实在忍不了静谧这种有点要向被害妄想方向靠拢的思维了,伸手抓住了静谧的手,在静谧呆滞的目光中将她的手牵起来。

    “你看,我反倒觉得是一件好事啊,静谧,如果没有你的剧毒,我恐怕就不会得到这个圣裹尸布,而如果没有这个圣裹尸布,我恐怕根本没办法和你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吧。”

    虽然知道自己有圣裹尸布撑腰,可问题是岳晨此时此刻还是很后怕,毕竟自己这个圣裹尸布到底还是伪物,要是扛不住和静谧直接接触产生的毒就有意思了。

    好在这种事情并没有生,让岳晨暗自松了一口气。

    “您……这个、我……”

    静谧不知所措的看着岳晨牵着自己的手,蓦地,静谧的双颊出现了些许红晕。

    百貌的大姐头淡淡的说道:“岳晨阁下说的也有道理,静谧,而且岳晨阁下既然选择了不再追究,你也不需要太过自责。”

    咒腕点头附和:“这点我也同意,孩子,你不需要有太多的负罪感,如果你真的心有愧疚,就在日后更多的回报主君就是。”

    静谧无声的将手撤回来,轻轻点了点头。

    ——————————————————————————————————————————

    夜晚,蒙泰利吉欧尼城堡的制高点,一个身穿洛丽塔服饰的少女迎风而立,空灵的双眼望向遥远的彼方,仿佛在凝视着过去与未来。

    “阁下打算就此离开吗?”咒腕慢慢的从阴影中走出来,“您好歹也是吾主的救命恩人,而且主君也并不认识您,可为何即使这样还是要隐藏自己?”

    少女微微闭上眼睛:“并非是岳晨先生的原因,而是我自己的……”

    “我害怕我会控制不住情绪。”

    “控制不住情绪?”咒腕疑惑的蹙眉。

    少女点了点头:“是的,因为他和我曾经的……故人很像——让岳晨见到现在的我,还是太早了……”

    “————是这样吗。”咒腕并没有继续追问,沉默了起来。

    “岳晨的任务只剩下最后一步了,我之前已经把金苹果的事情告诉了艾吉奥,等到岳晨可以行动之后,就去完成他最后一个任务吧……”

    少女轻轻的踏出鸟瞰点。

    “咒腕阁下,如果我没能及时帮助岳晨,能否请您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呢?”

    咒腕微微欠身,微笑着说道:“请放心,吾主不论何时,都是在下的主君,只要在下不死,那么就一定会为了主君奉献出这卑微的身心。”

    伴随着锐利的鹰叫声,少女恩气息消失在了咒腕的感知当中。

    咒腕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皎洁的月亮,轻声说道:“没错,赌上——在下的一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