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斌摊开手,笑了起来。??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然而对于岳晨这一方,眼前这个人实在让他们难以相信这个事实——咒腕的攻击被躲开了!

    虽然咒腕并不像某位蓝色猎犬的死棘之枪那样附有【必中心脏】这种概念,但妄想心音却是类似于通过以太块模拟出如同镜子般的存在,让镜像与实体产生共鸣,从而通过破坏镜像来实现击杀本体的【咒杀】。

    虽然因为特性不同不能和概念性宝具进行比较,但妄想心音却也是相当于必杀的一击了。

    然而,正是这样的攻击,却被人——躲开了?而且还用那么轻描淡写的语气来讽刺了咒腕的必杀?

    然而事实却正是如此,咒腕的攻击不可能出错,他确实感觉到了,甚至也产生了自己已经拿到了苏斌心脏的错觉。

    然而实际上却并没有,这足以证明苏斌有闪开自己宝具的实力!

    哪怕是某一次圣杯战争中的英雄们也未能闪开的攻击,就被这样一个不知名的年轻人闪开了。

    “很有意思。”咒腕淡淡的说。

    “多谢夸奖~”苏斌高兴的点了点头,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中多了一份狡黠,“那么,也是时候到我出场了吧。”

    “唔!?”

    “噗嗤!”

    一瞬间,咒腕猛地颤抖了一下,随后,他的身体居然毫无预兆的出现了一道伤口!血液从伤口中流了出来。

    “咒腕!?”

    岳晨和艾吉奥顿时大惊失色——他们两个根本没有看清楚咒腕究竟是怎么样被攻击的!

    “哎呀,闪开了要害吗?”苏斌维持着刚刚的动作,苦闷的说道,“不愧是英灵啊,哪怕是反应度也和正常人不一样,刚刚那一击明明是奔着您的灵核去的……”

    “你……是怎么攻击的……”咒腕眯起了眼睛,“我承认你很强,孩子,但我也没有弱到哪怕是你的攻击动作都没有看清……”

    “我看到了,孩子,你刚刚毫无疑问的,并没有任何动作!但那攻击却还是落在了我的身上……就如同天罚一样,除非你有类似于时间停止之流的能力,否则那完全就是不可能生的一击!”

    苏斌轻轻点了点头,接着抬起了自己的手:“原来如此,不可能生吗?那么咒腕先生,您看一看这个是什么?”

    “什么——”

    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哪怕是咒腕也难以维持住自己冷静的态度——苏斌的手上,出现了一排黑色的短刀!

    正是咒腕平常最喜欢用来进行攻击的暗杀用短刀【dirk】!

    咒腕本能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上——没有了!

    所有的【dirk】全部消失不见了!

    这种咒腕平时最喜欢使用的小刀,他是一定会带在身上的,而此时此刻他们却全都不见了,那么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你是怎么……”

    “怎么从你手里把这玩意拿到手的吗?很简单啊,就是心里想着要拿过来,所以就拿过来了啊~”

    诡异。

    这个人真是太诡异了!

    哪怕咒腕已经看淡了一切的人,都感觉有些后怕,他敢肯定,这个年轻人绝对没有做出任何和【偷取】有关的动作。

    然而他的短刀确确实实的被拿到了苏斌的手上,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别在那里——装神弄鬼!”

    就在这一刻,苏斌的周围突然出现了大量的百貌个体,为的大姐头怒冲冠的指挥着其他百貌冲向苏斌。

    “哎呀,打算以数量压制吗?这可有点麻烦了……”

    然而,即便嘴上说着麻烦了,但苏斌却依然哪怕没有一丝一毫的动作,似乎打算就这样站在那里任凭你们来打一般。

    下一刻,伴随着百貌的轻咦声。

    “怎么可能!”

    是的,的确不可能,即便哈桑的筋力并不能算作顶尖,但正常人也不敢真的硬接下八十多个哈桑的攻击。

    然而,苏斌接下来了,而且并不单单是防御这么简单,他真的只是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任凭八十个百貌的攻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砸向他!

    而且,即便迎着哈桑的攻击,苏斌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而且——哪怕是一点痛苦的表情,在他的脸上也没有出现!

    “怎么,百貌先生们,你们真的只有这样的手段了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很难打败我啊。”

    (不对……这一点也不正常……)

    岳晨的大脑在疯狂运转,实际上他也是和咒腕有同样的感受,不论是刚刚的闪避也好,攻击也好,偷窃也好,苏斌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动作,这一点岳晨也同意。

    所以,岳晨一直在怀疑,这是不是苏斌兑换的能力,亦或者……是其系统本身的能力?

    (茉雫,你曾经说过,我的这个系统,是独一无二的,对吧。)岳晨在内心中轻吟着。

    『是的,master,您为什么这么问?』茉雫觉得有些好奇,毕竟现在大军逼近,岳晨却突然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

    “那么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所有人的系统,其实都是独一无二的?”

    岳晨睁开眼睛,大声的问道。

    苏斌看着岳晨,脸上浮现出了异样的笑容。

    “你很厉害,岳晨。”苏斌拍了拍手,“正如你所说,事实上,所有参加了这场游戏的人所虽然都拥有所谓的系统,但是,所有人的却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个系统都有只有自己才能够兑换的东西;每一个系统都拥有着属于自己的能力;每一个系统都有着只有自己才能够使用的特殊力量。”

    “你的系统,究竟是什么呢?”

    苏斌笑了起来:“想要套话吗?很可惜,我也只能提醒到这里了,毕竟若是告诉了你我的能力,就是对我不利了。”

    说要这些话之后,苏斌就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依然在等待着岳晨他们出手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岳晨突然升起了一种违和感,以苏斌的那种诡异的能力,他完全有可能就在这里消灭他们,可是此刻,他却只是站在那里而已。

    想到这里,岳晨突然升起了一种感觉——苏斌此刻并不是为了挑衅他们而故意不出手,而是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出手。

    回想起来,苏斌曾经说过【回合开始了】。

    难道——

    “对不起———”

    就在这时,轻盈的身影,就如同仙女一般飘落下来,虽然其身体是宛若长夜的黑暗,但柔美的躯体、幽饶的姿态,却比仙女更加婀娜。

    苏斌本能的抬起头,事实上,就在这一刻,他的的确确的被这位美丽的少女吸引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终于知道了,其实眼前并非所谓的仙女,而是,指引死亡的死神。

    “对不起,然后……杀了你——”柔嫩的小手轻轻拂过苏斌的脸畔。

    “——————”

    苏斌瞪大了双眼,一行血液从眼角潺潺流出。

    “咕……”

    苏斌跪在地上,表情变得有些扭曲——能够看得出来,此刻他正在忍受着剧毒在体内爆的痛苦。

    少女哀伤的捧起已经毫无力气的苏斌的脸,轻轻的说道:“对不起……请您,与您的身心一起——焚烧殆尽吧。”

    下一刻,柔软的,

    足以令无数男人神魂颠倒的粉唇,

    印在了苏斌的唇上。

    带有剧毒的唾液伴随着两人舌头的纠缠,尽数送入苏斌的口中。

    这一刻,苏斌的瞳孔陷入了呆滞般的涣散。

    “对不起——”少女轻轻的分开了两人的唇,“如果可以,我并不想杀掉您……但我不能让您杀死,我的主上。”

    “静谧——哈桑……”

    苏斌的左眼因为充血而变得血红,血液止不住的从中流出,现在,就连他的口中也出现了黑色的血液。

    他已经活不成了。

    的确,此时此刻的苏斌的半边身体都开始出现血洇,每一寸毛孔中都开始渗出可怖的血液。

    这便是【毒女】,将一切爱恨背负在身上,让自己作为宝具,让自己作为杀人的工具。

    亲手缔结自己虚幻的幸福,又亲手终结所有自己创造的幸福。

    “不愧是……”苏斌艰难的开口,“静谧啊……”

    一枚暗黄色的卡片掉落下来,紧跟着,苏斌突然咧嘴露出了笑容。

    “————!!?”猛然间,静谧觉得事情不太对,转过头看向了距离这里最近的岳晨。

    “主上!快闪开——”

    然而,来不及了。

    “来吧,岳晨,交给你了——”

    就在这一瞬间,岳晨觉得有什么甘甜的东西流入了自己的胃袋中。

    “————”黑色的血液从岳晨口中流出,而后,黑色的血液如同决堤一般从他的全身溢出!

    “主君!?”

    “岳晨?”

    “真遗憾,岳晨……静谧的毒素,就给你来扛吧——”

    苏斌脱力的坐了下来,他的身上除了还有一点血污之外,竟然没有哪怕一丝一毫中毒的迹象!

    岳晨还没来得及反应。

    但是,他却已经现了一个秘密。

    “我知道了……你的能力……是什么了,苏斌……”

    岳晨跪在地上,但依然强撑着身中剧毒的身体,不让它就这样倒下。

    苏斌笑了起来:“很正常,我没想到会被逼到现在这种地步,如果不是静谧小姐横插一脚,虽然我的秘密不会就这么暴露出来,但你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岳晨。”

    “很遗憾,岳晨,这次是你输了,不过……我想她应该要来了吧。”

    这样说着,他站了起来,苦恼的揉着头:“真是麻烦的家伙啊,把这种坏蛋要做的事情都推给了我。”

    “你要去哪里——”

    咒腕恩怒火再也难以压制,但他知道,即使苏斌依然没有任何行动,岳晨突然身中静谧的剧毒,绝对因他而起。

    “阁下将吾主害得如此,就想如此轻描淡写的离开吗?”

    “没办法,如果不是静谧小姐突然攻击,我也不可能现在就动手。”苏斌的脸上明显有些疲惫,但依然说道,“不过请放心,这一次我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了,而且【她】就在这里,只要岳晨能够挺住一会的话,应该能够活下来吧。”

    苏斌看着岳晨,身体居然慢慢的消散起来!

    『系统持有者苏斌,于《刺客信条2》世界中的主线任务已经完成,准备登出该世界』

    “妄想心音————!”

    血色的手掌被咒腕甩出,然而却如同触碰到了无形的空气一般从苏斌身体中穿了过去。

    “放弃吧,在这个时候,我和这个世界基本已经隔绝了。”苏斌灿烂的笑了起来,颇有深意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岳晨,“那么接下来就看你的咯,岳晨,如果你撑得过去,下次再见,来和我堂堂正正的【杀】一次吧。”

    带着这样的话,苏斌消失了。

    “可恶啊啊啊啊啊!!!!!”咒腕愤怒的咆哮,不论是艾吉奥、百貌还是岳晨,都没有见过咒腕会变得如此愤怒。

    就在这一刻,一道黑色而小巧的女孩,出现在了岳晨身边。

    “——————!?你是……”百貌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女孩,本能的挡住了她。

    ——这一天的事情着实让她有些神经质。

    “请放心,楚——嗯,岳晨先生……我会来救他。”

    身穿黑色的洛丽塔服饰的少女,面无表情的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