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岳晨的大脑特别混乱,他完全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用什么手段封印住他的能力的。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哎呀哎呀,不好意思,虽然我不是很想和你为敌,但如果你动手的话我也会很难办,所以只能先封住你的动作了。”苏斌蹲了下来说道。

    “好了,岳晨,你明白了吗?我肯定不会主动的和你敌对,因为这样对我来讲吃力不讨好,但如果你一定要和我战斗的话,你要明白,我肯定不会让你那么轻松的。”

    “那么就再见咯~岳晨,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哟。”丢下这句话,苏斌退了出去,只留下岳晨一个人混乱的呆在原地。

    “茉雫,这是怎么回事!?”岳晨崩溃的在心中问道。

    『对……对不起,master,无法分析出他的系统……』茉雫惭愧的声音传了出来,『说实话其实我也没有想到,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的啊——为什么在新手的试炼世界会出现其他的系统持有者啊!』

    岳晨混乱的坐了下来,这一切都实在太不正常了,并不是在说茉雫,这一连串的事件中,无论是一开始茉雫的系统被人入侵,还是在新手空间出现了其他的持有者,这绝对不是茉雫的问题!

    岳晨想起了那个将他强行扔进试炼空间的少女的话。

    “来不及了……是什么意思?”

    “那个人……很强……”突然,一直保持沉默的静谧在一旁开口。

    岳晨突然回过头:“什么?”

    静谧的目光有些躲闪,不过还是低声轻吟:“他的攻击方式很诡异……有些时候……明明是可以必杀的……却被他用不知名的方法闪开了。”

    “不知名的……方法?”

    “是的……而且最后他也是靠着那个方法……”静谧看着岳晨,“就是那个方法,让我在一段时间内……不能行动。”

    “连静谧也是因为这样才失败的吗?他到底——”

    “请不要试图和他……战斗……”静谧接着说到,“现在的你……很弱……”

    岳晨顿时泄了气。

    的确,那个人的能力实在太过诡异了,他根本就看不懂他用了什么方法封印了自己的行动,凭他现在的力量,恐怕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可恶,这不就像新手玩魔兽刚到自己主城的时候结果刚好赶上了一大票人来屠城吗?”岳晨失落的跪在地上说道。

    “总之……不要和他正面冲突……在没有摸清他的底细之前……”

    ——————————————————————————————————————————

    夜色渐渐升起。

    驻扎在附近的圣殿骑士军队也陷入了宁静中,同时,厚重云慢慢吹来,将本就已经单薄的月光彻底遮掩住。

    “不错的天气,很适合潜入啊……”

    咒腕站在一个山坡上,抬头看着夜空,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下的他,此刻就如同真的隐匿进黑暗一般。

    “是啊,可是这个军队的守备未免也严苛过头了。”

    百貌大姐头站在咒腕身边,从其他的百貌传来的消息可以得知,即便是夜色,也完全无法让士兵放松警惕,甚至守备还要比白天更紧密。

    “看起来绝对是被人看透了啊……我们接下来的动向。”咒腕垂下眼睛。

    ——————————————————————————————————————————

    军队的主帐中,苏斌微笑着看着眼前空无一物的半空,低声轻吟道:“这两年里的剧情已经和原作有很大的出入了啊,帕奇家族除了那个老头之外全部被刺杀,现在就是那个老头打算用最后的力量博得波奇亚的信任…………”

    苏斌叹了一口气,仰躺在自己的椅子上:“还真是麻烦的境地啊,这个岳晨究竟给我找了多少事情做啊~”

    不过他却突然笑了起来:“当然,这种凡事都会出乎预料的剧情,我倒是不讨厌,毕竟所谓赌博就是要这样做才有趣不是吗?”

    苏斌就这样懒散的望天:“根据之前整理的情报,这段时间艾吉奥的成长度要比曾经更快,前不久还刚刚解放了圣殿骑士在佛罗伦萨的势力……”

    “而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归功于这段时间一直教导艾吉奥的两个所谓的【刺客导师】——哈桑?萨巴赫。”

    ——————————————————————————————————————————

    “看起来对方也有出色的人才啊。”百貌的神色凝重起来。

    “恐怕并不仅仅是【出色】能够形容的……”咒腕的声音逐渐冷却,“百貌,接下来我们必须要做好我们所有的行动和能力暴露的准备了。”

    “我有一种感觉,他们恐怕会看穿我们的行动。”

    ——————————————————————————————————————————

    “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两个【哈桑?萨巴赫】,一个是咒腕,另一个就是百貌了吧,【英灵】这种东西,作为对手可真是有点强了啊,更何况还是这种很麻烦的暗杀者。”

    “妄想心音和妄想幻想,哪怕是英灵都很难对付的麻烦能力,来打这帮小龙虾不就是吊打吗?”

    “如今岳晨就被关在这个军营里,依照咒腕的性子,恐怕在今天晚上就会奇袭。”

    苏斌这样说着看了看帐篷外那沉沉的夜色,苦笑了起来:“而且这个地方还是在蒙泰利吉欧尼附近,更是在村庄附近,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对方已经占全了啊,这不就如同主角光环一样了吗?烦死人了。”

    但苏斌却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看了看自己背后的盒子笑着说到:“嘛,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了,总之先去让士兵把努力守一下军营吧,虽说恐怕成效甚微……他们恐怕也有感觉自己的情报已经泄露了,所以会和你小心谨慎的行动吧。两个暗杀者大佬动起真格来我恐怕也受不住吧——好在我还有一个备用手段。”

    ——————————————————————————————————————————

    百貌皱起眉头:“既然如此,咒腕阁下为何还要如此拼命呢?”

    “是的,但是既然主君身处险境,我等就不得不去帮助他……”咒腕看着百貌,郑重的说道:“否则就是在下为臣的失格。”

    “——————”百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接着点了点头,“好吧,我明白了,既然是咒腕阁下的意思,那么吾等也跟随便是。”

    “不过——咒腕阁下,您让艾吉奥?奥迪托雷去打头阵,这样不会让他陷入险境吗?”

    “如果我们的身份已经暴露,恐怕他们也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我让艾吉奥前往,可以混淆他们的视听……”

    “说起来百貌。”咒腕转过头,看向了百貌,“没想到你会难得的关心一下艾吉奥,看来你也有些接受他了,不对吗。”

    “哼,那个傻小子好歹也算是我的徒弟,要是学了我的百艺结果就这么轻易地死了……哪怕他成为英灵我也不会放过他。”百貌偏过头,冷声说道。

    就在这时,熊熊的烈火突然从圣殿骑士的大营升腾而起。

    咒腕的面具被火光照亮,在冰冷的夜色中显得更加冷酷。

    “信号出现,艾吉奥成功了,百貌,我们也准备出吧,救出我等的主君。”

    “明白了,咒腕阁下。”

    ——————————————————————————————————————————

    苏斌安然自若的坐在自己的帐篷里,听着从大营中传来的惊慌失措的喊叫,不由笑了起来。

    “不愧是老谋深算的暗杀者,不是自己亲自上阵,而是利用艾吉奥作为诱饵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吗?”

    “虽然英灵的力量很恐怖,但如果任由艾吉奥在我们这里大闹也很苦恼啊……”

    苏斌笑着沉吟,接着说道:“那么就来比一比吧,究竟谁的计谋,可以更胜一筹吧,哈桑先生~”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