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就是蒙泰利吉欧尼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圣殿骑士的军队驻扎在了不远的村庄中,一个军官对马上的一个身穿厚重斗篷的人报告道。

    “明白了,你可以退下了。”那个人点了点头,又转而看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一个玩世不恭的年轻人,“我现在还无法相信你,东洋人,等事成之后,我绝对会将你处以火刑。”

    “现在说这话也太早了,罗德里戈?波奇亚先生,或者应该是,未来的教皇大人。”年轻人神秘莫测的笑了起来,到时候你究竟能不能找得到我还是两说呢。

    “————”

    身穿斗篷的人——也就是罗德里戈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人。

    “你知道我的全部计划,还对我说如果消灭蒙泰利吉欧尼中的刺客势力,我的计划就永远不可能实现。”

    “不错,确实是这样。”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做又能给你带来什么?”罗格里德的双眼闪烁出诡异的光芒,“你并不是圣殿骑士,也并非刺客,这种事情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

    年轻人懊恼的苦笑起来:“讲真的,我也不是很想管你们两方的战斗,或者硬要我选择的话,我应该还是属于会支持刺客们的一方吧。”

    年轻人突然笑了起来:“本能想要让我支持刺客,理性却引导我不得不来帮助圣殿骑士,生活就是充满了这种奇妙感,不是吗。”

    “………………”罗格里德再次沉默了,他非常难以理解这个奇怪的年轻人所说的话,虽然他说着流利的意大利语,但内容却像是在听着东洋语。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年轻人看着罗格里德好一会,才缓缓说到:“只不过是一个被扔到这里完成任务的苦力而已~”

    ——————————————————————————————————————————

    “以上,就是驻扎在周围的圣殿骑士军队的报告。”百貌向咒腕和马里奥说道。

    “绝对劣势的局面啊——”咒腕皱着眉说道,面具下的眼睛闪过一丝阴霾。

    “真的只能这么被动吗?”

    一旁,艾吉奥听过百貌的叙述,不由仔细的思考着对策。

    ——经过百貌和咒腕这两位暗杀大师的锻炼,艾吉奥这两年逐渐褪去了曾经毛躁的性格,虽然偶尔还是容易愣头青一般的冲上去,但比起曾经的他着实是一个不小的飞跃。

    只不过,即便心境再成熟,对于艾吉奥来讲,眼下的局势也属于一盘死棋。

    “是啊,虽然不想承认,对方是故意避开了能够被暗杀的地方,驻扎地点都选在了视野最开阔的平原,这种情况下想要实行暗杀是很困难的。”

    “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艾吉奥惊讶的问。

    “恐怕……他们之中有什么人在指引他们吧……”咒腕沉重的说出了这样的猜测,“而且这个人绝对是对你们刺客的行为非常了解的人……”

    房间中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时,一个比较瘦小的百貌突然走了进来,伏在大姐头耳边说了什么,虽然大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但从大姐头的表情急剧变化中可以看出,并不是什么好事。

    “生什么事情了,孩子?”咒腕问道。

    “咒腕阁下……”百貌的表情变得极为复杂,“一个应该是岳晨先生的人,被圣殿骑士囚禁起来了…………”

    ——————————————————————————————————————————

    “啊……屁股真疼……”

    岳晨被蛮横的从空间通道中扔了出来,勉强的站了起来。

    “茉雫,这一次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了,这一次连人都没带全就把我拽过来了,杰克要是醒过来不知道要怎么哭闹呢!”

    『这……这个……』茉雫也变得支支吾吾,毕竟这一次的脸打的实在太狠了。

    『啊master,您刚才在担心杰克酱吧~看来杰克酱在您心底里的地位似乎变得很重要了——』

    “岔开话题也没用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解释等会去你就准备住在卫生间里吧!”

    『master……』

    “不需要解释了,茉雫,今天如果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你就真的——”

    『master!看一看你的周围啊!』

    岳晨被茉雫吓了一跳,有点不情愿的环顾四周:“周围?周围有什么……”

    然后,岳晨不说话了。

    ——周围一大票的士兵死死地盯着自己。

    只见各位圣殿骑士们刀出鞘箭上弦,戒备森严的看着岳晨。

    (我靠,我早就想说了,这帮甜不辣一个个看刺客就眼瞎,艾吉奥扒着俩城墙墩子真的就在一个目不转睛盯着自己前方的甜不辣眼前跳来跳去你们都看不见,而且有些时候艾吉奥在房顶上追波奇亚信使你们都能陪他一起追为什么到我这里一看一个准啊!)

    『这不是废话吗,您直接掉进他们的大本营里人家室友多瞎才能看不见你啊。』

    (还不是你这家伙的错!)岳晨大声吼道,接着陪着笑脸对着“那啥,各位老大,我是个无辜的游人,不小心偶然落到这里,你看看能不能放过我……”

    “少废话!你这个家伙分明是突然出现在这里,你肯定是那个哈桑?萨巴赫的成员,那群人是最善于伪装的最狡猾的刺客!给我带走!”

    (百貌你这把我坑死了啊!)

    ——————————————————————————————————————————

    在单独为囚犯开出来的小帐篷中,岳晨被粗暴的扔了进去。

    “喂!你这样我要去告你啊!就算是囚犯也是有人权的!”

    岳晨大喊大叫的表示抗议,但收到的成效却微乎其微。

    “小子,你现在还是好好想一想怎么应付和你关在一起的巫女吧。”

    “巫女?什么意思?喂!回来解释一下啊!”

    岳晨大声的喊着,然而甜不辣却再也没有回应他。

    “你……是谁……”

    突然,低哑的女声从岳晨背后传来。

    岳晨身体顿时一个激灵,僵硬的转过头,看向了帐篷的黑暗中。

    ——在那里坐着一个少女,皮肤如长夜般黝黑,身穿黑色的紧身潜行服,可能是因为方便行动的原因吧,潜行服设计成了暴露程度非常高的款式,将少女的肌肤大半裸露在外,而且完美的勾勒出了少女迷人的身体曲线。

    一具白色的骷髅面具遮住她的面庞,虽然无法看到少女的真实相貌,但能够想象出来,面具下绝对是一张足以让男性神魂颠倒的脸。

    然而,面对这样一个可人的尤物,岳晨却并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邪念,相反的,他的脑海中仿佛有一颗核弹轰然爆炸。

    强烈的恐惧感侵袭了他的全身。

    “如果,如果您不想死的话,请一定要远离我……不要碰我,不要让我出现在您的视野,不要呼吸道经过我的空气……能和我在一起的只有……静谧的……死亡……”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