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先冷静一下……”

    咒腕抬手压住了不断向自己靠近的百貌,哪怕是果敢如他都有种自己驾驭不住这个后辈的感觉。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非——非常对不起!在下刚刚实在太失礼了!?”

    百貌这才注意到几乎要被自己逼到墙角里的咒腕,瞬间明白了自己刚才刚才的失礼行为,惶恐的退出了十几步。

    咒腕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仅仅这短短瞬间的交流,他就感觉这个哈桑要比他以往的刺杀目标还要难对付。

    现场的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唯有懵懂的小杰克扯了扯岳晨的衣角,天真的说到:“妈妈,刚刚那位姐姐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只是追星族遇见活的偶像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

    “咳咳……你先不用紧张,放轻松。”咒腕咳嗽了一下,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安慰着问道,“也就是说你是第十九代的领【百貌之哈桑】吗?”

    “是……是的,非常抱歉,吾等同胞因在下的原因而覆灭……”百貌垂下头,似乎非常沮丧。

    咒腕听着百貌的话,轻轻笑了起来,走过去拍了拍后者的肩膀。

    “无需自责,吾等会变成这样也只是命运注定而已,并不仅仅是你的错误,我想即便是初代也不会责备你。”

    “至少,在吾等尚存时,你出色的完成了领的任务。”

    “————”百貌仰起头,感动的看着咒腕的脸,“谢谢……咒腕大人。”

    “唔,这么一看咒腕与其像是个刺客,倒不如说是和人生导师一样的角色?”岳晨嘀咕着。

    “说起来。”咒腕突然说,“帕奇家族的军队是被你驱逐的吧。”

    “是的,咒腕大人。”

    “干的很好。”这样点着头,咒腕说,“如果有机会,希望可以和你继续共事,好好努力吧,我的后辈,【百貌之哈桑】。”

    “谢谢您的信任,咒腕大人。”

    (对了,茉雫,我记得这段时间应该是时隔两年的过渡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不会也要跟着在这里生活两年?)

    『唔,我来看一看……』茉雫的声音从脑海中响起,『咦?master,这一段的过渡时间,系统为了避免参赛者出现长时间的参赛时间,在剧情出现时间上的断层时,参赛者可以选择退出该世界进行一段时间的休整,类似于假期吧。』

    『只不过由于您的主线任务并未完成,所以在此期间该世界的时间会加流动,而在休整时期您是没办法进入其他世界的。』

    “可以出去吗?”岳晨顿时有点高兴,他确实没想到这个所谓的系统居然会有这样的福利。

    虽然平时看起来特别不靠谱就是了。

    『只不过,master,虽然您和杰克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咒腕和百貌却不能离开哟。』

    (不能离开?为什么?)

    『因为这两位并不能算作您真正抽取到的英灵,和您签订的契约也只是暂时的,虽然可以自由出入系统空间,但却没有资格脱离剧情世界。』

    岳晨点了点头。

    『顺带一提,如果这个世界出现了足以改变剧情的异变,或者有概率导致您的主线任务失败,系统会自动把您转移回来。』

    “懂了。”基本理解了大概意思的岳晨打定了注意,抬起头问道,“说起来,既然帕奇家族已经撤退了,我觉得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来攻打的情况了吧。”

    “嗯,或许吧,虽然不能掉以轻心,但我觉得应该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来展实力。”马里奥点了点头。

    “恩,我觉得艾吉奥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锻炼一下剑技。”岳晨说到,看向了咒腕和百貌,“这样一来,咒腕,百貌,我希望你们两位能够在这段期间好好的锻炼艾吉奥。”

    “明白了,但是主君呢?”咒腕虽然答应,但也比较好奇岳晨说话的语气,此时的岳晨就好像要离开很久所以交待事情一样。

    “我要暂时离开意大利,大概要两年左右吧,这段期间的各个事态还要麻烦你们解决,可以拜托你俩吗?”

    百貌盯着岳晨,面具下的脸似乎变得很不高兴:“哼,别以为你和我签订了一个临时的主从契约就能够随便指示我,让我教导这么一个小子,你真的以为我会听——”

    “我明白了,挺凭您的吩咐,主君。”咒腕躬身说到。

    “…………”百貌尴尬的呆了一会,不由失落的叹了一口气,“我……我也知道了。”

    “岳,你要去哪里?”

    艾吉奥听说岳晨打算离开,不由疑惑的问,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艾吉奥对于这个一直帮助自己的朋友很有好感。

    “没什么,只不过突然从故乡接到了一个消息,只能我和杰克去亲自解决。”岳晨又开始他拿手的胡诌八咧,“不过放心,艾吉奥,如果没有什么大事,”

    “是这样吗?”艾吉奥虽然有意挽留,但岳晨确实已经离意已决。

    “好吧,祝你一路顺风。”

    “那么我就不送了,岳晨先生。”马里奥上前和岳晨拥抱了一下,“再次感谢您为我们做的一切,路上小心。”

    “恩,放心吧,我早去早回。”岳晨挥了挥手,拉着小杰克走向了屋外。

    岳晨来到了屋外的高地附近——马里奥的官邸设计在了一个高台上,距离地面有着一定的距离。

    “杰克。”岳晨看着高台下面——一个草垛。

    “怎么了,妈妈?”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早就想试一试了。”

    岳晨踏上了护栏,艾吉奥他们已经出了房门,望着岳晨的背影。

    『master,虽然您是主人,但我不负责接住你哟。』

    “说什么傻话。”

    『真的,而且我也很像看一看你吃瘪的样子呢,或许过几天附近的头条新闻就会出现【一中二病试图信仰之跃摔死在草垛里】之类的消息喔~』

    岳晨已经站在了护栏上。

    “没关系的妈妈,如果您有危险的话杰克会立刻去保护你的。”

    “所以咱们两个到底谁才是妈妈啊。”岳晨揉了揉杰克的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要上咯!”

    岳晨张开了双臂,身体慢慢的向高台下倒下去。

    当其他人盲目追寻真相时,记住——万物皆虚;

    当其他人受到道德和法律的限制,记住——万物皆允。

    我等在黑暗中工作,

    为光明服务,

    我等,是assassin。

    不知道是不是默念这段教义产生的错觉,岳晨隐隐觉得自己耳边出现了鹰的鸣叫。

    而后,锐利的风吹过了他的面颊,岳晨的身体距离下面的草垛仅有瞬息之遥。

    在接触到草垛的瞬间,岳晨默念道:

    (系统——传送!)

    ——————————————————————————————————————————

    “————!?”

    岳晨猛地从床上睁开眼睛。

    “这里……是我家?”

    岳晨站起身,看着房间内熟悉到亲切的景色,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呼——妈妈的……味道——”

    细小的梦呓从岳晨身边传来,杰克躺在岳晨的被窝里吃着自己的拇指。

    “…………”岳晨无奈的笑了起来,但无奈归无奈,他却有一个非常奇怪的感觉。

    (茉雫,我记得我前往刺客信条的世界应该是在大街上被强制传送的啊,为什么登出的时候,反而回到了我的家中?)

    『因为这里是您和系统签订契约的地方,所以按理来讲,无论是前往试炼世界,还是从试炼世界返回,都应该在这个房间中。』

    这一刻,茉雫久违的从岳晨面前蹿了出来。

    “也就是说我那个其实是非正常登录吗?”

    『差不多吧,不过实话实说吧,master,会到刺客信条的世界也挺出乎我的意料的,先不说任务跨度的时间长度,作为简单粗暴的新手世界,这个明显简单过头了。』

    “确实。”

    岳晨点了点头,实际上,他此刻哪怕不去管,只要咒腕和百貌能在那里,在刺客信条的世界基本就可以横走了。

    虽然是作为一个新手村,但这个难度也太简单了,丧尸世界好歹算是有点难度的新手村。

    “也就是说,可能有隐情吗?”岳晨垂下头,然而下一刻,一股莫名的寒气涌入岳晨的骨髓。

    “!?”

    『怎么了,master?』茉雫奇怪的看着岳晨的举动。

    “刚才……我总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岳晨心有余悸的望向窗外。

    并不仅仅是那种诡异的感觉让岳晨如此后怕,他有一种感觉——不论是那个能够黑进系统里的少女,亦或者简单到有点可怕的试炼世界。

    种种事件叠在一起,简直有一种被人钦定了的感觉。

    『放心吧,master,至少我可以担保,在目前为止,即便您会遇到敌人,肯定不会完全在实力上碾压您,我对您保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