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维耶尔的队伍在人数上占优势,但面对这群如同鬼魅般出场的人,尤其在看见己方的几个重甲兵被那个比他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巨人轻松拧断了脖子之后,他们再也没有战斗的意识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群人是魔鬼!

    所有人都这么想到。

    而人类面对魔鬼,能够抛下恐惧和他一绝死战吗?答案基本是否定的。

    除非是拥有着勇敢到白痴的傻瓜,否则所有人很难去和这群怪物争斗。

    “咣当”一声,一个人把自己的武器扔到了地上。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一般,紧跟着,武器如同下饺子一般被丢弃在地上,所有的圣殿骑士都抱头蹲了下来,似乎希望投降可以让这帮煞神饶自己一命。

    “岳晨先生,在下为assassin,百貌之哈桑,护卫来迟,在此谢罪。”

    看着那群圣殿骑士全部投降,那个美丽的紫女人走过来,对岳晨轻轻的鞠了一躬。

    “没……没事。”

    岳晨有点不知所措,毕竟刚刚明明还是他们这边占绝对优势,结果突然冒出一大片的哈桑,生生把劣势转成了优势。

    “还真是个不太成熟的master啊。”百貌平静的注视着岳晨,把后者看得直毛,“那么岳晨先生,这些人要怎么处置?”

    岳晨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一眼艾吉奥。

    “…………”艾吉奥无视了一众圣殿骑士,径直的走到维耶里面前,冰冷的看着自己的死对头。

    “呼……艾吉奥……奥迪托雷……”维耶尔把刺在身体中的匕拔出来我在手中,殷红的血液潺潺流出。

    “维耶里?德?帕奇。”艾吉奥也把袖剑从袖中弹了出来。

    这两个死敌视线交错的瞬间,他们生平第一次清楚的看透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唔啊啊啊————!!!”

    代表着两个家族、也可以说代表着圣殿骑士和刺客的两个年轻人,向对方挥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而后,血色渐渐的染红了泥土。

    ——————————————————————————————————————————

    艾吉奥抓着已经被袖剑刺穿胸口的维耶里,双眼充斥着怒火。

    “我问你,你究竟还知道什么!”艾吉奥愤怒的大吼,“杀死我的家人的人,除了你们,究竟还有没有其他人参与了这个计划!”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维耶里艰难的说。

    “我们的做法……是为了秩序……”维耶里没说一句,气息就弱上一分,“是为了这个世界……”

    “仅凭你——是无法阻止……我们——”维耶里的瞳孔渐渐涣散,预示着他的生命在不断的衰弱。

    不过维耶里死之前,用最后的力气说到:“愿洞察之父指引我等——”

    “你就是一个人渣!”艾吉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掐住已经逐渐冰冷的维耶里的脖子大声咒骂,“你这样的混账即便下地狱!也根本无法被拯救!你这样的混账……就该——”

    “够了,艾吉奥,对死人放尊重一些。”

    岳晨皱着眉拉住了艾吉奥,他承认自己不是个刺客,但无论是对于艾吉奥日后的成长,亦或者出于自己隐藏在心中本能的善心,岳晨都要去阻止他。

    “尊重?”艾吉奥的怒火熊熊燃烧,指着维耶里大吼,“这个杂种害死了我的亲人,你难道还让我对他放尊重一些?”

    “是的,这个是刺客的传统,不要侮辱死人。”岳晨推开艾吉奥,俯身轻轻的合上了维耶里的眼睛,“愿死亡为你的灵魂带来宁静,安息吧。”

    岳晨站起来,看着那群跪在地上的圣殿骑士,摇头说到:“那个,哈桑,把他们放了吧。”

    “岳晨先生,这样好吗?”百貌看着岳晨问道。

    “没关系,我觉得他们也没有胆量继续来和我们打了。”

    这恐怕也是事实,在看见百貌那种鬼魅的登场方式,以及百貌中的那群人恐怖的攻击方式,谁都会吓得有心理阴影吧。

    “我明白了。”百貌点头。

    “对了,顺便让他们把自己同伴的尸体带回去吧,省着麻烦我们清理现场了。”

    “………………了解。”

    这一次,表情冷漠的百貌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似乎非常凌乱个无语。

    看着一个个圣殿骑士一个个如蒙大赦般的跑路,岳晨转头看向了百貌。

    “那个,百貌,虽然知道我还不算master,但你能不能拜托你去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去稍微震慑一下帕奇家族的军队,或者说他们的领头人,至于怎么震慑是你的事情了。”岳晨笑了起来。

    “至少别让他们回去的太轻松。”

    百貌仔细的凝视着岳晨,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呵……想不到您还是个满肚子满肚子的人啊,岳晨先生。”

    “你既然也懂我的意思了,那不就是说你也一样吗?”岳晨也跟着笑了起来。

    下一刻,除了眼前的姐姐之外,周围所有的人都消失了,伴随着沙沙声向维耶里的队伍离开的方向跑去。

    “那么艾吉奥,我们就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情交给百貌吧。”

    ——————————————————————————————————————————

    蒙泰利吉欧尼。

    “什么?帕奇家族的军队撤退了?这是怎么回事?”听着咒腕带回来的报告,马里奥有些惊讶。

    “还不知请不过估计是出现了什么差错让他们不得不撤退吧。”咒腕看了看院中的月色,“或许是已经被主君他们解决掉了吧。”

    “艾吉奥和岳晨他们?怎么可能。”

    马里奥实在难以相信仅凭两个人加一个孩子能击退那么一大票的圣殿骑士。

    “请不要用普通人类的念想思忖主君,毕竟,他恐怕已经不能被看做【普通的】人类了。”

    咒腕和马里奥交谈间,一个家臣突然走了进来:“马里奥大人,艾吉奥先生和岳晨先生回来了。”

    不过,还没等他的话音落下,岳晨和艾吉奥已经毫不客气的走进了大厅。

    “岳晨,艾吉奥,我刚才接到消息说帕奇的军队撤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们干的吗?”

    “呃……”岳晨挠了挠头,“与其说是我,倒不如说是这位……应该算偶遇的朋友?”

    这样说着,岳晨把自己站着的位置挪了一下,刚好露出站在自己身后的百貌。

    “嗯?这位是……”没等马里奥有所反应,咒腕反倒看着眼前的陌生女子,“你难不成也是某一代的【领袖】吗?”

    “————”

    然而百貌却一直保持沉默。

    “?”咒腕一时间觉得有点尴尬,“容在下问一句,您是哪一代的哈桑呢?”

    “————————”

    百貌还是沉默,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的身体似乎有点颤抖。

    “………………”这一刻,连咒腕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依然问道,“好吧,请问您究竟是谁呢?”

    “大——”百貌终于有了动静,但却只了一个音阶。

    “大?”

    咒腕觉得自己你个头两个大,他觉得哪怕是自己生前最难对付的目标,都比和这个人要轻松的多。

    只不过,还没等咒腕有什么表示,百貌突然一个箭步窜到咒腕面前,激动的甚至有些毁灭影响的大叫。

    “对对对非常对不起咒腕大人在下百貌是我等第十九代哈桑也是最后一代哈桑——啊对不起因为在下的失误让我等在我这代覆灭非常对不起还有请原谅在下刚才的失礼之举在下真的并非有意而是实在太过紧张——!”

    岳晨呆呆地看着百貌,就刚才她那段快语音简直让岳晨佩服不已,连标点符号都没有中间就一次换气的又臭又长的一段话究竟是怎么被她不带停顿的说出来的?

    我估计看到这里的读者都已经一口老血喷出来了,你自己是没事读者们快憋死了啊。

    咒腕恐怕也有点凌乱,毕竟活到这么大,他根本没见过别人对他这么说话。

    虽说岳晨也理解,就如同追星族亲眼看见了活的偶像一样,咒腕在整个【山中老人】中都是绝对的老前辈,而百貌作为最后一代哈桑,对于自己的先代自然会尊崇,尤其是居然能见面甚至还有机会说话,这绝对是一生都不可能实现的经历。

    因为咒腕在百貌当领那个时候已经死了一千多年了啊!

    只不过把岳晨和百貌吓傻的其实还是百貌那前后的巨大反差,尤其是岳晨,他实在无法想象刚才那个行为举止冷漠异常的百貌居然会变成这样。

    威严啊!

    你的威严啊!

    就这样被你自己亲手击碎了啊百貌大姐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