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晨做了一个梦,

    一个真实生的梦。??  八一?中文 W㈧W?W?.?8㈧1?Z?W㈠.COM

    ——1888年,英国伦敦。

    人类在蒸汽时代中已经进入了正规。

    蒸汽机的明催生了生产力的展,让人类有更广阔的生存空间,同时也激了人类对更舒适生活的渴求。

    而伦敦东区的娼妇和她们的客人,刚好符合这一状况。

    灯红酒绿的大街,各种各样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在招揽着路过的客人。

    然而,在这样一派富饶的景象下,却有着不为人知的事情,在不断生。

    由于避孕和堕胎技术的不成熟,突然怀孕的娼妇们通常会用粗暴的方式进行堕胎,而这样的行为,导致了原本可以正常诞生的新生命通通轻易地消逝了。

    婴儿的尸体如同垃圾一般的被丢弃在东区的河流里,让【无法出生在世上】这一怨念在这条混沌的河流不断累积。

    在怨念积累到了一定的境界。

    那个孩子诞生了。

    她作为【数万名连出生都遭到拒绝的婴儿们】的怨念得聚合体,幻化成了小女孩的形态。

    这就是名为【开膛手杰克】最初的诞生。

    ——————————————————————————————————————————

    “…………”岳晨无言的睁开眼睛。

    入眼的,是一个古朴的房间,那种透露着典型中世纪欧洲的房间。

    岳晨猛地坐了起来,接着便看见了旁边站着一个熟悉的人。

    “艾吉奥?你还活着?”

    岳晨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的确,在岳晨昏过去之前,他确确实实的看见了哈桑对着艾吉奥抬起了手。

    “唔,有着很多的原因。”艾吉奥有点尴尬的说。

    岳晨向艾吉奥的身后望去,看见了一个——身穿黑色斗篷,面带骷髅面具的人坐在角落里。

    “唔啊————啊啊啊!?”岳晨吓得险些从床上弹起来,带着惊悚的表情指着哈桑。

    “为为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不必惊讶,岳晨先生。”哈桑站了起来,对岳晨躬身一理,“因为我来这里的要目的,就是找您而已。”

    “找……找我?”岳晨愣了一下。

    “是的。”哈桑点了点头,“我杀这个小子完全就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身为暗杀者实为不堪入目而已,但是既然您选择相信他,那么我也只能选择相信您。”

    “等一下等一下,你这么说我完全摸不到头脑啊,为什么只要我相信你就选择相信啊,这样听起来也太gay了吧。”

    “为什么?”哈桑看着岳晨,“因为您是我的主君,我若是不服从,就是不敬。”

    “主君?那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是与您签订契约的servant啊。”

    岳晨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之前似乎还要下死手杀掉自己等人的家伙,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那么就正式做一次自我介绍吧,主君。”哈桑的手搭在胸前,“我是山中老人,第三代哈桑?萨巴赫,名为【咒腕】的哈桑,向您献上我最诚挚的问候。”

    “我知道今天早上我的所作所为让您觉得苦恼,也很难对我产生信任,但还请在接下来的时间内,让我成为您手中的匕吧。”

    岳晨呆呆地看着哈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岳晨,你当时可能已经昏过去了,所以没有看见。”这时,艾吉奥突然开口,“他说的话虽然可以,但当时,他确实帮我们杀死了所有包围过来的卫兵,并且把受伤的你和杰克一起带了回来。”

    “是……这样吗?”岳晨看着哈桑,看起来在昏倒之前,他看着哈桑对着艾吉奥挥起手臂,实际上是清理掉想要杀掉他们的圣殿骑士吗?

    以哈桑的身手,完全可以视圣殿骑士于无物径自离开,之后无论是艾吉奥还是他肯定很难一起逃走。

    可哈桑却出手帮助了自己。

    “我可以……相信你吗?咒腕的哈桑。”岳晨抬起头,盯着哈桑骷髅面具下的眼睛。

    “当然,主君,只要您一天是我的御主,我便会对您奉上我的忠诚。”

    直到这一刻,岳晨和哈桑之间若隐若无的主从契约才正式构成。

    哈桑站了起来,转头看向艾吉奥:“那么,艾吉奥?奥迪托雷。”

    艾吉奥本能的看向哈桑,内心仍有一点忌惮。

    “你要记住,我之所以放弃杀死你,完全是因为吾主对你完全的信任,所以,不要辜负他的信任。”

    哈桑动了动被黑色绷带紧紧缠住的右臂:“否则,我不介意再次动手杀了你。”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艾吉奥有些恼火,毕竟他说到底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被这样说的话肯定是会生气的。

    看起来哈桑和艾吉奥的相性实在不佳。

    为了避免事态扩大,岳晨赶紧找了一个话题,打算跳过这个尴尬的对话。

    “对了,艾吉奥,杀死了乌贝托,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逃出佛罗伦萨吗?”

    “是的,我打算带着母亲和克劳蒂娅一起去西班牙,但在那之前,我们打算先去住在佛罗伦萨附近的叔叔那里。”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我个人是觉得越早越好。”

    “岳,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如果你能够行动的话,我想我们可以在今晚动身。”

    “恩,等一等,杰克怎么样了?”

    “Ripper没有大碍,虽然在上午的战斗中身受重伤,但万幸的是灵核没有受损,现在已经可以在【那里面】行动了。”

    还不是因为你……

    岳晨无言的从床上下来,虽然哈桑透露的很隐晦,不过岳晨还是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潜入了许久没有进去的系统空间中。

    ——————————————————————————————————————————

    “呜呜,好疼——”

    『好啦,杰克酱,不要反抗啦咕嘿嘿,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乖乖从了我吧~』

    岳晨刚进去,就听见了茉雫和杰克的声音。

    “呜呜……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虽然……虽然很疼但为什么,杰克还会感觉到很舒服?”

    『你看你看,我早就说了吧,这个样子很舒服的~杰克酱,接下来还会让你快乐到飞起来哟~』

    TF?

    这俩人在这本比纯净水更纯洁、比黄老师更健康的书里干什么啊!

    想要这本书被禁掉吗?

    这种事情!

    这种不好的事情!

    “居然不带我一个也太不讲义气了!”

    岳晨跳了出去,现了茉雫把杰克压在了床上……给杰克上药。

    “咦?妈妈?”杰克看见了岳晨,急忙挣脱了茉雫的【魔爪】,像一只受惊的小猫般躲进了岳晨的背后,对着茉雫吐了吐舌头。

    白天的战斗虽然让杰克受了重伤,但好在经过系统简单的治疗,杰克已经恢复了大半的伤势,完全可以自由的移动了。

    而刚才的上药情节,恐怕完全就是茉雫为了满足自己的绅士**而进行的下半身行为吧。

    ——虽然茉雫可能没有下半身这种东西吧,除非她是futa。

    “你打算对我家的孩子干什么啊。”

    岳晨护住了杰克,警惕地对着一脸痴汉模样的茉雫。

    “妈妈,茉雫姐姐刚才的表情好恶心,杰克好怕……”

    杰克仗着有岳晨在旁边撑腰,勇敢的站出来指着茉雫。

    “哎呀,杰克不要说这么伤人的话嘛,我又不是痴汉,只是想和你进行一下更深入的交流的咕嘿嘿嘿~”

    “………………”

    岳晨不再理会在那里陷入春天气息的茉雫,蹲下来看着杰克:“杰克,伤势已经没有问题了吗?”

    “是的,妈妈,杰克已经痊愈了……”杰克很开心的说,但随后又突然消沉起来。

    岳晨当然知道杰克因为什么而消沉,哭笑着摸了摸杰克的头:“没关系,杰克,你刚刚做的很棒,我没有想要斥责你的意思。”

    “但是……杰克刚刚输了,妈妈,杰克是不是很没用……”

    “怎么会?”岳晨皱眉,严肃的看着杰克,“杰克,我说过了,你不需要这么自责,并非是杰克没用或者弱小,而是我们的对手太强了。”

    “主君说的没错,Ripper。”咒腕不知何时也进入了这个空间中,随着岳晨的话说到,“你作为暗杀者来讲,拥有着最适合的能力,也拥有着果决的内心,唯一的问题就是你自身的心理,以及无法使用宝具吧。”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杰克看着咒腕,突然间变了脸色,一脸警惕的握着小刀,“坏蛋,这次杰克绝不会让你伤害妈妈!”

    “啊呀,果然被讨厌了吗?”咒腕看着脾气的杰克,似乎带着笑意。

    “没关系,杰克,现在他是和我签订了契约的从者,不用担心。”

    岳晨将大概的过程个杰克讲述了一遍,才勉强让杰克放下戒心。

    “对了,茉雫,我问你,现在我身上有多少圣晶石?”

    岳晨抬起头问,他已经连续完成了两个任务,但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奖励。

    『好的,master,我来看看。』

    茉雫恢复了正常,将一个界面调给岳晨。

    【1可选任务:在天黑前找到艾吉奥

    状态:已完成

    奖励:3颗圣晶石,1张呼符。】

    【2可选任务:找到隐藏在佛罗伦萨中的友方单位(哈桑?萨巴赫)

    状态:已完成

    奖励:9颗圣晶石,哈桑?萨巴赫(宝具2级)】

    『恭喜master,您现在一共有12颗圣晶石和两张呼符哟~打算抽卡吗?』

    “恩,先用两张呼符抽吧,我打算留一些石头。”岳晨这样说。

    由于接下来就要正式进入和圣殿骑士对抗的剧情了,而且日后恐怕还会有类似于咒腕这样的英灵过来接下来必须要强化一下这一边的战力,所以无论是礼装还是英灵都是必要的。

    『好的,master,使用两张呼符,准备进入抽卡模式!』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