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选任务:找到隐藏在城市内的友方单位。八一中文 W=W≠W=.≤8=1≤Z≥W=.≤COM』岳晨看着面前的界面,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不过说起来,所谓的【友方单位】到底是什么呢?哪怕是街道上的小偷群体都能算作友方单位,这个定位实在太广泛了啊。”

    也就是说岳晨刚才装模作样的说着什么要去找同伴的话,实际上他自己都没有什么头绪。

    “算了,反正出来逛一逛昔日的佛罗伦萨城也不错,文艺复兴的**之地啊。”

    岳晨充分挥了乐天派精神,把这个可选任务抛到了脑后。

    “走吧,杰克,一起去逛一逛这个城市!”

    “好!妈妈!”

    好在杰克完全忘记了出来的目的,反正她只觉得能和“妈妈”在一起就足够了,其他的完全不需要去考虑。

    ——————————————————————————————————————————

    “喂!列奥纳多,艾吉奥,我回来啦!”

    傍晚,岳晨推开了列奥纳多的工作室大门,看到了整理着袖剑的艾吉奥,以及被放在屋内的一个……呃,甜不辣?

    “艾吉奥,这么快就动手了?”岳晨指了指那个已经被干掉的倒霉蛋问道。

    “他袭击了列奥纳多,所以我也没有办法。”艾吉奥摇了摇头。

    “没关系,说到底这也是圣殿骑士,他们现在也算是刺客的死敌,不需要有负罪感。”

    岳晨看着尸体,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对于这样的尸体似乎已经产生了抵抗力,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适感。

    恐怕是见识了梦中的场景之后,这样的尸体,已经很难引起岳晨的恐惧了吧。

    “这个就先放在我这里吧,毕竟佛罗伦萨城专门有给我特别待遇,可以让我研究尸体。”

    “研究什么?”艾吉奥眉头一跳,看了看列奥纳多——他显然没料到自己的好友有这种爱好。

    “艾吉奥,你要理解,这也是为了探寻人类的奥秘而做出的努力啊。”岳晨拍了拍艾吉奥的肩膀说。

    作为当时代的人来讲,达?芬奇很显然是一个举止怪异的人,不过对于岳晨这个现代人来讲,这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解剖什么的,在医院啊,医科大啊之类的地方不是很正常嘛?

    “好了,艾吉奥,时间也不早了,我估计再待下去葆拉大姐就要抱怨了。”岳晨这样说。

    “好吧。”艾吉奥也明白现在也不是继续打扰列奥纳多的时候。

    “哦,对了,列奥纳多,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在马上就要离开之际,岳晨突然对列奥纳多说。

    “有什么事情?如果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肯定全力以赴。”列奥纳多问道。

    “能不能帮我画一幅画。”

    “我还以为什么事情,这当然是小意思。”

    “那我就期待着咯。”

    ——————————————————————————————————————————

    两人趁着月色赶回了店中。

    “我们回来了,葆拉。”艾吉奥说到。

    “艾吉奥,你们回来的可有点晚啊。”葆拉面带笑意。

    对于葆拉的询问,艾吉奥也笑了起来:“没办法,列奥纳多打开了话匣子。”

    相识一笑之后,葆拉对岳晨说到:“感谢你们腾出时间来保护艾吉奥,岳晨,小杰克。”

    “啊,没啥,我们也没做什么。”岳晨挠了挠头。

    “葆拉,这个已经修好了,那么接下来,我要去哪里找乌贝托。”得到了新武器的艾吉奥变得有点迫不及待,似乎很急于将自己的仇人置于死地。

    “别着急,艾吉奥,你要学会冷静。”葆拉搭上了艾吉奥的肩膀,“明天,乌贝托会在明天上午参加韦罗基奥艺术展,那是一个机会。”

    “我知道了,谢谢你,葆拉。”

    “那么今天就先休息一下吧。”葆拉笑着,“热水和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多谢。”

    岳晨笑着,但是在感谢的同时,他的眼睛却再一次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艾吉奥。

    ——————————————————————————————————————————

    晚上,躺在床上的岳晨凝视着天花板。

    身边已经进入了梦乡的杰克。

    岳晨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说到:“………………杰克的皮肤,好滑啊。”

    此事的杰克脱下了斗篷,只穿着她那一身根本算不上衣服的服饰——短小的黑色文胸和小巧精致的黑色亵裤。

    恩,两条细腻的腿搭在了岳晨的腰上,整个人就如同一个树袋熊一般抱住了岳晨。

    “咳恩……”岳晨突然咳嗽了一声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岳晨那句话完全没走脑子,只是有感而而已,事实上他完全在想另一件事。

    (现在的艾吉奥,比我想象的还要浮躁啊。)岳晨掰回了自己的思绪,接着皱了皱眉。

    的确,由于二代只是艾吉奥人生中短暂的青年时代,而接下来的人生中,艾吉奥就一直以信奉着信条的合格的刺客大师而生活着。

    所以,正因为艾吉奥的刺客形象实在太过深入人心,让岳晨甚至差点忽略了最难办的时期——艾吉奥的现在。

    这个时候的艾吉奥刚刚成为刺客,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态,都无法称其为一个【刺客】,充其量只是一个披着刺客服的毛头小子。

    虽然让岳晨这个假刺客说这话很奇怪,但不得不说,现在的艾吉奥,只看他那种沉浸在复仇中的心境,就很容易出岔子。

    (可别出什么乱子啊。)岳晨心想。

    之后,在艾吉奥的事情和小杰克的睡相的双重压力下,岳晨知道凌晨才堪堪入梦…………

    ——————————————————————————————————————————

    “!?”

    猛地,睡梦中的岳晨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窗外已经大亮的天。

    “——————!?”突然,店内传来岳晨的惨叫声。

    “不会吧!已经这么晚了?”岳晨风一般地扑下床,看见了刚刚才起床的杰克,立刻急促地说到,“茉雫,现在是什么时候。”

    『唉,master,你这一觉睡得可真死啊,艾吉奥醒来的时候我就开始叫你,可是你根本起不来啊。』茉雫无奈的说,『艾吉奥已经走了,一大早就出去了呗,人家身怀家仇,哪和你一样一天天那么怠惰。』

    “怠惰你妹啊!”岳晨抱起了杰克,根本来不及洗漱,直接呼出了佛罗伦萨的地图,打开房间的窗户跳了出去。

    好在刺客信条的世界里各种地方都有落脚的地方,比如墙壁上的那堆意义不明的木架,再加上这个二楼本身也不算特别高,岳晨至少不会一屁股摔在地上。

    『master,那么急干什么啊,最后的结局你又不是不知道,艾吉奥成功暗杀然后逃脱追捕,圣殿骑士都是小龙虾,不会把艾吉奥怎么样的。』茉雫对岳晨的做法难以理解。

    “这我当然知道。”岳晨咬了咬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心里只感觉非常不安,如果不去绝对会出问题。”

    这样说着,岳晨不知不觉就已经冲到了艺术展的大院中。

    刚进入院中,岳晨看见了倒在地上的乌贝托,和对着周围不知所措的人们怒吼着的艾吉奥。

    “我是艾吉奥!艾吉奥?奥迪托雷!给我听好!奥迪托雷的血脉不会断绝!”

    『你看,这不是有好好的按照剧情来走吗?』茉雫懒洋洋的说道。

    “不,不对,问题不是剧情上的差错。”岳晨内心的不安在不断扩大,紧张的四下观看。

    【唉……】

    就在艾吉奥对着其他人咆哮的时候,空气中,似乎传来了一声失望的叹息。

    随后!

    【妄想心音(Zabaniya)】

    那一瞬间,岳晨看到了。

    一只闪烁着血色的手,轻轻搭在了艾吉奥的胸口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