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

    岳晨猛地坐了起来,惊恐四下张望。?八一中文网  W㈠W㈧W?.㈧8?1㈠Z?W?.?C㈠OM

    清晨的阳光从窗口照进屋内,大街上已经渐渐的热闹起来,再过不久,这条街上恐怕就会人山人海吧。

    佛罗伦萨作为当时有名的商业城市,每天的客流量都是整个意大利中数一数二的。

    不论是阔绰的商绅、或是浪漫的诗人、或是见义勇为的游侠,亦或者行色匆匆的普通旅者,佛罗伦萨都是非常合适的休息、玩耍的地方。

    只不过,从人群中时不时走过的圣殿骑士,证明了这个城市中的暗势力也在不断的搜查着某个逃犯。

    “是……是梦吗?”

    岳晨擦了擦额头上布满的冷汗,到现在,记忆中那梦境的场景——每一摊血水、每一个肉块、每一口雾气、每一次触觉,都如同真实生一般。

    “不……那不是如同,而是……真的生的事情……”

    岳晨觉得胃袋内一阵翻江倒海,有什么东西就要从中涌上来。

    “——!”岳晨赶紧捂住了嘴,强行忍住即将到达嘴边的东西。

    “妈……妈妈?”

    唯唯诺诺地声音从岳晨背后传来,仅仅是这个声音,就让岳晨的身体僵在了原地。

    满满的转过头,熟悉的面庞、那楚楚可怜的可爱的小脸就面对着自己,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向岳晨。

    ——小杰克。

    那个被自己召唤,擅自把自己认作妈妈,顺带缠住了自己的小姑娘。

    “妈妈,您怎么了——”

    然而,就买这一刻,梦中的杀人鬼那崩坏的笑脸,和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你是杰克的……妈妈吗?】

    “呕——!?”

    岳晨突然冲出了房门,只留下不知所措的杰克,一个人呆呆的看着岳晨的背影。

    一瞬间,眼泪汇聚在杰克的眼中:“妈妈……”

    ——————————————————————————————————————————

    『master,你让杰克很伤心啊!』

    茉雫叉着腰看着在店内的水厕中狂吐的岳晨,大有替杰克兴师动众来向岳晨讨个说法的意思。

    岳晨有点憔悴的从水盆中抬起头,艰难地说:“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

    『可是什么?有什么事情比杰克酱更重要吗?而且为什么看了杰克一眼你就会变成这样?』

    “…………”岳晨的脸色顿时僵下来。

    茉雫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因为这个表情绝对是岳晨从未有过的表情。

    『难道出了什么问题吗?』

    “————”然而却迎来了岳晨良久的沉默。

    “对不起,能让我自己静一静吗。”

    『————啊,知道了,如果想好了的话一定要和我说啊。』

    茉雫似乎很气愤的撂下这句话,消失在原地,水厕内只剩下岳晨一个人看着天花板,沉默不语。

    ——————————————————————————————————————————

    后院内。

    当岳晨到达时,艾吉奥和葆拉已经在后院开始进行刺客的潜行训练。

    接着,他现了坐在一角气呼呼的杰克。

    尤其在看见自己之后,更是别过头去,故意不去看岳晨。

    “看起来是被彻底讨厌了啊……”岳晨无奈的笑了起来。

    『不是被讨厌哟,那孩子可能是故意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呢。』

    “是这样吗?”

    『当然咯,女孩子的内心你这个大老爷们怎么可能理解?』茉雫催促到,『所以说现在你在干什么呢,master,还不赶紧过去安慰杰克?不然真的会砍了你喔~』

    “……好吧。”岳晨叹了一口气,向杰克走去。

    『可不要再跑了哟,不然杰克的好感度恐怕就会直接降到负数了哟。』

    “明白了。”岳晨点了点头。

    这么长时间过去,原本因为那个梦境而恐惧的内心也平静了下来,虽然不能去面对,但把这件事压在心里之类的事情还是能做到的。

    “咳咳,杰克。”

    岳晨走到杰克身边,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哼!”杰克生气地撇过了头。

    “对不起,杰克,早上是我不好,请原谅我好吗?”岳晨蹲下来,笑着摸了摸杰克的头。

    “唔……”杰克的表情有些微动,但又立刻恢复到生气的表情,一副与岳晨势不两立的感觉。

    岳晨看着杰克的可爱模样,顿时笑了起来:“好啦杰克,放心吧,我已经不会再扔下杰克擅自跑掉了,我誓。”

    “真……真的吗?”杰克转过脸,期待的问。

    “啊,当然是真的。”岳晨用搭在杰克头上的手使劲揉了揉,把杰克银色的短故意弄得很乱,“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抛弃杰克的。”

    『这个f1ag立的好。』茉雫突然开口。

    “茉雫你闭嘴。”岳晨毫不犹豫地说。

    接着,岳晨盯着杰克说:“那么,小杰克,你愿意再一次相信我说的话吗?”

    “………………”杰克看着岳晨的眼睛,终于展颜一笑,“恩,杰克一直都会相信你的,妈妈。”

    『多好的孩子啊,就这样欺骗这么纯真的孩子,某人真是个烂人呢~』

    不过岳晨并没有理会在那里妄图添油加醋的某人,感激的抱了抱杰克,“谢谢你,杰克。”

    这时,艾吉奥和葆拉从院外回来。

    “岳晨,早上好。”葆拉说到。

    岳晨看了看杰克,和她点了点头,笑着对葆拉说:“早上好,葆拉,艾吉奥。”

    三个人互相问候了一下,岳晨接着问:“艾吉奥,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呢?”

    “复仇。”艾吉奥眼中闪过了光芒,“乌贝托害死了我父亲和兄弟,我必须为他们报仇。”

    “哦,那么你有趁手的武器吗?艾吉奥。”岳晨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父亲给你留下的剑似乎被一帮大个子给打坏了吧。”

    “……确实。”

    “那么,我觉得你需要这个。”葆拉看了看岳晨,笑着拿出了一个东西——正式刺客的必备道具之一,袖剑。

    “喂!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东西,为什么会在你那里。”艾吉奥惊讶的说。

    “呵呵,当然是用了我教给你的手段咯。”葆拉笑着把手中的袖剑递了过去。

    艾吉奥接过了袖剑,却感到可惜的说到:“问题是,这个已经坏了。”

    “这个不用担心,艾吉奥,我想你应该和列奥纳多?达?芬奇很熟络吧。”

    “?是认识。”艾吉奥疑惑。

    “你可以带着这些去找达芬奇,他会解决一切。”葆拉把损坏的袖剑和一个卷轴交给艾吉奥。

    “可是这和一个画家有什么关系?”艾吉奥还是不是很懂。

    葆拉笑了笑,接着说:“放心吧,他可不止是一个画家那么简单,以他的天才绝对可以完成许多你想不到的事情,你完全可以把这件事交付给他。”

    “好吧。”艾吉奥点了点头,收起了袖剑和图纸,“但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您会这样倾尽所有的帮助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葆拉看着艾吉奥,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轻轻的卷起了手臂上的袖子,露出了布满整条手臂的严重伤疤。

    “因为我也被人背叛过。”

    ——————————————————————————————————————————

    距离艾吉奥不远的一座房子上面,蹲伏着一个奇怪的东西。

    不,与其说那是东西,倒不如说,那似乎是一个身披厚重的黑色长袍的人?

    而在这大片黑色长袍中,露出了一张带着惨白色骷髅面具的脸。

    那个人盯着院中的几人,轻轻的移开了视线,把目光投在了杰克身上。

    “哼哼哼哼~”面具下传来了奇怪的笑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一次的目标是他吗?岳晨,不过那个小姑娘散的气息,确实不是很好对付的人啊,难不成是和我一样【存在】的吗?”

    “喂!你这家伙!在这里要干什么!”

    就在这时,三个身穿红黑服饰的圣殿骑士围了过来,对于圣殿骑士来讲,房顶永远都是必须要防守的地方,因为他们的宿敌刺客经常喜欢在房子间跑来跑去。

    所以,一旦现了有什么人在房子顶上乱跑,都会引他们的警觉,更何况眼前的这个人还穿着这么一个难以让人忽视的服装,就算以圣殿骑士的眼神也不可能放着不管。

    “——————”

    骷髅面具回头看了看这群人,保持了相当大的沉默。

    “你,是刺客吗?”圣殿骑士拔出了剑,警觉的向这个人凑过去。

    “刺客……吗?”骷髅面具抬起了头,慢慢的说到,“啊,如果是阿萨辛的话,确实就是指我了啊。”

    “果然是刺客!给我杀了他!”

    “杀我?”骷髅面具抬起了头,看了看太阳,突然笑出了声,“啊,居然要杀我?我似乎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了啊。”

    “上!”圣殿骑士们挥剑冲了上去,只要三个人一起砍下去,恐怕那个骷髅面具也不会好过吧。

    然而。

    『妄想心音(Zabaniya)』

    从骷髅面具下,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随即,

    “————…………咦?”

    圣殿骑士低下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胸口——那碗口大小的漏洞。

    他们还无法理解究竟生了什么,是的,即便到死也没能理解。

    骷髅面具干瘦黝黑的手从斗篷下探出来,三颗鲜红滚烫的心脏滚落到地上,甚至还在不断的跳动着、从血管的断裂处挤出血液!

    圣殿骑士倒了下去,鲜血染红了房顶。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来看一看吧。”面具人的双眼映照出了两个人,“艾吉奥?奥迪托雷,还有,。”

    “系统持有者,岳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