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心情复杂的看着收起匕坐会原位的杰克。八一中文?网  W㈧W㈧W.81ZW.COM

    葆拉还没有从刚才的惊魂一幕中回过神来——太快了,她这一生中恐怕都没有感觉自己会距离死神如此之近。

    这还是因为那个小女孩并没有真正动手,仅是如此,那个孩子却已经有了如此的迅捷、果敢、狠辣的手段,这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刺客能够拥有的。

    而拥有这样特性的人,居然是这样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姑娘!

    那么,能把这样一个小女孩训练成如此恐怖的刺客,那她的导师——这个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等人的青年,会有多么恐怖?

    葆拉感觉自己背后已经开始出现冷汗了,那是来自于灵魂本能的恐惧。

    “请放心,女士,我和杰克绝对没有恶意,真的仅仅是为了保护艾吉奥先生的安全,就是这样而已。”岳晨尽量作出一副善意的笑脸。

    然而这个笑脸却不由得让在场所有人脊背一寒。

    不过,葆拉好歹也是一个刺客,在极短的时间内平复了一下心情,对岳晨展颜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好吧,我们相信您说的话,岳先生。”

    “嗯嗯,多谢理解,多谢理解~”岳晨笑嘻嘻地说,“那么请问女士,您怎么称呼?”

    “葆拉。”

    “好的,葆拉女士,麻烦您给我和杰克准备一间能住人的房间,我会非常感谢的~”

    “可以,岳先生。”葆拉笑着点了点头,“我们马上就为您准备,今晚各位都很累了,请好好休息一晚,艾吉奥,明天可能会有着劳累哟。”

    ——————————————————————————————————————————

    入夜。

    岳晨坐在椅子上,翻看着这个时代的古典文献。

    “杰克,这些书籍你看的懂吗。”

    良久,岳晨放下了书,对杰克说。

    “………………zzzz”

    “啊,睡着了吗。”

    岳晨转过头,看着已经裹紧被子中的杰克,不由得笑着站起来。

    走到床边,岳晨轻轻为杰克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和被子——说到底杰克还是小孩子,乱动、踢被子之类的事情是经常生的。

    “恩?说起来,茉雫,从者也会睡觉吗?”

    『当然会啊,某呆毛王睡觉睡的还非常死呢。』

    “不,呆毛王我当然知道,但她是因为还没死所以和其他从者有所不同的吧,可杰克是怎么回事?”

    茉雫思索了一下:『唔,对于从者我不是很了解,不过既然杰克酱已经睡着了,那么看起来从者是可以睡觉的,唯一的区别或许就是想睡或者不想睡?』

    “或许吧。”岳晨点了点头。

    『先撇开这个不谈,master你难不成是在……学习?』

    “那不是当然的吗?既然不能翻译语言那就只能去学会这个地区的语言了吧,不然交流都是问题。”

    『呜呜呜,真是令人敬佩,master居然会如此勤奋好学,茉雫佩服~』茉雫在岳晨面前显现,以袖拭泪作出感动状。

    “还不是你这个盗版系统的锅,如果你有健全的语言功能我不就不需要这么累了吗?”岳晨一脸怨念地说。

    『到这不也让您成功的走上了学习的道路吗?整天沉迷学习无法自拔才是新时代的好青年啊~』

    岳晨翻了翻白眼,继续研究手中的书籍——这本书是他拜托葆拉替他带来的,现时代下的(对于岳晨来讲的)基础启蒙书籍

    ——《神曲》。

    作为学习语言来讲,比较快的方法就是和当地人对话,再者,就是阅读自己比较熟悉的书。

    现在岳晨似乎摸清了一点门路,他突然有点庆幸,好在自己读过神曲的汉译版,不然学习语言之类的自己恐怕真的没有办法了。

    “唔,感觉有点饿啊。”读着读着,岳晨突然这样说,“去找些吃的吧。”

    岳晨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然而,就在他的手搭在门柄上时,一股来自灵魂的恶寒冲击了他的大脑。

    “!?”

    岳晨猛地把手从门柄上松开,震惊的看着房门——他居然隐隐约约地看见了浓厚的雾气,从门缝中挤进来。

    (喂,茉雫,这是怎么回事?)岳晨惊悚的问道。

    然而,并没有回信,本应该有求必应的茉雫,此刻就如同失去信号般,再无回音。

    “可恶……”岳晨咬了咬牙,忍住侵袭而来的恐惧感,狠狠地冲上去,将房门撞开来。

    刺鼻的气味直冲岳晨的鼻腔,让他在刹那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而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怎么回事!?”

    岳晨几乎是涕泪齐下——覆盖住他的雾气不但有着刺鼻无比的气味,而且似乎有强烈的腐蚀性!

    岳晨捂住鼻子,定睛看向前面——不是店内的走廊,展现在岳晨眼前的,是一片宽敞的街道。

    这绝不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应该有的景象!这个街道,似乎是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

    “这是……”

    岳晨咽了咽口水,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事情。

    “喀嗤”一声,这声音就宛如什么柔软的东西呗切开一般,接着,流水的淅沥声也穿了过来。

    岳晨隐约在角落中看见了一道单薄的影子。

    心中的恐惧在不断扩大,但岳晨的身体却依然向那里走去,本能在告诉他,那里似乎是他必须去面对的难关!

    “啪嗒。”

    岳晨似乎踩进了一个水洼,脚上的鞋都沾染上水泽。

    然而,当岳晨低下头,他才明白,他踩到的【水洼】,究竟是什么。

    “————”

    一瞬间,剧烈的视觉冲击撼动了他的大脑,随之而来的是凶猛的眩晕。

    血。

    是汇成了水洼的血水!

    岳晨猛地捂住了嘴,强忍着直冲神经中枢的恐惧,用尽力气才勉强压住了想要叫出声的声带。

    然而,在说着血液流淌出来的方向,岳晨看见了他绝对难以忘却的残酷景象!

    ——一具残酷的尸倒在街道上。

    沾满鲜血的面庞以及虽然破烂但却不失华丽的衣着,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女性。

    她的肚腹已经被彻底剖开,五颜六色的内脏混着鲜血,被杂乱地丢在这具身体周围。

    一名娇小柔弱的少女背对着岳晨坐在尸体上,手中的黑色匕上、手上、胳膊上、腿上都沾满了粘稠的血液。

    这时,她似乎感受到了有人的存在,满满的转过头。

    银色的瞳孔下,是一张被鲜血弥漫的天真笑脸。

    稚嫩的声音,宛如重锤一般击溃了岳晨最后的理智。

    “嘻嘻,大哥哥——”

    “啊……啊…………”

    岳晨想要惊恐的大吼,然而,无论是他的嘴唇、面部肌肉,哪怕是声带,都彻底的无法用力!

    银的小女孩笑着,手中的刀慢慢的扬起来。

    “我想问你,”

    “啊啊——啊……”

    岳晨的心脏骤然停滞,双眼似乎要失去焦点,哪怕是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

    他已经明白,自己眼前所见的,究竟是什么景象了。

    “你是杰克的——妈妈吗?”

    雾夜杀人鬼——开膛手杰克!

    “啊!啊啊啊啊啊————!!!!”

    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在这片如梦的黑暗雾都中回荡开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