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晨背着杰克在大街上狂奔着,大脑在不停的思考着接下来自己计划的实施方案。八一中?文网??  W?W㈠W?.?8㈧1?Z?W㈠.COM

    只要杰克能够正常挥,那么岳晨这个计划可以说是近乎完美的,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比如艾吉奥突然获得了堪比英灵的力量之类的扯淡展开,那么这个计划就是稳极。

    “好的,接下来只要再给我弄一身黑色袍子,计划就能够进入准备阶段了!”

    岳晨笑着,继续说:“可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在于……”

    岳晨停了下来,突然绝望的望天。

    “……我没办法和这帮人交流啊!混账!”

    因为某系统的坑爹设定,岳晨只能听懂对方说话,却没办法和他们进行沟通,仅这一条就足够让岳晨哭死在厕所里。

    所以,也因为这个设定,岳晨的计划陷入了僵局。

    他可以放弃这个计划直接去见艾吉奥,这没有问题,当然前提是他会冒着可能被当做甜不辣的风险去面对那个明为某院老板实为英灵女刺客的刺(fang)杀(fan)。

    所以,为了博得艾吉奥和店老板的双重信任,他必须给自己一个合理合法的身份!

    目前为止,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岳晨身上披了一件黑色的长袍,杰克身上也披了一件,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一群甜不辣面前招摇过市,而甜不辣仅仅是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就转过了头。

    果然打扮成这模样有自动降低周围人视力的被动吗?

    然而,目前为止已经达到完美的这一计划,全部都因为语言上的障碍陷入了瓶颈。

    “怎么办怎么办啊!”

    岳晨已经站在了艾吉奥现在所在的某个活动房的门前的拐角处,为自己现在的出境而担忧。

    岳晨誓,等完成这个任务之后,一定要学习各个地区的语言!

    “那个……妈妈,杰克有话想和你说……”

    “杰克乖,我现在在想事情,等一会再说其他的。”岳晨拍了拍杰克的小脑袋。

    “不是的,妈妈,杰克……”

    “杰克,能让我稍微冷静一下吗?我现在正在为了听不懂这帮意呆利人说话苦恼着……”

    “是的,就是这件事情啊,妈妈,其实杰克是可以和他们正常对话的。”

    岳晨呆呆地看着一脸天真的杰克,半晌才吐出一个字:

    “………………蛤?”

    杰克点了点头:“刚刚杰克试着和一个奶奶说话,现奶奶并没有听不懂杰克的话啊,为什么妈妈不能和他们对话呢?”

    岳晨顿时默然。

    ——————————————————————————————————————————

    过了一会,在这条大街上出现了一高一矮、一大一小两道黑色的身影。

    两个浑身都覆盖在黑色袍子下的人接近了一家名为【】的店面前。

    接着那个比较高的身影突然迈开步子走进了这家店门。

    顿时,绯红的气息扑面而来,一群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大姐姐围过来,不少玉手搭在他的身上,对着高个的身影妖娆的笑着。

    “咳咳。”这时,被围住的身影突然咳了几声。

    “你们好,导师问你们,姐姐们的老板在哪里呢?”

    就在这时,一个稚嫩的娃娃声音从那人的身后传来,也就是这时,这群大姐姐才现,原来在他们认为的客人背后,居然还跟着一个矮小的身影。

    “姐姐们的老板,在哪里呢?”

    兜帽下的脸微微抬起来,露出了两双充满锐利视线的眼睛。

    大姐姐们顿时愣住,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然后,一个似乎是这群大姐姐领头人拍了拍手,说道:“好了姑娘们,去招揽其他的客人吧,用你们的美貌榨干他们的每一分钱吧。”

    这样一句话,把所有的姑娘们都打走了,而接着,有几名明显气质不同的大姐姐移动到了附近,在这一带构筑了无形的防线。

    那个领头的姑娘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个怪人,把视线停留在了矮小的身影上,笑着说:“不好意思,先生,可不能带小孩子来这种地方哟。”

    “┨┩┥┤┵┪┦┦┫┛┛╂┘┙┚┍”

    身影说了一大段的话,大姐姐一句都没有听懂。

    不过,就在她一脸懵比的时候,旁边那个矮小的身影突然开口。

    “妈……导师他不会讲这里的语言,所以由杰克来作为翻译。”

    岳晨继续开口。

    “我们,是来自东方的刺客……”

    ——————————————————————————————————————————

    岳晨和杰克坐在了椅子上,饶有兴致地看着里屋的摆设。

    毕竟能够真正感受一下历史中的中世纪欧洲青楼,岳晨还是很兴致昂然的。

    “您好,东方来的同道中人,请问来到这里有何贵干呢?”

    这时,坐在他们对面的葆拉和艾吉奥看着岳晨,戒备之色溢于言表。

    “请不要紧张,我来这里是听说了奥迪托雷家族的变故。”岳晨笑着说,“我本来是打算来到佛罗伦萨这个城市执行一件任务,但在任务中却听说了这件事情,所以就赶紧过来保护艾吉奥的安全。”

    岳晨看着艾吉奥,微微欠了欠身:“对于您的父亲和兄弟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

    “……不要紧。”艾吉奥听着杰克的翻译,脸上僵硬的表情松了一下,这样回复道。

    “你是来自东方的人吗?”

    女老板明显精明很多,比现在还是很年轻幼稚的艾吉奥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双眼盯着岳晨,轻声说。

    “是的,来自神秘东方的导师。”岳晨笑了起来。

    “真的是这样吗?”女老板笑着站了起来,“如果您真的是一名导师,那么,可不可以在我们面前稍微露两手呢?展现一下东方刺客的技巧~”

    (精明的女人,好在我早有准备。)岳晨这样想着,继续笑到,“虽然我很想在你们面前露一手,只可惜我最近身体欠佳,这样吧,我让我的弟子展现一下技艺,如果你们能够看见她的动作,我就立刻从这里离开,如何?”

    岳晨用手指了指坐在自己身边呆的杰克,笑着说。

    “这个孩子?”葆拉惊讶地看着杰克,眼中露出了不快得深色,“岳先生是不是在嘲笑我们?”

    “当然不是,因为我觉得您们应该没看见杰克的动作吧。”

    就在岳晨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葆拉的表情僵了下来——一柄黑色的匕宛如凭空出现般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接着,杰克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把岳晨的话翻译了一遍,手中的那把黑色匕又紧了一分——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这个幼小的小姑娘,究竟是怎么移动到葆拉背后的!

    “姐姐们,请不要,小看杰克……”

    杰克银色的双眼中,危险的光芒绽放。

    “如何?你们现在应该能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表示现在已经计划通的岳晨抬起头,笑眯眯的对在场所有刺客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