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晨呆呆的坐在电脑前,头上不知何时便已经戴上了耳机,手中也还攥着自己的手机。??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环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岳晨用手狠狠的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顿时,剧烈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不是做梦?”

    『绝对不是啊,master!』茉雫的声音突然从脑海中直接传来,让岳晨本能的脊背一凉,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不用紧张,master,冠位系统是与您的灵魂直接关联的,所以我也可以通过精神系统与您进行直接交流。』茉雫解释道。

    “是……是这样吗?”岳晨吞了一下唾液,仍有些心虚的说。

    「我说老大,你在那干啥呐!」这时候,莫丸的声音突然从耳机里传来。

    而岳晨的虚拟角色奶德面前,还站着一个侏儒盗贼。

    正是莫丸。

    “唔……唉?马上。”岳晨猛地从呆愣中惊醒,才想起来自己这边也有要事要干。

    岳晨赶紧操控着人物跟上了不断推进的大部队,好在莫丸提醒的及时,不然他要赶过去恐怕还要再费些时间,到时候少不了队友的抱怨。

    不过莫丸倒是的确开始数落起他来了。

    「老沉,你说你啊,副本都开了居然还在那里呆,虽然你是奶妈但队伍里各位可全都靠你提高存活率啊,稍微搞清一下立场成不?」

    若是以前,岳晨会稍微和莫丸互黑一下,但现在,心里有事的岳晨真的没那个心情。

    不过他现在的确挺感谢莫丸的,如果没有他的数落,自己也不能立刻让狂跳的心脏归于平静下来。

    「行了,那帮基佬都在等着你呢,你要是掉了他们估计第二天就会跑到你家去摩擦了,看没看见那个用比利当名字的?」

    岳晨看了看队友里那个五大三粗的精灵熊德,不由再一次感到脊背凉。

    “让他们稍等,我马上过去。”岳晨急忙回复道。

    「可要赶紧!」莫丸说着,先一步向大部队潜行过去。

    『唔,怎么说呢,现在应该不会打扰到master吧。』正在岳晨忙着向队友赶去时,茉雫迟疑的声音传来。

    “嗯,不打扰,有什么事就问吧。”

    岳晨说。

    『嗯,这个叫做莫丸的小哥是master你的挚友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总觉得master只要和他说话,就会有一种安心与高兴……之类的感情?』茉雫有些不确定的说。

    “啊……这样啊……”

    岳晨短暂的沉默了一下,接着,他的脸上似乎露出了怀念的笑容,“因为啊,这家伙可是我现实中第一个主动和我交朋友的笨蛋啊。”

    —————————————————————————————————————————

    “呼……这局副本出乎意料的累啊……”

    岳晨倒在了床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中不断显示出表示庆贺的话语。

    因为刚才经历的奇幻经历,岳晨现在都感到有些亦真亦假,那个什么系统,以及以fgo为蓝本的抽卡,究竟是不是真的呢?

    队伍中的许多人都拿到心仪已久的装备了,自然心满意足的登出了游戏。

    那么接下来该干什么?

    岳晨看了一眼阳光明媚的窗外,不由得陷入了苦恼之中。

    (对了!那个孩子!?)

    猛地,岳晨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身体以无视物理法则的姿势从床上弹了起来,冷汗在一瞬间流出来。

    开膛手杰克。

    这个是自己刚才抽到的那个小女孩的名字。

    这个名字哪怕是在现在都是绝对不会陌生的名号。

    1888年,雾夜杀人鬼横行,连续杀害五个娼妇后便行踪不明,哪怕是在历史中也是悬念重重的杀人狂。

    虽然最近似乎有消息称杰克的尸体已经被现,但这位杀人鬼的形象依然在被各种地方引用。

    虽然岳晨的这位开膛手杰克似乎是一个可爱的幼女,但是了解型月世界、明白她性格的岳晨却知道。

    这个外表可爱的小姑娘,绝对是会毫不留情便可以对御主挥下利刃的杀人狂!

    『唉,真是的,这么优柔寡断可不是一个主角该有的行为哦。』

    似乎实在看不下去这么惊慌失措的岳晨,茉雫无奈的在岳晨耳边说。

    『那个孩子在等你哟,似乎很委屈呢。』

    “…………可是,她毕竟是那个人啊,开膛手杰克【Jack?the?Ripper】,在剧情里她可是在开始就杀了召唤出自己的master啊。”

    『然后她便和风俗店女郎一起参战了?』

    “可我不是风俗店女郎!”

    『但你也不是那个召唤出她来的倒霉御主啊。』

    “…………”岳晨一时语塞。

    『总之你亲自去看一看不就好了嘛?那孩子虽然听上去很可怕,但确是一个很缺爱的孩子哟~』

    岳晨沉默了下来。

    “如果我被杀了,会怎么样。”

    『当然会死咯,这不是废话吗?』

    “…………………………”

    岳晨迎来了更大大的沉默,一时间,他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不去和自己的servant沟通的御主可不是好御主哦,如果不经常去和servant沟通,即便一开始他们不曾存在怨念,也会心有怨气哦,到时候可就真的救不回来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岳晨无奈的说。

    『你可以这么理解哟~master,只不过,其他比较好说话的从者倒还好说,如果是杰克酱的话,绝对会因为被你冷落而暴走的吧。』

    “唔啊!我去还不成吗!”

    岳晨欲哭无泪且自暴自弃的大喊一声,苦闷的躺在床上,慢慢的将意识潜入进隐藏在自己体内的【冠位系统】中。

    “茉雫姐姐,妈妈是在讨厌杰克吗?”

    岳晨刚进入系统内部时,便听到了小姑娘委屈的声音。

    不得不说,如果无视掉她的身份和那一身散着浓厚**意味的服装来讲,小杰克确实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女孩。

    银色的短,闪动着光芒的眼睛,纤细的躯体和洁白的皮肤,再加上瞳孔中闪烁的委屈的神色,确实会给人一种小动物般的感觉。

    脸上的伤疤不但没有削减她的可爱,反而给她更添了一分楚楚可怜。

    然而,这只是针对不了解小杰克身份和性格的人,对于岳晨来讲,这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可谓是一个随时能够爆炸的定时炸弹。

    『放心吧,杰克酱,岳晨妈妈绝对不会抛弃你的。』茉雫摸着杰克的头,笑着说。

    小杰克闭上眼睛,如同小动物一般享受着茉雫的抚摸,看起来似乎是一副值得欣赏的图画。

    “恩,我知道了,茉雫姐姐,杰克相信妈妈不会抛下我的。”

    杰克睁开眼睛,用稚嫩但却坚定的声音说到。

    果然是一个小孩子。

    就算拥有着怎样的过去,但杰克说到底就像外表一样,是一个天真的孩子而已,恐怕在她来讲,杀人也完全就是如同玩耍一般的事情吧。

    但正因如此,才会让她成为真正意义上恐怖的杀人鬼!

    岳晨紧张的蹭到两人面前。

    “妈妈!”

    看着岳晨,杰克眼睛亮了起来,蹦跳着站起来,但随即便变得有些犹豫,眼神委屈的飘向地面。

    “妈妈……你……是讨厌杰克吗?”

    就算刚才再怎么自信满满,但在遇到本人之后,杰克还是会本能的产生信念的动摇。

    这就是一种小孩子对父母的不信任感,就算别人说父母是爱着你的,但小孩子依然想要通过父母本人来求证。

    看着小杰克因为委屈而表现出的可爱表情,岳晨的内心不由软了下来。

    原本戒备的心也平复下心情。

    面对这个小姑娘,尤其是在她失落委屈的时候,即使再铁石心肠的人,恐怕也会对她放下戒备之心地想要安慰她吧。

    “唉……”

    岳晨叹了口气,慢慢蹲下来,摸了摸小杰克的头,“放心吧,小杰克,既然我已经召唤了你,那么你就已经相当于是我家的孩子了,也就是我的家人,所以,我怎么可能会做出抛弃家人的事情呢?”

    不得不说,恩,银色的丝很轻柔,而且摸起来就像毛清洗的柔顺丝滑的猫咪一样,让人爱不释手。

    “咳咳!”岳晨猛地咳嗽了一声,急忙把自己马上就要飘走的思维拉了回来。

    “所以,可以相信我吗?杰克。”

    岳晨微笑着,或者说努力的微笑着让自己看起来是一个和善的大哥哥。

    杰克抬头望着岳晨。

    “真……真的吗?”

    “啊,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吗?”

    “啊,当然是真的。”

    “那我可以叫你妈妈吗?”

    “………………”

    岳晨顿时难以回答这个问题了。

    这要让他怎么说?

    “那个,杰克啊。”岳晨苦恼的低声说,“其实吧,我不是你妈妈啊。”

    顿时,哪怕是岳晨都能够听到,从杰克脑海中传来的炸雷般的巨响,让小杰克当场瞪大着眼睛呆在原地。

    下一刻,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中滚落。

    “!?等,等一下杰克,别哭别哭!”岳晨一瞬间慌乱了起来,紧张的安慰着哭泣的杰克。

    『哇哦,master居然把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弄哭了,好人渣的人啊~』

    茉雫在旁边愉悦的笑着,并时刻为已经有些混乱的氛围火上浇油。

    然而岳晨已经没有时间去管茉雫的添油加醋了,因为他深刻明白拒绝了杰克喊妈妈的理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看一看那些被杀的娼妇就知道了,那几个全都是因为在杰克叫她们妈妈的时候,因为拒绝杰克而被干掉了。

    所以必须把这句话圆回来!

    “杰克,听好。”岳晨蹲在杰克面前,双手擦拭着杰克脸上的泪珠,“我不是你的妈妈,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

    “呜……呜呜——”杰克哭着,有即将转为嚎啕的趋势,然后,岳晨看见了,杰克的手上,多出了两把黑色的手术刀。

    “等一下杰克!”

    冷汗在一瞬间浸湿了岳晨的衣衫,他明白,如果再不挽回一下的话,他绝对会被杰克一记高明的解剖术给剖掉的!

    “小杰克,别哭,”岳晨紧张的说,“我不是你的妈妈,但这是因为我是一个男人啊!男人要怎么当妈妈呢!?”

    “呜呜——”

    杰克依然在哭,只不过哭声比刚才弱了几分。

    岳晨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郑重说到:“所以,我不是你的妈妈,那是因为——我是你爸爸啊,杰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