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宏大战继续,广荣子双身合一,站在一块灰焰巨石之上,体内延展出一条条道纹锁链,如扎根星空。

    久战至此,他虽略有狼狈,但道身无伤,真如不朽不灭一般。

    乾元道尊手托太极雷池,肩悬岁月四剑,背后轮回法环旋转,万法大帝手持万法帝剑,头顶万法帝印,背后有九重元气神宫。

    他们与广荣子对峙着,气势不弱他分毫。

    斗法至今,似叶通天与广荣子不相上下,极招尽出,都很难斩杀对方,但斗法不会因此终结,两方都在积蓄气势。

    广荣子心中凛然,深刻领教到了超脱的恐怖,正常情况来说,超脱,那是道主级别的人物才能掌握的力量,他已极为好奇叶通天究竟有怎样的底蕴,究竟修了什么功法,竟能提前超脱!

    而且那两尊真罡法身也是出奇的强大,就算没有超脱之力加持,没有神魂之力作用,也是意境惊天,碾压他所见过的任何真罡法身。

    而越是惊叹,广荣子心中就越是想将叶通天化作自己的众生道,不过他也明白要想战胜叶通天很难,必须孤注一掷。

    “也罢,就施展此招,让我一观此子根基。”广荣子心中暗道,他自是果断,既有心意,便不会半点拖泥带水。

    就见突然盘膝而坐,法剑抛出化作金虹绕身,陡然喝道:“众生之道,成就我身,万法归一,破妄形神,锁魂道链!”

    顿时,他周身的那些道纹锁链疯狂颤动,竟穿梭星空,在乾元道尊和万法大帝周围探出,继而向着两大真罡法身缠绕而去。

    乾元大帝和万法天尊却不做任何抵挡,任由那些锁链缠身。

    其实叶通天可以看出,这些锁链之中有着强大的神魂之力,已将他牢牢锁定,根本不可躲避。

    而这明显也是广荣子的绝招,是他要再行对决。

    果然,锁链一缠身,叶通天陡然感到神魂刺痛,就如突然抛开了法身一般,只觉得与广荣子对面而坐,遁入虚空。

    他能感觉到,那看到的广荣子并非为真实形体,而是其神魂投影!

    突然的,广荣子的神魂投影出现重叠,继而竟有众多身影从其中踏出,那些身影有男有女,皆有强大意志波动,毫无弱者,尤其其中有十道身影,在叶通天看来就如炽阳一般灿烂耀眼。

    目睹此情此景,叶通天立刻心有明悟。

    毫无疑问,这是魂意相争,这是魂杀之招!

    不显于世,却凶险莫测,只如当初叶通天渡那第十天劫,道念战影逆抗十大绝世强者意志之战。

    也在此时,叶通天感受到了与当初同样的生死危机。

    “好招数!”叶通天心中叹道,立刻收敛全部心神,戒备那光荣子神魂投影分化的众多身影。

    那些身影,如果细数,一共有七十二道之多,赫然是广荣子的七十二众生道,他们皆有惊世之姿,立刻向着叶通天冲杀过来。

    “道念战影!”叶通天不敢怠慢,心念一动,神魂亦化出战斗姿态,与那七十二道人影交战起来。

    神魂对决,玄妙莫测难以琢磨,叶通天只感觉到那七十二道身影皆非凡人,掌万千绝法,而他们一番冲杀之后竟纷纷后退,继而聚拢一处,联同广荣子真身的神魂投影,融合为一把七彩道剑,若有无坚不摧之力,可斩神魂。

    “修武修道十七万载,万法归一成此剑,这便是贫道的底蕴!”轰隆的声音直接响起了叶通天的脑海之中,更让叶通天感受到了一股神魂刺痛。

    “此剑……绝伦!便是光荣子的神魂本源么?”叶通天却暗道:“不过未修本始之力,怎得万法归一,此剑也不过积累深厚而已!”

    叶通天立刻凝聚神魂之力反抗,两世底蕴苏醒,又得超脱意,他虽未入通神,但已可强行动用神魂之力,只是心念一动之间,神魂便凝聚显化道念战影,与那七彩道剑对峙起来。

    这道念战影与叶通天当时渡第十天劫时差不多,但明显更强大,然而却不敌那七彩,很快竟被七彩法剑穿胸而过。

    这一刻,星空中乾元道尊与万法大帝身躯一晃,竟有一丝暗淡,而广荣子的万丈道身也一颤,却是气息增强。

    “斩你一剑,便可教我观你一段过往曾经,而不管你之神魂有多强大,就算超脱,中我九剑也必定魂飞魄散,超脱亦死!”

    广荣子的笑声响起,七彩法剑折回,再次刺杀向叶通天的道念战影。

    然而那道念战影周身却是猛的燃起涅槃火焰,又有强大冲击之力产生,竟将七彩法剑挡回。

    “嗯?”广荣子略显惊疑的声音响起。

    这时,叶通天的声音渐渐传出:“果然,只以我今世的根基,即便打通十二万九千六百条经脉,亦开神门,修成《乾元道经》,也依旧不是你的对手,那便如你所愿,开启叶某第二世底蕴。”

    言毕,道念战影的气势猛的强大了一分,而后涅槃火焰散去,一个黑色长发气质高冷的年轻男子形象却取代了道念战影而出现。

    “第二世底蕴?贫道等的便是这个,斩!”

    七彩法剑再行刺杀。

    其实这锁魂道链之招正是他炼化他人为自身众生道的手段,只要被他的神魂本源七彩法剑斩中,他就能观看对方过往曾经,相当于掠夺对方底蕴,最终若能将对方神魂斩灭,也就相当于体验了对方的一生,可尽获其一切武法感悟。

    之后,他再将自身神魂锁于对方体内,则鸠占鹊巢,一个崭新的广荣子便会诞生而出,拥有与对方一般无二的根基与武法,而且将完美保留其一切思想与意志,却自认广荣子,拥有广荣子的部分记忆。

    叶通天主动显露前生底蕴,正是他想要的。

    一切似乎开始顺从广荣子的心意,叶通天的第二世底蕴有限,两世底蕴叠加,神魂威能却增长不多,很快就被连斩七剑。

    广荣子看到了胜利的希望,心道果然还是自己底蕴深厚,神魂更加强大,不禁扬声道:“最近一剑,魂飞魄散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