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通天望着那万丈黑龙身,周身真罡沸腾,也即放开手脚,一指点出千百把神风龑灵刀,若疾风暴雨,向着广荣子轰杀而去!

    风为天地之刀,刀出必中,其势若飞龙在天,势必可挡,是为神风龑灵刀!

    那些神风龑灵刀青色灿灿,皆有百丈长短,厚重而又灵动,完全凝实为真,在叶通天此刻施展出来再添神奇,斩形破意伤神魂。

    广荣子似知龑灵刀为必中之招,毫不躲避,人面大口张开,竟是极力吞噬,同时周身漆黑毁灭雷霆炸出一片雷枪,也如江河泛滥一般,向着叶通天所在之处轰杀。

    叶通天自是不惧那些黑色雷枪,大袖一甩,周身琉璃之色的雷霆奔腾,化出一方千丈雷域,悍然将临近的漆黑雷枪粉碎,那些雷枪虽碎,攻杀之力却还在,化作细碎的电弧,若黑雾一般,弥漫四方,亦有毁灭之力。

    “吼!”

    一声咆哮,竟是广荣子吞了神风龑灵刀之后近身杀开,其万丈龙身将叶通天盘绕,如封似闭,龙爪破天绝地,展开尽情攻杀。

    毫无疑问,广荣子的万丈黑龙道身有着至强之力,鸿威难挡,叶通天一身飘逸,在其面前却也渺小,只是略一接触,虽有招数恢宏,虽有真罡护体,也被广荣子龙爪封困。

    “猖狂小辈,在本道道身之前,还不显出战体法身?只与本道一爪斗法么?”广荣子咆哮着,龙爪如抓着一颗阳星,其内有无量剑光与叶通天的琉璃闪电对撞,发出灿灿光辉。

    “战体法身?”叶通天双眼眯起,“如你所愿!“

    言毕,他周身真罡再次沸腾,根基武法《乾元神功》疯狂运转,同时那神法门在其身后显现,其中奔腾玄妙气息。

    立刻的,叶通天身躯异变,疯狂膨胀,只如水到渠成,他的真罡法身立刻孕育,一股至强的力量爆发,竟将广荣子的龙爪撑开,亦令其盘绕的龙身退避。

    “乾为万物之始,元指万物本源,叶某《乾元道经》修本源初始之力,演万物从无到有,六卷已超脱,是为小成,可得真罡法身!”

    在叶通天的声音之中,玄奥意境爆发,如化为实,风雨雷电之力汇聚,一尊庞大的身影迅速凝实,竟有一股世界初开之力。

    广荣子冷笑,他能看出叶通天是在显现真罡法身,竟是首次孕育!他却不会静看叶通天这般修法,立刻吼道:“法剑!”

    言出法随,立刻的,虚空中竟有九柄法剑在其身周身显现,且如电光奔腾一般膨胀为数千丈长短,发出冰冷的剑光。

    “钧天法道,玄天九剑,斩斩斩斩斩!”

    轰隆声中,那九柄法剑瞬移一般,直接定在叶通天还未成形的真罡法身的上下四方,剑锋之上散出无数纤细而又闪亮的剑气丝线,在叶通天法身周围织成光茧,而九剑颤动,寸寸前刺。

    不仅如此,广荣子还龙身飞旋,吐出汹汹黑色烈焰,再现他那道火劫炉之术,将叶通天那尚未彻底凝聚的真罡法身连同玄天九剑全部封困在内,展开炼化威能。

    叶通天此刻真身盘坐,《乾元道经》意境通天,如爆发一般,无限的感悟与超脱的底蕴,令他进入一种奇特的状态,如眼见天地初开、万物生长。

    “风起云涌为开端,八方雨落显生机,电闪雷鸣出万物,万物生长有天地,轮回纪元为法度,超脱天地方显圣,《乾元道经》,演万物从无到有之玄奇,我的真罡法身,掌本始之力,为乾元道尊!”

    叶通天喃喃出声,有一种念头通天之感,感受到了无限豁达,随之,他的真罡法身迅速凝实显现。

    就见在那道火劫炉之内,一尊身披道袍的庞大身影立刻清晰,其两只手臂猛的探出,轻轻一撕,那剑丝之茧也罢,那道火劫炉也好,竟都立刻都破碎。

    那庞大的真罡法身猛的睁开双目,乾元道尊自此显化星空,他竟有万丈身躯,面容即为叶通天,脚踏苍龙,云雾绕周,白发飘散,身披雨令道袍,肩后有四色岁月剑,背依轮回法环,掌托太极雷池,目有灿灿神光,有超脱超然气质。

    “喝!”

    乾元道尊一经显化,虚空一抓,竟是抓出一柄万丈龑灵刀,只是轻轻一斩,那玄天九剑竟都莫名断折,道火劫炉也被斩开!

    广荣子猛的一口鲜血吐出,万丈龙身立刻远遁,颇有惊骇的看向乾元道尊,道:“这是什么真罡法身,分明已是神魂道身,此子底蕴难道真有如此不凡?”

    在他视线之中,乾元道尊左掌一翻,掌中太极雷池倾落,无边琉璃雷电爆发,竟又将断折的玄天九剑以及破损的道火劫炉尽数吸收,只是略一镇压,便就将一切彻底炼化。

    “古道之法,确有玄妙!”乾元道尊悠悠开口,有超世之姿,似掌一切,但并无任何嚣张霸道,他竟冲着广荣子一招手:“来!”

    广荣子立刻感到一股宏大意志,也辨不得是何等力量,万丈龙身只如被拘拿,竟向着乾元道尊飞去。

    他心中略有惊惧,连忙展开手段,口中冷喝:“哼!钧天法道,苍穹律令,封此星空,隔离此道,斩杀法魂,赦赦赦赦赦!”

    话音响起之时,竟是一方星空扭曲,继而若折叠,又形成一根根空间之刺,向着乾元道尊碾杀而去。

    光荣子竟是不守反攻,展开的是攻杀手段。

    “苍穹律令,可掌这一方苍穹星空么?好个钧天法道,可惜我已超脱,不受这苍穹之禁!”

    乾元道尊悠然开口,目有精光,轻轻一挥衣袖,私有轻风浩荡万里,顿时抚平一切空间异变,泯灭了苍穹律令之力,他隔空再一抓,广荣子便就再次感受到了拘拿之力,竟无可抵挡,瞬间飞近乾元道尊。

    继而,被其一把抓住脖颈。

    万丈龙身,此刻在乾元道尊之前,竟颇有纤细了。

    “你不是要叶某显出战体法身么?此刻感受如何?”乾元道尊开口,手掌稍微一用力,广荣子立刻神色扭曲,继而万丈龑灵刀划过,他的龙身竟被斩断,漆黑龙血飘洒,却化作毁灭雷霆炸开。

    乾元道尊却面色不变,轻轻一抛,广荣子的两段龙身就被抛入了太极雷池!

    “炼!”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