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妖能够苏醒第一妖身,其因不光有他昔年的布置,还有一枚法令的功效,那法令乃是火羽圣宗强者用漫长岁月制作而成,可引动涅槃火焰,只为唤醒及操控第一妖身所用。

    而在万妖苏醒之后,这法令却是异变,化作了一块凤鸟玉佩,将所有涅槃火焰收入了其中,成为了万妖身上唯一的一件的物品。

    而万丈白龙与万妖之前所化的所有妖身皆不同,那其实无异于第一妖身的真身,此万丈白龙遭受致命重创,身躯化作数段,再没有万妖身影显现,那凤鸟玉佩也随之破损,重新化作了一团涅槃火焰。

    这一团涅槃火焰在漫天的龙血之中,其实并不起眼,但偏偏就吸引了叶通天的目光,让他不由得思维一滞,止住了自爆神魂的念头。

    而这时,化作万丈龙身的广荣子凶狠杀到,只是一道目光,便有刺穿虚空的漆黑闪电凝聚成一片漆黑雷网,将叶通天的魂影牢牢封困,继而那雷网一收,叶通天感受到了至极的痛苦,顷刻间神魂破碎,如烟雾一般迅速消散了。

    “可恶啊!”广荣子咆哮起来,幽冥道主神秘失踪,那位神秘大罗强者的印记也消失,他此时的还谈何收获?

    本来,广荣子也是因与那黑衣大罗强者的印记虚影大战负伤,才会要吸收古神意志、古神传承来恢复伤势,至于其后出现最终古神卫、万妖以及幽冥道主,那都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却更让他心中欣喜,然而这一切到来头居然要消散成空么?

    “本道,不许!”广荣子咆哮起来,龙身狂舞,“小辈,我要你真正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怒吼之后,广荣子却是突然化回人身,胸口还带着那狰狞的,前后通透的血洞,他却盘坐虚空,双掌托天,一头头狰狞的人影便在其体内疯狂涌出,那些人影似人非人,反而更似厉鬼,有着獠牙利齿、血红双目,出现之后,纵横虚空,吞噬一切。

    但是立刻之间,光荣子也察觉了叶通天的神魂竟然异常强大,隐隐的有一种不死不灭的性质。

    这般强大的神魂底蕴,漫说通神,即便是合了道的散功巅峰之人,就如那白胜、沙陀也是不可能拥有的。

    “此子神魂有异,不似一世积累,莫非乃是一位大罗转世?不过不管你是谁,今日也必定要魂飞魄散!”

    “封天王,禁地一,道尽虚空,搜魂八荒,杀杀杀杀杀!”

    随着他的声音,那些狰狞的人影穿梭虚空,竟追寻叶通天的一切气息,要将他已经破碎消散的神魂吞噬干净。

    不仅如此,他们似乎还能追寻到一些冥冥中的因果,竟飞出这方虚空,向着叶通天的各个命身追杀而去。

    叶通天神魂破碎,本也以为会死在广荣子的招数之下,但偏偏的竟然还有意识存在,而且似乎想起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他突然的就有所明悟了。

    “这就是造化道主所说的三世身,不灭魂么,原来如这般的死亡我已经经历了两次,前两次我或许是因一件秘宝而得以转世,然而如今这件秘宝已经不在,超脱意境也不圆满,即便有前世底蕴令我回光返照,也是无法逃脱毁灭吧……”

    “不,还有那团火……那是否就是我的天机一线?”叶通天的残存意识或许还存在着一丝不甘,竟自发的向着那团火凤法令爆成的涅槃火焰飞速冲去。

    他本已是虚无,是残留未泯注定无法长久的一丝意念,但是广荣子施展的那式诡异道术竟也能将他发现,有无数似实似虚的狰狞虚影穿梭虚空,发出常人无法听闻的厉吼,竟让叶通天的残存意念迅速衰弱。

    但是终究,那一丝残念还是触碰到了涅槃火焰。

    这涅槃火焰对别人来说其实根本无用,甚至还有害处,但它凝聚了火羽圣宗的涅槃真意,叶通天的那丝意念一接触,却是霍然一惊,立刻之间神魂一涨,时间仿佛就此暂停。

    这世间或许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叶通天已有往生真意,亦领悟了云恨生的枯木意境,但这并不能让他的超脱意境圆满,跳出轮回纪元,即便前世底蕴复苏,仍旧还是差了一些,但是这一接触涅槃火焰,感受到了其中的涅槃真意,叶通天的超脱意境就突然如大河决堤,不仅圆满,而且立刻奔腾而下,无可阻挡一般浩荡纵横。

    这一刻,突然的,他那一丝残念就突然不见了,不是消散,而是消失,从这虚空中顷刻不存,连同那团涅槃火也跟着一同消失了。

    甚至在这一刻,叶通天的所有命身也都突然从这个世界上凭空消失了。

    这是……叶通天下线了!

    其实在这方虚空中,不止有叶通天的一丝残念,同样有一团神魂在努力凝聚着,而且此神魂还在不断发出咒骂之声。

    “广荣老道,你这个邪魔外道,杀我挚友,你给我等着,老子真身一定会降临,管他狗屁的神武天劫,老子一定要灭了你……”

    这毫无疑问是万妖的神魂,他的第一妖身已经彻底崩毁,只有这一丝神魂还在挣扎,不过这是神魂,远比残念要强大凝实的多,对于超越了通神境的强者来说,神魂才是根本,神魂不灭,便不会陨落。

    好不容易重新凝成人形,万妖却是一头扎向了虚空深处。

    他虽是悲愤,但自知不敌广荣子,就要破开虚空退走,再寻复仇之机。

    至于其他人,他管不了了,卖队友就卖了吧。

    然而他的身形突然一顿,略带惊疑的转回目光,他赫然看到了那团涅槃火焰的消失。

    “奇怪啊,那涅槃火焰怎么消失了,为何我总还感觉事有转机?不可能吧,一团涅槃火而已,又有什么了不起的?火羽圣宗中还能出来大罗强者不成?还是趁如今广荣子疯癫逃离才是,我这第一妖身虽然注定陨落,也要再做些手段,可以让本体降临而来……”

    万妖想着也不再管其他,就想专心逃离,他自信还有几分逃离的可能,但是突然的,他猛的又停顿了一下。

    一种十分久远但又深刻的感觉突然在他脑中浮现。

    “嗯?黑妖令,我当年留下的那份传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