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仙武?哼!”

    “广荣子”冷哼一声,双目紧紧盯着叶通天的虚影,他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四代仙武,深沉道:“幽冥道主何在?”

    不知怎的,叶通天的虚影一出现,他突然有些心慌。

    此地众人,他唯一顾忌的便是幽冥道主,除此之外,万妖也罢,最终古神卫也好,还有那冰晶大殿黑衣身影的大罗印记,以及之前的叶通天、白胜、万妖等人,他都不在意,只视他们为“食物”,是即将要被他吞噬融合的。

    以他的战力,他可以轻松做到这一点。

    唯有幽冥道主,那是传说人物,是道主级的大能,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不过,他对造化道主的传承之术十分自信,确定可以一击灭杀幽冥,若能将其吞噬,那将是他修道以来最大的造化,必可令他一跃成就道主之境!

    但是现在,幽冥道主呢?

    他之前高高在上,蔑视一切,此刻认真感受起来,竟然也发现不了幽冥道主的分毫踪迹,就好似他彻底蒸发消失了一般。

    怎会如此?难道是被之前造化道主传承之招彻底灭杀成了虚无不成?

    即便是广荣子,此刻也疑惑不解,但他有觉悟,幽冥道主若然灭亡消散也就罢了,若是未死……

    不由得,“广荣子”的气质更加阴沉了一些。

    叶通天并未理会“广荣子”,却悠悠说道:“原来即便真罡,意境不达圆满,我也难以超脱,失去肉身,我终究也要魂飞魄散了么……我的时间不多了!”

    他又看向万妖化作的万丈白龙,却是依旧摇头,他无法得知造化道主所说的天机一线,反而觉得不可能存在什么天机一线了,以如今状态,怎还有存活可能?

    除非他能超脱意境圆满,创出《乾元道经》第六卷,跳出轮回纪元,或者推开第七神门踏入通神境,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妄想。

    但是如今,这根本不可能。

    “那么,便让叶某死前,救出凌绝笙,护住前辈印记吧,如此,也算死而无憾了!”叶通天想到这里,心中空灵,无悲无喜,轻轻闭上了双目。

    然而一股玄妙的意境却是突然爆发,继而叶通天身躯消散,竟化作了百丈高的无上万龙图,那画轴霎时展开,立刻显现万龙奔腾的盛景。

    “岁月之道于万物生长,是化腐朽为神奇,万物生长可见岁月流动,岁月流动才有万物生长,若此岁月,我不顺、不逆、不停、不催,若只分离,则是化尔神奇为腐朽,此招,无间岁月轮!”

    叶通天的声音在无上万龙图内响起,继而竟有四条神龙自无上万龙图内奔腾而出,又迅速化作岁月四剑,那岁月四剑剑尖相对,周围有四色旋转,若化出一个四色的剑轮,这剑轮一现,立刻就是遮天蔽日,向着“广荣子”轰然斩去。

    没有躯体,也即没有真罡,更无法打开“系统之力”构筑的储物空间,叶通天的手段很有限,此刻只能以意境杀敌,而他展现的,正是“无间岁月轮”之意境!

    无间岁月轮,乃是岁月隔离之术,乃是若不腐朽便无限轮回之术,叶通天只用出过一次,还是当初借助二代仙武隔界传功之力击杀死亡魔魇时即兴创出,但论威力,绝不在轮回法环之下,实乃叶通天最强之招。

    “哼,区区一个即将消散的神魂,无根浮萍,也敢与本道交手么?”“广荣子”冷哼一声,他一眼就看出了叶通天的虚实,手中法剑轻轻一斩,便有浩荡无量的剑光出现,若铺天盖地一般,迎着岁月四剑组成的剑轮轰去。

    然而霸道无比的法剑剑光一触剑轮,却是霎然止住,继而竟然后退,再现之前从无倒有的过程,继而再次止住……

    于是在“广荣子”和岁月剑轮之间,就形成了似可永恒的剑光!

    那些剑光之岁月已被隔离抽出,若被永恒放逐,不腐朽便永恒如此。

    见此情景,“广荣子”却是冷笑,喝道:“愚蠢,以此意境困我法剑剑光,只是对你神魂的白白消耗,本就即将消散的神魂,你是自取灭亡么?”

    叶通天并没有回应,无上万龙图一震,其中竟然轰然涌出数以千计的神龙,那些神龙发出阵阵龙啸,继而迅速化作十八妖兵的虚影,那十八妖兵也是身形模糊,围绕着一个巨大的青色法环,悍然向“广荣子”逼近。

    “广荣子”自是不惧,法剑再次一斩,噬道九龙再现,立刻就与十八妖兵虚影搏杀起来,他也随之凌厉击,竟然直接闯入了无上万龙图之中!

    “小辈,功法意境竟是如此不俗,你……竟有此底蕴!”一入无上万龙图中,“广荣子”便就有震惊发现,继而他发出大笑,喝道:“不愧是本道曾经看中之人,你令本道也心感震惊了!哈哈哈,如今,你这一切武法感悟,甚至你的神通术法,便就全归于本道吧!逆天之道,归流神功!”

    “广荣子”大口张开,竟然开始吞噬无上万龙图中的万龙!

    “你已疯癫,即便大罗,叶某此刻又有何惧?”叶通天的声音响起在虚空之中,既然那无上万龙图竟然猛的卷起,将广荣子封闭在了其中,继而白袍白发的叶通天虚影再现。

    他向着风渡和谢剑歌微微一笑,又向着最终古神卫轻轻一拱手,若作别,而后毅然踏向虚空,伸手一点,虚无中便就出现了一座冰晶大殿。

    那冰晶大殿之内,有着昏迷的凌绝笙,大殿之前,有着寂静盘坐,被九剑穿身的黑衣虚影。

    “前辈啊,以你之能,当可护住凌绝笙吧!”

    叶通天轻轻出声,他遥遥望着冰晶大殿之前的黑衣虚影,却是暗暗集中全部神魂之力,继而一指点出。

    这一指落下,一道青光闪现,化作一颗雨滴,轻快的飞到了冰晶大殿之前,落在了黑衣虚影的眉心,顿时,那黑衣虚影猛的一颤,竟苏醒了过来,他睁开双目,看了叶通天一眼。

    叶通天微微一笑,他的身影因方才的一指竟然消散了大半,身躯几近透明,若一阵轻风便可吹散,面对黑衣的目光,却是轻轻一拜。

    那黑衣虚影面无表情,却突然又闭上双目,继而气势爆发,身上九柄法剑轰然破碎,继而一股玄妙气息爆发,黑衣虚影,冰晶大殿,连同其内的凌绝笙竟就化作一道流光,刹那冲天而起,顷刻不见。

    “总算也救出了凌绝笙……虽有遗憾,也只能如此了。”叶通天摇了摇头,心有觉悟,一指点在眉心,就想自爆神魂,自此陨落。

    “小辈,你该死!”却是化作龙身的广荣子高声厉喝,他无比愤怒,凶狂的向着叶通天冲杀过来。

    在其身后,龙血漫天,万妖即便化作万丈白龙,也依旧被斩杀,身躯化作数段,崩飞四方,却有一块奇怪的火凤玉佩也炸开,化成一团青红缠绕的涅槃火焰,在虚空中烧成一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