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推算出的一大变数。”造化道主悠悠说道,“而且又牵连吾徒,所以吾留下古道传承之术,来此救你一命。”

    “救我一命?”叶通天闻言不禁目中有寒光闪现。

    “你或许不服?”造化道主一笑,“若是非吾,你今日必死无疑,十死无生,即便有吾无尽岁月之前的此道术法,免你陨落幽冥之手,你仍旧有莫大灾厄,能否渡过,还看造化。”

    “你说的……叶某听不懂!”叶通天说道,他其实能猜测出自己面前的是何等存在。

    造化道主,他早有接触,正是那位创建了造化天宫的绝世大能。

    “仙武圣法分造化,造化道主立天宫,天宫之内证大道,大道巅峰见吾身!”

    这是刻在造化天宫玉璧之上的话语,虽有霸道之意,叶通天初时还不觉得有太过惊奇,只觉得这不过就是一位惊世大能的留言而已,但随着明悟仙武、圣武、神武之根源,他渐渐才觉察出造化道主的不凡。

    而且,他又知晓了造化道主竟是峨眉古道初代道主,再结合那留言之意,叶通天不禁有了连自己都感到无比震惊的猜测。

    仙武、圣武、神武起源星空,这毋庸置疑,然而必然又与造化道主有关联,仙武圣法分造化,是否是说造化道主与这武道三脉的起源有关?或者说,是否是因为造化道主,才有了仙武圣法?

    不管如何,造化道主必然存世久远无比,而且恐怕不是一般的惊世大能。

    之前幽冥与他的交谈叶通天也都听到了,那交谈中有着惊世的信息,甚至还提到了星空之外,显露出了太多太多超越他理解的武道意境,让他知晓了幽冥的不死不灭,也明悟了这造化道主有着他根本无法想象的修为。

    在这等人物面前,哪怕只是面对其一丝意志,叶通天也是无比慎重的。

    但是,他并不畏惧。

    而且,他心中还有一丝急切,毕竟广荣子还在,也不知那虚空中如今是如何形势,凌绝笙又会如何?风渡、谢剑歌、奉天君等人又是否已经陨落?

    “哈哈!听不懂?”造化道主一笑,继续道:“你似乎还颇有气恼,到底还是年轻气盛,然而既在此地,又何须心急呢……”

    他轻轻一抚琴,再次拨出悠悠乐声。

    “也罢,既已来此,吾便点拨天机,或可结缘。吾可推算万古,唯变数不好定论,便于你这变数身上押上一注,且看后世如何……”造化道主悠悠说道,“小辈,你颇有机缘,本是一道残缺武魂,异域重生,又有幸重回万法,三世身,不灭魂,这才是你的底蕴。有此底蕴,你才有今日!”

    造化道主语出惊人,道出的似是绝密,叶通天不禁听得眉头紧皱,偏偏又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三世身,不灭魂……是啊,我本来不过是一个普通玩家,凡人心态,断难有今日成就,难道真的有什么前世影响,无形中让我觉醒回归?”叶通天心中思索着,但是不管真相如何,他可以确定,他便是他,独一无二,不会被任何其他意志所取代,即便真有前世,也只不过是其过往的一段记忆,不会影响他如今分毫。

    “你身怀数部绝世神功,倒有不俗根基,才会被吾徒幽冥选中,成为他往生之体。普通之人,自然无法承受幽冥往生,即便是你,修成绝妙战体,亦是比不上吾徒的幽冥体质,不过勉强可以承受改造之力罢了。”

    “你倒是颇有心气,若是吾所料不差,你竟还想逆抗幽冥降临,甚至想借助真罡意境,将幽冥炼化成你的第七命身……命身,你的《创命轮回诀》倒也有不俗之处。”造化道主洞彻天机,一切娓娓道来,似乎可以看透叶通天的所有隐秘。

    “只可惜有未知变故,你放弃了原本计划,反而成全了幽冥往生,只将神魂压制深藏,依旧图谋爆发。”造化道主继续道,所说之言,却叫叶通天心中发寒。

    他终于意识到了造化道主的恐怖,他所说的竟无比准确,如将自己完全看穿。

    叶通天深深知道在自己面的老者不过只是造化道主的一道意念而已,而且很有可能还是在无尽遥远岁月之前留下的意念,竟也有如此神奇之力么?他是如何做到的?这又是什么力量?

    “疑惑么?”造化道主瞥了叶通天一眼,似乎也看穿了他此时心中所想,只道:“只是你太弱了而已,没有神魂之力庇护,推算你易如反掌。”

    “推算?”叶通天眼睛一眯。

    “凡人知风吹叶落,既见叶落,有迹可循,可知落地,甚至可预知落在何处,既见落叶,也可逆知因何。你在吾面前,就如一片落叶,吾可以看到风,可以看到地,也就可以知晓你的过去未来,缘何因果。当然,这是只吾说的例子,事实上你历经三世身,命运无轨,已是变数,我只可知你之曾经,不见你之未来,而观你武法心绪却是简单。以你区区修为,若是在吾面前还有隐秘,那本道主的道可算白修了。”造化道主轻轻一笑,却自有高深莫测。

    “其实也幸好你放弃了逆抗幽冥,你还不明白你与幽冥之间的差距,漫说你真罡意境圆满,就算你得证大罗,妄图将他炼化为命身也是痴心妄想,无异于自寻死路,如今这般局面,反而是最好的结果。”

    造化道主说道这里,突然一挥手,突然一副景象出现在了叶通天的眼前。

    他赫然看到广荣子化成了人脸龙身的狰狞形象,披头散发,释放着滔天的气势,将一头巨大乌龟撕成了碎片。

    在那巨大的乌龟一旁,最终古神卫也吐血倒飞,这最终古神卫已与叶通天印象中的有了不同,眉心竟有一片绿叶,气势强大了许多倍。

    那巨大的乌龟自然身陨,却又一个吐血的人影出现,他面色若有愤怒,张口便是一通咒骂。

    “吾徒借你躯体而往生,作为补偿,吾便为你指引一条生路,你唯一的生路便在此人身上。”造化道主说着手指一点,正是点在了那影像中破口大骂的万妖身上,“天机一线,抓住了,九死一生,抓不住,十死无生,好生把握吧……”

    话音至此,造化道主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身影竟然悠悠变淡,最终化作了一轮太极法印,旋转了两圈便就消失不见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