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胜和沙陀相视一眼,也不敢怠慢,趁此广荣子暂时被封,也就双双融入了双头血龙异妖体内,继而那双头血龙妖竟化作成了一颗巨大龙蛋,似乎要经一番孕育,才能以全新面貌显现世间。

    他们亦有自嘲,以他们已经合道的修为,在如今这等局面之前,竟是弱小如此。

    至于他们的传人,也就是殷未若和木灵澈,此刻只如凡人一般!

    那木灵澈也已苏醒,与殷未若一样,只有显化境的修为,可以说他们二人是此地最弱的存在了,甚至他们根本就看不清局势,此刻也只能有多远躲多远。

    风渡和谢剑歌却站立在幽冥跟前。

    他们疑惑啊,他们不明白,他们不相信……

    “叶师!”谢剑歌轻唤出声,他不会相信叶通天变成了什么幽冥,在他心中,叶通天一直是无所不能的,一直是所向无敌的,即便是面对大罗强者又如何,他一定不会败,那什么幽冥也肯定不会是他的对手,更无法占据他的身躯!

    “师尊,你一定没事吧,可以听到我的声音么?”风渡似稍有不安,叶通天突然在她的世界中出现,其形象,强大、超凡、深不可测,如同天人,她虽然表露不多,但其实比谢剑歌还要更加崇拜叶通天,她的崇拜已近盲目,甚至,对叶通天,她已心生情愫。

    风渡其实很年轻,少女心态,而叶通天已经成为她心中极难抹去的存在,即便她生性高傲,也愿在叶通天面前去露出娇柔。

    谢剑歌、风渡,这俩个人就这样静静站着,他们选择守护在此,直到叶通天苏醒,哪怕就此身陨,也不在乎了!

    对比普通人,能领悟真武,伴在叶通天左右,他们还追求什么呢?

    只是这两人并未察觉到,其实就在他们轻唤叶通天之时,那幽冥的双目之中,有隐晦精光一闪……

    在一片似真似幻之地,云雾飘渺,仙鹤翱翔,有古琴之声如仙乐悠悠。

    那抚琴者,一身白袍,须发亦洁白,盘坐在云端,似与天地合一,其仙风道骨,真个如仙人一般。

    “幽冥啊!”这老者轻唤一声,一个黑发黑袍身影突然在他身前出现,双目紧闭,静静的盘坐着。

    那黑发黑袍之人身上有着至阴至邪的气息,但在悠悠仙乐之中很快就变成了普通人,再没有半点阴邪气息。

    他长着一张颇为俊俏的面孔,只是面色苍白,如有病态。

    他,或许才是真正的幽冥!

    “还有你,漂流的武魂,也出现在吾面前吧。”

    老者再次出声,立刻的,在那幽冥的身旁,一个白发白衣身影亦出现,他也如幽冥一般盘坐着,闭着双目,恰与幽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却是……叶通天!

    “醒来!”

    老者一抚琴,一段悠扬的琴音飘荡而出,幽冥和叶通天居然同时睁开了眼睛。

    两人目中皆有迷茫,但很快恢复清明,他们皆非凡人,虽感一切奇异,竟都很是镇定的盘坐着,只将目光望向那抚琴的老者。

    那老者也不说话,只是静静抚琴,那琴音似与天地合,又似在阐述天地至理,有奥妙玄奇之处,妙不可言。

    许久,幽冥似有感触,叹了一口气,竟恭敬的向着老者道了一句:“师尊!”

    老者一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吾徒啊……”他轻轻开口,“吾在无尽岁月前,已算出今日,虽你天性纯道,但对旁人来说,你仍旧是幽冥,仍旧是阴邪,仍旧是灾劫,仍旧是这世间的对立面,天地不容而又凌驾天地,如今再临世间,你该如何?”

    “师尊,您知道的,我所求的并非是灭世,也不是祸乱苍生,我只不过是要她再世而已……”幽冥说道。

    “早已泯灭的灵魂,无根浮萍虚无缥缈,怎能再世?”老者摇头。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只要我筹集了足够的往生之力,她就一定可以往生归来,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幽冥眼睛眯起,坚定的说道。

    “她并非你,你已超脱,身即为道,寄身于生灵的阴邪念头之中,所以不死不灭,与天地同在,所以可往生!但是她只是凡人,早已在这世上没了任何痕迹,如何能往生?”老者轻叹。

    “她怎会没有痕迹?她就在我的记忆之中啊!假如这世上之道不允她之往生,那我毁了这世,亲创幽冥界,重立道纲,一定可以让她往生归来。”幽冥咬了咬牙齿,目光之中渐渐有冷厉光芒。

    “痴儿啊,你其实已有明悟,为何还要如此坚持?哪怕在无尽岁月之后的今日往生归来,也依旧如此么?”老者停下抚琴,看向幽冥,目中却有慈爱,“也或许正是这份执着,才能让你成为吾众多弟子之中最出色的一个吧!”

    “吾徒啊,须知万事有因果,有失方有得,当你能够放下对她的执念,武道定可再进一步,也就能够达到为师的境界了……”

    “师尊,你知我!若是为她,我甘愿散尽一切修为!我修武为她,亦可为她弃武,永恒存在,也不如与她短暂百年相守,即便而后成枯骨,我亦无憾……”幽冥凄然而笑,竟泪流满面。

    老者悠悠一叹,久久无语。

    “吾将你封印悠久岁月,可时至今日,你仍旧不悟……罢了,既然如此,随吾走吧,为师虽望你武道绝巅,但毕竟也是你的师尊,便将你带入星空之外,追溯星光源头,为你觅她一丝生机。”老者似有了决断,再开口时,对着幽冥温和一笑。

    幽冥闻言一愣,继而狂喜,立刻对着老者疯狂叩拜起来。

    老者又摇了摇头,只轻轻道出一个字:“来。”

    那幽冥的身影便就化作一丝黑雾,缠绕向老者小指,竟再难寻分毫气息。

    做完这一切,老者才又看向叶通天。

    而叶通天双目一眯,他心有无限疑惑,但在这老者面前,似乎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轻轻开口,问道:“你是……造化道主?”

    老者轻轻点头,竟是默认!

    “漂流的武魂啊,吾在无尽岁月之前,也已推算出了你的存在,留下这段意志寄身术法之中,隔绝无尽岁月于此现世,是为幽冥吾徒,亦是为你!”造化道主道。

    “为我……”叶通天深深思索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