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式剑道惊天,一式妖法绝伦。

    但见那盘绕在信木主干之上的九龙身上突然有青光接天而起,那青光如打破了这方虚空,联通了天界。

    那九龙嘶吼,爆发绝强之力,若要要携带着信木主干飞升!

    蟠龙天剑外化龙形,然而九龙亦是九剑,在那九龙仰头若要飞升之时,在信木主干的四周,九道青色巨剑的虚影显化,剑尖笔直向天,剑锋喷吐犀利剑芒,也若要脱离此界,归天而去!

    那天何在?蟠龙又要飞升何处?

    恐怕唯有谢剑歌知晓了。

    那信木亦有反抗,然而在如此绝伦的剑招妖法之前,颇显苍白无力,它渐渐被青光封盖,被剑芒密布,继而向着那青光联通的世界,缓缓的消弭而去。

    木灵澈此刻如被压制,半跪在灵宝万界船上,衣衫破碎,周身有细小剑痕密布。

    他大叫着,不甘的咆哮着,然而信木妖身终究还是被盘龙天剑带出了这方虚空,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战至如此,他败了,他居然败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木灵澈几乎要将牙齿咬碎,他的战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曾经的想象,他以为看到了至强,以为玩家之中无人可敌,甚至可以藐视那“神王组织”了,可是竟然还是败在了谢剑歌的手中。

    这就是人外有人,一山还比一山高么?

    “我……服了!”木灵澈无奈叹气,放弃了继续挣扎反抗,他怎能不服?如今连信木妖身都丢了,恐怕永远再也修炼不出了,他还能如何?

    “谢老九,你厉害便厉害呗,有必要把我的妖身废掉么?你那啥子剑招太歹毒了,我完全失去了与信木妖身的感应,你这是废我武功啊!哈哈!”木灵澈苦笑起来。

    “抱歉了,此招也是我临时感悟,第一次用出,难免控制不住……”谢剑歌此刻却还在遥望虚空,定定的看着那蟠龙九剑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悟。

    “唉!”木灵澈叹了一口气,刚想再发一些牢骚,却突然感觉全身剧痛,继而修为居然狂降。

    “啊,这是怎么回事……”他痛叫起来,其实立刻就反应了过来,目光迅速瞥向光荣子,“是你!”

    他又看向白胜的方向,果然看到被冰封的白胜亦是面色凄苦,而且身躯之上出现了七彩光芒。

    木灵澈隐约知道,那七彩光芒是化道的迹象,是他师尊即将陨落的征兆。

    “师尊啊,对不起了,我辜负了您!”饶是木灵澈自认玩家,此刻也满心酸楚。

    白胜待他如何?毫无疑问,那是木灵澈从未感受过的恩师之情,这个人,木灵澈已经不可能忘记,不可能当做一个NPC来看待,那就是他的师尊!

    然而现在,他或许就要失去这个师尊了?

    “噗!”一口鲜血吐出,木灵澈悲痛攻心,他虽外表看起来玩世不恭,此刻亦是忍受不住,终究眼前一黑,就此昏迷了过去。

    “白胜啊,古妖太子,妖主之后,传人也不过如此,锁命之战败了,你便细尝这份绝望!”广荣子面色冷淡,轻瞥了白胜一眼,“而后我送你们万劫不复,也算完成钧天道主的封命!”

    他又看向谢剑歌,却道:“你胜了,也即完成了锁命之战,锁命妖自动崩毁,你为你师赢得了神魂回位,然而他亦是将死,哈哈,世间沧桑不外如是,念你不俗,功法有精绝之处,本道可以渡你为我侍剑道童,你可愿否?”

    谢剑歌闻言沉默,片刻后突然笑了,却道:“既拜叶师,谢某又怎会为你侍剑?”

    他一甩衣袖,目光扫遍四方,又道:“我谢剑歌凡人一个,不知你是谁,也看不到太多隐秘,但你岂可小看凡人意志?我谢某人深知没有与你交手的资格,但今日即便自裁于此,也绝不低头独活!”

    “哈哈哈哈!”广荣子闻言大笑,“无知的小辈啊,既然如此,那你便于他们一同,全都陨落于此好了!哈哈,尔等不过本道巅峰路上一些尘埃!”

    广荣子说话之间,双手蓦然掐动指诀,身后立刻便有无穷雷霆炸开,那雷霆竟是漆黑之雷,有着一股灭绝的鸿威,继而其内竟有九条漆黑而又狰狞的雷龙凝聚,各自发出惊天怒吼。

    那九道漆黑雷龙,其实已不是神龙之态,而是人首龙身,披头散发,竟都有着广荣子的面孔。

    “人首龙身,便是道!”广荣子露出狰狞神色,双目霎时冰冷无情,“便先由尔等开始,化作本道道元吧!万物归一,掠不足而盈有余,逆天之道,噬道九龙!”

    凌厉之声中,广荣子一掌按下,随之其身后的九条漆黑雷龙便带着狞笑冲出,似乎可以吞天噬地,向着众人迅猛扑出,随之,漆黑的闪电更是陡然膨胀,如要覆盖整个虚空。

    面对如此极招,唯一能够活动的谢剑歌惨笑,他知道这等招数自己根本就抵挡不了,他只如大浪面前的一粒沙,简直渺小到了不存在。

    然而就在危机光头,突然真的有大浪澎湃之声响起,接着就见一片银白怒浪从虚空之中陡然出现,无法形容那种巨浪,那仿佛是可以覆盖世界的惊世海啸之浪,亦有无穷毁灭气息,竟轰然迎上了噬道九龙与漆黑雷电!

    两大极招相撞,威势惊世无比,竟立刻撕碎了虚无空间,反而众人无一陨落,却被银白怒浪所庇护。

    “啊呀呀!”却听一声怪叫,“白胜,阿轲,你们两个蠢货,三千年都不能突破大罗,害的老子一回来就要赶来救场,鄙视你们啊!”

    此声一出,一个文弱书生模样,目中有星光闪烁的男子,双手叉腰,傲然出现在了银白巨浪之上,正是万妖!

    “还有我不认识的你们这一大堆人,不想死的,就给我拿出全部本事,跟我一起对轰这臭屁道士啊!”万妖又吼道,他一摆手,竟有一个个奇怪的蝙蝠虚影出现在众人之前,却猛地向众人一扑,顿时一股奇异之力便爆发,咔咔声中,他们纷纷解除了冰封。

    此为惊变,那广荣子竟也眉头一皱,继而双目冰寒的望向万妖,深沉道:“我倒是谁?原来是你!被神武追杀逃亡之辈,竟敢再回此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