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之蛙,井底之蛙啊!时至今日,我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倒是让叶师见笑了。”奉天君老脸通红,对着叶通天拱手一拜。

    叶通天摆了摆手,却道:“我之前曾经说过,武法其实并不分高下优劣,皆有道理,皆可证道,只在如何寻道之上。此界功法,也是有玄妙无尽,最起码,青神三大真传就不可小觑。”

    “受教、受教!”诸位最强王者纷纷拱手。

    “那这场比试可是我胜了?”叶通天又道。

    奉天君脸色更红,讪笑道:“不敢跟叶师比,我心服口服!”

    “那好!”叶通天站起身来,“万古长青界中有禁阵,你们已知叶某身份,我从封神台中来,只可在此界停留一月,本来无欲无求,不过我也是俗人,难免也对三大真传感兴趣,而且我也想尽快祛除身上禁制之力,所以,还请奉兄好生帮助,我想尽快达到最强王者九十九星的段位!”

    叶通天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倒也没有令众人感到意外,反而如岳霸等人,还大感兴趣。

    “叶师要打排位,队友算我一个,哈哈,正好见识见识叶师的手段。”

    舍三老太和易青天亦是大感兴趣,也纷纷提出要与叶通天开黑。

    如此,再加上奉天君,一个五人小队便算圆满了。

    至于那蓝玉芙,她缓缓走到叶通天近前,微微一欠身,仍旧向叶通天提出了之前的想法:“叶师功深造化,非我界之人所能及,小女子之前之言,叶师就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她嫣然一笑,又说道:“《枯木长青功》并非青神传承之功,而是祖上自创绝法,大有绝妙,枯木逢春,万古长青,生死转换,就算不及您的《创命轮回诀》,也必定相差不远!”

    叶通天眼睛一眯,认真打量了蓝玉芙一眼,不知怎的,竟有一种此人深不可测的感觉,他稍微收敛心神,不敢大意,只是一拱手道:“蓝仙子见谅,创命轮回乃是叶某根基武法之一,不便轻易传人,如果你要交换功法,叶某这里大有其他功法……”

    半日之后,青神峡谷中,五人四最强,一个堪称奢华配置的队伍开始匹配黄金局。

    叶通天脸上似笑非笑,指尖捏着一根枯枝,却有些失神。

    “那蓝玉芙到底是什么来路?”他心中有惊疑,手中捏着的枯木蕴含《枯木长青功》的真意,乃是他用《雷灵大法》从蓝玉芙那里换来的。

    此功奇异,有枯木逢春、万古长青、生死转换真意,在某些方面,与《往生经》有相通之处,也自有其绝妙非凡的地方,总体看来,此功竟然极为高端,不在《雷灵大法》之下。

    而此刻的蓝玉芙,身在名士狂歌城的返回途中,面有喜色,也正在翻看着《雷灵大法》。

    “异界武者啊,果然有非凡之处,希望这一次,可以让我达成万古夙愿,离开此界吧,唯一的契机,必在青神峡谷中,我需要好好准备一番了。”

    她目光高抬,突然显现出从未有过的沧桑神色,深沉道:“五十四城云台落,万古长青一恨生,千相万化皆非我,只待一朝证超脱……”

    就在叶通天向着最强王者九十九星段位发起冲锋之时,万古长青界,万古国中,一座雪山之上,凌绝笙正倚在一处峭壁旁,遥望漫山风雪,若有所思。

    “风雪啊,好熟悉的感觉!”她伸出手掌,接住一些飘零的雪花,只觉得它们洁白无暇,霎是美丽。

    在她的身后,有一缕冰晶雾气悄然出现,若有生命,欢快的环绕在凌绝笙身周。

    在茫无人烟的雪山之上,凌绝笙就如雪中仙子,她竟然很喜欢这里,不舍得离去。

    “险些忽略你了,没想到,你才是最让本道惊喜之人!”一道恢弘声音响起,轰隆一声,天翻地覆,整个雪山蓦然坍塌,千里地域瞬间夷平。

    “嗯?”凌绝笙大惊,立刻飞身而起,有些愤怒的望向了身后。

    在她的视线之中,有两人,却是穿着古老道袍的古道广荣子和他那抱剑的道童。

    “原来你也进入了万古长青界!”凌绝笙惊道。

    “哈哈!”光荣子一笑,却仰头向天,“区区禁阵,胆敢禁我大罗之身!”

    他声音恢弘,震动天地,言毕伸手一抓,刚好抓住那抱剑童子所抱之剑的剑柄。

    “铿锵!”

    一声铮鸣,剑气冲天而起,竟于天空斩开了一道漆黑的裂缝。

    这一刻,青神虚空之中,盘膝而坐的青袍青神意志陡然吐出了一口鲜血,他继而身躯颤抖,悠悠叹息一声:“又是一个,大罗强者……”

    再回雪山地域,凌绝笙神色惊惧,连连后退,广荣子气势太强,而且有咄咄逼人之意,让她心感一丝不妥。

    “奇怪么?我不过是斩去一道禁制而已!哦,对了,你有大罗强者庇护,倒是不受此禁所制。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光荣子一笑,送回长剑,又对凌绝笙道:“我很好奇,现世中有哪位大罗强者可以留下如此神奇印记,就让本道抽离出来,静静一观吧。”

    广荣子说着便向凌绝笙虚掌一抓,凌绝笙顿时有一股窒息之感,继而感觉全身都被封禁,动弹不得,更有一股深入灵魂的疼痛在她脑中产生。

    “你要……做什么?”她艰难的挣扎出声。

    然而广荣子并没有回应,虚抓的手掌隐隐更加用力,凌绝笙立刻感觉到了更大的痛苦,而就在这时,突然有冰晶雾气疯狂的从凌绝笙体内涌出,继而组成了一座庞大的冰晶宫殿,将凌绝笙护卫了起来。

    这宫殿一成形,震动天地,那广荣子的手掌之上立刻就浮现了一层冰霜,他竟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冷,不由的手掌一缩,不过他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笑容,目光囧囧的盯向那冰晶大殿之前。

    在他的视线之中,一个黑衣身影悄然浮现,盘坐虚空,黑色长发低垂,冷若一座冰山。

    凌绝笙只觉得脑中一道闪电划过,她看向那黑衣身影,视线再也挪不开,不知怎的,竟悄然流下了眼泪。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