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瑟稀声,淡淡薄雾,一条古道之上,两道人影悠悠走来,正是叶通天与英二锤。

    这已是他们离开英家村的第五天了。

    为了尽快的赶到青神峡谷,他们这五日来不走寻常路,却是在崇山峻岭之中穿行,走的乃是唯有山中猎人才知道的捷径。

    山中跋涉,日夜兼程,风餐露宿、披星戴月,还屡屡遭遇猛兽袭击,这一番赶路自是辛苦无比,其中细节也不必谈。

    不过此刻,他们终于赶到了九龙古道!

    顺着这条古道,不出三日,他们就可以到达一处青神峡谷了。

    青神峡谷并非一处,而是这万古长青界中人尽皆知的秘境,传闻一共九百个,其内有天神意志掌控,乃是武者比斗之处。

    说起来,九龙古道也是非凡,传闻也是天神开辟,乃是贯通了整个万古长青界的九条道路,九百青神峡谷就均匀的分布在其上,刚好每条古道一百个青神峡谷。

    九条古道,其中万古国四条,长青国也有四条,最后一条便是两国的分界线。

    而青神峡谷为武者比斗圣地,旁侧必有繁华大城建立,所以万古长青界中大城共有九百座,万古、长青两国各掌四百座,至于最后分界线上的一百大城,则是由最强王者掌控!

    所谓最强王者,也就是最高段位的武者,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万中无一的超级高手,几乎拥有媲美主宰、暴君的实力。

    英二锤要带着叶通天前往的正是处于最强王者所掌控的一座大城:鲜血枭雄城!

    执掌此城的最强王者倒是赫赫有名,名唤奉天君,年轻时疯狂打排位,曾化名“超会玩战士”,但是此人猥琐,却是一名专注偷袭的人头狗刺客,职业卖队友,绝学杀残血,不知身缠多少恩怨情仇。

    “山中穿行虽然辛苦,但我们至少节省了半个月的时间,还好我之前跟随大哥走过这条路,也算当初赶路的罪没有白受!只是可惜啊,我的那些装备实在太过沉重,只能丢在山中了……”

    英二锤感叹着,他一脸的疲惫神色,他当初离开英家村时,全身上下挂满了铁器,那可是他的全部家当,但如今只有一把铁刀傍身,其他的都扔掉了。

    英二锤是凡人,也算是体力惊人了,不过五天五夜的山中跋涉,他也是体力透支殆尽,就要崩溃不支,那些铁器早就带不动了。

    叶通天不动声色,他有禁止压制在身,这五日赶路也是颇感疲惫,倒是对英二锤颇感认同。

    这人,是他见过的最能吃苦耐劳之人,而且非常勤奋,一路跋涉从未喊过半分苦,也没有丁点抱怨,稍有休憩之时,他就会取出《凌虚栖风》秘籍,无比用心的翻看。

    只是,他似乎天赋不佳,秘籍翻看的很慢很慢,几乎每一页都要看上百遍才罢休。

    不得不说,《凌虚栖风》这部功法也算稍有深奥,修炼起来很是依赖悟性。

    英二锤的悟性必然不佳,每次翻看秘籍的时候都是眉毛紧皱,大惑不解的样子,但是他始终没有放弃,大有就算一盘钢珠子,也要一颗颗压碎了嚼烂了再咽下去的劲头。

    见他如此,叶通天第一次生出了想教导一个人的念头。

    在他眼中,英二锤如今虽然还稚嫩,各个方面都有劣势,但若能加以教导,必定是那种可以大器晚成之人。

    “叶师!”英二锤又道,“九龙古道既然到了,不若您先休憩片刻,我正好有一些领悟,也参悟下《凌虚栖风》。”

    叶通天点了点头,心中也有些佩服英二锤,一介凡人,连续五天五夜不眠不休,现在居然还有精力翻看秘籍,他的求武之心到底有多么强烈啊?

    “欲求凌虚栖风意境,你或许要吃些罪才能快一些,如果你信我,那就从此以后赤脚而行。”叶通天忍不住提点了一句,若非条件限制,他不吝惜多指点一些英二锤。

    “赤脚而行……是么?那我从现在开始就不穿鞋了。”英二锤听到叶通天的话眼睛一亮,毫不犹豫的就将自己脚上已经破洞的鞋子脱掉,竟直接扔给了出去。

    或许是这段路程太过偏僻,九龙古道之上也是冷清,根本就没有其它人影,英二锤干脆就在古道之上走起了步伐,很快沉浸在了感悟之中。

    叶通天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他踱步前行,准备在前方一块方石上略作休憩。

    这一路走来,他其实也没有清闲,一直都在暗中感悟《往生经》,对这部功法,他的理解愈加深刻。

    在叶通天的想法里,往生真意对他来说极为重要,必须尽快悟透。

    可也就在这时,突然有一辆黄金马车,飞奔而来,或许是因为速度太快,驾车之人又大意,居然没留意到正在路中沉思的英二牛,轰然就撞击了上去。

    英二锤没有半点抵抗之力,整个人就如

    纸片一般飞起,口中喷着血水跌落到了五丈之外。

    一片嘈杂的马嘶声中,那黄金马车也紧急停下,很快从那马车上下来三个皆是锦袍佩剑的俊朗男子。

    这三人一开始还颇有慌张,远远的看了看被撞飞的英二锤,之后却很快淡定,有一人突然道:“一个凡人,敢挡老子的道,撞死了也是活该!”

    “对,我们如今已是武者,怕他们啥?”

    “算这小子倒霉吧!”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竟然慢慢显得嚣张,根本就不管英二锤的死活,而对旁边的叶通天,他们更是视而不见。

    但见叶通天的身影在他们身前一闪而过,却是迅速来到英二锤近前,躬身查看起来。

    英二锤此刻无疑重伤,几近濒死,他挣扎着睁开眼睛,紧紧的望向叶通天,口中不断溢血,嘴唇颤抖着,但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那目光带着明显的不甘心。

    “就要死了么?我英二锤就这样死了么?”英二锤自然极不甘心,他不想死,不愿死,即便要死,他也不想如这般死去。

    叶通天也看着英二牛,却渐渐的神色转为放松。

    “你先睡上一觉吧,有我在,你死不了。”叶通天淡淡说道,右手之上已多了一枚落雨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