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更后改,抱歉)

    叶通天心念一动,逆雨法王令立刻出手。

    就见那黑色令牌如一支急箭,迅速飞向河道蜥蜴,待到近处,陡然就爆成一篷黑色雨滴,大约有十几滴的样子,却犀利无比,比凡人的刀砍斧威力大了许多许多,立刻就在河道蜥蜴的侧身之上打出了一片两指深的小洞。

    身处这方世界,法王令的威力被压制的厉害,竟只能爆出十几滴的逆雨,略伤河道蜥蜴,这不禁令叶通天心感无奈。

    若是完整的逆雨令威力,那可是能爆出逆雨的啊,成片的河道蜥蜴也只能被秒杀!

    其实,黑色逆雨令最强之处却不是这简单的穿刺之力,而是生机剥夺!那是叶通天雨落意境的体现,其威力才符合绝世神功之招。

    然而那黑道蜥蜴诡异,竟好似不具备生命一般,它不受分毫生机剥夺的影响,挨了一道逆雨令,却浑然未觉,依旧踏着迷之步伐,从容的徘徊着。

    它的速度其实不慢,约莫相当于凡人奔跑之速,虽是行走在地面,却给人一种脚踏虚空的错觉,而且随时转变前进方向,转向之间也没有半点停顿,颇是让人难以预料。

    “这河道蜥蜴倒是有趣!”叶通天没有着急继续进攻,他开始观察河道蜥蜴的步伐,只觉得那不乏看似普通却有奇妙之处。

    渐渐的,他发现了一些端倪。

    似乎河道蜥蜴实际前行的距离要略大于其迈步的距离,而且它徘徊行走之间的突然转向也并不是没有规律,而似乎是顺应着空气流动,或者说它的转向并非是主动控制的,而是因感知到了空气流动而被动触发。

    “这小小蜥蜴果然奇妙,行走之间隐隐有缩地成寸与随风而动的玄妙!”叶通天心有惊奇,他转头问向英正:“英家村长,敢问这河道蜥蜴会徘徊多久?”

    英正等人此刻正在感叹着叶通天不愧是武者。

    他们亲眼看到了法王令的威力,居然轻轻松松就能在河道蜥蜴坚硬如精铁的身躯上打出一片的小洞,当真是厉害!

    只是这一招,他们就再不怀疑叶通天的实力,认为有他在,河道蜥蜴必然是跑不了了。

    英正听闻叶通天的问话,不敢怠慢,立刻回答道:“回大人,这河道蜥蜴诡异,只出现一日,之后便会彻底消失,再也寻觅不到,只待明年才会再现!”

    “一日么?时间倒也够了!”叶通天略一点头,又道:“你等可先回村,若对此兽尸身感兴趣,半日之后过来取吧。”

    英家村众人闻言惊喜,叶通天言下之意,他会出手猎杀河道蜥蜴,尸体却不在意,这无疑是帮他们猎杀啊,不过为什么要等半日?

    难道即便是他,也需要半日的时间才能杀掉河道蜥蜴么?而且又为何要他们离开,难道是有手段不愿被他人看到吗?

    他们感觉有些可惜,但是武者大人既然开口,他们又不敢不从,于是扭捏了一番,最终还是离去了。

    不过却有一人,偏偏绕了个圈又跑了回来,那就是英二锤。

    “武者难得一见,对我们凡人来说就是传奇,武者的手段,我英二锤怎能错过?”他自言自语着,藏身在一棵大树之后,只露出半个脑袋,远远的偷看着叶通天。

    然而,他渐渐的神色怪异了起来,因为在他的视线只中期,叶通天什么也没做,只是盘膝坐了下来,这一坐,他就如石雕一般一动也不动。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英二锤站得都两腿发麻了,但叶通天竟没有动弹一丝一毫。

    “这是什么情况啊?”英二锤一脑子疑惑,他甚至在想叶通天是不是圆寂坐化了。

    叶通天当然不会圆寂坐化,他却是在仔细观察着河道蜥蜴的动作,同时暗中催动无上万龙图,竟是要创法!

    “这河道蜥蜴有玄妙,倒是给了我莫大灵感,不妨试试能否悟透其步伐玄妙,借以创下一套身法。”

    叶通天心中这般想着,却是一直在细心观察河道蜥蜴的每一个

    就如石雕一般一动也不动。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英二锤站得都两腿发麻了,但叶通天竟没有动弹一丝一毫。

    “这是什么情况啊?”英二锤一脑子疑惑,他甚至在想叶通天是不是圆寂坐化了。

    叶通天当然不会圆寂坐化,他却是在仔细观察着河道蜥蜴的动作,同时暗中催动无上万龙图,竟是要创法!

    “这河道蜥蜴有玄妙,倒是给了我莫大灵感,不妨试试能否悟透其步伐玄妙,借以创下一套身法。”

    叶通天心中这般想着,却是一直在细心观察河道蜥蜴的每一个就如石雕一般一动也不动。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英二锤站得都两腿发麻了,但叶通天竟没有动弹一丝一毫。

    “这是什么情况啊?”英二锤一脑子疑惑,他甚至在想叶通天是不是圆寂坐化了。

    叶通天当然不会圆寂坐化,他却是在仔细观察着河道蜥蜴的动作,同时暗中催动无上万龙图,竟是要创法!

    “这河道蜥蜴有玄妙,倒是给了我莫大灵感,不妨试试能否悟透其步伐玄妙,借以创下一套身法。”

    叶通天心中这般想着,却是一直在细心观察河道蜥蜴的每一个就如石雕一般一动也不动。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英二锤站得都两腿发麻了,但叶通天竟没有动弹一丝一毫。

    “这是什么情况啊?”英二锤一脑子疑惑,他甚至在想叶通天是不是圆寂坐化了。

    叶通天当然不会圆寂坐化,他却是在仔细观察着河道蜥蜴的动作,同时暗中催动无上万龙图,竟是要创法!

    “这河道蜥蜴有玄妙,倒是给了我莫大灵感,不妨试试能否悟透其步伐玄妙,借以创下一套身法。”

    叶通天心中这般想着,却是一直在细心观察河道蜥蜴的每一个就如石雕一般一动也不动。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英二锤站得都两腿发麻了,但叶通天竟没有动弹一丝一毫。

    “这是什么情况啊?”英二锤一脑子疑惑,他甚至在想叶通天是不是圆寂坐化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