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石屋之内,众多英家村的村民大惊,他们听闻那健壮青年的话语后反应很大,似乎惊喜,但亦有担忧。

    “河道蜥蜴?”叶通天轻声重复了这四个字,他的第一反应这或许是一头强大野怪?

    英正此刻却道:“二锤,慌张什么?还不快快拜见武者大人先?”

    那壮硕青年闻言一愣,他挠了挠后脑,目光很自然的就落到了叶通天身上,皱眉道:“武者……武者大人?”

    但他很快又急道:“村长啊,河道蜥蜴现身一次可不容易,还是赶快组织大伙儿一同前往,免得让它跑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混账,让你先拜见武者大人没听到么?”英正语似严厉,却挤眉弄眼,好似给那壮硕青年打着眼色。

    他其实从一开始将叶通天引进村子时就别有目的,如今村子里的青年皆已外出,就是要围猎那河道蜥蜴。

    但河道蜥蜴颇有奇异,每年都会在大圆湖河道出现,可谓移动宝藏,击杀之后能有巨大收获,但它神出鬼没,速度如风,有迷一般的步伐,很慢猎杀,即便事前布置好陷阱,也很难凑效。

    虽然经常会有人见到河道蜥蜴,英家村也每月都会组织猎杀,但几十年也就成功过一次,然而那一次的收获就足可支撑整个村子数年生机。

    可是到如今,英家村已有十多年没有再次猎到河道蜥蜴了,而近来村内的状况也不是很好,眼看着钱家之人就要前来收债了,他们只得孤注一掷,所以组织了全村所有壮年在大圆湖河道蹲点,希望能再一次猎到河道蜥蜴。

    只是这希望……英正自知不大。

    而叶通天的到来却令他看到了事有转机。

    河道蜥蜴虽然难缠,但若是能请动这位武者大人出手,想必是可以拿下的。毕竟武者强大,手段远远超出凡人,一旦猎到河道蜥蜴,便可解了村子的燃眉之急。

    即便他不出手,若能在英家村里待上一些时日,让那钱家收债之人看到了,也必然不敢再难为!

    英正也算心思灵活之辈,思索着借威借势,对叶通天在意至极,可英二锤慌慌张张的,万一扰了这位大人可怎么办?

    那英二锤大许是脑筋迟钝,根本不明白英正的眼色,不过叶通天却看的明白,他也不在意,说道:“可否带叶某一观那河道蜥蜴?”

    此话一出,英正大喜,可那英二锤却皱了皱眉毛,愣愣的道:“你是荣耀武者?难道要跟我们这些凡人抢河道蜥蜴么?这可不行,这河道蜥蜴对我们村子来说极为重要,我不能带你过去!”

    “二锤,你这个楞子!”英正此刻只觉得一口逆血上涌,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英二锤,他连忙向着叶通天赔罪,说道:“大人想看河道蜥蜴,这自然没有任何问题,二锤你赶紧给我头前带路。”

    说着,他直接踹了英二锤一脚,亲自为叶通天头前引路。

    那英二锤还有些不解,套拉着脑袋,但明显不敢再忤逆村长,也只得老实跟随。

    片刻后,叶通天就来到了一处浅滩河道。

    他目光闪动,看出此处乃是处于那片大湖的南侧,而那大湖,在英家村民口中,被称作“大圆湖”!

    一些身影很快出现在了叶通天的视线之中,他们大呼小叫着,都拿着刀叉或弓箭,在那里呼唤连连,跑来跑去,一片忙碌景象。

    很显然,那些身影就是英家村人,粗略一看约莫三十余人,皆是年轻男女。

    再靠近些,就可以看到这群人正在围攻一头猎犬大小的怪物。

    那怪物很奇特,全身青紫色,如披挂着水晶铠甲,虽是蜥蜴之身,但远看却像一头古怪的胖狗。

    只见它在众多英家村民的围追堵截之下居然不慌不乱,不急不忙,视他们如无物一般悠然的倒腾着短小的四肢,不断的徘徊游走。

    它那游走也是诡异,来来回回,漫无目的,也毫无章法,但偏偏就凑巧一般躲掉了英家村村民的大部分攻击,它也不逃离,就是来回的游走徘徊,使得那场面看起来,倒像是河道蜥蜴在溜那些村民似的。

    “大人请看!”英正此刻指点前方,说道:“那就是河道蜥蜴,我们习惯称之为螃蟹或小狗,它是一种奇特存在,通常都是凭空出现,原地翻个跟头就开始漫无目的的徘徊,它没有任何情感,也从不攻击他人,并非血肉之躯,而是全身由货真价实的稀有水晶构成,那些水晶价值连城,最受达官贵人们的欢迎。”

    “说来也是惭愧,即便这河道蜥蜴不会攻击,活动也局限在一定范围内,但是举我全村之力,也是很难将它擒拿,别看它个子小,力气可是大着呢,我等凡人对上它,刀砍不伤,网困不住,陷阱也坑不得,往往热热闹闹的白忙碌一场,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英正感叹着。

    叶通天点了点头,也认定这河道蜥蜴稀奇,根本不是普通野怪。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河道蜥蜴一定有其存在的意义,不若捉来一观。”叶通天心意一动也就大步向前。

    “你们且先退下!”

    他一声轻喝,那些正在与河道蜥蜴纠缠的英家村村民立刻被惊动,不过有英正连忙出面解释,他们倒都也顺从,迅速的四散了开来。

    事实上,他们根本也拿这头河道蜥蜴没有任何办法,他们是凡人,血肉之躯,孱弱之力,面对河道蜥蜴,杀也杀不动,困也困不住,只是不甘心才会一直与它纠缠。

    “武者……就看看武者的手段吧。”

    “但凡武者,皆是荣耀,应该可以拿下河道蜥蜴吧?”

    “我真的很好奇,武者会怎么对付河道蜥蜴,难道他们真的就如传说中的那样,可以搬山填海、摘星拿月?”

    “搬山填海、摘星拿月,那恐怕是暴君、主宰或者最强王者们才有的手段吧,眼前这个武者不知道是什么段位的。”

    “武者出手,总归是好事,大家赶紧散开,莫要打扰……”

    在那些村民的议论纷纷中,叶通天手中捏着一块逆雨令,赫然已来到河道蜥蜴近前。

    那蜥蜴淡漠若有高冷,根本就不理会叶通天,在他身边悠然爬过。
最近阅读